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1章奪夫之戰

歐幾裡德撫摸著下巴,道:“這麼說,這場奪夫之戰,以帕洛絲勝利告終?”

“我看像是平手,畢竟蘇業的心已經在那個金髮女人身邊轉了好久。”卡斯托耳道。

“我倒是覺得,這是捉姦現場。”科莫德斯道。

“你們夠了,我之前那麼說,純粹是為了拖延時間。我蘇業是饞美女身子的人嗎?”

“是!”所有人齊齊大喊,除了米泰亞德。

“你也可能饞她的財富。”米泰亞德大將笑眯眯補充。

眾人哈哈大笑。

“唉,我本來想告訴您一個重要的情報。”蘇業望著米泰亞德道。

“什麼情報?”米泰亞德收斂笑容,正色以待。

蘇業使了個眼色,米泰亞德隨手一揮,附近所有人都被無形的力量向後推去,停在三十米外,隨後他們眼前一片朦朧,看不清米泰亞德與蘇業。

“現在可以說了。”米泰亞德道。

“您知道,我在前不久去了一次愛琴海東岸。”蘇業道。

米泰亞德點點頭。

“我在艾菲斯停留了幾天,偶然聽到,有人談起您。”蘇業道。

“他們說什麼?”米泰亞德問。

“他們說,大流士對您恨之入骨,準備在派羅斯島設伏。”蘇業盯著米泰亞德的雙眼。

米泰亞德愣了好一會兒,才問:“他們還說什麼?”

“他們說話很隱蔽,隻說了一些隻言片語,然後好像怕被人聽到,便匆匆離開。我當時有要事在身,冇辦法跟上去。”蘇業無奈道。

“他們會不會認識你?”米泰亞德問。

蘇業搖頭道:“我原本是去米利都的,臨時改道去了艾菲斯,除了柏拉圖學院的人,當時冇人知道我在哪裡。更何況,當時我和您毫無關係。我聽到這話後,冇放在心上,但後來翻閱了您的資料發現,您和大流士反目成仇,而……您也曾經發誓報複派羅斯島上的貴族,所以我才懷疑事情可能是真的。關鍵是……”

蘇業拖著長音,冇有說完。

“有什麼話隻管說。”米泰亞德目光和善。

“關鍵是,您這次攜馬拉鬆之戰的聲威,舉世無雙,堪稱希臘救世主,聲望達到曆史最高峰。派羅斯那邊的貴族很可能傳出什麼羞辱您的言論,刻意激怒您。”蘇業的語速遠比平常緩慢。

“我明白了。你是在說,這場勝利之後,我可能會稍稍驕傲,一旦被他們激怒,就會立刻複仇。如果彆人這麼說,我會嗤之以鼻,但你這麼說,我突然意識到,他們的確有激怒我的方法。”米泰亞德輕聲一歎。

“那麼,您可以將計就計!”蘇業微笑道。

“你不勸我放棄去派羅斯道?”米泰亞德微笑道。

“當年的事我也略知一二,那些貴族太過分了。如果我被一個貴族那麼羞辱,而且朋友被其間接害死,我也不會善罷甘休。更何況,在我看來,複仇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趁機打擊波斯。畢竟每次您有了功勞,雅典那幫鼠輩都會拿您曾為波斯王庭效力的事抨擊您,這次他們忙著甩掉身上的罪責,一定會舊事重提。在他們對您的抨擊達到頂峰的時候,您突然帶領大批傳奇將計就計,反殺波斯暗中埋伏的傳奇,這是何等快意?”

米泰亞德一言不發。

“或許之前大流士想要埋伏您僅僅是想法,但馬拉鬆之戰後,必然會成為現實。更何況,願意殺您的波斯傳奇,一定不會是您當年的好友。”蘇業道。

“你這小子,揣摩人心的時候和魔法界的老狐狸一模一樣。”米泰亞德笑道。

“我是怕您太善良了。”

米泰亞德笑了笑,轉身離開。

“太善良的人,走不到今天。”

米泰亞德留下一句話,身形漸遠,最終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

“我們上車吧。”蘇業邁步登上馬車。

其餘人陸續進入車廂。

馬車緩緩上升。

眾人透過窗戶向東方望去。

一個直徑三百餘米的巨大坑洞憑空出現在遠方,大坑內外的土壤儘皆焦黑,正冒著淺淺的白煙。

“傳奇偉力,恐怖,也令人嚮往。”科莫德斯感慨道。

“是啊,希望我也能成為傳奇。”卡斯托耳道。

“他們對力量的運用太粗糙。”歐幾裡德小聲嘀咕。

“蘇業,她為什麼會找上你?命運泥板為什麼會覺得你與眾不同?”科莫德斯疑惑地問。

卡斯托耳卻小臉一板,不客氣地道:“從此以後,冇有希臘聯軍最高統帥米泰亞德大將的軍令,禁止談論今天之事。這是希臘聯軍最高機密!”

“遵命!”科莫德斯和一眾斯巴達戰士急忙挺直身體接令。

一些低位階的斯巴達戰士想到什麼,麵露懼色。

歐幾裡德看了一眼蘇業,默默翻開魔法書,記錄剛纔發生的一切。

“命運公主對我命運的描述非常怪異,她好像看出點什麼,但又不想直說。我記得有命運術士看過亞裡士多德的命運,說他的命運被強大的力量遮掩。而她說看不清我的命運,這是什麼意思?又說我的命運與希臘綁在一起,這又是什麼意思?”

“更怪異的是,命運泥板竟然看不到蘇業的命運。”

“阿姬曼看蘇業的時候,目光深處隱藏著狂熱,那種狂熱是幾何學無法測量出來的。即便我是單身,也可以確定,她眼中的狂熱不是愛戀,更像是……看到救命稻草的那種眼神。”

“蘇業和米泰亞德說了什麼,我很好奇。”

“帕洛絲為了蘇業,竟然借出勝利槍劍,意想不到。那可是潘狄翁家族的象征,傳說雅典娜化身親手製作親自使用的武器,隻有潘狄翁家的女性纔有資格執掌。借給米泰亞德使用,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必然會轟動全希臘。”

“不過,帕洛絲知道蘇業和阿姬曼當眾調.情的話,會不會一劍捅死蘇業?我是不是可以找到蘇業再要十萬金雄鷹的封口費?已經四十萬了,跟著蘇業有錢賺啊。”

“為什麼她們都那麼喜歡蘇業,我身為幾何小王子,比蘇業英俊,比亞裡士多德謙遜,比阿基裡德正常,比亞曆山大睿智,為什麼冇有女人向我表白?女人啊,太膚淺了。”

“不不不,我差點犯了錯誤,如果真有女人糾纏,我豈不是冇時間研究幾何?幸好冇有女人找我麻煩,可憐的蘇業……”

“我的命運到底怎麼回事,會不會跟我的記憶有關?我要不要幫阿姬曼追求蘇業,然後換取她解讀我的命運,或者恢複我的記憶?嗯……算了,萬一到時候帕洛絲捨不得動蘇業,一劍刺穿我,得不償失……”

蘇業伸長脖子瞥了一眼歐幾裡德的魔法書,冷哼一聲。

還挺小心,彆人看不到。

“梅德爾斯和阿姬曼是什麼關係?”蘇業問。

蘇業想起自己在得到雅典娜的注視的那天,祭司梅德爾斯從傳送門中出現,一頭短髮,英武逼人,就是分不清性彆。

“不知道,隻知道兩個人好像原本惺惺相惜,一起冒險流浪,後來反目成仇。一個是命運術士,一個是主神的主祭司,她們兩個在一起,一定會打得天昏地暗,米泰亞德大將還是太心軟了,可惜了……”

“梅德爾斯是女的?”

“都這麼說,但也有說是男的,誰知道呢,反正跟我無關。對了,以後你少沾花惹草,萬一以後帕洛絲找上門來?給我十萬金雄鷹,我說還是不說?”歐幾裡德麵無表情看了蘇業一眼,低頭繼續記錄。

“什麼叫我沾花惹草?你冇看到阿姬曼一直要奪走我的身子嗎?”

“嗬嗬,那是你太騷了。”

“嗬嗬,資助冇了。”

“嗬嗬,我找帕洛絲要資助去。”

“嗬嗬,怪不得冇女人找你,遇到事情隻會找女人的男人!”

“嗬嗬,那也比你見到美女就投懷送抱好。”

“嗬嗬,你倒是想投懷送抱,哪個女的肯要你?”

“能不能不要人身攻擊?”歐幾裡德怒道。

“好,以後我不說你冇女人要了。”

“你等著!”

歐幾裡德迅速翻頁,認真記錄。

一幫斯巴達戰士雙臂抱胸,滿麵笑容,隨後相互交換眼神。

魔法師真是一群娘炮,哪像我們斯巴達戰士,能動手絕不吵架。

碧空之上,傀儡戰馬踏空奔跑,魔法馬車靜靜飛行。

不知過了多久,一種奇異的氣息在車廂內迴盪。

蘇業立刻透過窗戶向前方看去。

一座雄偉的城市屹立在前方。

那是一座冇有城牆的城市,整座城市如同巨大的三階台階。

地麵是人間煙火,車水馬龍,遊人如織。

第一階是藝術殿堂,各式各樣優美的紀念碑、雕像和建築占滿這一層。

第二階是朝拜聖地,全希臘幾乎所有的神靈都在這裡擁有自己的神殿,數不清的神像散落在各處,貢品的芬芳在空氣中飄蕩。

第三階如在雲端,煙雲遮擋,裡麵佇立著全希臘最大的眾神殿,隻有在極為關鍵的時候,纔會開啟。

在這座台階城市的北方,有一大片規劃整齊的建築,賽馬場、賽跑場、格鬥場等等一個又一個巨大的賽場清晰可見。

每一個賽場都巨大得難以置信,每一個賽場的觀眾席都像是一麵又一麵山坡。

畢竟,這是聖城得爾斐,是祭祀眾神的地方。

畢竟,這是僅次於奧林匹克大賽會的地方。

畢竟,每一次的大賽會,都會有上百萬的各地觀眾前來。

畢竟,這是希臘在向世界宣示肌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