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銀位階的地係防護魔法,隻有一個砂之風衣,問題這東西一旦用出,周圍都是沙塵。https://如果固化,那我吃飯的時候,滿口沙子,萬一結婚了和帕洛絲……那太不方便了。其實也不一定非要結婚……排除。”

“火焰披風同上,不能選。偏移之風也不行,冇等吃飯呢,飯菜都飛出去了。淡化朦朧更不行,敵人看不清我,友軍也看不清我。分影術冇辦法固化,可惜,不然永遠多一個我存在,也是很酷的事情。”

“浮空利刃也不能固化,挺可惜,否則等於多了一把自動護主的飛行武器。”

“可選的隻能是霜寒鎧甲和木質肌膚。”

“霜寒鎧甲簡單直接,就相當於多了一層鎧甲,和岩石鎧甲一樣。木質肌膚有些特彆,能大幅度增強皮膚和肌肉的韌性,配合我的天賦,能大大減緩衝擊力。畢竟就算我有鎧甲護身,強大戰士的力量還是傷到我的身體,這時候木質肌膚就可以大大削弱那種力量。而且魔法固化會隨著自身對這個魔法的提升而提升,現在用出來,等掌握木係魔法進化,這個魔法會自動變強。”

蘇業想了想,留下這個魔法固化的力量,等以後學習了木質肌膚後,就為自己固化。

蘇業低下頭,看向眼中的世界權杖。

微亮的黃金色,古老陳舊的文字,散發著奇特的氣息。

蘇業深吸一口氣,雙手握著世界權杖。

“大君血脈!大君血脈!大君血脈……”

“我要找機會在亞裡士多德麵前反裝嗶!”

“祭壇老兄,給個機會!大君血脈!大君血脈!大君血脈……”

蘇業嘮嘮叨叨默唸很久,睜開眼,緩緩把代表波斯建國象征的世界權杖放入祭壇上。

祭壇輕輕一顫。

蘇業雙目放光。

第一環,亮起又熄滅。

第二環,亮起又熄滅!

第三環,亮起又熄滅……

第六環亮起。

蘇業心臟猛跳,果然,果然是六環的祭品,賭對了!

第六環熄滅了。

第七環亮了!

蘇業眼睛瞪得像銅鈴,竭力抑製狂笑的舉動。

遠超想象!

第七環,很可能價值一億金雄鷹!

一具半神魔獸的屍體,也不過價值一千萬。

一億金雄鷹,相當於下真神的遺骸!

這個權杖這麼猛的嗎?

會有大君血脈嗎?

在祭壇開始向上噴發光芒的時候,蘇業再次閉上眼,像每個迷信的人那樣,唸唸有詞。

“大君血脈!大君血脈!大君血脈……”

“祭壇兄,能不能超越亞裡士多德,就靠你了!”

蘇業說完,猛地睜開眼,望向前方。

和往常一樣,祭壇向上噴發出錐形光體。

不同的是,這次的光體特彆巨大,足足有十米高。

光芒之中,懸浮著一張巨大的王座。

那是一座閃瞎人的黃金王座,要多粗俗有多粗俗。

金燦燦的大俗物,通體黃金鑄就。

椅背兩側是兩頭金龍,尾巴與椅背的兩側尖端相連,巨龍身體向兩邊飛揚,張開翅膀,整個龍身宛如王座的屏風。

椅背上是一幅金燦燦的浮雕,浮雕最高處是一個模糊不清的人站在山上,高舉世界權杖。

山腳下,巨龍、巨人、神怪、魔獸、矮人、樹人、精靈、人類等等無數種族跪伏在地上,他們每一個動作都惟妙惟肖,宛如活物一樣栩栩如生,讓人感覺隨時能動起來。

黃金座椅的兩側扶手則是兩條暗金色巨蟒,張開血盆大口,外形像極了堪比提亞瑪特的波斯神靈怒蛇,兩手放在上麵,彰顯霸氣。

坐墊之上是整個人間的地圖,北歐、希臘、埃及和波斯四國的輪廓清晰可見,愛琴海就是世界的中心。

黃金座椅下方的支撐物,不是普通則座椅腿,而是一頭頭巨人,這些巨人有的單膝跪地雙臂高舉,有的以後背馱著,有的雙膝跪地單手舉著,各種形象應有儘有。

金燦燦的王座,感覺上還是粗俗,但,看著好爽。

“神權:國度。”

蘇業收到一個衝擊靈魂的資訊。

神權?獻祭能得到神權?

這不是神的力量嗎?現在能用嗎?

蘇業立刻回憶書中關於神權模糊的解釋,神的權柄,簡稱神權,是神靈最強大的力量之一。

比如戰爭神權和戰鬥神權,雅典娜和阿瑞斯都有,兩個人憑藉戰爭神權或戰鬥神權,能使用強大的偉力,而且他們的信徒隻要參與戰爭或戰鬥,他們的力量就會增強。

神權是神靈的主要力量之一。

許多神靈為了增強自己神權的力量,無所不用其極。

甚至於,有魔法師懷疑,神靈不過是神權的奴隸而已,因為他們要被迫不斷為了增強神權而做事。

“我看過相關神靈的書籍,解釋和猜測了很多神權,五花八門,可冇聽說過有國度神權。是祭壇造出來的幺蛾子,還是完全源自世界權杖的力量?這個神權,對我來說,到底意味著什麼?”

蘇業冇有盲目地高興,冇有直接接收這個力量,而是不斷分析。

最終,隱隱約約明白了一點,但卻說不清,好像有一層模糊的玻璃隔開自己與世界。

“既然是應得,就當承擔。”

蘇業說完伸手一點,巨大的國度神座化為金光,鑽進身體。

蘇業立刻退出廢墟空間,進入冥想狀態。

刹那之後,蘇業皮膚一片通紅。

地傲天和王大錘驚訝地望著蘇業,就見蘇業的皮膚竟然徐徐膨脹,變得更加透明。

而血管開始變大變粗,裡麵的血液宛如瀑布衝擊,轟隆隆直響。

仔細看去,血管裡流動的彷彿不是血液,而是岩漿。

岩漿之中,夾雜著淡淡的金色。

“這種力量,果然……”王大錘呆呆完成望著蘇業,臉上浮現複雜的神色。

“嘰嘰咕咕……”地傲天也蒙了,不斷在身上抓撓。

兩個人身上也開始變化。

原本附著在蘇業耳朵上的風後突然飛離耳朵,轉化為小精靈形態,全身浮現淡淡的紅光,抱著蘇業的脖子,身體徐徐扭動,口中發出如同小夜曲的輕叫。

冥想中的精神世界,兩界壁障下。

虛空黑暗,一道奇特的神界光芒籠罩蘇業。

最遠之神光。

神界光芒中,蘇業雙目緊閉,瘋狂吸收神界光芒的力量。

突然,神界之光驟然變亮,隨後,各色神光亂閃。

如果蘇業這時候睜開眼,一定會以為自己來到酒吧,不,應該說是無比古老的歌舞廳。

群魔亂舞。

最終,所有神光融為一體,化為一種混混沌沌、似黑似白、似清似濁、似水似霧的朦朧之光。

置身於朦朧神光之中,蘇業的冥想效果大幅度提高。

不知過了多久,蘇業睜開眼睛,進入魔法塔。

無論是之前呼呼大睡的天賦精靈,還是整天亂跑的大胖小子,抑或是總是要舔蘇業臉的地獄獨角獸,此刻都呆呆地望著血脈王冠的上空。

金色的國度神座立於高空,散發著如君如神的氣息,俯視天下,號令眾生。

這一次,蘇業感覺國度神座不粗俗了,哪怕通體金黃,也完美融合霸氣與藝術,平衡世俗與超凡。

龍身為翼,巨人支撐,手扶怒蛇,臀座天下……

蘇業從那些天賦精靈、魔法仆從和魔法化身的眼中,彷彿看到一排數字閃過。

666……

波斯皇宮。

伊欣娜黑著臉。

自從馬多烏斯戰敗的訊息傳來後,整個皇宮人心惶惶,要不是為了安慰自己的姐姐、馬多烏斯的妻子,死也不會來這裡。

誰知道自己的親爹大流士什麼時候發脾氣。

但是,最讓伊欣娜憤怒的是,說好的風後遺骸冇了!

“該死的希臘人!為什麼每次遇到希臘人,我都那麼倒黴!火焰地精之王冇了,神蹟石冇了,現在連風後遺骸都冇了!那個掌握火係魔法進化的烏拉克,不會就是蘇業吧?不可能,他不可能這麼快就掌握兩種魔法進化,天才如亞裡士多德都做不到。”

摘下麵紗的伊欣娜在宮殿中走來走去,身體搖曳婀娜,身上的玉石配飾叮咚作響,悅耳動聽。

但是,伊欣娜滿麵急躁。

“該死的希臘人,不僅打斷了大帝的計劃,甚至也破壞了我的計劃!我的風後遺骸啊!我在波斯境內找了那麼久都冇找到,難道,我的神蹟召喚師真的破滅了,隻能當奇蹟召喚師嗎?我不甘心!”

“更倒黴的是,這次遠征的失利,意味著下次主導遠征的,將是那個瘋子吉爾伽美什!他的暴君之身纔不管什麼兩國約定,一旦激怒他,可能直接出手毀城。到時候,引發希臘半神出手,整個波斯大軍就完了。這次起碼還能贖回人,下次隻能贖回屍體!”

“該死,真該死!為什麼自從認識蘇業後,我的運氣越來越差?嗯……不過,新式餐具運行良好,我倒是賺了不少金雄鷹,總體來說,蘇業帶來的金雄鷹遠遠超過我的收益。從利益上來說,他是個好的合作夥伴,但從情感上來說,我真的很想掐死他!”

就在這時,她的中年大鬍子侍衛急匆匆走進來,滿麵喜色。

“殿下,有訊息了!有訊息了!”

“什麼訊息?”伊欣娜強忍憤怒,語氣稍微不耐煩。

“有世界樹枝的訊息了!”

“真的?”伊欣娜興奮尖叫,幾乎破音。

“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