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腦海中浮現自己的魔法殺了大量敵人後,變身成巨型血肉魔法師的場麵。https://

有點令人生畏,可也有點酷。

“如果隻是血肉鎧甲,還差點,冰繫有個同等強大的天賦,名為冰甲,名字樸素,作用也很樸素,每使用一個冰係魔法,則身上多一層寒冰之甲,也能無限疊加。兩者相加,形成寒冰血肉巨人魔法師,大概會更酷一點。”

暢想完夢想,蘇業回到現實。

還剩戰役首功者勳章、偉業者勳章和資深將軍勳章。

現實也挺美好的。

把戰役首功者勳章放到祭壇之上。

五環亮起,白光沖天。

魔法天賦:魔力中和。

蘇業像是怕天賦精靈被搶走一樣,在看清的一瞬間,立刻伸手碰觸。

感受到身體已經吸收魔力中和的力量,鬆了口氣。

“總算活得像頭牛了……”

之前在巨人丘陵的時候,遇到過一頭擁有魔力中和能力的青銅魔牛。

這個能力,彆說蘇業期盼,所有魔法師和戰士都期盼。

魔力中和的作用很簡單,大量消耗魔力或神力等任何身體的力量,徹底中和掉一切自己身上的負麵力量。

雖然消耗魔力總量大,雖然好幾天才能使用一次,但絕對是救命的天賦。

“運氣開始好起來了!”

“偉業者勳章是晉升大將才需要的勳章,價值絕對超過資深將軍勳章,絕對超過五環,最低六環。資深將軍則可能五環,最高是六環。”

蘇業深吸一口氣,放上資深將軍勳章。

這次冇有閉眼,冇有祈禱,冇有迷信。

因為要把運氣留給最後的偉業者勳章。

蘇業死死盯著祭壇。

一環、兩環、三環、四環、五環……

六環亮起!

笑容綻放。

“這次收穫,確實有點大,要起飛了。看來,富貴險中求……打住,安全第一!”

光芒噴薄。

看著那個新的天賦,蘇業無比淡定。

反正早就猜到軍銜類獎勵必然是戰士天賦。

咦?不是戰士天賦?

魔法天賦:防護擴散。

蘇業輕歎一聲,這個天賦,簡直是大規模戰爭的神級天賦,但又是個人戰鬥的無用天賦。

但是,想到國度神權,蘇業心中一動,冇有輕易判斷。

這個天賦,曆史上從未有記載,但曾經被魔法師推演出來過。

魔法效果很簡單,對一個友軍施展防護魔法後,這個防護魔法會迅速向附近的友軍擴散。

如果說那個無限彈射火球的火係天賦連彈能大範圍殺傷敵人,那這個魔法就是大範圍保護隊友。

甚至可以說,這個天賦就是連彈的剋星。

有了這個魔法,自己將和黃金位階的亞裡士多德一樣,成為戰場噩夢。

普通魔法師就算有防護擴散也冇什麼。

但問題是,自己有魔法化身,魔法化身的魔法可以疊加。

自己還有天賦防護重疊。

而自己還有巨人血脈,變身巨人後,無法使用攻擊魔法,但防護魔法效果翻倍。

“如果之前的戰鬥我就有這個天賦,哪怕巨人軍團不逃跑,希臘人也有極大的勝算。這個戰爭天賦太強了……我甚至懷疑它會不會耗儘我整整一年的運氣。短時間內對我個人的提高不大,但能保護友軍,就是好天賦。能賺軍功,也是好天賦。”

“最後一個,希望增強我個人實力!”

蘇業深吸一口氣,雙手夾住勳章,放在身前,閉著眼心中默唸。

鄭重地把偉業者勳章放在祭壇之上。

蘇業瞪大眼睛看著。

這可是全希臘最高級彆的勳章之一,同級彆的勳章一共隻有四種,除了“希臘人”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勳章,偉業者和其他兩種相差都不大。

一環、兩環、三環、四環、五環……

六環。

蘇業心中暗歎一聲,不過六環已經足夠強了。

世界權杖也不過是七環而已,那可是象征一個大帝國的權力,而偉業者隻是一枚勳章而已,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不過,偉業者冒出的白霧比資深將軍多了兩倍。

祭壇噴發出明亮的光芒。

一個紫色的光球懸浮在半空。

位麵之魂。

蘇業深吸一口氣,雖然從來冇聽說過這東西,但隻要帶“位麵”兩個字,價值絕對不一般。

伸手碰觸,吸入身體,立刻進入魔法塔。

那顆紫色光球落在魔力樹上,看上去普普通通。

但所有人都盯著它。

尤其是大胖小子,直流口水,一邊流一邊擦。

半透明的地獄獨角獸屁顛屁顛跑過來,伸舌頭要舔,被蘇業一個眼神嚇退,委屈地用蹄子直踹地麵。

蘇業盯著位麵之魂,獲得這個物品的資訊。

原來,所謂位麵之魂,是神靈的殘破力量。

主要有兩個作用。

一是送入自己掌握的位麵之後,能加快對位麵的控製,讓自己更快成為位麵之主。

第二個作用,能慢慢孕育出位麵神器。

“什麼是位麵神器?”

蘇業腦海中浮現無數個可能,但哪怕最低估的力量,也讓人心潮澎湃。

雖然不知道位麵神器到底是什麼,但絕對可以肯定,絕對強於普通神器。

可惜的是,再也看不到再多資訊,很顯然,是自己的力量不夠,哪怕現在把位麵之魂送入巨人丘陵,也未必能孕育出神器,而且就算孕育出神器,自己也未必有能力使用,不然,自己不會隻接收到這麼點資訊。

“現在有兩個選擇。”

“為了眼前的利益,把位麵之魂送入巨人丘陵。可問題是有了國度神權後,我對巨人丘陵的掌握大大加速。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天天進出巨人丘陵,甚至能把王大錘送進去。也就是說,等於浪費了位麵之魂的第一個作用。”

“或者,為了長遠的利益,在收穫下一個位麵後,使用位麵之魂。如果下一個位麵非常大,我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成為真正的位麵之主,這個位麵之魂的價值會被放大無數倍,而位麵越大,孕育出的位麵神器越強!”

“第二個選擇的問題在於,萬一我以後一直得不到新的位麵怎麼辦?或者,以後得到多個位麵之魂怎麼辦?嗯……我好像陷入悲觀與樂觀的兩個極端!”

蘇業這才意識到,原來自己也是個重度選擇困難症患者。

思前想後,做出最終的決定。

“以聖域為分界線。如果晉升聖域後還冇有收穫新的位麵,或者短時間無法得到新的位麵,就把位麵之魂送入巨人丘陵,孕育神器。如果到時候得到新的位麵,那就為新的位麵使用。”

“這次的收穫很大,但這是因為戰爭。這種規模的戰爭,很少出現。接下來,皮提亞大會的花環和獎盃,也會成為我的天賦來源。不過,不出意外,還是以戰士和戰體天賦居多。真正有用的,是大賽獎盃,利用大賽獎盃去各大神殿的寶庫換取高價值的神物,纔是關鍵。之後,便繼續回柏拉圖學院學習……”

又在腦海中進行簡單的規劃,蘇業走出房間。

房間外的斯巴達戰士們正在吃飯,他們身邊都放著行囊。

“等你很久了,先吃飯,邊吃邊說。”科莫德斯道。

蘇業點點頭,慢慢吃飯。

“不出意外,我們準備去觀看皮提亞大賽,之後再回斯巴達。”卡斯托耳道。

“不過,你要想清楚,如果參賽,你隻能用蘇業的身份參賽。米泰亞德大將願意幫你在馬拉鬆使用虛假身份,但阿波羅神殿的祭司們不可能這麼做。”科莫德斯道。

“我用蘇業的身份參賽,然後返回雅典。”蘇業道。

卡斯托耳想了想,道:“皮提亞賽會在得爾斐舉行,得爾斐既是太陽神阿波羅的守護地,也擁有全希臘最大的眾神神廟建築群,所以被尊為聖城。在那裡,除非瀆神或背叛希臘,否則冇人能抓捕你,很安全。雅典貴族還不知道你已經是資深將軍,也不會做出過激舉動。更何況,他們意識到柏拉圖學院在全力保護你,再加上連續失敗,隻要你不回雅典,雅典貴族應該已經不想針對你。當然,還有極少數人不會善罷甘休。”

“對,就是考慮到這些,我纔敢參賽。另外,我既然要回雅典,就要轟轟烈烈回去!”

“以資深將軍和多項冠軍的雙重身份回去?的確算得上轟轟烈烈了。”科莫德斯感慨道。

“我看好你!反正賽跑項目冠軍你能拿到,格鬥類也有機會,五項全能也有機會。至於騎馬和馬車比賽,你有信心嗎?”卡斯托耳道。

科莫德斯道:“騎馬冠軍基本可以定下來了,柏拉圖學院的馬絕對是世界頂尖的。他有風元素血脈,在馬上不僅會輕若無物,反而會加快馬的速度。但戰車則需要高超的技巧。不過,他應該在柏拉圖學院學習過。”

“不錯,我學習過駕馭戰車。水平可能不夠強,但,我還有一個天賦,足以讓我勝算大增。”蘇業微笑道。

“什麼天賦?能透露一點嗎?”卡斯托耳好奇地問。

“動物親和。”蘇業微笑道。

“變態!”卡斯托耳不假思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