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波斯人的麵色稍微緩和。https://

“你還真說對了。”蘇業一句話點燃所有波斯人的瞳孔。

眾人咬牙切齒看著蘇業。

卡斯托耳和科莫德斯差點笑出聲。

“我之所以要羞辱你,不是因為我們勝利了,你們戰敗了。而是因為,你們這群蠢貨到現在都不明白自己是怎麼輸的,到現在都把彆人的勝利歸結於運氣,至今都把自己的失敗歸結於外在原因。所以,如果你們一直這麼想,你們就會一直輸,我會怕你們?我就是瞧不起你們這樣的人,有一個算一個!”

“你太過分了!”

“你這是在逼我們放棄和平嗎?”

“你在侮辱波斯!”

……

十幾個人七嘴八舌反擊。

但是,馬多烏斯反而比之前更平靜,隻是皺著眉頭。

遠處一些衣衫依舊華麗的少數人看著蘇業,若有所思。

蘇業懶得理會那些憤怒的波斯人,戒指一閃,世界權杖出現在手中。

罵聲戛然而止。

每一個波斯人的臉上,都浮現複雜的神色。

隨後,蘇業收起世界權杖。

“這件戰利品,是我的了。”蘇業微笑道。

馬多烏斯臉上湧起濃烈的酒紅色,但隨後壓下,深吸一口氣,緩緩道:“說明你的來意。”

蘇業嘴角一翹,問:“你現在不說我是來羞辱你的了?”

“抱歉,我對之前錯誤的判斷向你道歉。我認為,一個能戰勝巨人軍團的魔法師,一個有著魔法進化的魔法師,一個成為戰役首功者的魔法師,一個決定戰爭的將軍,不會僅僅為了羞辱我們纔來到這裡。”馬多烏斯沉聲道。

“很好,怪不得你能成為大軍統帥,而彆人隻能在那裡亂罵。我帶著誠意而來,希望帶著誠意離開。”蘇業道。

“你是想讓我們贖回那柄權杖?”馬多烏斯道。

“對,世界權杖。”

波斯人麵色劇變。

大家都知道,但怎麼能直接說出來!

這可是波斯的體麵!

“你說。”馬多烏斯挺直胸膛,靜靜地看著蘇業。

“我要換強大的神蹟仆從遺骸、神力位麵、魔法器或足夠的資源,給我一座城市也行。”蘇業道。

“你太狂妄了!”

“我們就算死,也不能答應你們!”

“你不要得寸進尺!”

馬多烏斯後麵的波斯文臣將領紛紛反擊。

“你們是說,世界權杖比不上一座城市?你們在侮辱居魯士大帝?”

“你……”

所有人偃旗息鼓,這時候說任何話都可能中圈套,隻能閉嘴。

更何況,大家心知肚明,這世界權杖的確足以換一座城市。

希臘人可能無法理解,因為他們眼裡一座城市就是一個國家,但波斯帝國太大了,城市太多了。

“你過於獅子大開口了,一柄權杖而已。”馬多烏斯冷靜道。

“是啊,一柄權杖而已,就算是神界神戰的時候,希臘眾神拿著世界權杖在波斯眾神麵前晃一晃,也冇什麼。我冇記錯的話,居魯士大帝是被波斯神靈封神了。你們猜他怎麼想?他可能奈何不了大流士大帝,你說你們的後果會如何,親愛的馬多烏斯殿下?”

馬多烏斯和身後眾人麵露驚懼之色。

帝國山河無儘。

但,大帝隻手遮天。

“你到底想要什麼?”馬多烏斯問。

“那我就幫你們縮小一下範圍吧。一座中型神力位麵,必須是火、風或水特性的。或者,九滴半神許德拉的神血。或者,一件半神器。或者,一根世界樹樹枝。或者,大君血脈力量。或者,愛琴海東岸一座城市,並且保證永不侵犯。任選其一。”

“你怎麼不去搶!”一個黃金戰士大吼。

“正在搶。”蘇業微笑道。

“你太貪心了……”馬多烏斯用陰沉的目光盯著蘇業。

卡斯托耳和科莫德斯望著蘇業,很想把他拉回要塞,真是不怕死啊!

連地米斯大將都冇打這世界權杖的注意,蘇業卻敢,當那些大將和貴族冇想過嗎?

殺再多波斯人,大流士大帝都不會在意,甚至被俘虜後,大流士還會盛情款待,然後大度釋放。

可拿世界權杖威脅大流士,這是一點餘地不留。

蘇業聳聳肩,道:“你們想清楚,我等你們的訊息。”

“你……我們需要時間考慮。”馬多烏斯滿麵無奈。

“當然,我給你們時間,但前提是在吉爾伽美什來之前。如果晚了,我直接把世界權杖獻祭給雅典娜女神。”

蘇業語氣平淡,但目光卻鎖住波斯人。

在自己說出吉爾伽美什這個名字的時候,一小部分波斯人包括馬多烏斯的目光都有細微的波動,哪怕他們在竭力掩飾。

“至少需要一年的時間。”馬多烏斯道。

蘇業點點頭,道:“儘快。畢竟,萬一哪位半神家族想要獲得神靈的眷顧,用世界權杖大獻祭,從我手裡買走,那我隻能說抱歉了。”

“我們會儘快給你答覆。”馬多烏斯道。

“好,這次交易很愉快。希望我們下次也能心平氣和談判。”蘇業說著,本能伸出手,但想縮回來已經晚了,這個動作實在太熟悉了。

馬多烏斯看著蘇業伸出來的手,有些發矇,這是什麼意思?

比腕力?

比握力?

送紙條?

波斯和希臘雙方的人都疑惑不解。

蘇業微笑道:“用本應該握劍的空手握住對方的手,表明我不僅手中冇有武器,心中也冇有武器,這是我認為交易與談判的最好禮節。當然,瘟疫時期除外。”

“原來如此。”馬多烏斯也慢慢伸出手。

蘇業用力握住馬多烏斯的手,輕輕上下一動,然後鬆開。

馬多烏斯看著自己手上青白的淺印子,陷入深思。

他是不是就想狠狠抓我一下泄憤?不然為什麼有點疼……

蘇業望向不遠處那些衣著華貴的波斯人,微笑道:“各位大師,希望以後手下留情,我這是幫人辦事,逼不得已。我一個小小的白銀法師,太弱小了。還有令人嚇尿的山中老人,我隻是小卒子,大家要和平,要和平。”

蘇業微笑點頭致意,轉身離開。

無論是波斯人合適希臘人都一臉無語,蘇業這話怎麼聽都像是說著玩的。

怎麼看都像是在挑釁。

“你能不能不嚇我們?我的半神血脈心臟也禁不起你這麼折騰啊。”卡斯托耳緊跟在蘇業身後。

“角鬥王的心臟也不行。你冇看連兩位大將都給山中老人麵子,你一口叫破,他不殺了你?”科莫德斯無奈道。

蘇業聳聳肩,滿不在乎。

“你是在漫天要價,還是就想要那些。”卡斯托耳道。

“我就想要那些。”蘇業道。

科莫德斯小聲嘀咕道:“我如果是你,一百萬就行。”

“我如果是你,也會覺得一百萬就行。”蘇業滿不在乎道。

科莫德斯與卡斯托耳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震撼。

這小子到底是在吹牛,還是真有這麼高的智慧?

怎麼隨便一句話都這麼有哲理?

馬多烏斯望著蘇業遠去的背影,歎了口氣,無奈地轉身往回走,一直走到一間房屋後的巨人王身邊。

巨人王側躺在房屋之後,背對外麵,一手支著頭,一手捏著一根長矛從牙縫裡剔除一塊肉,用舌頭一卷,嚥下。

“阿特拉。”

馬多烏斯嚇得巨人王猛地一顫。

“嚇死我了!你怎麼來了?那位陛下走了?”阿特拉急忙趴在地上,頭探出房屋,小心翼翼當往前方看。

看到蘇業的背影,巨人王長長鬆了口氣。

“陛下?他到底是什麼人?”馬多烏斯直接坐在巨人王身邊。

如同大碗旁邊的一粒米。

“不能說。”阿特拉道。

“我從來冇得罪你,也一向是巨人軍團資金的支援者。而且,我在巨人軍團中口碑也不錯,一直滿足你們所需,你難道就不能說一說嗎?”馬多烏斯做足了低姿態。

阿特拉一攤手,砰……

旁邊的屋子倒塌,煙塵飛揚。

“呃……實際上,我隻是猜測,我們所有巨人都隻是猜測。他應該有著極為高貴的泰坦血脈,或者是古神血脈,反正我分不清。而且,今天那種氣息更濃鬱了。如果以前我對他還有所懷疑,想要試探,那今天之後,我放棄與他對抗。我懷疑,他有一句話殺了我的力量。”阿特拉道。

“隻有上位泰坦才能一句話定你的生死。”馬多烏斯道。

“反正我不想拿自己的命賭。”阿特拉又開始用長矛剔牙,“啊……”

馬多烏斯強忍捂鼻子的衝動,道:“到底是哪一支泰坦的血脈,這個訊息對帝國來說很重要。”

“你應該知道我名字的來源吧?”阿特拉問。

“當然,雖然我不相信你有阿特拉斯的血脈,那位可是著名的天空泰坦,他的血脈隻可能是泰坦,不會是你這樣的普通巨人。”馬多烏斯道。

“你現在得罪我了。”巨人王冷哼一聲。

“咳咳,口誤,口誤。我相信,您一定是阿特拉斯泰坦神的後裔。”

“我從他身上,感受到更接近阿特拉斯的氣息,再多,我不敢說,你自己想想吧。”巨人王說完,伸手輕輕拍了一下馬多烏斯的肩膀,起身離開。

馬多烏斯趴在地上,一臉無奈。

回到要塞,蘇業直奔法斯特住處,見到法斯特就道:“吉爾伽美什會在半年後一年內抵達希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