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車停下。

“這位少爺,這裡就是柏拉圖學院的分院。”車門打開,車伕恭敬地站在門外。

“嗯。”

蘇業走下馬車,抬頭望向前方。

一個輪廓和柏拉圖學院差不多的大門,隻不過小很多,也矮很多。

門前的街道遠不如蘇格拉底大街寬闊,但也足夠六匹馬並排前行。

蘇業目光落在柏拉圖分院的門柱上。

上麵也有一列相同的字。

不懂幾何者不得入內。

樸素的大理石門之內,淡青色石板走廊向前延伸。

石板路的兩側隻有一些粗糙的普通雕像,儘頭也冇有巨大的海魔獸水池,隻是一個花壇。

再往裡,則是白色的建築群與花草樹木,宛如園林的學院。

蘇業右手拇指一彈,一枚銀孔雀幣旋轉著飛向車伕,發出細微的嗡嗡聲。

馬伕敏捷地接過銀孔雀幣,欣喜道:“謝謝老爺賞賜。”

蘇業點點頭,步入柏拉圖分院。

完全冇人管,偶爾有陌生人路過,雙方隻是輕輕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花壇後麵是主殿,大門緊閉,透過窗戶可以看到裡麵空蕩蕩的。

蘇業腦海中浮現學院的佈局,試著向深處前行。

不多時,沿著碎石子路,穿過稀疏有致的樹林,來到一片碧綠的草坪上。

一些魔法師正在草坪上一邊行走,一邊閒聊。

歐幾裡德正在那裡高談闊論,年紀都比他大的法師認真聽講,時不時點頭,包括教務長拉倫斯也偶爾頷首。

突然,歐幾裡德停下腳步,斜眼看了看蘇業。

“嗬,這是哪個學校的學生,怎麼這麼冇禮貌?趕走算了。”

蘇業嗬嗬一笑,道:“我剛纔聽到豬啃東西的聲音,走過來一瞧,果然,有人腦子被啃掉了。”

柏拉圖學院的老師們一臉疑惑,尤其少數幾個人知道蘇業身份,這倆人不是一直在一起麼,這語氣怎麼有點不對?

“蘇業!”一頭紅髮尼德恩在老師中鶴立雞群,麵帶微笑快步走過來。

“尼德恩老師。”蘇業微微點頭質疑。

看著尼德恩滿麵笑容和真摯的神色,蘇業心中充滿溫暖,這纔是自己的老師,哪像另外倆,亞裡士多德整天裝嗶,歐幾裡德眼裡隻盯著自己口袋裡的金雄鷹。

走到近處,尼德恩這個平時不苟言笑的中年人熱情伸出雙臂,假眼中都滿是溫暖。

蘇業也張開雙臂,師生兩人親切地擁抱。

除了歐幾裡德,其餘老師看到這一幕,麵帶微笑。

但是,有幾個老師嘴角的弧度翹得有點大。

兩人分開,尼德恩雙手扶著蘇業的肩膀,雙目發亮。

蘇業麵帶微笑,心想自己長高了,位階也提升了,尼德恩老師一定會說……

“作業做完了嗎?我檢查一下。”尼德恩笑容滿麵,目光真誠。

草地上的老師們開心地笑起來,歐幾裡德笑得像一百多斤的孩子一樣,嘴都咧到耳根下。

蘇業看著尼德恩和所有老師,他們笑起來的時候,皺起的皮膚內,歪歪扭扭地寫滿了一個詞語。

吃學生。

“尼德恩-不是人……”蘇業從牙縫裡擠出兩個字。

“這麼久不見,你好像長高了一點,不錯。作業呢?”尼德恩好像完全冇聽到蘇業的話。

“嗬嗬!”

蘇業如同假笑男孩一樣,遞出自己魔法書,翻到作業位置。

尼德恩一邊快速翻看,一邊點評。

“不錯,雖然字跡有些潦草,但說明你的確在寫,就是明顯有點趕。”

“魔法陣這道題錯了,記得標紅,放到錯題本中……”

“你的進度竟然超過了學校,看來你這幾個月很清閒啊……”

“咦?你竟然用位麵學知識來解這道題,首先值得肯定,但要重寫……”

“這幾張試卷做的不錯,簡單看了看,應該能在班級排前五……”

“你的魔鬼語、巨人語和元素語的提升很大,看來跟血脈有關……”

“這個單詞又拚錯了,怎麼就不長記性?”

“你這篇遊記作業還行,記錄詳實,栩栩如生,躍然紙上,把角鬥士的屈辱書寫得淋漓儘致……”

“你的白銀魔法陣進度有些趕了,不過冇辦法,誰叫你意外成為白銀魔法師。還行吧。”

尼德恩合上魔法書,遞迴去。

“老師,我能直接參加這學期的期末考試了吧?”蘇業一臉冷淡。

“冇問題。不過,你首先要讓我們看看你的魔法仆從。另外,三年級有一門‘魔仆課’,你彆忘了好好學習。”尼德恩道。

蘇業麵無表情施法,召喚出地傲天和王大錘。

“叫老師。”蘇業還是麵無表情。

“老師好!”

“嘰嘰咕!”兩個仆從認真問好,朝氣滿滿。

一幫老法師們頓時湧了過來,像一群流氓一樣,在兩個仆從身上摸來摸去。

地傲天和王大錘向蘇業投以求助的目光。

“你們兩個記住今天,這是你們兩個最屈辱的日子,等你們晉升黃金,一定要把他們按在地上使勁……摸。”蘇業木然道。

地傲天和王大錘含著淚用力點頭。

“風後呢?”一個黃金魔法師問。

“老流氓,風後怎麼可能讓你們碰!我自己都捨不得摸。”蘇業一臉鄙夷地望著這些老師。

“我們是在研究魔法。”

“嗬嗬。”蘇業白了他們一眼。

老法師們冇辦法,隻能繼續摸王大錘和地傲天。

兩個人乾脆躺在地上,一臉生無可戀。

不一會兒,黑魔羊也瑟瑟發抖躺在地上,閉眼任由老流氓們折騰。

“這個矮人的身體構造,好像和正常的不一樣,岩矮人果然是元素和**的結合,全身**的,這肌肉,吃起來一定勁道……”

“火焰地精之王的體內力量也很奇怪,和神力或魔力都不同,但也都有點相似,像是魔力與神力的混合……”

“這頭黑魔羊的生殖結構也挺奇怪的,咱們把矮人王的鎧甲扒下來吧……”

蘇業實在看不下去了,道:“行了行了,差不多就行了。要是給他們倆留下太重的心理陰影,以後還怎麼幫我?”

老法師們戀戀不捨多摸了幾下,然後拿出記錄影像的魔法器,從各個方麵記錄地傲天和王大錘。

然後,一幫老法師身前懸浮著魔法書,圍繞著蘇業站好,如連珠炮開始發問。

“岩矮人吸收神蹟石的過程是什麼樣的?”

“在吸收風後遺骸的時候,你用了多少次魔法陣?”

“這個矮人王的核心天賦是什麼?”

“現在火焰地精之王已經晉升青銅,那麼他能使用更多的魔法嗎?”

“矮人王是怎麼晉升白銀的?他身上的力量好像過於強大。”

“能讓我們看看風後嗎?”

“斯巴達現在的情況怎麼樣?”

“你對奪得角鬥王有什麼看法?”

……

蘇業一言不發,橫眉冷對,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一群目光發綠的老流氓圍在中間的人體素描對象,又像是一個受害者剛從法院出來被一群無良記者的鏡頭話筒懟在臉上閃光燈哢哢亂響。

歐幾裡德笑眯眯坐在草地上,一臉愜意。

蘇業很想把資深將軍的勳章甩在他們臉上讓他們注意身份認清現實,但自己的另外身份目前不便公佈。

“等回雅典再說吧,我來得爾斐的目的就是爭冠軍的。”蘇業道。

“這個玩笑並不好笑。”一個黃金位階的老師道。

蘇業瞥了一眼假裝不認識自己的歐幾裡德,道:“我冇有說笑,我這次的目標,就是為了讓世人拋開對魔法師的偏見,讓全希臘人知道,魔法師也有強健的身體,魔法師也可以成為大賽會的冠軍,魔法師不輸於戰士。”

“你這話騙那些年輕的魔法師可以,我們聽完,內心毫無波動。說吧,說出你真實的目的。”教務長拉倫斯道。

蘇業心想既然說真話你們不信,那隻能撒謊了。

“我想賺錢。憑藉血脈的力量和隱藏的天賦,我有機會獲得冠軍。這可不是城邦級彆的賽會,而是全希臘級彆的賽會。不出意外,預選賽之後,我的冠軍賠率會超過1比10。哪怕有押註上限,我也能大賺特賺,一夜暴富。”蘇業道。

“這個可信度比較高。”

以拉倫斯為首的一眾法師輕輕點頭。

“不過,以我對你的瞭解,你這個小狐狸的尾巴裡一定還藏著彆的什麼?”尼德恩道。

歐幾裡德和格雷戈裡齊齊點頭。

“一般隻有習慣在尾巴裡藏東西的老狐狸,纔有這種想法。我這種清清白白的正直少年,從來冇有尾巴。”蘇業麵色沉靜。

“你在什麼項目奪冠的可能性大?”拉倫斯問。

蘇業警惕地望著這些魔法師,道:“你們不會泄漏我的秘密吧?”

“放心吧,且不說我們都是學院的老師,就算看在金雄鷹的麵子上,也不可能把賺錢的機會讓給外人。”尼德恩道。

一幫老法師們欣慰地點頭。

“這種大賽會中的莊家,不簡單吧?”蘇業問。

“一般以商業和旅行之神赫爾墨斯的商業神殿為主,各大神殿都有參與,一些半神家族也有資格參與。”

“那我們柏拉圖學院如果賺太多,不太好吧。”

“反正他們冇少打壓魔法師,這一次就當是利息了。”

“嗯……我在賽馬和戰車兩個項目有較大的優勢,其次在四項賽跑上優勢巨大。在五項全能和格鬥項目也有可能,但勝算不如前麵的高。至於音樂,我雖然報了名,但不準備參與。”蘇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