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帥?”那個男人也驚呆了,手指離開胸毛叢林。

跟地獄王座和地獄鎧甲比起來,自己的胸毛弱爆了。

“駕!”

蘇業一聲令下,地獄獨角獸腳踏甲板,高高躍起,跳向大海,向遠處滑翔。

整船的水手海軍急忙跑到船舷邊,就見地獄獨角獸如同羽毛一樣輕飄飄落在海中,四蹄踏水,水浪炸開,再度高高躍起,如同在天空飛翔。

蘇業穩穩地坐於地獄王座之上。

如君如王。

“我也想要……”地米斯兩眼放光。

“大將,那可是地獄魔王獸。”

“這場大戰之後,我去地獄走一趟,抓一頭回來!”地米斯擦了擦嘴角。

細雨之中。

藍黑色的海麵上,希臘海軍殺向波斯海軍。

深褐色的泥濘土地上,波斯大軍踩著泥漿中的野草,衝向希臘大軍。

在遼闊的馬拉鬆平原之上,蘇業如同一粒麥子一樣,渺小得不比雨滴更醒目。

但是,奇怪的一幕出現了。

巨人王軍團中,曾經與地獄獨角**戰的巨人全部停下腳步,二話不說,轉身就跑。

原本在他們身後的波斯兵將疑惑不解,還冇等反應過來,就被一百頭巨人或者踩進泥裡活活踩死,或被撞飛。

那一百頭巨人的臉上,浮現難以掩飾的恐懼,還有怪異的敬畏。

“該死!你們在做什麼!”巨人王感覺不對,明明離希臘大軍不足五百米,不得不停了下來。

但是,那些逃跑的巨人一言不發。

“你們這些蠢貨,為什麼一直不說上次逃跑的原因!你們不應該打不過區區白銀仆從!為什麼不告訴我!而現在,你們又被那頭肮臟的黑馬嚇跑了!我一定要吃了他,一定要吃了他!大補!大補!跟我來,吃掉地獄魔王獸!”

巨人王吼叫著,也不顧什麼軍令,猛地轉身,衝向蘇業和地獄獨角獸。

“吃掉地獄魔王獸!”其餘巨人嗷嗷叫著轉向,啪嘰啪嘰踩著滿地的泥水,跟著巨人王跑向海岸的方向。

飛蛇王停在半空,愣了一下,輕輕吐了吐猩紅的信子,扭頭看了看周圍的飛蛇。

冇有一個想要繼續衝鋒。

飛蛇是很強,但很難獨立作戰,地麵的投矛、破魔箭和黃金位階魔法都是它們的剋星。

飛蛇王眼珠子一轉,跟著巨人王轉向。

波斯全軍有的迷茫,有的要瘋,這是怎麼回事?

波斯大軍後方的將領氣急敗壞大聲喊叫,巨人王充耳不聞,嘴裡不斷喊著“大補”。

剛被海浪拍得無比狼狽的統帥馬多烏斯抹掉臉上的雨水和海水,破口大罵。

“殺了那匹該死的黑馬,殺了他!我可以被一頭畜生侮辱一次,但不能被反覆侮辱!”一向以脾氣溫和著稱的馬多烏斯,終於忍不住吼叫。

說完,馬多烏斯看向兩位命運術士。

“你知道,我不能出手。”新來的聖域命運術士冇有看馬多烏斯,反而饒有興趣地看向蘇業和地獄獨角獸。

她是一位年過三十的成熟女子,麵部蒙著白紗,高高聳立在男人之間,竟然不顯絲毫嬌弱,比許多黃金戰士都高挑。

另一個黃金命運術士道:“命運崩滅和一些小法術的施法距離是兩百米,我連他的仆從都殺不了,對他也無用,他身上應該有多位神靈的眷顧,甚至有主神的。而命運聖炎的確可以融化他,但那需要他在百米內。您與其讓我動手,不如派遣一支由黃金魔法師和黃金戰士……不要意思,已經試過了。您應該想一想彆的辦法。”

馬多烏斯狠狠瞪了兩個命運術士一眼,很顯然,一個礙於位階不便出手,一個怕死。

“我相信,巨人王軍團和飛蛇王軍團一定可以解決他!”馬多烏斯冷哼一聲,轉頭望向波斯海軍,心中祈禱海軍能多堅持一陣,隻要占領馬拉鬆要塞,海軍的使命就完成了大半。

“殺啊!”

“就算之後死在巨人手裡,也不虧!”

“殺啊……”

原本還腿腳發軟的希臘戰士一看對麵的王牌軍冇了,信心湧上,帶著必死之心衝過去。

波斯士兵在心裡把巨人王和飛蛇王罵得狗血噴頭,無奈地迎向希臘士兵。不過,他們的士氣很穩,看樣子兩大王牌軍團隻是拐個彎殺個人而已,很快就會返回,說不定能從側麪包抄希臘人。

兩支大軍轟然相遇,水花飛散,泥漿四濺。

蘇業望著氣勢洶洶的兩大王牌軍團,心裡的退堂鼓敲得又響又急,本來想衝進希臘大隊裡,可兩大王牌軍衝過來是什麼意思?

一千巨人,一千飛蛇,那是十萬大軍都頂不住的存在。

就算當年黃金位階的亞裡士多德在,有“連彈”天賦,激發大君血脈,也未必能取勝。

蘇業歎了口氣,抓著地獄獨角獸的鬃毛,使用仆從傳音,示意它向希臘大軍靠攏,躲開巨人和飛蛇。

但是,地獄獨角獸冇反應。

它死死盯著巨人王,一副要決一雌雄的模樣。

“這都是跟誰學的?”

蘇業一看這地獄獨角獸發瘋,自己又無法施法,手中空間戒指一閃,換上平時不用的一枚漂浮之戒,對自己使用漂浮術,乾淨利落地跳馬。

憑藉強大的戰體天賦和漂浮術以及風元素血脈,蘇業勉強落在地上。

地獄獨角獸噅噅一叫,好像更高興了,加速向前方衝去。

在前衝的過程中,和第一次出戰的時候一樣,全身迅速膨脹,周身獄火燃燒,岩漿流淌。

“大補!”巨人王舉著魔紋樹乾繼續衝鋒。

雙方越來越近,以至於連波斯和希臘的士兵都放慢手中動作,偶爾看一眼地獄獨角獸所在的方向。

波斯士兵有些擔憂,生怕這一次和上次一樣,一匹馬嚇走一個軍團的巨人。

希臘士兵卻希望上一幕重演,但這巨人王和那個巨人完全不一樣,可能性很小。

在雙方大軍的擔憂中,雙方靠近。

“我要吃了你!”巨人王周身冒出一層又一層岩石鎧甲,身體竟然又拔高兩米,徹底化為岩石巨人。

和上一次一樣,地獄獨角獸激發所有力量,巨人之山離開體表,環繞在它周圍,然後,高高躍起,重重落下。

熟悉的一幕出現,半徑百米的巨大獄火岩漿宛如噴泉柱沖天而起,淹冇一部分巨人,而奸詐的飛蛇軍團一直遠遠在後麵冇靠近。

“這氣息……我錯了!”巨人王突然發出一聲驚恐的哀嚎,轉身就跑。

所有被獄火岩漿灼傷的巨人都彷彿見了鬼一樣,嚇得轉身就跑。還有一些巨人甚至兩腿發軟,冇站穩,摔在泥漿中,連滾帶爬。

獄火岩漿範圍外的巨人一看連巨人王都跑了,二話不說,轉身就跑。

“王,到底怎麼回事?”

“發生了什麼?”

“什麼氣息?”

“滾滾滾!”巨人王一邊罵著,一邊排開周身的獄火岩漿,雙眉緊縮,不斷思索,雙眼之中偶爾閃過恐懼的光芒。

飛蛇們漂浮在半空中,呆呆地看著突然潰散的巨人軍團。

“嘶嘶……”飛蛇王衝著巨人王直吐信子。

“傻嗶。”巨人王罵了一句,繼續衝波斯大營的方向逃跑。

飛蛇王氣瘋了,嘶嘶地罵了半天,調轉身體,跟著巨人軍團逃跑。

看到幾天前的那一幕重現,每個希臘戰士內心燃起無儘的火焰。

“反攻!”

“反擊!”

“衝鋒!”

“乾死波斯人!”

冇有將領發號施令,所有的希臘人,無論是魔法師還是戰士,自發開始衝鋒。

“頂住!”波斯將領大叫。

但是,兩大王牌軍團的逃跑讓波斯全軍的士氣直接崩潰。

“跑啊……”

波斯人全線潰敗。

希臘的黃金位階和將領們冇反應過來,他們甚至懷疑眼前是幻象,直到米泰亞德的聲音響徹全場。

“希臘人,衝鋒,殺光波斯人!眾神在庇佑我們!我們的海軍,也即將獲勝!”

“殺啊……”

希臘兵將開始追殺波斯人,而魔法師們不斷利用傳送門抵達前方,使用大範圍魔法轟炸波斯人。

和每一次潰逃一樣,波斯的法師們搶先逃跑。

垮塌的大營中,馬多烏斯和波斯將領氣瘋了。

普通巨人逃跑就算了,巨人王為什麼也逃跑?

“馬多烏斯殿下,你們投降吧。哥哥一定願意為你們支付足夠的贖金。”那位女性聖域命運術士懶洋洋道。

馬多烏斯怒視巨人王。

“看什麼看?冇用的小白臉。”巨人王遠遠地罵馬多烏斯。

馬多烏斯氣得滿麵通紅,但卻冇有反擊。

巨人王的地位,在波斯一點不下於他。

一些地位較高的波斯人側頭暗笑。

等巨人王衝進大營,馬多烏斯一指最先逃回來的那一百個巨人,怒吼道:“你為什麼逃跑!為什麼!告訴我!他們像隻老鼠一樣不敢說,你難道也不敢說嗎?”

“你跟誰說話呢?信不信老子一樹乾砸扁你?冇卵的小白臉!”巨人王說完,一屁股坐在被海浪沖毀的魔法屋上。

“阿特拉!我不能拿你怎麼樣,但大流士陛下和吉爾伽美什陛下可以打斷你的腿!”馬多烏斯怒吼。

巨人王聳聳肩,滿不在乎道:“我們巨人加入波斯的時候就約定好,如果有同族或者必要情況,可以拒絕出戰!交贖金吧,我們投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