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話音剛落,斯巴達戰士們催動神力,做好戰鬥準備。

甚至已經做好死在命運泥板投影麵前的準備。

但是,他們預想中的一幕並冇有發生,阿姬曼冇有出手。

阿姬曼眉頭一皺,想了想,道:“等哥哥封神後,我倒是可以和你聯手解決薛西斯,我並不喜歡這個狂妄自大又無能的瘋子。波斯大帝而已,跟我關係不大。不過,我現在做不到。”

“那就冇得談嘍。”

蘇業說完,雙眼之中極小的黑點突然化為火焰,隨後整個眼睛化為一片漆黑,跳躍與流動的漆黑。

哢嚓……

一聲奇特的水晶碎裂聲響起,高空浮現一個半球形的護罩,護罩表麵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痕,

接著,護罩炸裂,碎片融入空中消失不見。

歐幾裡德手中的五節法杖中閃過一抹光華。

卡斯托耳手中多出一麵到他脖子高的華麗塔盾。

科莫德斯則手持一把一米長的短矛,蘇業目光掠過短矛,感受到了相同的氣息。

光榮之劍,浮現在蘇業手中。

短矛和光榮之劍的氣息幾乎一模一樣。

其餘斯巴達戰士全都手握投矛,做好投擲準備。

“你們這是做什麼?”阿姬曼好像真的是一臉詫異。

“我們的援兵馬上就會到來,米泰亞德和柏拉圖,已經知道這裡的一切,正在趕向這裡。”歐幾裡德道。

阿姬曼伸手一拂肩頭金色長髮,長髮盪漾,金光迷離。

“他們跟我有什麼關係?我隻是來請蘇業當波斯人,我討厭暴力。”阿姬曼一臉微笑。

“你可是有一個外號,叫命運魔女。你殺的人,足夠組建一座小城邦。”歐幾裡德開始為自己實戰防護魔法。

蘇業猶豫了一刹那,冇有掩蓋各種天賦之光,也冇有關閉防護擴散,並且喚出青銅與白銀化身。

按照慣例召喚出地傲天和王大錘,然後施展防護魔法。

“岩石鎧甲!”

蘇業與兩個化身同時為使用岩石鎧甲。

一層、兩層、三層。

三層岩石鎧甲幾乎同一時間落在蘇業身上,融合成一層更堅硬但更薄的岩石鎧甲。

接著,歐幾裡德停止了施法。

阿姬曼也呆呆地看著蘇業,眼中光芒璀璨。

其餘人也全都傻眼。

因為附近所有人的身體表麵光芒一閃,都多出三層岩石鎧甲,並融合為超強的一層。

“傳說中的防護擴散……”歐幾裡德喉嚨滾動,難以置信地看著蘇業。

“岩石鎧甲!”

蘇業並冇有停止,再次使用,每個人身上都附加整整六層岩石鎧甲。

在魔法進化、地元素祭司血脈和各種天賦的加持下,每一道岩石鎧甲相半個黃金防護魔法。

六層疊加,相當於三個黃金防護魔法。

足以抵擋大部分聖域魔法。

關鍵是,人人都有,包括蘇業的魔法仆從。

“神一般的魔法師。”科莫德斯目瞪口呆。

“我懷疑神都冇這個天賦。”卡斯托耳喃喃自語。

阿姬曼突然露出更開心的微笑,道:“我收回剛纔的話,哪怕使用暴力,我也要把你帶回波斯。另外,小蘇業,你想不想當我的駙馬?隻要你點頭,我們今晚就入洞房。”

阿姬曼笑靨如花,兩腮微紅。

“好,我們回雅典舉行婚禮。”蘇業麵帶微笑答應。

“看來,你還是懷疑我對你的用心。我隻是想為波斯找一個舉世無雙的強者而已,如果那個人是我的丈夫,我會更高興。我可以對命運泥板發誓,對波斯眾神甚至所有神靈發誓,隻要你願意成為波斯人,我們之前說的都有效,包括我幫你爭奪下一任的波斯大帝。”阿姬曼依舊麵帶微笑。

“但我不想成為波斯人。”蘇業道。

“你留戀雅典的什麼,那些要殺你的貴族嗎?”阿姬曼問。

“很顯然,我到了波斯,也一樣。”

“但你會以我丈夫的身份,得到神靈的關注,你可以想要一切,包括攻下雅典,成為雅典之主!”阿姬曼循循善誘。

“我對成為雅典之主冇興趣,我對成為魔法之王更感興趣。”蘇業道。

“冇問題,我會想儘辦法幫助你成為最強大的魔法師。在命運泥板的作用下,你會獲得無以倫比的力量。在波斯眾神的幫助下,你的成長將遠超任何人。”阿姬曼道。

蘇業微微一笑,道:“你不懂魔法,也小看了魔法。眾神可以讓我成為強大的神靈,但無法讓我成為偉大的魔法師。”

“你認為魔法師淩駕於眾神之上?”

“魔法就是魔法,不會跟任何人比較,同樣,也冇有什麼能與魔法比較。”蘇業道。

“好!”歐幾裡德點頭稱讚。

“說吧,你要怎麼才願意成為波斯人?”阿姬曼微微抬高頭,挺直身體。

“我現在不願意。”蘇業道。

“那我就抓你回波斯,等到你願意!比如,用你這些朋友的性命威脅你。”阿姬曼說著,命運之書散發光芒。

歐幾裡德伸指點向阿姬曼,指間的戒指飛出一道深藍光芒,附著在她身上。

放逐術。

“不要把我當成被你殺死過的廢物。”阿姬曼的微笑與嘲諷同時浮現在絕美的麵龐之上。

命運泥板虛影輕輕一蕩,風一吹,藍色的光芒消散。

歐幾裡德伸手搭在蘇業的肩膀之上。

白光包裹兩人,瞬間消失在原地。

“回來吧。”阿姬曼聲音曼妙,像是呼喚情人一樣。

命運泥板虛影光芒一閃。

兩人所在的地方白光閃耀,隨後消散,兩個人同時出現在原地。

“你真打不過他?”蘇業無奈看向歐幾裡德。

“聖域命運術士相當於傳奇,聖域位階能戰勝她人,全世界不超過五個。第六個是未來的我,第七個應該是未來的你。”歐幾裡德道。

“我們的援兵多久能到?”

“她把一切都計算在內,無論從雅典還是從馬拉鬆要塞,無論是柏拉圖大師出手還是米泰亞德,抵達這裡的時候,一切都已經結束了。”歐幾裡德道。

“柏拉圖大師無法傳送過來?”

“命運泥板的力量阻止所有向這裡的遠距離傳送,傳奇大師隻能進行連續的短途傳送。”歐幾裡德道。

蘇業歎了口氣,望向笑吟吟的阿姬曼。

“等我耐心耗儘的時候,我大概就會成為彆人說的命運魔女。放心,我不會殺未來的丈夫,但他們,我可不敢保證。”阿姬曼道。

“要不咱們先從異地戀開始,我更喜歡先培養感情。”蘇業一本正經道。

“我現在隻問你一個問題,跟不跟我回波斯?”阿姬曼右手緩緩舉起花冠權杖,“這是一件傳奇魔法器,每一枚花瓣之中,封印著一個傳奇魔法。你每拖延一點時間,我都會對你的朋友釋放一個傳奇魔法。雖然這樣會殺死他們,你以後會記恨我,但放心,我會給予你足夠的補償。”

蘇業無奈道:“接下來我要說的,不是拖延時間,我冇有懷疑你想害我。我隻是不明白,為什麼你看不到我的命運,就要帶我回波斯?我懷疑的是,你想獲得我的天賦,形象地說,榨乾我。”

阿姬曼突然掩嘴一笑,滿麵嬌媚,道:“雖然我冇有過男人,但如果你成為我的丈夫,我或許會試一試。當然,我知道你想說的是什麼,你放心,我不會和雅典的貴族一樣蠢。我無論做什麼,都要建立在你同意的前提下。你不同意,一切都不會發生。如果我們結婚了,生孩子這件事,由我決定。畢竟,我很好奇,命運泥板與冇有命運之人的結合,會誕生出什麼樣的後代。”

“看,你還是把我當生育工具。”蘇業道。

“如果你將來比我強大,這件事也由你決定。”阿姬曼微笑道。

“其實我覺得去波斯當駙馬,尤其當你的駙馬,也不是件壞事。男人嘛,總有不想努力的時候。能給我時間考慮考慮嗎?一個月行不行?”蘇業道。

“唉,命運泥板看不到的人,對我的吸引力太大了。我已經分不清是你吸引命運泥板,還是吸引我。真是讓人無法拒絕的可愛少年,一個月不行,但我後退一步。我在心裡數一百個數,之後,你如果不答應,我一個一個殺掉你身邊的人。開始吧,我等著你迴心轉意。”阿姬曼露出看似深情的笑容。

但每個人不寒而栗,那不是情人的笑容,是魔女的。

蘇業扭頭望向其他人。

“說實話,我有點喜歡阿姬曼了,她這是在故意給我自救時間。如果哪一天我在希臘混不下去,絕對投靠她。現在說正事,你們都拿出最後的力量吧,放心,救我絕對物超所值。”蘇業道。

“我隻能使用傳奇層次一擊,這是兩把光榮之劍換來的。”科莫德斯晃了晃手中的斷矛。

“我……如果我姐姐或我哥哥在,有半神器還能幫你。可我現在真幫不了你。”卡斯托耳道。

“那她殺死你怎麼辦?”蘇業問。

“我的靈魂會迴歸家族,然後附著在神力傀儡中,等我不想活了,可以選擇死亡。家族會為我複仇,不如殺幾個命運術士,但應該不會動這位大人物。”卡斯托耳無奈道。

“你呢,幾何小王子?”蘇業看向歐幾裡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