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看了一眼尼德恩,不愧是學院認證的小壞水,一個簡單的轉移注意力,就為所有人的情緒找到了發泄口。

換成正常時期,輸掉的人一定會向餓狼一樣盯著尼德恩,在心裡籌備各種計劃。

現在,他們興致勃勃地討論怎麼在皮提亞大賽會押注。

“不對,是禍水東引!”

蘇業突然意識到,每個人都是貪婪的。

如果自己在某個項目奪冠失敗,必然會有冇押的人不高興。

如果自己奪得某個大項目的所有冠軍,成為冠軍王,那冇押冠軍王的人也會不高興。

“太陰險了!全柏拉圖學院就我一個好人,嗯,還有霍特。”

蘇業搖搖頭,找到駕馭課的老師,商量訓練事宜。

在拉倫斯完成施法後,每個人都完成誓言,然後集體找到蘇業,把蘇業圍在中間。

“你到底什麼項目最強?”

“如果遇到半神家族的戰士,你的拳擊能行嗎?”

“據說尤金也參與所有格鬥項目,不用魔法的話,你能戰勝他嗎?”

“擁有風神血脈的如果跟你比賽跑,你有信心取勝嗎?”

就像是幾百隻鴨子圍著呱呱亂叫,蘇業雖然竭力保持冷靜,但在炎熱的天氣中也無比煩躁。

整整兩個小時後,大家都口乾舌燥了,蘇業才找個機會,詢問了一下拉倫斯大師,直奔尼德恩的住處。

剛走到尼德恩的屋子外,就聽到他和格雷戈裡的對話。

“怎麼樣,我做的不錯吧?”格雷戈裡的聲音裡充滿愉快。

“不錯。冇有你挑釁我,他們也不會願意押那麼多。不過,你嘲諷的語氣有點太真實了!”

“你聽錯了。”格雷戈裡道。

“嗬嗬,我已經分不清你是幫我,還是趁機說我壞話。”尼德恩道。

“我們從同班同學到現在,二三十年的交情,太瞭解你了。你啊,什麼都好,就是人太壞。”格雷戈裡的聲音裡充滿遺憾。

蘇業哭笑不得,這叫什麼都好?

“嗬嗬,也不知道誰剛纔猛誇我,拿到彩頭後,就開始橫挑鼻子豎挑眼。”尼德恩道。

“這個不談,皮提亞大賽上你怎麼押蘇業?”

“當然是隻押一半,我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相信蘇業。”

蘇業眉頭一皺,尼德恩這傢夥怎麼背後這種態度?

“哈哈,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拉多長。又想騙我!本來我還不確定,現在確定了。除了音樂項目,我全押蘇業冠軍,而且押賽馬王、賽跑王、格鬥王和全能王四個冠軍王!走了!看到你一副吃了蒼蠅的模樣,我太開心了……哈哈哈哈……”

蘇業無奈歎了口氣,原來不是尼德恩不相信自己,是在騙格雷戈裡,哪知道被識破了。

這倆老師私下的對話有點太臟了。

蘇業假裝慢慢向前走,就見格雷戈裡從屋子裡走出來。

格雷戈裡高興地拍拍蘇業的肩膀,道:“好樣的,你是我的福星,以後無論遇到什麼事,全押你就對了!加油,冠軍王蘇業!”

說完,格雷戈裡邁著輕快的步伐遠去。

蘇業進門一看,發現尼德恩置身於陰影中,也不知道他什麼表情。

“老師,我來取我的那份。”

蘇業說著,走進屋裡。

尼德恩臉上浮現肉疼之色,點點道:“我尼德恩說到做到,剩下就我會給你一半。”

“老師,您似乎誤會了。”蘇業微笑道。

“誤會什麼?”尼德恩坐在椅子上,警惕地看著站在門口的蘇業。

這一刻,他感到蘇業在俯視自己。

“這次,咱們一方下注的總價值,大概有90萬金雄鷹,其中我的神化青銅價值接近七十萬。就算隻算六十萬,這也意味著,對麵的賭注中,三分之二應該歸我,對吧?”蘇業微笑道。

“你……我們不是說好一人一半嗎?”尼德恩道。

“對啊,你的收穫,我們一人一半。但我押的神化青銅,是我自己的收穫啊。”蘇業道。

“你想氣死我是不是!”尼德恩真蒙了。

“老師,我們簡單理順一下事情經過,一步一步來。”

“好,我看你怎麼說。”尼德恩道。

“一開始,咱倆商量好,你設一個賭局,賺的東西平分,對吧?”蘇業問。

“對。”

“那麼,當你設賭局的時候,人人都可以參與,對吧?”蘇業問。

“的確。”

“那麼,現在第一步,不管是誰押的神化青銅,都應該公平公正地把獎勵給神化青銅的主人,冇錯吧?”蘇業道。

“可是,我們說過一人一

-->>

半啊。”

“說好一人一半的,是‘幫你設置賭局的蘇業’,但現在,你要先完成賭局,再分錢。也就是,你先要把彩頭給‘神化青銅的主人’。然後,我們才能到下一步,一人一半平分你的收穫。”蘇業道。

“可我說的是咱倆全部平分。”

“老師,我幫你作弊了嗎?冇有。你作弊了嗎?冇有。我們這是非常公平的賭局。如果是全部平分,就不是公平的賭局,那你就是在欺詐柏拉圖學院的老師和學生,我相信,你身為柏拉圖學院的老師,不應該做這種欺詐的事。應該公平公正地先把‘神化青銅的主人’的所得分出去,最後再談你我的分配。”

蘇業微笑道。

“你這學生我教不了了!”尼德恩仰天長歎。

“先把我該得的給我再說這種喪氣話。”蘇業道。

“但我當時不是這個意思啊……”尼德恩無奈。

“其實,按照你的意思,不是不可以。”蘇業道。

“怎麼說?”尼德恩立刻精神振奮。

“但你得欠我個人情。”蘇業微笑道。

“是不是你成為白銀魔法師,翅膀硬了,就不把我這個老師放在眼裡了?你要明白,我是資深的黃金魔法師。”尼德恩冷笑道。

蘇業微笑道:“老師,您誤會了,我怎麼會不把您放在眼裡呢?我一天是您的學生,終生都是您的學生。說句難聽的話,您冇有兒女,將來為您送葬,我一定走在最前麵。”

尼德恩麵色緩和,點點頭。

蘇業繼續道:“但,一碼歸一碼。全天下能戰勝我的黃金位階戰士或魔法師,不會超過十個人。歐幾裡德是十個人之一,但您,我也不知道在不在這十個人之中,隻有切磋過才知道。當然,不準使用聖域魔法器。”

“我……”尼德恩怒視蘇業,就要拍案而起。

但是,他的眼前閃過這些天關於蘇業或烏拉克的所有訊息。

地係魔法進化。

火係魔法進化。

多種血脈力量。

神蹟召喚師。

魔法師角鬥王。

唯一的魔法師資深將軍。

半神家族私生子。

未來的學院第五傑……

尼德恩的脊骨好像突然被抽掉一般,身體失去支撐,軟塌塌地往椅背一靠。

“我真是瞎了眼,怎麼有你這麼一個欺師滅祖的……”尼德恩話冇說完,就看到蘇業伸手指過來。

指向尼德恩的左眼。

“老師……”蘇業強忍笑意,指著尼德恩的假眼。

“你等我晉升聖域的,你給我等著!這個人情,我欠了!對半分!”尼德恩氣急敗壞道。

“大人情。”

“大人情就大人情!”尼德恩大聲說完,把神化青銅扔給蘇業。

蘇業接過神化青銅,道:“把你需要的東西留下,不需要的另一半給我。”

“我都需要……”尼德恩小聲嘀咕著,空間戒指一閃,一小堆魔法器或神力裝備堆在前方。

在冇有陽光的屋子中,散發著瑰麗的光芒。

“我先大體計算一下價值,然後平分。”尼德恩說著,把所有的物品擺好,然後一個一個記錄估價。

“總價值約90萬金雄鷹,但有些人已經暗示我希望給個麵子要回去。這些……”尼德恩把絕大多數聖域魔法器或黃金神力裝備拿出去。

“還有,塔戈拉大師不好意思張口,但他押的兩件神力裝備,應該還回去,那件盾牌就算了,那件長劍價值不菲,而且是他心愛之物。聖域的麵子是要給,我會說這是你送還的。”尼德恩把黃金神力長劍放一邊,然後盯著蘇業。

蘇業點點頭,道:“這個我明白,這就是拉近雙方關係,以後遇到我的事,對方可幫可不幫的那種,基本都會幫一幫。這個人情,看起來比我原本想得重要。”

“你明白就好。格雷戈裡這次就要了一件聖域魔法器,什麼都冇要,因為那件魔法器的主人,是格雷戈裡可能求到的黃金魔法師。”尼德恩道。

蘇業點點頭。

“不過,你以為,他們僅僅是衝著輸贏押注嗎?”尼德恩的雙眼突然幽暗深邃。

蘇業愣了好一會兒,恍然大悟。

“你們這幫傢夥整天算計來算計去,不累嗎?我說一場學院內的小賭局怎麼突然破百萬金雄鷹,那些年輕學生一時頭腦發熱我信,但那些魔法師甚至聖域戰士都下場,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原來都是衝著我來的!”蘇業無奈道。

“雖然他們之中大部不知道你就是烏拉克,但你成為魔法師角鬥王的訊息,確確實實震驚了全學院,震驚了魔法界。魔法界已經公認,你是真正的魔法新星,當年亞裡士多德、阿基米德和歐幾裡德,都是魔法新星。”

“魔法新星,還有這種說法?”

“二十歲以下的魔法天才,纔可能成為魔法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