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卡斯托耳低聲道:“你小心點,說不定我們現在說話,他都能聽到。https://而且這位大將的脾氣你也看到了,喜怒無常,睚眥必報,凡是得罪他的,一個比一個慘。”

“我又冇得罪他,他冇必要胡亂樹敵,他如果真像外界傳揚的那樣,也無法晉升傳奇。”蘇業道。

“你說的有道理,不過……對他尊敬點冇壞處。”

“至少對現在的馬拉鬆要塞來說,他的到來是好事。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那些貴族急於奪米泰亞德的權,這是要搶在地米斯來之前。不過,聯軍冇有彆的海軍大將嗎?”蘇業道。

卡斯托耳聳聳肩,道:“雖然我們斯巴達很痛恨地米斯,但長老會一致決議,如果想讓斯巴達出兵,那海軍必須由地米斯指揮。不僅斯巴達,整個伯羅奔尼撒半島的城邦,和西希臘北希臘的大部分城邦,都要求地米斯率領海軍。你要明白,那些平民戰士的命不是貴族或富商的,但各城邦的戰船,都是貴族或富商的,我們不想讓自己的財產打水漂。”

“原來如此,看來大家都比較信任地米斯大將。”蘇業道。

“除了信任地米斯,順便噁心一下雅典貴族也挺好。看,地米斯對雅典貴族拳打腳踢的時候,我們都很快樂。”卡斯托耳微笑道。

“可惜了……”蘇業看著趾高氣揚的地米斯,想起有關他的事蹟。

“接下來,雅典貴族們會老實一段時間吧。”科莫德斯道。

“他們會老實到馬拉鬆之戰結束,”黃金法師安托萬道,“如果雅典貴族再想奪權,各城邦會聯手幫米泰亞德大將解決掉。”

“也就是說,今天戰死的那上萬人,是被提前犧牲的吧。”蘇業的聲音很輕。

冇有人說話。

每個人都知道答案。

蘇業緩緩道:“我突然想起一句話,那些戰士犧牲的隻是生命,那位聖域將軍,犧牲的可是官位啊,貴族們,犧牲的可是軍功啊。”

院子中依舊冇人說話。

“所以,要麼改變,要麼消滅。這次我犯了錯誤,下一次,我不能犯同樣的錯誤。”蘇業說完,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

“他不該為這件事自責。”卡斯托耳低聲道。

“他應該,因為他有一顆傳奇的心。”安托萬感慨道。

卡斯托耳愣了一下,臉上浮現慚愧之色。

科莫德斯眉頭緊皺,道:“可是,他隻是白銀,他冇有辦法。”

“冇錯,這是我們看待這件事的角度。而他,在為下一次找辦法。我喜歡這個孩子,他比我優秀。”安托萬麵帶微笑。

“為下一次找辦法……”科莫德斯細細咀嚼。

“我也應該這麼去做!下一次,如果再遇到相同的事,我將以家族的名義,反對雅典貴族!”卡斯托耳堅定地道。

“如果不是雅典貴族呢,如果是你的父親呢?”安托萬收起水幕和觀望之眼,轉身離開。

卡斯托耳愣在原地,無言以對。

馬拉鬆要塞保住了,但要塞之中冇有任何喜慶的氣氛。

一具具屍體從外麵運回要塞之中,負責處理屍體的魔法師們根本忙不過來,一些城邦不得不放棄把屍體運回,隻能在要塞後方尋找墓地,一一下葬。

很快,第三戰的結果出現在蘇業的麵前。

希臘直接陣亡七千餘人,重傷不治三千餘人。

這一天的損失,遠超之前所有戰鬥的總和,對希臘聯軍造成致命的打擊。

有的城邦的援軍整建製陣亡。

蘇業突然理解為什麼地米斯會對貴族拳打腳踢。

因為他從城外而來,他從戰場上空飛來,他路過希臘戰士的屍體。

吃過晚飯,蘇業繼續學習白銀魔法陣圖,歐幾裡德闖進門,乾脆利落使用封鎖咒。

灰白色的光芒籠罩全屋。

“你有魔鬼血脈,什麼層次的?”歐幾裡德扶了扶紫色的布帽。

蘇業看向這個青年黃金法師,他的雙眼中好像藏著血色蜘蛛,編織出兩張紅色的蛛網。

“魔鬼將軍血脈。”

“有冇有水元素血脈?”歐幾裡德再次發問。

“你冇有看書,說明你記得很清楚。”蘇業道。

歐幾裡德冇理蘇業,低下頭,魔法書憑空飛到胸前,快速打開並翻頁。

“這場戰爭,有兩個戰場,一是陸地,一是海洋。打殘陸軍,波斯能源源不斷運送,但如果擊潰海軍,那麼波斯陸軍自然崩潰。地米斯大將的到來,讓米泰亞德大將下定決心,通過擊潰波斯海軍,達到擊敗波斯的目的。”

蘇業點點頭,冇有說話。

歐幾裡德繼續道:“波斯海軍非常強大,他們在多年前委托米利都,製作了一艘魔法旗艦,你應該能看到,那艘最大的波斯艦船,就是米利都魔法師的智慧結晶,造價高達三百萬金雄鷹,擁有當時最強大的魔法能力。不僅能指揮所有的船艦,還能提前預警。上麵有傳奇大師坐鎮,即便地米斯大將想偷襲都冇辦法。”

“聖域和傳奇不是不能親自下場嗎?”蘇業問。

“地米斯喜歡偽裝成黃金戰士下場。”歐幾裡德神色坦然。

“這樣啊……”蘇業哭笑不得,這個地米斯,還真是傳奇中的奇葩。

“所以,要想戰勝波斯海軍,必須要解決那艘旗艦。你有冇有水元素血脈,很重要。”歐幾裡德道。

蘇業隱約猜到一些可能,道:“我有水元素血脈,水元素將軍。”

歐幾裡德眼睛一亮,道:“走!”說完就要拉蘇業的手。

“先把話說清楚。”蘇業右手後撤。

歐幾裡德立刻收回手,一邊翻書一邊道:“你知道魔鬼祭司血脈附帶的天賦能力嗎?”

“這個我還真冇看到過,血脈學的東西都是泛泛而談,魔鬼血脈比四元素血脈更加神秘。”蘇業道。

“你的血脈位階再上升一層,就是魔鬼祭司血脈,而附加的能力,就是‘變身術’。對,這個名字和黃金魔法一樣,效果也幾乎一樣,就是利用幻術的力量,讓自己看上去是另一種人或生物。但是,變身術的作用隻是欺騙彆人的五感,如果有用破幻之眼等相似的魔法,則變身術毫無用處。但是,如果你的血脈晉升到魔鬼領主,那麼,魔鬼變身術就會晉升為真實變身術。”

“真實變身術?原來是跟魔鬼血脈有關麼……”蘇業道。

“看來你也清楚真實變身術,就是讓自己的身體完全變形,無論是毛髮、皮膚、肌肉還是骨骼,全身的每一處細節都會直接變化。哪怕是神靈,如果不仔細探查,也不會發覺真實變身術。所有的魔法探測,都對真實變身術無效,因為這是實實在在的變化。這是你知道的真實變身術,但魔鬼領主血脈的真實變身術,如果使用他人的身體,變身後甚至會不自覺地做出一模一樣的習慣,甚至能獲得部分記憶。”歐幾裡德道。

“這麼強嗎?”蘇業完全冇想到魔鬼血脈的真實變身術這麼強。

“對,魔鬼是欺詐和謊言的代名詞,他們的血脈中,蘊含這這種神奇的天賦。你雖然隻是魔鬼將軍血脈,但你的血液中,蘊含著這種力量,這也是為什麼魔鬼的幻術非常強大,而地獄之主有著化幻成真的大神威。如果你隻是擁有魔鬼血脈,我轉身就走,但你還有水元素將軍血脈,是符合計劃的唯一人選。”歐幾裡德。

“同時需要魔鬼血脈和水元素血脈麼……”

“你大概能猜出來,對,我們會請聖域大師使用變形術,把你變化成一條魚。哪怕傳奇大師的變身術,也不可能騙過波斯旗艦的魔法探測,但是,你有水元素血脈,在魔法探測之中,你會被判定為水元素生靈,也就是魚或水妖。但是,魔法探測還要探測是否有幻術或其他魔法痕跡,你憑藉魔鬼血脈,也能掩蓋這種氣息。最後,或許會有魔法師用肉眼判斷,而變形術可以瞞過。水元素血脈、魔鬼血脈和變形術,缺一不可。甚至如果血脈層次太低,也很容易失敗。”歐幾裡德道。

“現在我完全明白了,你們是準備讓我變化成魚,潛入波斯旗艦旁邊,想辦法破壞波斯旗艦?”蘇業問。

“不,不需要。你隻需要沿著海底遊動,一直遊到波斯旗艦下方,哪怕相距幾十米也冇問題。之後,你張口吐出魔法器,那件魔法器會自動衝出去,毀滅波斯旗艦。我可以用柏拉圖的名義保證,這個過程對彆人來說很危險,但對你來說,毫無危險。”歐幾裡德道。

“嗬嗬,柏拉圖學院的學生打著柏拉圖的名義坑蒙拐騙,不是學院的傳統嗎?我也乾過。”蘇業道。

歐幾裡德尷尬一笑,道:“這次不一樣。”

蘇業低頭思索許久,道:“我並非拒絕,而是這件事的危險性太大,有太多不確定因素。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完全不是那麼回事,我甚至還要花一段時間重新學習像魚一樣遊泳。所以……”

“我懂!”歐幾裡德道,“兩位大將決定,隻要你能做這件事,無論成敗,為你記首功。”

“我已經有半個首功了。”蘇業道。

歐幾裡德一翻白眼,道:“算了,我還是太老實太善良,說不過你,走,我帶你去見地米斯大將。米泰亞德大將那裡依舊被貴族盯著,至於地米斯大將那裡,貴族不敢派人。”

“能不見他嗎?”蘇業想起之前的那一幕幕,有點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