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當時那場考試的主考官,蘇業的格鬥技巧確實很一般。”一位黃金戰士老師道。

“所以啊,還是你們不敢!不敢就老老實實向蘇業道歉,不道歉就跟我對押,既不道歉,也不敢押注,我都替你們臉紅。柏拉圖學院的老師,什麼時候這麼慫包了?蘇業,我之前還想你留校,但現在我勸你,五年級畢業後,馬上離開柏拉圖學院,去米利都,柏拉圖學院的老師們已經成了老鼠。”尼德恩道。

“好。”

蘇業一個字點燃柏拉圖學院老師們的情緒。

竟然被學生瞧不起。

“嗬嗬,尼德恩,我們知道你肯定耍花招,蘇業就算在斯巴達受到不一般的格鬥練習,但,時間太短。既然你想押注,我們就陪你!”

“不就一件黃金魔法器麼!誰還拿不出來?”

“走,我們到訓練場押注!”

蘇業跟著老師們前往訓練場。

一路上,蘇業猶猶豫豫,表情豐富,那些老師們越看越放心。

蘇業內心真猶豫,一點不摻假。

不過糾結的不是這場比賽,而是糾結自己應該是多賺錢用以魔法創設,還是多學習鞏固魔法知識……

同時糾結要不要發明馬鞍馬鐙和配套的騎士槍,一旦形成騎兵力量,絕對能重創波斯大軍。

眾人到達訓練場後,一邊爭執,一邊討論賭局。

最終雙方商定,蘇業挑戰至少五個戰士,而且要贏下多數場次的格鬥纔算勝利。

那些戰士參賽者一開始冷眼旁觀,很快,除了少數幾個冇當回事的,大多數來了脾氣,包括幾位正在指導格鬥的老師,還有學院的三位聖域戰士之一,塔戈拉。

突然,塔戈拉道:“我們戰士也可以下注嗎?”

全場突然靜了下來。

許多老師看向尼德恩的表情充滿幸災樂禍。

讓聖域戰士下場,無論輸贏,都不是好事。

果然,尼德恩麵色微變。

反對尼德恩和蘇業的人都愉快地笑了起來。

尼德恩深吸一口氣,用所有人都聽得出來的逞強語氣:“眾神都可以下注!不過塔戈拉大師,您畢竟身份那麼高,就彆押聖域了,押點白銀魔力裝備就行,畢竟稍好一點的白銀魔力裝備,價值都相當於黃金魔法器。”

“哈哈哈……尼德恩怕了!”

訓練場充滿歡樂的氣息。

“怎麼能說是怕呢……”尼德恩小聲嘀咕。

塔戈拉微笑道:“押聖域神力裝備太欺負人,就黃金神力裝備吧。”

說著,他隨手向尼德恩麵前拋向兩件東西,在落地前,兩件神力裝備驟然減速,如同被無形大手穩穩放下。

眾人仔細一看,又笑起來。

一件黃金神力盾牌,少說價值兩萬五千金雄鷹。

一把黃金大劍,妥妥三萬金雄鷹往上。

兩件加一起,抵得上一件普通聖域魔法器。

尼德恩的臉色愈發難看。

“尼德恩,你不會想反悔了吧?”格雷戈裡譏笑道。

“我尼德恩像反悔的人嗎?押就押,誰怕誰!我現在記在魔法書上,你們戰士不服氣是不是,都押過來!我知道你們有貴族不喜歡蘇業,來押啊?”尼德恩大聲道,但所有人都聽出他的心虛。

“嚇唬我們,誰怕誰!我押一件黃金魔法器!”

“我來一件白銀神力裝備!”

就見許多人紛紛下注。

尤其是那些戰士老師和貴族戰士學生,全都下了重注,竟然比魔法師們押得都多。

隻有零星三四個魔法師押蘇業贏。

格雷戈裡突然道:“尼德恩,你彆光顧著記錄,押蘇業勝的太少,我們就算贏了,也分不到什麼油水啊。”

“是啊,你敢不敢繼續下重注?”

眾人望著尼德恩麵前。

左側是一大堆的魔法器和神力裝備,堆成小山。

右側隻有五件魔法器。

完全不成比例。

尼德恩一咬牙,抓住懸浮在身邊的黃金魔法杖放下去,然後從儲物戒指裡取出一枚銀白色的雪花紋戒指。

“還有這枚霜雪之戒!”

蘇業仔細一看,是聖域魔法器,尼德恩果然藏了一手。

“還是太少啊!”

“我可以押吧?”蘇業突然道。

“但你隻能押自己。”

蘇業微微一笑,道:“當然。”

蘇業說著,隨手扔出一小塊泛著七彩光芒的青銅塊。

在場九成的人一眼認了出來。

“神化青銅?那麼大一塊,少說六十萬金雄鷹!”

“很好!如果這次蘇業輸了,希望大家讓我獲取這塊神化青銅,我會在一年內換成等值的金雄鷹償還各位。”塔戈拉道。

“冇問題!”

“我再押點!”

“我也加一件白銀魔法器!”

在神化青銅的刺激下,押蘇業輸的物品總價值,超過一百萬金雄鷹!

所有人都看到,尼德恩已經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這個局太大了,已經遠超以往的小打小鬨。

“你們還可以反悔。”尼德恩忍不住道。

“上次你囂張的樣子曆曆在目,想反悔?不可能!”

“放心,你要是輸了,你賠我的那份我不要了,但你要當眾大喊十聲‘我錯了’!”

“唉,還有冇有人要下注了?冇有就封盤了!不能再下了!1……2……”尼德恩望著所有魔法師。

“等等,還有我!”格雷戈裡突然走了出來。

所有人都笑眯眯看著這個尼德恩的老對頭。

而且,格雷戈裡的學生被蘇業趕出柏拉圖學院,雙方必然心存芥蒂。

但是,一些熟悉兩個人的魔法師心中湧起不好的預感。

上一次,格雷戈裡就是反對尼德恩的急先鋒,但在押注的時候,卻和尼德恩一樣,選擇押蘇業勝!

在眾人的注視下,格雷戈裡將自己的一件聖域魔法器和兩件黃金魔法器,都放在神化青銅旁邊。

“我押蘇業贏。”格雷戈裡正色道。

“你……”一個魔法師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你不是已經用一件白銀魔法器押蘇業輸嗎?怎麼突然押他贏了?”

“真是個混蛋,如果蘇業贏了,肯定又在和尼德恩聯手算計我們!”

格雷戈裡聳聳肩,道:“實話實說,一開始我是覺得蘇業會輸,但在蘇業拿出神化青銅後,我突然意識到,蘇業的實力遠超想象。就如同尼德恩說的那樣,蘇業早就是黑天鵝,而且特彆黑的那一隻,隻是你們不知道而已。我討厭尼德恩,但我相信蘇業。”

“你上次也是這麼說的!”一個老師怒吼。

“你們腦子不差,但眼光太差了。”格雷戈裡搖搖頭,走到尼德恩身側。

兩人相視一眼,各向另一側橫移一步,遠離對方。

“封盤!”尼德恩的聲音傳遍訓練場。

過半的老師麵色陰沉,之前雖然有預感尼德恩在玩手段,但相信蘇業不會取勝,可現在格雷戈裡突然倒戈,事情有點不對味了。

但是,那些戰士學生和老師則驕傲地昂著頭,完全不相信蘇業能贏。

“那就請塔戈拉大師和拉倫斯大師主持此次的比賽。”尼德恩道。

“既然是格鬥賽,你來吧。”拉倫斯大師道。

塔戈拉點點頭,一揮手,所有參賽選手乖乖在他麵前站好。

“雖然蘇業已經是白銀魔法師,但這畢竟是格鬥賽,我們直接上白銀戰士,有點欺負人。庫亞,你上去吧,記得,你位階比蘇業低,隻是青銅,不能留手!用你的拳頭,狠狠教訓敵人!”

“請大師放心!”庫亞兩臂橫在胸前,拳掌相擊,目光堅毅。

尼德恩則眉頭微皺,暗中傳音道:“蘇業你小心點,這個庫亞也是貴族,和卡洛斯關係不錯,當時還揚言要教訓你,後來智慧女神的注視一出,他才閉上嘴。”

蘇業點點頭,脫下長袍外套,隻穿著短褲,慢慢向訓練場走去。

在場大部分人一臉迷茫。

這是魔法師嗎?

全身小麥色的皮膚隱隱泛著金屬色澤,肌肉鼓脹,胸肌腹肌棱角分明,雖然不是特彆強壯,但體態勻稱,比例完美。

雕像般的身材。

和蘇業比起來,那些戰士看上去要麼五大三粗,要麼純粹就是筋肉怪物。

蘇業這身體,怎麼看都像是一個完美戰士的身體。

但就是不像魔法師的身體。

在看到蘇業身體的一刹那,絕大多數押蘇業輸的人,後悔了。

有幾位女老師目光閃亮,手指輕動。

在眾多師生的注視下,兩個人走到一個由魔法畫出的雙環場地內。

黑色的內環場地是拳擊賽和搏擊賽的範圍,更大的紅色圓環內部,則是摔跤場的場地。

“我主攻拳擊,你呢?”庫亞目光冰冷,雙手交叉相握,手指微微扭曲。

“那咱們就比拳擊。”蘇業道。

庫亞點點頭,道:“有信心是好,但信心過大,就未必是件好事。我很不喜歡你,但是,那不是我全力以赴的理由。我這次狠狠教訓你,是因為,你不僅輕視我們戰士,你不僅羞辱我們戰士,還在否定我們這些格鬥家的努力!我從五歲開始練習拳擊,現在已經十九歲,正處於拳擊手最巔峰的年紀。即便這樣,我也不敢保證進皮提亞大賽的前百。但你,一個魔法師,你一個瘦弱……嗯……不是特彆健壯的魔法師,不知道用什麼魔法手段改造了身體,卻妄圖推翻我這十幾年的努力!”

“你把事情想複雜了,其實,我自己就是一個優秀的格鬥家。我的格鬥技巧,得到過科莫德斯的認可。”蘇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