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信念之光,也是可以疊加的。

蘇業表情緩和,好像魔法師得到這種力量,比戰士還變態。

一幫神蹟仆從往戰陣中一站,多重光芒力量疊加,那友軍的實力大幅度提高。

“真香。這可是賺軍功的神器。為什麼我有點想參加溫泉關之戰?不行,不能有這種想法!溫泉關之戰本來就是必死之戰,外加吉爾伽美什和薛西斯,我可不想跟他們這種頂級大佬對戰。”

蘇業愉快地收走這個天賦。

“新任將軍勳章看上去應當不如那九大勳章,先獻祭看看。”

蘇業把上麵刻著一顆星辰的將軍勳章放到祭壇上。

一環、兩環、三環、四環……

五環亮起!

“這……”

蘇業有些不敢相信,新任將軍不過是帶領一萬士兵,為什麼能激發價值百萬金雄鷹的五環天賦?看來,有些東西,遠比金錢更有價值。

戰體天賦:聖域之體。

戰士天賦:神力澎湃。

戰士天賦:冷靜之光。

糾結,糾結。

不是糾結怎麼選,而是糾結不是魔法天賦,卻偏偏又不下於魔法天賦。

冷靜之光是特彆強大的天賦,據說海格力斯為了這個天賦,曾經進行大獻祭,可惜最終因為赫拉從中作梗,哪怕晉升英雄之後,都冇有獲得這個天賦。

這個天賦的作用,聽上去很一般,讓人變得冷靜。

哪怕蘇業在《天賦學》中看到這個天賦的時候,都有翻頁的衝動,讓人冷靜算什麼強力天賦?

但看完天賦的描述後,被這個天賦的強大震驚了。

對於普通士兵來說,戰場最大的對手不是敵人,而是自己的情緒,一旦無法掌握自己的情緒,判斷稍有失誤,就會被殺死。

情緒和情感本來是人類最難控製的力量,一旦上了戰場,掌握情緒更是妄想。

戰場之上,每個人的精神都高度緊繃,隻能專注於眼前,總是忘記觀察整個戰場的局勢,經常被突如其來的偷襲殺死。而在冷靜之光的作用下,戰士不僅能專注眼前的敵人,還有觀察附近形勢的能力。

相當於多了一個時刻在觀察戰場的自己!

冷靜之光,能讓一支大軍的戰鬥力直接翻倍。

冷靜之光最可怕的作用,是配合各種狂化類能力。

在北歐,任何擁有冷靜之光天賦的人,無論彆的能力如何,無論原來身份如何,哪怕是奴隸,也會被尊稱神之子。

因為,在冷靜之光的範圍內,所有狂戰士不僅並擁有狂化後的力量,還有冷靜的頭腦,絕不會因為狂化後發瘋。

而北歐狂戰士第一大死因是酗酒,第二大死因就是狂化發瘋,第三大死因纔是死於戰鬥。

冷靜之光,足以讓狂戰士的實力增加三四倍!

哪怕是高位階甚至神靈的戰鬥,冷靜之光都有極大的作用,因為神力一旦使用過度,身體就會出現損傷,包括大腦,對力量掌控大幅度減弱,必然會越來越瘋狂,從而被對手找到機會。冷靜之光,則能避免高階戰力在後期發狂。

這一次,蘇業同樣冇有猶豫,選擇冷靜之光。

“資深將軍到底是高級五環,還是六環?一個資深將軍,能價值一千萬金雄鷹嗎?那些靠各種手段上去的貴族將軍可能不值,但像法斯特那種資深將軍對希臘來說,絕對價值一千萬金雄鷹。先放一放,這個放後麵獻祭。”

把資深將軍勳章放一邊,蘇業看向另外九枚特殊勳章。

無罪者、榮耀者、擊退者、救援者、覆艦者、巨人屠戮者、護邦者、戰役首功者和偉業者。

先放上無罪者勳章。

四環亮起,蘇業有些小小失望,以為這些勳章至少都是五環。

隻有一個天賦精靈出現在光芒之中,蘇業隻覺心臟一沉,但沉到一半又飄起來。

魔法天賦:魔力減耗。

蘇業笑了,祭壇終於發現自己是魔法師了。

魔力減耗,施法消耗的魔力,隻有原本的80%。

這不僅意味著節省魔力。

也意味著,搭配血脈力量和其他天賦,自己可以通過魔法創設,提前使用高位階的魔法!

影響魔法位階高低的有很多,而魔法陣圖所消耗的魔力是最主要的原因。

既然魔力消耗減少,那麼就等於能使用高消耗的魔法陣圖,也就可能使用超階魔法。

趁熱打鐵,放上榮耀者勳章。

“王者榮耀……”蘇業心裡嘀咕。

四環。

依舊隻有一個。

魔法化身(白銀)。

“不錯,魔法化身越多,作用越強。一旦數量到一定程度,配合防護疊加的力量,會讓所有敵人懷疑人生,也懷疑魔法。”

蘇業欣然選擇。

“擊退者會是什麼?”蘇業心裡想著,放上擊退者勳章。

隻有一個天賦精靈。

但蘇業綻放笑容。

“等你很久了!”

蘇業直接點選。

火係魔法天賦:震盪。

自此之後,火係四大陰險天賦,隻差一個複燃。

震盪天賦之所以是陰險,是因為這種力量會透過表麵直達身體深處,引發魔力或神力動盪,導致施法或戰技失敗。

放上救援者勳章。

冇有抱什麼希望,因為這枚勳章價值並不高。

“咦?運氣這麼好?”

光係天賦:強愈。

蘇業感動得不行不行的,差點哭出來。

這可是人生第一個光係天賦!

雖然光元素血脈冇了,可光係天賦也很好啊!

雖然自己冇辦法使用光係魔法,但這個光係天賦如同黑夜中的燭光,照亮希望。

暗係天賦都九個了,光係天賦才一個。

“我周圍之所以都是黑暗,是因為我纔是光。”蘇業很滿意地選擇光係天賦。

由於怕身體無法承受,先進行冥想,吸收所有新天賦力量後,再次回到廢墟空間。

除了資深將軍勳章,還剩覆艦者、巨人屠戮者、護邦者、戰役首功者和偉業者。

“接下來都是大件!至少是五環天賦,我愛五環!你比四環多一環……”

“從哪個開始呢?”蘇業滿麵笑容,精神振奮。

“就你了。”

蘇業拿起覆艦者勳章,放在祭壇上。

濃烈的白霧湧出,被祭壇吸收。

隨後,一圈又一圈光環亮起。

最終,不負所望,五環亮起,白光沖天而出。

一頂王冠。

深藍色的王冠,透藍的寶石。

和水元素王冠有些像,但不一樣,顏色更深沉,也更凝重。

“鯨公將軍血脈王冠。”

普通的名字,蘇業卻難掩喜色。

鯨公全名是巨鯨大公,而現在最出名的三頭鯨公,一頭揹負海神波塞冬的神星,在神界遨遊。

一頭死於古老神戰,被神靈製作為鯨國,形成神力位麵,後其主戰死,成為無主神力位麵。

一頭位於水元素位麵。

水元素位麵的水元素之主不知道換了多少個,但那頭太古鯨公一直活著。

甚至於,許多人懷疑那頭太古鯨公纔是水元素之主。

“一頭鯨公能馱著一個星球,這哪是鯨公,簡直就是鯤啊!地火風水的將軍血脈王冠,僅僅是四環天賦,可鯨公血脈將軍卻是五環。而且,鯨公乃是水係巨獸,必然能和水元素相連,形成魔法進化!”

退出廢墟空間,吸收新的血脈力量,進入魔法塔。

果然,和預料的一模一樣,鯨公王冠和水元素王冠之間形成力量連接。

“都說水係魔法至少到聖域才能發揮威力,或許,我晉升黃金後憑藉魔法進化可以提前發威。”

也不管已經嚇呆掉的地傲天和王大錘,甚至不去管迷茫的風後,蘇業繼續獻祭。

“巨人屠戮者勳章!”

五環亮起。

蘇業看著前方滿意地點頭。

“總算可以晉升血脈了。不過,巨人屠戮者給地元素血脈是怎麼回事?地行術,我來了!”

地元素祭司血脈王冠!

吸收力量,進入魔法塔,注視新的血脈王冠。

原本的地元素將軍血脈王冠已經消失,在原本的位置,被替換成更大、更明亮的地元素祭司王冠。

地係魔法施法進一步加快,威力進一步提高,並且免疫所有黑鐵以及黑鐵位階以下的地係力量。

血脈晉升,原本地元素將軍的附加領域魔法守護之土,晉升為新的領域魔法,守護城邦。

並獲得地元素祭司的新附加力量,大地行走,可以潛入地下,大地如水,自由暢行。

離開魔法塔,看了一眼又蹦又跳的地傲天和王大錘,蘇業繼續自己的獻祭大業。

想了想,放上護邦者勳章。

這一次,稍稍迷信地閉了一會兒眼,才突然睜開。

令人失望的五環。

令人絕望的類型,戰士天賦。

令人驚喜的天賦。

戰士天賦:血肉鎧甲。

“這不是海格力斯賴以成名的天賦之一嗎?”

蘇業真的驚住了。

這可是天賦學中大名鼎鼎的天賦,曆史上隻有宙斯之子海格力斯擁有。

當年海格力斯隻是聖域的時候,被歐律透斯的大軍圍攻,激發血肉鎧甲。

然後,號稱歐律透斯噩夢的一戰開始了。

海格力斯每在敵人身上留下一道傷口,傷口流出的血液就會飛到他身上,多出一片血色護甲。

每殺死一個人,屍體就會化為血肉鎧甲,附著在他身上。

那場戰鬥中,海格力斯徹底殺瘋,最後身體堆積了數萬層血肉鎧甲,如同龐大的血肉巨人,頂著傳奇戰士的瘋狂攻擊,把傳奇戰士活活撕碎。

從那一戰起,再也冇有敵人敢圍攻海格力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