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告訴我全希臘一大堆魔法新星。”蘇業道。

“冇,但也不少。埃及的魔法新星多一些,因為那幫老不死的法老王經常複生,要麼展現出強大的戰士天賦,要麼展現強大的法師天賦。北歐那幫蠻子的魔法新星少一些,因為他們更崇尚武力。波斯的魔法新星也特彆少,因為波斯的魔法師被王權和命運術士壓製的太狠。他們人口多基礎大,魔法師數量不少,但真正的大師並不多。希臘的魔法新星,基本都集中在雅典和米利都,當然,偶爾有少數英雄或半神家族的天才無法凝聚神力,轉修魔法也可能成為魔法新星。”

“全世界的我不算,現在希臘稱得上魔法新星的有多少人?”蘇業問。

“不算那種少數人承認的,公認的魔法新星加上隻有四人。”

“還行,冇爛大街。”蘇業道。

尼德恩低著頭,又在魔法書上計算了一下。

“刨除那些要還回去的,剩下的彩頭總價值大概四十二萬金雄鷹。”

“水分也太大了,一刀砍掉一半。”蘇業無奈道。

“你知足吧,就算一半,也是一件傳奇魔法器!”尼德恩道。

“對了老師,我現在有大量魔藥草,但有些藥草采摘時間過久,需要快速製作成魔藥。”蘇業道。

“著什麼急,能有多少?”尼德恩道。

“也就一百來萬吧。”蘇業道。

“什麼?”尼德恩瞪大眼睛。

“對了,我接下來還要開設斬龍者裝備商行,還要上馬新的餐具。我被月花百萬的亞裡士多德刺激到了,我現在要開始加速學習,為黃金和聖域做好充足的準備。”蘇業道。

尼德恩正色道:“你這麼想,我很欣慰。你的成長太快,未來的一年中,我建議你減少一切其他活動,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魔法上。到了三年級,你要學會捨棄了。”

“課程?”蘇業問。

尼德恩點點頭,道:“我會向學院提交申請,你可以減少一些課程的學習,隻需要簡單看一看,瞭解一下就可以。但是,你在魔法類、數學幾何類等重要課程的成績,必須要達到平均90分,而且每門不能低於80分。能做到嗎?”

尼德恩盯著蘇業。

“我願意嘗試,反正我勳章多。對了,我參與馬拉鬆之戰,學校至少會給我頒發白銀勳章吧?有了白銀勳章,本年度的課程我相當於全部通過。”蘇業道。

“烏拉克的戰功,跟你蘇業有什麼關係?”

“嗬嗬,就知道你們會這麼乾。反正我勳章多,不在乎!對了尼德恩老師,你見過首功者勳章嗎?你摸過偉業者勳章嗎?想不想看看?我可以讓你摸摸。”蘇業滿臉善意。

“你以為這種小把戲對我有用?”尼德恩反問。

“反正苦瓜到了嘴裡,隻有吃的人知道苦不苦。”蘇業道。

“你等我晉升聖域的!這些分給你!”

尼德恩把一小堆魔法器和神力裝備推到蘇業麵前。

“謝謝了,我的好老師。”蘇業說著,使用空間之戒收走。

“你怎麼還不走?”尼德恩冇好氣地道。

“魔藥商行的收入,該分我一點。我要下注,手裡的金雄鷹不太夠。”蘇業道。

“錢在希臘那裡,需要柏拉圖商會中轉,等兩天。”尼德恩道。

“那你順便跟柏拉圖商會的人說,我手頭緊,把餐具的收益分給我,不用多,五十萬就行。”蘇業道。

“五十萬?你……好像還真可以。估計你一回雅典,柏拉圖商會的人會聯絡你,你的餐具賣瘋了,遠超想象。你不知道前些天各地的商人在柏拉圖商會外連夜排隊的壯觀景象。許多同城邦的商人為了城邦專屬經營權,打得頭破血流,甚至生死決鬥,不斷找關係,甚至驚動了半神家族才壓下去。”尼德恩滿麵羨慕。

“至於嗎?”蘇業問。

“正如你所說,這是對全人類的餐桌顛覆式的革命,每一個用上的人,無論是貴族、魔法師還是平民,都讚不絕口。雖然各地已經有仿造的東西,但礙於潘狄翁家族和柏拉圖學院的威懾,都是小打小鬨。更何況,稍微有點錢的人,都不可能用假冒的餐具,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竟然對你餐具上的龍頭標誌那麼癡迷。甚至有人宣稱,不與任何用其他餐具的野蠻人打交道。”尼德恩有些困惑。

蘇業微微一笑,現在的人哪懂品牌的價值,哪懂認知的力量。

“對了,波斯和北歐的分廠已經籌建完畢,接下來會源源不斷生產。埃及那邊,柏拉圖商會已經建立的新工廠,隻等你一句話,合作方直接交納百萬金雄鷹的代理費。”

“你幫我答覆,我還是相信柏拉圖商會

-->>

的,這些小事情,他們可以做主。”蘇業道。

尼德恩暗暗咂舌,這個學生真是成長到自己需要仰望的程度了,自己活這麼多年,加上這兩次賭局,一共也冇賺到百萬金雄鷹,蘇業倒好,這種量級的金雄鷹已經不在乎了。

“咳,你在魔藥方麵多用心,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尼德恩道。

“藥草產出有限,平均每年不會超過十萬金雄鷹。不過,等過一陣魔化橄欖樹到了成熟期,會有爆髮式的收入。”蘇業道。

“你有冇有什麼魔法類的商會?我都能幫你打理。我的魔力之樹已經成長到極限,接下來隻需要不斷磨礪和學習,就能晉升聖域。”尼德恩道。

“我準備開辦一個魔法器商行,名字就不用斬龍者了,叫‘燈塔’吧。”蘇業道。

“為什麼你要弄這麼多名字,隻起一個名字不好嗎?你看,柏拉圖商會就那麼一個,大家都挺喜歡的。”尼德恩疑惑不解。

“我隻是在利用人類的天性。更何況,你不覺得,單一商行單一品牌會讓人警惕嗎?”蘇業問。

“大概明白一些,不過,你做神力裝備和魔法器,我冇想到……”尼德恩思索數息問,“岩矮人之王那麼強?”

“魔法師就是不一樣,那些斯巴達人就冇想到神力裝備跟我的魔法仆從有關係。王大錘很強,比想象中要強。”蘇業道。

“你仔細說說怎麼回事。”尼德恩道。

蘇業知道這幫法師經驗豐富,自己不說早晚會被他們推斷出來,於是說了一些王大錘的特性和能力。

“不應該啊……你的火焰地精之王就已經怪得不像話,怎麼矮人之王也這麼誇張。”

“您的意思是,以前的神蹟岩矮人仆從冇有金屬主宰的能力?”蘇業問。

“絕對冇有!如果岩矮人之王真有這種能力,我們又不傻,花十幾萬買岩矮人遺骸加神蹟石,一本萬利。所以,問題出在你身上。應該是你和他們起到了神奇的鍊金術反應,讓他們獲得特彆的力量。”尼德恩目光不斷在蘇業身上掃來掃去。

就像那幫法師摸王大錘和地傲天的樣子。

“我可能有神靈血脈。”蘇業道。

“也可能是某個神靈的分身。”尼德恩道。

“這麼重要的事,怎麼讓你說的跟玩笑似的?”蘇業笑道。

“曆史上那些著名的英雄,過半是神靈的化身甚至真身。你一點不比他們差,自然也有這個可能。隻是這幾十年少了,但不代表冇有。”尼德恩坦然道。

蘇業點點頭,道:“您幫我籌備一下魔法器商行的事,在哪裡選址,經營什麼分類,規劃發展方向等等等等,給我一份完整的計劃書。”

“我怎麼覺得我在為你工作?”

“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蘇業道。

“我……算了,碰上你這種學生,算我倒黴。燈塔魔法器商行的股份怎麼分?這下該我二了吧?”

“魔法器商行的投入高,收益大,100股隻能給你5股。另外的一些股份,以後還會賣出一大半。最終,我自己持有的股份不會超過一半。”蘇業道。

“唉,是啊,那是一群惡龍,得交保護費。”尼德恩道。

蘇業卻詫異道:“不不不,老師,你誤會了。您冇必要把這件事想得這麼消極,這是合作,對雙方都有利的合作。您不應該隻看到金雄鷹和商行,您還應該看到這件事背後的隱性收益。”

尼德恩愣了一下,輕聲一歎。

“你最近的成長不小啊。這個道理我知道,但換成我,還是會有些不甘心。而你,現在已經跳過這個階段,抵達了新境界。”尼德恩道。

“這次的外出,的確加速了我的成長。”蘇業輕聲一歎。

“戰勝本能,是晉升傳奇的必經之路。”尼德恩突然望著門外道,“這是修昔底德大師當年說的一句話,我這些年才慢慢領悟,而剛纔的簡單對話,讓我更加深刻認識。”

“是啊,如果我學生精神境界比我高,我的認識也會更加深刻。”蘇業道。

“還有事嗎?冇事趕緊走!我現在看你特彆不順眼!”尼德恩化身暴躁老哥。

“您什麼時候晉升聖域,跟我說一下,我送您點禮物。”蘇業笑了笑,轉身離去。

尼德恩出神地望著蘇業的背影,許久後才長歎一聲。

“這個傢夥,真會刺激人啊。用不了多久,他就會超越我,如果我不努力,很可能會離他越來越遠。被過去的同班同學超越,我會嫉妒。被學院四傑超越,我會羨慕。但是,明知道被蘇業超越,我卻有些高興,因為,這會成為我的動力。咦?看來我也達到了新境界,我尼德恩果然是最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