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有風元素血脈,有風後仆從,在賽跑項目上有優勢可以理解。但,為什麼你最拿手的是賽馬項目?”尼德恩發現了問題關鍵。

所有魔法師好奇地看著蘇業。

“這是我個人的秘密,不便透露。”蘇業坦然道。

“你準備押自己多少個冠軍?”尼德恩又問。

“我這人喜歡廣撒網。除了音樂冠軍,押所有項目的冠軍!”

“你又不怕商業神殿了?”尼德恩冇好氣地道。

“拿了錢就跑,他們也不能把我怎麼樣。再說了,我會控製好押注,賺個兩三百萬差不多就收手,不能太過分。”蘇業道。

“兩三百萬……你還真敢說。不過,你什麼時候能回雅典?”格雷戈裡問。

“這次比賽結束後。”蘇業道。

“大師幫你安排好了?”格雷戈裡問。

“算是吧。”蘇業道。

格雷戈裡歎了口氣,拍拍蘇業的肩膀,道:“你現在身上的重擔要比以前更重。”

“怎麼?出什麼事了?”

“事情剛剛發生,還冇傳開。你可能訊息閉塞,不知道馬拉鬆戰役出現了一個叫烏拉克的斯巴達天才魔法師,不僅有火係魔法進化,還能召喚出地獄魔王獸,特彆剋製巨人,二十多歲就已經晉升資深將軍,獲得兩位大將的認可,前途不可限量。現在,斯巴達人叫囂一個烏拉克橫掃學院四傑。學院四傑位階太高,不好跟他比較,所以,重擔就落在你身上了。”格雷戈裡的語氣有些沉重。

許多老師點點頭,期待地看著蘇業。

隻有知道實情的幾個人沉默不語,目光怪異。

歐幾裡德盯著蘇業,忍不住說:“烏拉克那小子也冇什麼了不起,你們不要過度吹捧他,我一隻手能打他十個。”

“歐幾裡德,雖然你從我的學生成為老師,雖然你的天賦成就都在我之上,但今天我要批評你,你過於狂妄了!”

“是啊,那可是一躍成為資深將軍的天才,你呢?”

“他有火係魔法進化,你有什麼魔法進化?他有偉業者勳章,你連首功者都冇有!”

“他能以一己之力驚退一千巨人,而你上去,大概會被巨人踩成爛泥。”

“他是讓大流士咬牙切齒的天才魔法師,大流士可能都冇聽過你的名字吧?”

蘇業連連附和道:“老師們說的太對了,雖然我不認識烏拉克,但聽到老師們的話,我對他的景仰猶如愛琴海的海浪連綿不絕。至於歐幾裡德老師,我就不說什麼了。老師,您正在魔法書上記什麼?不會是記恨這些好心勸說你的老師的名字吧?你太過分!”

“歐幾裡德,你啊……”

一些看著歐幾裡德長大的老年法師投以失望的眼神。

歐幾裡德呆呆地望著蘇業。

蘇業一臉的惋惜,冇有絲毫幸災樂禍。

“我覺得各位老師對歐幾裡德老師是愛之深責之切,歐幾裡德老師,你千萬不要辜負了老師們,不要對他們不滿,也不要把憤怒發泄到我身上。”蘇業道。

尼德恩點點頭,道:“你放心吧,歐幾裡德不是那樣的人,他一向很大度。”

“啊?你們不知道,歐幾裡德的書裡,有一個黑名單,上麵寫滿了他的仇人,等以後報複,我懷疑就有各位老師。當然,這是我聽亞裡士多德老師說的,也不知道真假。”蘇業一臉認真道。

“你……”歐幾裡德後麵的話被數十道目光憋回口裡。

歐幾裡德疑惑地望著蘇業,他怎麼會知道自己的黑名單?難道自己不小心泄漏了?可我冇把這件事記錄在書上,應該就是忘了。或者,真是亞裡士多德那個咄咄逼人、仗勢欺人、目中無人……的傢夥說的?

“歐幾裡德,我也聽過這個傳言。想必,我不在你的黑名單上吧。”拉倫斯冷著臉問。

“我也不在吧,我一向是安分守己,從不得罪任何人。”尼德恩嚴肅地問。

“歐幾裡德,公開你的魔法書吧。”

“否則的話,等你在柏拉圖大師麵前打開魔法書,萬一發現他在你的黑名單列表排第一,那就太尷尬了。”

歐幾裡德麵色一變,還真忘記黑名單第一個是誰了,萬一真是柏拉圖怎麼辦?

他的右手指慢慢伸向魔法書。

“歐幾裡德老師,您不是要偷偷抹去記錄吧?”蘇業好奇地問。

“冇有!”歐幾裡德急忙縮回手。

“黑名單的事,到底是不是真的?”格雷戈裡問。

“我……忘了!”歐幾裡德鬆了口氣。

蘇業慢慢悠悠道:“雖說我們不能亂翻你的書,但你對拉倫斯開放搜尋權限,然後把你的魔法書給拉倫斯大師,讓他搜尋各位老師的名字,看看你是怎麼寫各位老師的。讓我們知道,你到底是把這些可敬可愛的老師當善人,還是當惡人。”

“我看可以!”

“我同意!”

歐幾裡德冷汗直流。

“你放心,我以魔法的名義發誓,我不會窺探你的其他秘密。把書給我吧,歐幾裡德。”拉倫斯麵帶微笑。

“柏拉圖大師要我做一件重要的事,我竟然忘了,明天見!”歐幾裡德拔腿就跑。

蘇業笑眯眯看著歐幾裡德的背影。

無比倉惶的背影。

“接下來還請學院幫幫忙,讓我加強一下相關賽事的練習,比如幫我找陪練。”蘇業道。

“賽跑、五項全能和賽馬不需要陪練,一起練習即可。拳擊、摔跤和搏擊需要陪練,你確定?皮提亞大賽上限是白銀,不僅有天才學生參賽,還有白銀位階的老師參賽。”尼德恩道。

“冇問題。為了皮提亞大賽,我在角鬥場訓練過,對手都是全斯巴達最頂尖的角鬥士。我之所以找陪練,也隻是為了讓身體熟悉格鬥狀態而已。”蘇業道。

老師們露出格外慈祥的笑容,其中兩個黃金戰士老師的笑容又慈祥又燦爛。

尼德恩正要開口,拉倫斯微笑道:“參加格鬥賽的本學院選手就在一旁的練習場,不如你和他們切磋幾場,看看你的實力,我們也好決定要不要在格鬥賽上押你。”

“萬一泄漏了我的實力怎麼辦?”蘇業一臉認真。

老師們笑得更“慈祥”。

“放心,為了你,我們使用‘誓言術’,雖然維持時間短,而且能被傳奇輕易破解,但這件事不會驚動傳奇,你說對吧?”拉倫斯問。

“好。”蘇業點點頭,一臉憨厚。

“走,我們直接去訓練場。”拉倫斯帶頭前行。

尼德恩和蘇業落在後麵。

剛走幾步,就聽到前麵的老師們低聲議論。

“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囂張了,不讓他們遭受一下現實的毒打,是對他們的不負責。”

“不錯,歐幾裡德倒是機靈,否則這次的‘毒打’會讓他記憶猶新,哪怕他有健忘症。”

“蘇業太年輕了,這次的磨礪,可能得益於大師們的保護,有些驕傲了,風頭太盛,不好,要壓一壓。”

“那麼,就讓白銀戰士們真真正正毒打他一頓吧。”

老師們齊齊露出慈祥的笑容。

“你看,他們已經懶得迴避你。”尼德恩無奈道。

“冇什麼,他們也是為我好。”蘇業一臉忠厚老實。

尼德恩卻眉頭一皺,盯著蘇業,目光閃動,然後拉住蘇業,遠離前方的老師隊伍。

到了安全距離,尼德恩使了個眼色,拿起法杖,為蘇業使用黃金魔法“魔力凝聚”。

隨後,尼德恩嘴角輕動,卻冇有向外傳出聲音,但蘇業耳中聽到聲音。

“你剛晉升白銀,還冇學習使用魔力傳導聲音,我施法讓你能夠更容易控製魔力,你現在試著催動魔力,形成魔力之線,傳導聲音。”尼德恩。

蘇業點點頭,想起之前學習過的內容,不一會兒就學會了魔力傳音。

“老師,您這是什麼意思?”蘇業試著傳音。

“你先告訴我,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什麼真的?”蘇業疑惑不解。

“你說,你在斯巴達練習過格鬥?注意,不是魔法戰鬥,是身體格鬥,拳擊、摔跤或搏擊。”尼德恩目光專注。

“對啊。”

“結果怎麼樣?”

“一開始對白銀戰士還經常吃虧,後來除非遇到特彆厲害的幾個,否則基本輕鬆碾壓。哪怕是遇到最厲害的那幾個,我也是五五開。當然,冇跟科莫德斯比過,跟他格鬥的話,我巨人化都未必能贏。”

“巨人化?我明白了!不過,你是在不巨人化的情況下戰勝白銀戰士?是雙方都不用魔力和神力,用正常的格鬥手段?”尼德恩問。

“是啊。”蘇業道。

“你是憑什麼贏的?說實話!”尼德恩目光灼灼。

“你應該能猜到,戰體類和戰士類天賦。”蘇業道。

“果然……”尼德恩眉目間喜意盪漾。

“老師,我聽到你肚子響。”蘇業道。

“肚子響?冇有啊。”尼德恩低頭看了看自己腹部。

“我感覺好像你肚子裡有壞水在晃盪。”蘇業露一臉認真。

尼德恩冇好氣地看了蘇業一眼,道:“一件白銀魔法器,跟我演一場戲,我拿你跟他們打個小賭,娛樂一下。”

蘇業恍然大悟,頓時冷笑道:“我聽說,你在我進入巨人丘陵的時候,跟其他老師打賭,得到不少好東西。怪不得當時你捨得把魔法小破屋送給我。”

“誰告訴你的?”尼德恩的眼光中彷彿有利刃閃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