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晨的陽光照耀著大賽場。

皮提亞大賽會隆重開幕。

漫長的開幕式包括多個環節,首先是全體祭拜眾神,接著是神王神後和主神神殿的祭司登場,之後是裁判隊伍出場,然後是各城邦的運動員代表隊出場,再之後是整齊的樂隊。

入場儀式之後,是各種藝術表演,包括兩位聖域戰士飛來飛去的絢麗表演,惹得全場歡呼。

最後,是主持人的致辭。

主持人致辭之後,便宣佈比賽即將開始。

賽場的黃土地上,賽跑運動員們正在熱身。

蘇業一邊在觀眾好奇的目光中進行拉伸,一邊思考今天的賽事。

賽跑共有四個項目,分彆是200米短跑、400米X2的往返跑、3000米長跑以及希臘人最喜歡的5000米重裝跑。

其中長跑和重裝跑是決出三十二強後,最後的三十二個人一起進入決賽,而短跑和往返跑都要決出八強再進行決賽。

簡單的拉伸後,蘇業向觀眾席張望。

這不是角鬥場,是賽場,比斯巴達角鬥場還大。

正如在之前在天空看到的那樣,賽場的四麵,是神靈化身搬來的四座山峰,然後在山坡上鑿出觀眾席。

所以,此刻的賽場像是一座小城市,四麵的觀眾席像是包圍城市的環山。

四麵山坡上,坐著黑壓壓的觀眾,竟然冇有坐滿。

即便這樣,蘇業粗粗一算,觀眾總數也超過三百萬,完全超出想象。

所以,這座體育場也被稱為神蹟體育場,是僅次於奧林匹克大體育場的地方。

而奧林匹克大體育場更加龐大,整座體育場都被神靈的力量籠罩,哪怕最遠的人不用使用任何魔法道具,也能清晰地看到賽場上的一切。

賽跑的主場地,位於賽場的北半邊,和所有的角鬥場一樣的是,北邊賽場邊緣突出一個大平台,貴賓席。

蘇業看著大平台,那裡有一些人突然伸出手,揮舞手臂。

有的自己認識,有的並不認識。

蘇業輕輕點頭,算是回禮。

隨後,蘇業掃視附近的63個參賽隊員。

所有人都身穿短褲,赤著腳,露出健壯的身體。

每個人身上都塗抹了細膩的橄欖油,在太陽的光照下熠熠生輝。

最大的年紀超過三十,最小的比蘇業還小,隻有十三四歲。

雖然冇人認識那幾個年輕人,但那麼小都是白銀戰士,不用想,至少是英雄家族,甚至可能是半神家族。

他們也偶爾看一眼蘇業,不過,無論高矮胖瘦大小,無論是麵無表情還是麵帶微笑,他們的目光深處都藏著相同的東西。

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好像在看一個異類。

一個魔法師,闖進全部非音樂項目的64強,簡直不當人!

如果還能奪冠,那就真不是人了。

不多時,大賽的主持人,一位太陽神殿的主祭司請第一組短跑運動員上場。

第一組的八個人走上賽道。

“站在第一跑道的選手,來自特拜,並且是特拜神聖軍團的一位隊長,有著令人羨慕的戰功……”

主持人一一介紹八個人。

每說完一個人,全場都會有自己城邦的人大聲歡呼。

幾乎每個同城邦的人都竭力吼叫,務必讓己方的聲音傳遍全場,讓運動員感受到支援的力量。

唸完所有八個人的名字,主持人宣佈第一組的短跑即將開始,並宣佈會從八個人中選前兩名,直接進入三十二強。而其餘六個人會歸入敗者組,爭奪第二次晉級名額。

蘇業平靜地看著八個人,就見這八個人形貌各異,姿勢不同,有的彎著腰,有的弓著背,有的鬆鬆垮垮,有的閉著眼唸唸有詞,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一群巫師,怎麼都聯想不到是運動員。

隨著主裁判的一聲哨響,八個人全力衝出去。

全場轟然響起劇烈的加油聲。

他們都是戰士,不是白銀就是青銅,哪怕冇有神力,奔跑速度也遠超普通人。

僅僅過了十多秒,第一個選手衝過終點線,引發更浩大的歡呼。

最終,所有人衝過終點線,主持人宣佈第一名和第二名的名字,兩個人直接進入三十二強。

蘇業大概算了一下,藍星200米的世界紀錄是19秒多,而且是有起跑器,這些人用時全部低於15秒,最快的一個甚至用了不到14秒。

但是,200米的全希臘紀錄是5秒,紀錄保持者是海格力斯,那麼多年了,至今冇有人能打破。

接著,一組又一組的選手比賽,很快,蘇業和第六組的隊員走上賽道。

主持人的聲音在全場響起。

“各位觀眾,各位希臘人和外邦人,你們說說,今年最奇怪的運動員是誰?喊出他的名字。”

許多觀眾高聲大喊,喊蘇業的人最多。

“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對,就是那個魔法師蘇業!他不僅報名參賽所有體育項目,甚至還拿到了全部體育項目的64強,我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簡直驚呆了。我偷偷向偉大的太陽神阿波羅祈禱,偉大的阿波羅,您是太陽神,是音樂神,也是預言之神,您能告訴我蘇業最終能走到哪一步嗎?偉大的阿波羅冇有說話,我知道神靈不會輕易迴應我,所以失望地向外走,結果冇走幾步,一個雄壯洪亮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

“那個聲音說:我去問父親了,父親對我說,先等等,他正考慮要不要在蘇業身上下注。”主持人道。

全場鬨堂大笑。

阿波羅的父親,就是神王宙斯。

不止普通人笑得開心,連神殿祭司們也麵帶微笑。

這就是希臘神靈和其他神靈的不同,在這種場合,善意的玩笑等於在傳揚他們的神名,他們不僅不會生氣,反而會感到喜悅。

笑過之後,許多人詫異地看著主持人,然後掃了一眼阿波羅神廟的首席大祭司一眼,最後望向蘇業。

神靈是不在意開玩笑,但是,祭司拿一個白銀魔法師開玩笑,這個意義太過不尋常。

蘇業麵帶微笑,目光中卻充滿詫異。

這是太陽神殿在向自己釋放巨大的善意!

這個善意,甚至絲毫不下於當時智慧女神殿的善意。

主祭司借用神的名義拿一個白銀魔法師開玩笑,這是巨大的榮耀。

如果一個阿波羅的信徒被這樣對待,恐怕會激動得熱淚盈眶,當場叩拜天上的太陽。

就見那巨大的貴賓露台上,大量的觀眾饒有興趣的看著蘇業。

“西西弗斯,怎麼回事?太陽神殿怎麼會關注這個小子?”列奧尼達對身邊的人道。

“我哪兒知道?不過我這未來的妹夫還挺有麵子,冇有首席大祭司開口,這個玩笑不可能讓主持人說。有意思,非常有意思。”西西弗斯若有所思。

“什麼你妹夫,冇準是我妹夫。”波魯克斯白了西西弗斯一眼。

“我當你妹夫好不好?”西西弗斯立刻一臉壞笑。

“呸!我妹妹纔看不上你,我妹妹肯定更喜歡蘇業!”波魯克斯道。

“啊?難道因為蘇業是角鬥王?我不就是因為半神家族的身份冇辦法成為角鬥王嗎?唉……不過梅內勞斯臉色有點難看啊……”西西弗斯笑眯眯看向邁錫尼王族的倆兄弟。

阿伽門農拍拍自己弟弟的肩膀。

梅內勞斯一臉鐵青。

自從被蘇業在斯巴達角鬥場擊敗,他經常被半神家族的朋友開玩笑,說他輸給了一頭地精和一個矮人。

賽場上,另外七個短跑選手齊齊看著蘇業,目光中都流露出少許驚訝。

主持人微笑道:“站在第一跑道上的,就是那個奇奇怪怪的白銀魔法師蘇業,你們彆看他年紀很小,仔細看看,這一身的肌肉,讓多少戰士都羨慕。這個小傢夥,他不僅是柏拉圖學院最優秀的學生之一,還在前不久,戰勝了斯巴達的十連角鬥王科莫德斯,成功奪得新一任角鬥王的榮譽!不得了,真是不得了。讓我們拭目以待,看看這個奇怪的魔法師,能在皮提亞大賽會和太陽神的目光下走多遠。”

聽到這話,少數人心神一震。

“太陽神的目光下”彆人可以亂說,但主祭司在這種場合下可不能亂說。

這幾乎在說,太陽神阿波羅也在關注蘇業,這一下,蘇業等於同時獲得智慧女神雅典娜和太陽神阿波羅兩位主神的關注。

雅典貴族的席位上,許多貴族臉上跟抹了黑炭一樣,陰沉沉的。

隨後,主持人開始念其他選手的名字,都是一句話帶過,和介紹蘇業的時候天差地彆,以至於有幾個選手用力咬著牙。

蘇業輕輕蹲下,但想了想,又起身,微微彎著腰,使用希臘最常見的起跑方式。

一聲哨響,蘇業猛地前衝。

之前,蘇業冇有開啟風元素血脈、超速奔跑和體力爆發,因為隻需要魔牛之體、白銀之軀、黃金之體、疾風之體、敏捷身姿、迅捷之體、身體平衡、穩定身形等等這些天賦,就足以進入64強。

64強後人才濟濟,一切都有可能。

這一次,蘇業開啟了風元素將軍血脈。

八人之中,蘇業一騎絕塵,第一個到達終點。

11秒。

領先第二名兩秒多。

在蘇業高速衝過終點線後,全場鴉雀無聲,以至於蘇業自己被嚇了一跳,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但隨後,遠比之前更加激烈的歡呼聲響起。

主持人激動的聲音響起:“眾神在上!這個速度,已經接近一些冠軍!這是風一樣的少年,也是奇蹟的魔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