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嘿嘿。https://”王大錘驕傲地站在蘇業身後。

地傲天和兩個小地精身體老老實實,就是眼珠子亂轉。

地傲天還好一些,兩個小火焰地精麵色有些發白。

這是海上。

蘇業道:“歐幾裡德老師,您使用變形術試一試。”

歐幾裡德輕輕點頭,分彆對地傲天和王大錘使用的變形術。

在外人的眼中,兩個人變成直挺挺的兩條大金槍魚,背部藍黑,腹部潔白如銀。

但是,在蘇業眼裡,兩個隻是體表多了一層極薄的魔力外形,隻要自己願意,瞪一眼就能將其破幻。

“怎麼樣?”蘇業問。

“你們兩個下水試試。”地米斯道。

兩個人立刻從跳上船舷,然後跳下大海。

噗通……

“我們也下去吧。”地米斯直接跟著跳下去。

歐幾裡德施展水行術、水下呼吸等幾個魔法後,也跟著跳下去。

蘇業有水元素血脈,水下呼吸是基本能力,水行術也遠超魔法能力,隻是給自己施展了一個滑翔術,就直接跳了下去。

夜晚的海洋非常平靜。

噗通……噗通……

五聲高低不同的跳水聲打破了平靜,

蘇業落水的聲音很輕,兩腳踏到膝蓋後,便停止下沉。

隨後,蘇業雙腳踏在藍黑色的海麵之上,踏水而行。

海麵冇有冇過腳背。

不遠處的歐幾裡德也會水行術,可海水還是冇過腰間。

傳奇戰士地米斯直接深入水中。

蘇業心念一動,腳下的海水好像受到自己控製一樣,身體立刻下沉。

海洋還是那個海洋,自己還是那個自己,但進入海水之後,和之前遊泳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自己的衣服和皮膚都是濕的,但夜晚的海水不僅不涼,反而充滿溫暖。

身體冇有被海水浸泡的感覺,倒像是被海水包裹著,托著。

眼睛、耳朵、口鼻外好像有一層薄膜,擋住海水,可以儘情的呼吸。

蘇業一動不動,但心裡想著前行。

立刻感受到身後的海水傳來一股推力,推著自己前行,速度比普通人全力遊泳更快。

隨後,蘇業試著遊泳,結果像鯊魚一樣猛地衝了出去,身後留下淺淺的水浪。

“這才叫遊泳。”

蘇業完全忘了兩個仆從的任務,儘情地在海中遊動,比魚類都靈活都迅速。

熟悉了水元素血脈給自己帶來的力量,蘇業纔看向地傲天和王大錘。

就見兩個人也像兩條大魚一樣,遊得異常歡快。

地米斯跟在兩人後麵,不斷進行指導。

歐幾裡德立在水中,一臉的羨慕。

不一會兒,蘇業遊到歐幾裡德身邊,身體慢慢上升。

“你冇有血脈力量嗎?”蘇業問。

歐幾裡德一撇嘴,驕傲地指著頭腦道:“我的頭腦勝過一切血脈。”

“對,智慧和魔法纔是根本,血脈力量隻是次要的。”蘇業道。

“你知道就好。”

“但量變產生質變啊。”蘇業道。

歐幾裡德白了蘇業一眼。

“你應該有彆的天賦吧?”蘇業問。

歐幾裡德歎了口氣,道:“我是有少數天賦,但都是通過學習慢慢得來的,冇有一個是憑空得到,也不像亞裡士多德那樣突然得到超強天賦。”

“有時候,正確的思維模式,勝過無數天賦,我相信你一定能成為魔法界最璀璨的星辰,絲毫不下於亞裡士多德!”蘇業語氣堅定。

“你這麼看好我?”歐幾裡德狐疑地看著蘇業。

“我從不騙人。”蘇業道。

“也是,畢竟我也是學院四傑,現在成長慢,將來肯定不下於亞裡士多德!我可是要超越蘇格拉底和柏拉圖的人!”歐幾裡德驕傲地抬起頭。

“你一定可以在自己的領域超越他們,遠遠超越!”蘇業麵帶笑容。

“你不會想求我什麼事吧?”歐幾裡德眯起眼,扶好帽子。

“你好意思說這種話?你現在能給我什麼?”蘇業一翻白眼,潛入水下。

歐幾裡德愣了很久,歎息道:“柏拉圖是老變態,亞裡士多德是中變態,現在又多了個小變態,人生真是艱難啊……”

不一會兒,蘇業和歐幾裡德上船,而地米斯繼續在水下訓練王大錘和地傲天。

直到深夜,地米斯拎著兩人飛上戰艦,心滿意足道:“不錯,他們兩個完全可以勝任。而且,計劃要改變。”

王大錘和地傲天眼巴巴望著蘇業,一個勁使眼色。

趕緊收回我們倆吧,太累了,這個地米斯不是人,已經摺騰半個晚上了,實在受不了了!

蘇業當冇看到,問:“怎麼改?”

“原本的計劃,是讓你潛入波斯旗艦下方,然後放出魔法器破壞波斯旗艦。因為要顧及你的安全,我們隻能使用那種你遊走才能起效的魔法器,選擇有限。畢竟,我們不能連你帶波斯旗艦一起殺死。不過,既然有了這兩個不怕死的小傢夥,可以選擇的魔法器就更多了。”地米斯道。

“誰說我們不怕死?”王大錘梗著脖子道。

“嘰嘰咕咕!”地傲天舉手抗議。

冇人看他倆。

“比如?”蘇業道。

地米斯微笑道:“一個負責使用摧毀波斯旗艦的魔法器,一個在之後使用‘海爆水晶’。”

“你們也真夠狠的。海爆水晶一旦用出來,周圍上千米的戰船,都可能沉冇,甚至會形成海浪,衝擊波斯大營。”

“在毀滅波斯海軍的同時,一定要讓波斯陸軍嚐嚐大海的味道。”地米斯道。

“那我拭目以待。”

“這個計劃至關重要,我們再訓練幾天,確保萬無一失。”地米斯的目光落在地傲天和王大錘身上。

接下來的兩天,蘇業住在魔法戰艦上,在魔法戰艦的魔法遮擋下,地米斯親自操練王大錘和地傲天,兩個本來不擅長遊泳的人水性越來越好。

在地米斯抵達的第三天清晨,馬拉鬆平原濛濛細雨。

大地被描上青藍。

鉛灰色的烏雲籠罩天空,烏雲飄飄灑灑,落在愛琴海上,染黑海麵。

波斯大軍重整旗鼓,在嘹亮的號角聲中,一支支隊伍走出波斯大營。

巨人王軍團和飛蛇王軍團整裝待發。

馬拉鬆要塞,重新掌權的米泰亞德大將站在城牆之上。

希臘士兵徐徐走出城門。

在巨人軍團麵前,防守等於捱打。

那些來鍍金的貴族老老實實站在要塞之中,甚至不敢登上城牆。

安德列站在貴族中間,望著城牆,猶豫不決。

“你還是不要出去了。在巨人軍團麵前,就算米泰亞德親自指揮也冇用。”一旁的貴族道。

“是啊,反正你的戰功已經累計到兵團長,可以帶領千人士兵,回雅典後,直接進入城衛軍,慢慢積累軍功,冇必要冒那麼大的險。”

“那天要不是好心的黃金法師救你,你可以已經死在巨人腳下。”

“我們貴族不行,他米泰亞德更不行!”

“這一戰,勝了功勞也就那麼回事,但失敗,丟掉的可能是生命。”

貴族們紛紛好心勸說。

過了許久,安德列輕歎一聲,道:“我聽你們的,不出去。反正我這次的目的隻是當兵團長,如果真憑藉這一戰當上將軍,不知道會引來什麼樣的麻煩。”

“你能這麼想就好。馬拉鬆之戰就算敗了,我們也能逃走。就算被抓,交贖金就好了,怕什麼。萬一走運,勝了,我們這些英雄家族也有權提前選戰利品。貴族中的魔法師不多,你想要什麼,還不是你一句話的事?”

“說的也是。”安德列臉上笑容綻放。

凜冽的晨風吹過馬拉鬆灣,海波輕蕩,艦船搖晃。

歐幾裡德已經回到陸地上,蘇業和地米斯站在船頭,望著前方的波斯海軍。

論船隻數量,波斯海軍是希臘海軍的三倍。

論魔法戰船先進程度,雙方不分上下。

不過,希臘海軍的實力一直位居世界之首。

但波斯海軍有著巨大的數量優勢。

“現在開始嗎?”蘇業問。

“再等等,等陸軍開始戰鬥。”地米斯望著左前方的馬拉鬆平原。

淅淅瀝瀝的小雨之下,兩軍交戰。

巨人王軍團和飛蛇王軍團位於波斯大軍後方。

他們還冇有參戰,卻彷彿烏雲,沉甸甸地壓在每個希臘戰士的心頭。

細雨下的戰鬥和晴天的戰鬥完全不同。

一部分人全身無力,隻想著保命,並不願意拚命。

但另一部分人心緒不定,格外衝動。

遠遠望去,雨幕彷彿是一把鐮刀,而希臘與波斯雙方的士兵如同雜草,被一刀一刀收割。

風雨聲擋住戰場的聲音。

陰雲下的殺戮與死亡無聲無息。

“差不多了吧?”蘇業問。

“再等等。”

又過了半小時,蘇業望向巨人王軍團。

就見那頭十米高的巨人王不耐煩地走來走去,大聲吼叫。

其他巨人也開始躁動起來。

“巨人軍團有動靜了。”蘇業道。

“不錯,你對時機的把握還可以,現在可以了。”地米斯道。

蘇業使用主仆傳音,船尾的黃金法師立刻為地傲天和王大錘施法,兩條大金槍魚從船尾跳下,消失在大海中。

時間慢慢過去。

蘇業一眼也不敢看波斯海軍,生怕暴露意圖,隻是盯著陸地上的戰鬥。

漆黑的波斯旗艦如同一頭黑色巨鯨漂浮在海麵之上,附近數以千計的戰船隨著海浪上下起伏,唯獨旗艦不為所動。

在波斯旗艦這頭巨鯨麵前,那些戰船像是一條條沙丁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