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的對手會絕望的,這是最適合騎手的天賦。https://我記得,曾經有位賽馬王連續奪得多項賽會的賽馬冠軍,就是憑藉這個天賦。這個天賦不僅能讓自己的馬全心全意幫助自己,還會激發它們的潛力。而且,其他騎士的馬的鬥誌會減弱。你想啊,對馬來說,一個是自己‘人’,一個是經常鞭打欺負它們的‘人’,它們肯定會幫自己人。這個天賦你可彆外傳,是你最大的秘密武器。”科莫德斯道。

蘇業笑著點頭。

“可惜了,你並非出身貴族世家,否則以你的能力,主攻一門樂器,真可能成為傳說中的總冠軍王。不過,無所謂,等你在雅典展示雙重身份的那一天,就是你名揚全希臘的那一天!”卡斯托耳道。

“這還冇比賽呢,怎麼就吹上了?”歐幾裡德半開玩笑的聲音傳進來。

眾人轉頭望去,就見歐幾裡德邁過門檻,扶正頭上的帽子。

“你不是要回雅典嗎?”蘇業問。

“我是想回去,可某個人要去參賽,我要一路護送去得爾斐,然後再護送回雅典。”歐幾裡德一臉嫌棄地看著蘇業。

“等回到雅典,我從這次戰場所得的二十萬金雄鷹中,再拿出十萬援助你。”蘇業道。

歐幾裡德立刻挺直胸膛,雙眼炯炯有神,正氣凜然道:“護送天才學生、資深將軍,是我歐幾裡德的職責!不過,你不會在算計我吧?那可是十萬金雄鷹!兩個十萬加一起,就是一件初等傳奇魔法器!”

“要不要?”

“要!”

“要就彆廢話!”

“好!”

“真看不出你是個重度健忘症。”科莫德斯笑道。

“你是誰?”歐幾裡德斜眼看了一眼高大的科莫德斯。

科莫德斯一臉尷尬,眾人哈哈大笑。

“要不你也資助他,讓歐幾裡德記住你的名字?”蘇業問。

“我可冇你那麼偉大……”科莫德斯說完自己卻愣住了,然後低著頭慢慢思索。

眾人繼續笑著聊天吃飯。

過了好一會兒,科莫德斯突然問:“你為什麼資助歐幾裡德?”

蘇業想了想,道:“他在魔法議會的地位極高,釋出了很多有關魔法、哲學、幾何和數學的文章,對魔法師甚至全人類有巨大的貢獻。我希望,他有更充足的資金繼續研究,深入研究,做出更巨大的貢獻。實際上,他是不被承認、不被理解和被忽視的偉大。”

“哦?什麼意思?”卡斯托耳道。

眾人疑惑地望著蘇業,連歐幾裡德都有些疑惑。

“你們想想,亞裡士多德是多麵的天才,英俊瀟灑,魔法強,位階高,在很多方麵造詣很深,又是柏拉圖的愛徒,各方麵都力壓其他三傑,所有人都注視著他。亞曆山大,不知道他身份的人不在乎,但知道他身份的人都明白他的顯赫,哪怕你,卡斯托耳,都難以望其項背。”

卡斯托耳無奈點頭,亞曆山大也是半神血脈,而且馬其頓現在絲毫不比斯巴達差,關鍵亞曆山大的父親菲力是國王,大權獨攬,可比其他城邦半神家族的權力大太多。更何況,亞曆山大是能跟列奧尼達、亞裡士多德對比的。

“阿基米德也不用說,他在魔法應用技術堪稱當世第一人,創造的魔法器、魔法戰爭武器等等震驚世間,被人讚揚一個阿基米德等於十萬大軍。”

“和他們相比,歐幾裡德位階不高,天賦好像也隻限於幾何,除了這次馬拉鬆之戰,一直以來也冇有展現被大眾認可的力量,哪怕這次戰爭,他也隻是輔助其他魔法師,並不像亞裡士多德以一己之力展現毀天滅地的恐怖力量。”

眾人輕輕點頭。

“但是,看過歐幾裡德在魔法議會發表的文章後,我堅信,他為了真理,放棄了那些讓人看得見摸得著的魔法器械,放棄了那些毀天滅地的力量,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他可能都隻是小有名氣。但是,我相信,隻要他找到最根基、最深層的真理,那麼,那就是人類文明的種子,總有一天,會破土而出,直沖天際,冠蓋世界。”

蘇業看著歐幾裡德,目光充滿真誠。

所有斯巴達人對歐幾裡德肅然起敬,他們其實不明白蘇業在說什麼,但能讓蘇業如此誇獎的人,一定不凡。

歐幾裡德笑道:“除了亞裡士多德英俊瀟灑,你的每一個字我都讚同。不過,為什麼我都不知道我這麼厲害?”

“你會知道的。”蘇業微微一笑。

“信你纔怪。”歐幾裡德一臉不相信的表情。

但是,他默默翻開魔法書,認真書寫。

“蘇業是個大好人,比亞裡士多德都好一點點。備註:不是他逼我寫的,千萬不能忘記。第二重備註:真不是他逼我寫的。”

寫完後,翻到另一頁。

上麵已經有許多文字。

“蘇業說要資助我十萬金雄鷹,要是不給,我記恨他一輩子!”

“他真有錢,竟然買魔源徽章,我離十萬金雄鷹又近了一步。”

“嗯,他不像撒謊的樣子。”

“等十萬金雄鷹到手,我就刪掉那些有關他的負麵流言,什麼勾引貴族少女,什麼欺負商人同學,什麼怒揍貴族,什麼壓榨老師,絕對都是假的!”

“他的天賦堪比亞裡士多德。”

“他家是開血脈商鋪的嗎?”

……

看完那些字,歐幾裡德繼續書寫。

“今天他要追加十萬金雄鷹的資助,要是不給,我記恨他一輩子!”

歐幾裡德寫完,迅速合上書,偷偷瞄了蘇業一眼,然後伸手扶了扶帽子掩飾心虛。

不能讓他看到。

“咳,你什麼時候出發?”歐幾裡德問。

“吃完飯就跟法斯特將軍告彆,米泰亞德大將那裡就不去了,等我回到雅典,恢複身份,再親自向他道謝。”蘇業道。

“那我們要簡單準備一下。對了,柏拉圖學院要組織馬拉鬆要塞的參戰學生去皮提亞大賽會。”歐幾裡德一邊翻書一邊道。

“我們的損失怎麼樣?”蘇業問。

“保護已經非常到位,但還是死了四個人,重傷十五人。”歐幾裡德道。

“唉……”蘇業歎了口氣。

“死在戰場,是榮耀。”科莫德斯沉聲道。

斯巴達戰士用力點頭,眼中冇有絲毫的悲傷。

“那貴族學院的人如何?”蘇業問。

歐幾裡德翻了翻書,臉上浮現怪異之色,道:“死傷更加慘重。”

“終究還是有優秀的貴族。”蘇業露出欣慰之色。

但歐幾裡德繼續道:“你如果知道詳細情況,就不會這麼說了。”

“怎麼?”

“所有死傷慘重的貴族,都在同一場戰鬥中。”

蘇業突然想起那艘天空中的位麵巨船的樣子,想起上千巨人從天空下落的場麵。

“你應該明白了吧?貴族學院的學生其實大都不在一線戰場,每次隻有在勝利追殺波斯人的時候,他們才全力以赴,特彆會保護自己。隻不過,在巨人天降之戰中,巨人把我方大軍攔腰截斷,他們才損失慘重。”歐幾裡德道。

所有斯巴達人臉上都浮現濃濃的譏笑之色,包括卡斯托耳這個半神貴族。

“或許,他們在臨死前才明白什麼是貴族的榮耀。”科莫德斯嘲笑道。

“你高看他們了。”卡斯托耳的話更毒。

“幸好有魔法師。”一個斯巴達戰士歎了口氣。

所有斯巴達人輕輕點頭。

“我們先去拜訪法斯特將軍,馬上回來,你們準備一下。”

蘇業、歐幾裡德、科莫德斯和卡斯托耳四人離開,不多時返回,然後眾人進入魔法馬車,從南門離開馬拉鬆要塞。

蘇業站在窗邊,望著雄偉的山峰與馬拉鬆要塞,神色複雜。

“開始新征程的時候,我們總會留戀過去。但,過去是推動我們的力量,如果不是,就變成是。”歐幾裡德道。

蘇業微笑道:“正是如此。人生如果有意義,那太好了,去完成這個意義。如果人生毫無意義,那更好,我來創造新的意義!”

“好!這句話很好!我要記下來,你這個傢夥,真是個寶藏!憑藉這句話,你可以少資助我一萬金雄鷹。”

歐幾裡德急忙認真記錄。

“這麼值錢?”科莫德斯小聲嘀咕。

“當然!這是足以成為人生座右銘的話!”歐幾裡德道。

“那我也記下。”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科莫德斯竟然從空間之戒中取出莎草紙,用炭筆小心翼翼記下。

“大塊頭,你這是要當魔法師嗎?”卡斯托耳驚訝道。

科莫德斯認真寫完後,收起紙筆,聳聳肩,道:“蘇業喜歡記錄東西,歐幾裡德喜歡記錄,這兩位頂級天才都這麼做,那麼這件事情,一定非常重要。我可能不懂為什麼,但我既然要成為英雄,又不知道如何成為,就從學習他們開始。”

“可歐幾裡德是因為健忘症才記錄啊。”卡斯托耳道。

“是啊,你想想,歐幾裡德明明是健忘症,可卻是學院四傑,卻讓蘇業稱其為偉大,有著巨大的成就,那是不是可以說明,他在某些方麵強到可以完全彌補健忘症這麼重大的缺陷?我不知道他強在什麼地方,但我相信,他隨時記錄,應該是他強大的因素之一。”科莫德斯道。

所有斯巴達人都震撼了,角鬥王竟然長了一個魔法師的腦子?

蘇業微笑著點頭道:“好,科莫德斯,你又成長了。我也是前幾年才理解這個倖存者偏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