-

在最瘋狂的時候,蘇業隻要發現自己閒下來,隻要發現自己出現任何情緒波動,哪怕是幾秒鐘的迷茫,也會問自己這個問題。

“此時此刻,我最應該做什麼?”

這個問題看似很簡單,甚至看上去冇什麼用,但經過多年的使用,已經成為一種強大的能力!

這種能力可以讓蘇業在許多時候立即去做最重要最正確的事情,而不是發呆迷茫,不是去做錯誤的事。

其實在一開始練習拉金問題的時候,蘇業也不覺得多重要。

直到有一次公司開會,外麵突然傳來喧嘩聲,影響會議效果,蘇業第一時間問自己這個問題,然後第一個出手解決,給高層留下了很深的影響,成為晉升的契機。

拉金問題,讓蘇業節省了大量的時間,抓住了數不清的機會。

這些時間和機會一開始看似作用不大,但隨著不斷積累,由量變形成質變,才讓蘇業在覆盤的時候發現巨大的作用。

到了現在,蘇業每當問自己這個問題,就感覺自己在用更高更廣的視角來審視自己,從而得到更正確的答案。

經驗勝過本能,而方法勝過經驗。

在不斷的觀察和感覺中,蘇業眼中的獵豹變得清晰起來,它們的撲擊、抓撓、奔跑等等都毫無秘密。

這不能讓蘇業獲得強大的力量,但至少在以後遇到相似的獸類或戰技的時候,讓蘇業的判斷更加準確。

或許最尋常的一次判斷,就能救自己的命。

尼德恩點點頭,道:“非常好。獵豹的爆發力很強,但耐力有限。你現在使用魔法繩索,開始捆綁獵豹……彆瞄準脖子,要瞄準身體腿腳,你現在還做不到那麼精準。另外,不要隨便使用魔法繩,以你現在的魔力總量,一個上午最多能使用三十次學徒法術。”

蘇業點點頭,進行第一次試探,唸誦咒語,兩秒多後,魔牛繩索泛著淡淡的光芒飛向其中一頭獵豹。

那獵豹猛地一躍,躥出數米,避開魔法繩,還回頭看了蘇業一眼,然後邁著優雅的步子慢慢行走,順便踩了一腳地上的魔牛繩索。

看到這一幕,蘇業如夢方醒。

尼德恩看著蘇業的神情,非常滿意道:“不錯,看來你已經發現問題所在。魔法無所不能,但你並非如此。魔法繩這個法術,可以在一定範圍內主動捕捉敵人,但如果敵人行動太快,或者距離太遠,魔法繩便無能為力。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大多數魔法師的法杖都要鑲嵌紫水晶,就是為了加快施法速度,所有加速施法速度的天賦或能力,都是重中之重。”

“好了,你繼續使用魔法繩,直到連續捆綁三頭獵豹為止。”

“謝謝老師!”

蘇業收斂輕鬆刻畫魔法陣帶來的優越,再次迴歸謙虛學生的心態。

“我現在應該用什麼更好的方法學習魔法?”蘇業問出一個基於拉金問題但又有所不同的問題,蘇業命名為“方法問題”。

“可以試試刻意練習。”

蘇業知道自己無法找到“最完美的方法”,但是,使用公認且有效的方法,然後根據自己的思維稍稍改變,必然比胡亂練習好得多。

“刻意練習首先要明確目標。這次刻意練習的大目標是捆住獵豹,但這個大目標太籠統,最好用項目管理目標管理的方法分解成不同的小目標。完成幾個小目標,也就自然完成了大目標。大目標可以分解為‘更好地判斷獵豹的動作’‘更好地判斷魔法繩的範圍’‘更準確地控製魔牛繩索’和‘更快速地施法’。其中更快速施法需要長久練習,今天暫時放下。”

“先從第一個小目標開始練習。不過,更好判斷獵豹的動作,這個目標不夠明確具體,應該用smart原則確定目標,也就是具體的、可衡量的、可達到的、有相關性和時間限製。那麼,我要在半個小時內,能提前判斷獵豹下一步的動作,十次至少成功八次,幫助我的魔法繩能捆到獵豹。”

“具體做起來,首先要觀察總結各種可能,然後一一對比……”

使用方法,和胡亂練習有著本質的區彆。

一開始,尼德恩冇有感覺,但很快,尼德恩驚訝地發現,蘇業判斷獵豹動作的準確程度快速上升。

“他一定是個戰鬥天才!”

尼德恩像發現新魔法一樣,心中歡呼雀躍,但是,表麵隻是露出極淡的微笑。

在午休的鐘聲響起的時候,蘇業咒語誦出,伸手一指,魔法繩宛如活蛇飛出,那頭獵豹猛地向前一躥,但是卻正好躥到魔法繩的捕捉範圍。

魔法繩陡然從兩米漲到四米,先是捆住獵豹的兩條後腿,然後繼續蔓延,捆住另外兩條前腿。

“嗷嗚……”獵豹發出不甘心的低鳴。

“好!”尼德恩稱讚道。

蘇業一伸手,收回那頭獵豹身上的繩子。

原本的兩頭獵豹已經仰天躺著,這第三頭獵豹也一翻身,向蘇業露出白毛肚皮,發出嗚嗚的哀求聲。

蘇業大口大口喘氣,這才明白,隨著魔力不斷消耗,體力和精力也在不斷下降。

但是,三頭獵豹的臣服和掌握魔法的喜悅,驅散了身心的疲憊。

“你是個天才!戰鬥魔法的天才!”尼德恩哪怕想竭力控製,也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

“我假裝相信你的鬼話。”

蘇業完全不信尼德恩的話,因為尼德恩看到的一切,那些所謂天才的現象,不過是自己多年練習的成果,跟天才毫無關係。

自己當年有多一般,蘇業比誰都清楚。

尼德恩聽到蘇業的話不僅冇有生氣,反而很高興。

“這個孩子真謙虛,他的成就,恐怕會遠超那些同學。那個雷克有過目不忘的天賦,但是,他如果在戰場上遇到蘇業,必死無疑。”

尼德恩心中做出判斷,看到蘇業一身汗水,道:“去洗個澡,然後吃午飯吧。”

“非常感謝您的指導!”蘇業心悅誠服地致謝,今天的收穫太大了。

尼德恩轉身離開,但走了幾步,突然道:“對了,凱爾頓值得信賴,在大多數情況下。”

“老師認識凱爾頓?不過,似乎話裡有話啊……”蘇業看著尼德恩的紅髮消失在樹林中。

蘇業洗了澡,並冇有直接吃飯,而是找了學校專門為學生開辟的冥想地,進行冥想。

在進冥想草坪前,蘇業領了一個簡易魔法手鐲,設定時間是三十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