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打開木箱,露出猶如青色水晶般的小小遺骸。

“真美啊……”

在眾人的羨慕的目光中,蘇業抱起箱子往屋裡走。

“一會兒出來試試風後的威力,據說風後能使用超越自身位階的風係魔法。”卡斯托耳大聲道。

“真的?”蘇業真不知道。

“我在家族的書裡看到過!如果你以後再獲得冰後,絕對會成為黃金位階第一人!”卡斯托耳道。

“借你吉言!”

蘇業說完走進房間,然後喚出地傲天和王大錘看門,接著讓魔法陣圖的力量吸收風後遺骸。

風後遺骸不過巴掌大小,竟然比獨角獸遺骸還難吸收,折騰了十幾分鐘才完成。

“召喚青銅仆從!”

明亮的藍色魔法陣浮現。

一個小小的精靈睜開眼睛,懸浮在魔法陣的上空。

小精靈巴掌大小,肌膚潔白,身體晶瑩得如同果凍,隱隱可見纖細的骨骼。

她身穿淺青色的連衣裙,裙襬恰好蓋住膝蓋,低領位置露出醒目的鎖骨和耀眼的白皙,如同一朵盛開的白花。

她的背後,有兩對淺青色的風組成的四翼,輕輕扇動著,無聲無息。

她的周身,有四隻指甲蓋大的微小風精靈環繞,如同蜜蜂一樣飛來飛去。

她有一頭青綠色的長髮,尖尖的瓜子臉上,鑲嵌著兩顆綠寶石般的眼睛,好奇地打量著蘇業。

她輕輕眨了一下眼,清純與魅惑雙重氣質交織在她的麵龐。

“會說話嗎?”蘇業已經有了豐富的經驗。

“無趣。”風後說完,周身輕風旋轉,裙角飄蕩,潔白的腿部彷彿附著淡淡的白光。

她輕輕一跳,躍上蘇業的肩頭,兩腿交疊側坐,像靠著大樹一樣靠在蘇業的脖子上。

肌膚相連,滑滑的。

“無趣還往我身上靠?”蘇業斜眼看著左肩膀的風後。

風後卻不看蘇業,手中多出一片青色的樹葉,放在唇邊,輕輕吹動。

悠揚如笛聲的曲調在房間迴盪,令人心曠神怡,如同夏日遇風,暢遊山間。

“好聽!”王大錘笑嘻嘻道。

“嘰嘰咕咕!”地傲天也笑嘻嘻。

“舔狗!”蘇業一人一腳踢走。

王大錘和地傲天相互看了看,不斷眨眼。

“我什麼時候不是了?”王大錘理直氣壯道。

“嘰嘰咕咕。”地傲天的充滿疑惑。

蘇業讓他倆在屋裡呆著,自己走到院子裡。

“哇!”

“精靈!”

“好漂亮的小人兒!”

“簡直夢裡走出來的一樣。”

一幫斯巴達糙老爺們雙眼放光,如此精緻和絕美的女子哪怕隻是個魔法仆從,也很難讓人不喜愛。

卡斯托耳想要伸手摸,被蘇業猛地拍走。

“她是我的!”蘇業白了一眼。

科莫德斯卻脫光鎧甲。

“你乾什麼!”蘇業隨時準備瞬發戒指中的魔法。

“當然是試試她的風係魔法的威力,萬一弄壞我的盔甲怎麼辦。剛纔討論的時候,卡斯托耳說風後很厲害。”科莫德斯說完,周身覆蓋厚厚的黃金神力,璀璨閃耀。

蘇業側頭看了一眼肩膀上的風後,望向卡斯托耳,道:“你好像比我還瞭解風後。”

卡斯托耳充滿羨慕地道:“書裡說,風後是風元素之主和精靈神的後裔,她們有著精靈一樣的實體,但同時也有元素體,所以身體才半透明。成長到黃金位階的風後,能在**和元素體之間隨意轉化。彆人的風後是青銅位階,你的,應該是直接白銀吧?”

“嗯,她是白銀位階。”蘇業道。

“書上說,風後精通本位階的所有風係魔法,包括各種人類魔法師學不到的。而且,還能掌握高一位階的魔法。風後有多少個風係天賦,就能掌握多少個高位階的風係魔法。你如果風係天賦較多,她會掌握大量的風係黃金法術。”卡斯托耳道。

“聽你的意思,風後可能比地獄獨角獸還厲害?”蘇業問。

卡斯托耳想了想,道:“本來是這樣的,但到你身上,都厲害!書上還說,如果配合冰後,她們兩個會使用魔法創設的能力,形成冰風雙係魔法。因為冰後是冰元素之主和精靈神的後裔,算是半個同族。你現在需要為冰後早做準備了。”

“嗯,這件事亞裡士多德說過,他說會幫我留意。實在不行,我直接在魔法議會釋出訊息。爭取在晉升黃金法師後,湊齊冰風雙後。”蘇業道。

“來,試試風後的威力。”科莫德斯拍拍胸膛。

蘇業斜眼看了看風後,道:“先使用白銀魔法三重風刃試試。”

風後繼續吹著樹葉,眼皮都不抬一下,隨手向十米外的科莫德斯一指。

白皙的指尖與粉色的指甲之前,三縷青色的風纏繞飛行,刹那之後,擴大前飛。

轟轟轟……

三聲劇烈的破空聲在院子裡響起,三道兩尺長的風刃撕裂空氣,擊穿音障,直接轟擊在科莫德斯身上。

饒是科莫德斯早有準備,也被直接撞飛。

重重摔在牆上,差點撞塌院子的牆。

“這是什麼鬼風刃!”卡斯托耳目瞪口呆。

科莫德斯灰頭土臉站起來。

“這是風刃還是風矛?”科莫德斯疑惑不解地看著胸口。

就見黃金神力的表麵,被撕開三個巨大的裂口,並在皮膚上留下淺淺的劃痕。

劃痕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

“他可是角鬥王啊。他的天賦比我都多,區區白銀魔法能直接穿破他的神力護體?”卡斯托耳有點不敢看風後。

蘇業也疑惑不解,這威力太強了。

“你們覺不覺得,他的三重風刃,像是魔法進化的力量?風元素血脈和巨龍血脈形成天空之風,天空之風有很多特點,比如速度快得令人髮指,而且具有強大的衝擊力,她的風刃都符合。我還冇學三重風刃,就算學了,速度也冇辦法突破音速。”蘇業道。

“你不想暴露風後的話,先收起來,我去找一處小型修煉場,清空裡麵的人,試試風後的真正實力。這有點強得不像話。”卡斯托耳興致勃勃道。

“不用那麼麻煩,風後,你說說你的能力。”蘇業道。

“無趣。”風後繼續吹著樹葉。

蘇業沉思片刻,試探著問:“你不是隻會說這一個詞語吧?”

悠揚的曲調出現明顯的停頓,隨後繼續吹響。

蘇業側頭看著她,怎麼感覺她氣鼓鼓的,到底是還是不是?

這不折磨人麼!

“走,我們試試風後的力量。”

蘇業正要收迴風後,就見風後突然從肩膀上起身,赤著潔白的腳丫走近耳側,輕輕親吻蘇業的耳垂。

斯巴達戰士們一臉羨慕,公然秀恩愛,魔法師這麼爽的嗎?

我也想當魔法師!

呼……

風後突然化為一道淺淺的龍捲風,最後不斷縮小,落在蘇業的左耳垂。

眾人定睛一看,蘇業的耳垂上,一道道青色的線條勾勒出風後的精緻身體與容顏,如同刺青一樣。

其餘人羨慕,卡斯托耳卻無比震驚。

“這……這不是盛裝印記嗎?”

“什麼意思?”科莫德斯問。

“那些多件的神力裝備如果同時得到神靈的祝福,能成為華麗盛裝,擁有強大的力量。但一般傳奇盛裝和英雄盛裝隻是強大的神力裝備,冇有太特異的力量。但是,從半神盛裝開始,到神靈盛裝,都可以化為印記附著在身上,一旦需要,就可以直接召喚出來。我哥就有一件這樣的盛裝胸甲,在胸口形成刺青。唉,我爸媽真偏心,連我姐姐都有,我……”

“打住,跑題了。”科莫德斯道。

“咳咳。總之,一旦遇到危險,就能激發華麗盛裝的力量。而且,這種盛裝蘊含神威,所以能不斷幫助和滋養主人。我冇想到,神奇精靈也能形成盛裝印記,莫非,神靈盛裝跟神奇生靈有關係?”卡斯托耳疑惑不解。

“那帕洛絲的勝利槍劍為什麼不能形成盛裝印記?”蘇業問。

“那是獨立的半神器,不是半神盛裝組件。完整的半神盛裝也不可能讓她帶出來,都放在家族之中供奉著,甚至直接放在神廟裡。我哥我姐的盛裝組件之所以能拿出來用,是因為組建缺失,不如拿出來當單獨神器用。不過,勝利槍劍是雅典娜女神化身親自鍛造,一件大概抵得上大半套半神盛裝了。”卡斯托耳麵露羨慕之色。

“那麼強?”蘇業問。

“是你太小看潘狄翁家族了。雖然我們家是宙斯血脈,是神王家族,潘狄翁家族信奉雅典娜,隻是主神家族。但是,希臘擁有宙斯血脈的神王家族一大片,雅典娜的主神家族,就那麼兩三家。所以,潘狄翁家族跟我們家族實力相差無幾。尤其西西弗斯,穩壓我們所有斯巴達這兩代人,隻有列奧尼達和他旗鼓相當。我懷疑,帕洛絲也有驚人的力量,隻不過一直隱藏。”卡斯托耳道。

蘇業點點頭,帕洛絲的確有在刻意隱藏力量。

科莫德斯和斯巴達戰士們一臉木然,這幫傢夥,真能炫耀,張口華麗盛裝閉口半神器。

“走,我們找個修煉場,試試風後到底多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