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阻擋不了太久。”

蘇業立刻衝阿姬曼道:“給你未來丈夫個麵子,你如果能攻破我們的防禦,抓到我,我就跟你走,怎麼樣?但你不能傷害我的朋友。”

“冇問題,我選擇的人果然善良。”阿姬曼竟然如同看自己的情人一樣,眼中滿是幸福。

“歐幾裡德,我到底是希臘的女婿,還是波斯的女婿,就靠你了。對了,三十萬!隻要你能幫我逃出魔掌,我再加十萬金雄鷹!”

“好兄弟……不,好學生,我會全力以赴的!”

歐幾裡德的雙目之中,火焰熊熊。

“我相信,魔法的力量能戰勝命運,幾何亦能!”蘇業沉聲道。

歐幾裡德雙目之中,火焰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更濃烈的星光。

“我同樣相信!”

歐幾裡德雙手鄭重地扶正紫色布帽,深吸一口氣,舉起五節法杖。

“偏移術!”

淡淡的光芒自法杖頂端的紫寶石擴散,籠罩所有人。

蘇業回憶基礎黃金魔法,冇有偏移術,看來是歐幾裡德自己的魔法創設。

“這種小小的魔法,能對抗命運的力量嗎?可惜……我並不願意殺死有著奇妙命運之人,但,你在對抗命運。”阿姬曼伸出晶瑩剔透的玉手,一指歐幾裡德。

“命運崩滅!”

所有人緊張地盯著歐幾裡德。

詭異的一幕發生了,一根頭髮從歐幾裡德的頭上飛出,純白色的命運之光落在頭髮之上。

髮絲立刻化為烏有。

蘇業愣了一下,引爆在髮絲化為烏有的一刹那,自己彷彿看到,無數的點、線、麵、體等等幾何圖形炸裂。

命運之光毀滅的,彷彿是一個由幾何組成的世界。

“這是什麼?”阿姬曼驚訝地看著髮絲消散的地方。

“幾何的力量。”歐幾裡德傲然微笑。

“很好,小蘇業,回波斯後,記得教我幾何。命運流放!”阿姬曼前麵如同打情罵俏,臉上的笑容還冇有消失,就突然外放新的神術。

歐幾裡德麵帶微笑,毫無懼色。

白色的命運之光降臨,但是,和上一次一模一樣的事情發生了。

一根髮絲飛出,如同避雷針引偏雷電一樣,與命運之光同時消失不見,被流放到不知哪個位麵或虛空。

斯巴達戰士和蘇業都呆呆地看著歐幾裡德。

這纔是神一般的存在!

區區黃金魔法師,竟然能化解命運之力,那是傳奇大師都需要小心翼翼對抗的力量。

一個黃金法師怎麼能強到這種境界?

魔法真有這麼強大嗎?

“扭曲術。”歐幾裡德給自己使用了第二個防護魔法。

這一次,蘇業一直盯著歐幾裡德的法杖。

就見法杖冒出的光芒中,密密麻麻的幾何圖形與魔法陣圖一閃即逝。

“命運聖炎!”阿姬曼臉上的笑容不再。

天空儘頭,星光一閃,一道白色火柱自天而降。

轟!

白色火柱焚燒萬物。

所有人的驚呆了。

因為,命運聖炎冇有落在歐幾裡德身上。

精準地落在阿姬曼身上。

純白的光焰擊穿魔法飛毯,瞬間融化飛蛇王,擊碎巴比倫之柱。

但是,對阿姬曼來說,聖光火柱像是夏日的晚風,輕輕吹拂,金髮與長袍盪漾,勾勒出她纖細的腰線,和更上麵的部位形成醒目的對比。

“咳咳咳……”

歐幾裡德突然劇烈的咳嗽起來,噴出點點血點,落在地上,如梅花綻放。

蘇業急忙拿出治癒護腕遞給科莫德斯,卡斯托耳也拿出一件神力裝備治療歐幾裡德。

歐幾裡德擺擺手,道:“這種治療對我無用。我雖然能扭曲力量,但還是要承受命運的攻擊。”

“希臘的魔法,已經強到這種程度了嗎?”阿姬曼難以置信地看著歐幾裡德。

“所以我說,你不懂魔法。”蘇業扶著身體微微晃動的歐幾裡德。

阿姬曼恢複笑意,點點頭,道:“那我更要帶你回波斯了。歐幾裡德,你還能堅持多久?你很清楚,你的魔法能對抗這些普通力量,但對抗不了命運泥板真正的力量。”

“多了不能,一次還是可以試試的。”歐幾裡德微笑道。

他不過是二十多歲的青年,但在這一刻,卻如同一位睿智的老人,即便身體無比衰老虛弱,但目光中的智慧溫潤如玉石。

“很好,你使用吧。”

歐幾裡德深吸一口氣,舉起五節法杖,高聲吟唱。

足足吟唱了十二秒,他才指向阿姬曼。

“迴環之路!”

一個奇特的圖案從魔法杖頭飛出,瞬間籠罩阿姬曼。

蘇業驚呆了。

莫比烏斯之環。

幾何拓撲學。

這就是大賢的智慧嗎?

施法完畢,歐幾裡德身形一晃,麵色更慘白,拋出魔法馬車。

魔法馬車落地變大。

“我們快走!回返馬拉鬆要塞!”說完,歐幾裡德閉上眼,斜斜靠在蘇業身上。

科莫德斯一把抱起胸口劇烈起伏的歐幾裡德。

“我們走!”

眾人立刻上了馬車,蘇業控製魔法馬車加速向馬拉鬆要塞飛行。

“你們當敬畏命運。”

“命運驅散。”

阿姬曼周身聖光環繞,神音嫋嫋,聖潔得彷彿女神天降。

強風鼓盪,長袍翻騰,白皙的雙腿蒙著聖白之光。

她輕輕揮動花冠權杖,敲擊虛空。

一聲巨響聲傳百裡,宛如巨人一拳碎滅空間。

就見一道光芒出現在阿姬曼周身,那純白色的命運之光冇有飛向馬車,而是在天空亂飛。

蘇業從車窗望去,那白色的命運之光的飛行路徑,恰好是莫比烏斯之環的路徑,不斷循環,不斷往複,始終無法離開。

阿姬曼疑惑不解地看著這一幕,眉頭微皺,命運泥板虛影外放出白光,包裹著她急速前行。

她的飛行速度越來越快,很快突破音速,宛如姿態優美的白龍一樣在天空翱翔。

但是,她和那命運白光一樣,完全沿著環狀路徑循環飛行,在方圓幾百米的空間來來回回,往複不斷,

“神奇的魔法……”卡斯托耳靠在窗邊喃喃自語。

阿姬曼臉上的笑容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惱怒。

雙目之中,怒火升騰。

“命運的仆人,應當謙卑。”

說完,阿姬曼周身的聖光亂閃,一道道命運神術瘋狂湧動。

但所有的命運力量都沿著環狀飛行,永遠無法遠離。

彷彿有一種淩駕於神術之上的絕對力量,控製住命運。

“命運,不可褻瀆!”

阿姬曼大聲說著,右手放在命運泥板的虛影上。

她身後的金色的長髮突然飛起,宛如金色的波浪一樣,鋪在半空,翻騰飄蕩。

轟……

聖白光柱沖天而起,奇異的彩色光芒環繞聖白光柱飛行。

迴環之路轟然炸裂,球狀的命運之光伴隨環形氣浪向四麵八方飛散。

所過之處,草木乾枯,大地乾裂,泥土化沙,萬物絕滅。

命運之光擴散到一裡之外,才緩緩消散。

以阿姬曼為中心,半徑一裡的大地化為焦土,宛如魔鬼降臨,淪為地獄。

焦土中心,阿姬曼緩緩站起,胸前起伏盪漾。

雙目之中憎恨燃燒,但下一刹那,卻展顏一笑,潔白的牙齒閃亮如光。

“不愧是我看重的人,連保護你的黃金法師都這麼強大。我就喜歡強扭的瓜,管他甜不甜,先咬一口再說!小蘇業,你逃不掉的。你在吸引命運,命運也在吸引你!”

說完,阿姬曼竟然宛如戰士一樣,微微一蹲,身體猛地彈飛,巨聲轟鳴,大地開裂,碎石翻騰,灰塵瀰漫。

聖白色的身影自塵土中飛起,發出刺耳的聲音,以超音速追向魔法馬車。

蘇業這時候也顧不得節省,把魔法水晶一股腦使用出來。

不愧是聖域魔法器,竟然不斷加速,很快也超過音速。

超過音速,魔法馬車的晃動幅度加重。

歐幾裡德有氣無力道:“這輛魔法馬車最多高速飛行一會兒,一旦晃動過大,我們的空間就會崩潰,你要注意好分寸。”

“嗯。”蘇業道。

雙方一個追,一個逃。

“我可愛的小蘇業,乖乖來我的懷抱,命運告訴我,你屬於我!”

普通的聲音根本不可能傳遞過來,但是,車廂內每個人都清晰聽到阿姬曼的聲音。

“這個瘋女人!”卡斯托耳道。

“確實挺夠味。”蘇業道。

“你喜歡這個類型的?”科莫德斯疑惑地問。

“都喜歡。”蘇業嘴裡開著玩笑,眉頭卻微微皺起。

是,希臘不怎麼樣,但波斯更糟糕。

以自己目前展現的天賦,去了波斯的確會得到極高的待遇,但最多也隻是“波斯大帝的女婿”,僅此而已。

就算費儘千辛萬苦,成功封神,也隻是波斯神係一個小小的神靈。

一旦打上固定神係的烙印,的確會獲得一定程度的安全性,但也因此被牢牢束縛。

四大神係最強大的神靈,無一例外,要麼是強大神靈的兒子,要麼是強大神靈的女兒,要麼是天生神靈,冇有任何非神靈後裔或非天生神登上高位。

哪怕是埃及

蘇業想成為神靈。

但不是這樣的神靈。

不是過去的神靈。

是未來的神靈。

不一會兒,馬車劇烈顫抖。

“停下吧,不然我們會被崩碎的空間絞殺。”歐幾裡德無奈一歎。

蘇業點點頭,緩緩減速。

一道白光落下,馬車被強行停在地麵。

“跟我回家吧,我的小蘇業。”阿姬曼溫和的聲音在呼喚,如同在呼喚自己的丈夫。

蘇業扶著歐幾裡德,帶著所有人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