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軍,您……再想想吧。https://我親自聽到米泰亞德大將說,他很喜歡收藏藝術品,但他都不敢留下這柄權杖。”軍需官露出哀求之色。

卡斯托耳歎了口氣,道:“大流士把世界權杖給了馬多烏斯,是為了什麼,你想過吧?”

“想過啊。”蘇業道。

“那你說說。”卡斯托耳一臉不相信。

“馬多烏斯是大流士的女婿,又有傳奇保護,大軍之中不可能有人違抗他的命令。所以,大流士冇必要給他世界權杖。而且,馬多烏斯隻是女婿,不是女兒兒子,大流士也不可能對他偏心到這種程度,大流士正值壯年,還冇到昏庸的年紀。那麼,隻能說明,現在或未來,有什麼人的身份比馬多烏斯高很多,而且可能奪馬多烏斯的軍權。這柄世界權杖,是為了對抗一個身份地位比馬多烏斯高很多的人。”

卡斯托耳一言不發,其餘人認真聽著。

“哪怕傳奇大師甚至傳奇戰士……不,在波斯帝國,哪怕英雄都不敢奪馬多烏斯的軍權,如果是半神的話,也不可能參與世俗隻之戰。再加上我們之前聽到吉爾伽美什的訊息,很顯然,大流士的計劃是,讓馬多烏斯在希臘站穩腳跟,然後請吉爾伽美什征服希臘。這柄權杖代表居魯士大帝,而當年居魯士大帝曾經聯手眾多英雄,逼得吉爾伽美什放棄對抗波斯,雙方簽訂雙王契約。世界權杖,足以威懾吉爾伽美什。吉爾伽美什什麼樣子,你不會不知道吧?”

卡斯托耳點點頭,道:“看來你也知道吉爾伽美什的狀態。他原本是出名的暴君,奴役眾生,以殺戮為樂,十惡不赦,惡貫滿盈。後來,神靈派出恩奇都懲罰他,結果兩人成為伴侶。在恩奇都的幫助下,吉爾伽美什因此性情大變,成為賢王。後來在和希臘的交戰中,恩奇都戰死,哪怕向神靈大獻祭都無法複活。那一天,吉爾伽美什雙目泣血,吃掉恩奇都。從此以後,吉爾伽美什便時而是暴君性格,時而是賢王性格。世界權杖,既是為了壓製暴君吉爾伽美什避免他胡作非為,又會避免賢王吉爾伽美什放棄戰爭。”

“所以,我之前才說,吉爾伽美什可能會前來。”蘇業道。

“好吧,我又小看你了。”卡斯托耳道。

“如果失去世界權杖,吉爾伽美什抵達希臘,會不會大開殺戒?他可是英雄王,曾經手持萬物劍斬殺半神,希臘的半神未必敢出麵。唯一能跟他抗衡的,隻有海格力斯了。”科莫德斯歎息道。

“你說,他會不會直接找你奪走世界權杖。”卡斯托耳若有所思。

“如果傳言是真的,暴君時候的他,應該會親自找你。”歐幾裡德帶著些許唬騙的語氣。

“如果真的到了那個時候,我就把世界權杖給他。再說了,波斯人也不是不講道理,等知道世界權杖在我手裡,一定會贖回,到時候我答應他們就是了,我也不吃虧。”蘇業道。

“你就確定,你從波斯人手中換取的寶物,價值高於你從軍庫中換來的?”卡斯托耳道。

“我確定。”蘇業道。

“你……”

“你氣死我們算了!你膽子怎麼就這麼大?”

“這件事,我要上報大將,而且需要他下封口令。”軍需官無奈地打開指揮書。

過了一會兒,軍需官無奈地盯著指揮書看了半天,道:“大將說,一切由你決定,他不乾涉。好吧,我也管不了了,反正天塌下來由大將頂著。你拿走吧!”

“好!”

蘇業再度開啟祭壇之眼,掃視軍庫,看了幾件戰利品,都要消耗不少軍功,並不合算。那些所謂的神秘物品,真的像歐幾裡德所說,大都價值平平。

於是,蘇業冇有再換戰利品,而是準備去雅典城的軍庫淘寶。

“你們挑吧。”蘇業道。

“挑個屁,我們現在都在考慮怎麼撇清跟你的關係。我回去要告訴斯巴達雙王和長老會,如何應對大流士和吉爾伽美什的怒火,為第二次馬拉鬆之戰做好準備。”卡斯托耳在軍中住久了,也開始罵粗話。

“他們第二次,不太可能會在馬拉鬆平原登陸,這是他們的傷心之地。”

蘇業說完,心臟突然猛地一跳。

他們不敢在馬拉鬆平原登陸,那……

現在列奧尼達還活著。

不行,一定要想辦法避開溫泉關之戰!

不想成為300之一!

這次帶了30斯巴達戰士果然不是好兆頭!

吉爾伽美什一旦發瘋,能毀掉整個溫泉關。

“你怎麼了?”卡斯托耳問。

“冇什麼,我突然意識到,既然吉爾伽美什要來,我就要努力修煉,到時候他殺上門的時候,我起碼有一跑之力。”蘇業說完往回走。

其餘人急忙跟上。

歐幾裡德快步跟上,道:“你上一次成功預測了馬拉鬆之戰,那麼下一場,如果是吉爾伽美什親征,他們會在什麼地方登陸?”

“你們為什麼不想想,馬多烏斯戰敗後,下一次統帥會是誰?”蘇業問。

“這個……很難想吧。”卡斯托耳道。

“薛西斯。”蘇業說出三個字。

“神之子……”卡斯托耳好像牙疼似的吸了一口涼氣。

歐幾裡德道:“無所謂,薛西斯現在還年輕,隻是聖域,就算晉升傳奇,威脅也有限。”

“嗯?你好像不怎麼在乎薛西斯?他可是號稱神之子,未來的成就不在吉爾伽美什之下,註定會成為半神的存在。”蘇業道。

“嗬嗬,如果他是神之子,那我就是打敗神之子的……齊名之人。”歐幾裡德道。

眾人哭笑不得。

“亞裡士多德戰勝過薛西斯?”蘇業問。

“亞裡士多德晉升黃金擁有雙大君血脈後,冇敗過,哪怕麵對高位階的對手。”歐幾裡德道。

“我現在越來越不願意聽到這個咄咄逼人、仗勢欺人、目中無人的名字了!”蘇業半開玩笑道,“不過,你見過他的雙大君血脈開啟後的樣子嗎?”

“見過……”歐幾裡德眼中彷彿有火山爆發,火焰沖天。

“具體什麼樣?一定很帥吧。”蘇業道。

“何止是帥,簡直如同神靈下凡,當時……算了,還是不跟你說了,怕你被打擊到。我當年親眼見過他開啟雙大君力量後,抑鬱了半個月。同樣是學院四傑,他怎麼就那麼優秀?就算這樣,也不能整天咄咄逼人、仗勢欺人、目中無人……”

“打住。我知道你心裡苦,要不這樣吧,你教出一個超出他的學生怎麼樣?我知道你雖然裝窮,但你肯定有什麼好東西,送給我怎麼樣?我幫你超越亞裡士多德。你想啊,你的學生超過了亞裡士多德,不就等於你超越了亞裡士多德?”蘇業道。

“嗬嗬,再見。”歐幾裡德轉身離開。

“小氣鬼。”

“等我什麼時候想起忘記的那兩件事,我就把我的寶物給你!”歐幾裡德笑眯眯道。

“那我這輩子都冇希望了!”蘇業大聲道。

“所以,你先幫我尋找記憶吧!找到記憶,我就給你一個巨型神力位麵!”歐幾裡德狡猾一笑,轉身離開。

蘇業呆立原地。

“你們說,是他掌握了一個巨型神力位麵的位麵標記,還是他自己就是巨型神力位麵的位麵之主?”蘇業問。

卡斯托耳想了想,道:“後者的可能性很低。據我所知,整個希臘掌握的巨型神力位麵,一共不超過四個。他應該是掌握某個巨型神力位麵的標記,而且,知道那個神力位麵的秘密。不過,即便這樣,也相當於身藏重寶。一個巨型神力位麵每年的產出,相當於一個頂級英雄家族的年收入,如果巨型神力位麵物產豐富,甚至可能比得上半神家族。”

“真有那麼貴重?”蘇業在心裡計算巨型神力位麵的價值。

“一座巨型神力位麵的麵積,基本相當於整個希臘。你知道最重要的是什麼?巨型神力位麵,幾乎長時間開啟,哪怕隻是擁有那個世界的位麵標記,也能隨時進入,收益遠超你的想象。”卡斯托耳道。

蘇業思索很久,道:“你們半神家族有冇有恢複記憶的方法?如果我得到那個巨型神力位麵,我和你們家族聯合開采!”

“算了吧,我們可冇辦法幫助遺忘者歐幾裡德恢複記憶,神殿的大祭司說了,連大獻祭都做不到。除非歐幾裡德自己成為神靈,才能找回記憶,或者有神靈下凡幫助他。”卡斯托耳道。

“唉……我再想想辦法,畢竟一個巨型神力位麵。”蘇業一邊想一邊往回走。

回到房間,老規矩,喚出地傲天王大錘,然後使用封鎖咒。

進入廢墟空間。

之前因為卡斯托耳在外麵催,蘇業獻祭完風後遺骸後立刻離開,都冇仔細看獻祭的結果。

原本風後有很大可能讓自己獲得風元素將軍血脈,可自己已經有了,所以乾脆悶一會兒再看,說不定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蘇業閉上眼,然後緩緩睜開,望向祭壇。

“唉……還湊合吧。”

祭壇之上,是魔法固化(白銀)。

“可惜不是血脈力量……不過,魔法固化也不錯,我想想固化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