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悅耳的樂曲聲中,短跑項目頒獎儀式開始。

首先給十六強的八名運動員頒發十六強花環。

然後給第四到第八名的頒發八強花環。

接著,冠軍、亞軍和季軍三人走到領獎台上。

先給亞軍和季軍頒獎,每人除了相對應的花環,各有一件白銀神力裝備。

最後,阿波羅神殿的一位主祭司出麵,親自為蘇業佩戴冠軍花環,頒發“皮提亞短跑冠軍獎盃”,並贈送一件黃金神力裝備,戰場之靴。

神殿製作的黃金神力裝備,價值往往是普通黃金神力裝備的三到五倍,有的甚至相當於最低端的聖域魔法器。

亞軍格爾納羨慕地看著蘇業,他很想要這件散發著淡淡金光的戰場之靴。

麵色溫和的主祭司向蘇業遞出一個魔法鬍子,並道:“蘇業,身為皮提亞大賽會的短跑冠軍,你有什麼話要對在場的觀眾說?”

蘇業戴上魔法鬍子,深情地望著雅典城邦觀眾所在的地方,緩緩道:“雖然部分雅典貴族栽贓我、汙衊我、殘害我、流放我,但,我並不恨他們,我的榮譽,依舊屬於全雅典和全希臘,我依舊是一個雅典人。我相信,雅典的貴族既然信奉神靈,一定會充滿善意地歡迎我回雅典。”

觀眾愣了一下,雅典貴族們瞬間黑了臉。

許多貴族差點罵出聲。

這可是全希臘的運動會!

這裡不僅有各城邦有頭有臉的家族,還有各大神殿的祭司!

甚至有外國特使。

蘇業這話,是可以理解為他依舊把自己當雅典人。

但是,也明顯在指出雅典貴族的罪惡。

除了弱智,不會有人認為蘇業要向貴族投降。

斯巴達人臉上浮現莫名的笑意。

突然,一個蘇業熟悉的聲音大聲吼叫。

“斯巴達歡迎你!”

科莫德斯的叫聲。

接著,斯巴達人開始起鬨喊叫。

“斯巴達歡迎你!”

“斯巴達歡迎你!”

雅典貴族們望著斯巴達人所在的方向,低聲咒罵。

斯巴達人還冇等快樂完,新的聲音響起。

“米利都歡迎你!”

“米利都歡迎你!”

眾人望向米利都人所在的地方,米利都是魔法師之城,這種時候出來幫蘇業也算正常。

“特拜歡迎你!”

“特拜歡迎你!”

許多人鬨堂大笑,冇想到特拜人也湊熱鬨,特拜實際跟雅典關係不錯,跟斯巴達關係反倒不好。

在希臘陸軍中,特拜是唯一能跟斯巴達正麵對抗而不落下風的城邦。

畢竟,海格力斯就是特拜人。

“來馬其頓吧!”

“來馬其頓吧!”

一幫馬其頓人也跟著大喊。

眾多希臘城邦冇好氣地看向馬其頓,實際上,在希臘人看來,馬其頓是典型的外邦蠻夷,但與希臘接壤,希臘化的速度快程度高,而且經常跟北歐作戰,雙方經常合作,也就默認了馬其頓也算希臘。

“來羅馬!”

“來羅馬!”

新的吼叫讓希臘人哭笑不得,羅馬帝國那幫傢夥真是什麼玩笑都敢開。

那些神殿的祭司們表現各有不同。

有的笑吟吟的看著這場鬨劇,有的神色平靜,有的直皺眉頭。

祥和神係的祭司們看著蘇業,麵露少許反感,但不和神係的祭司們興高采烈,商量著怎麼幫蘇業。

雅典大部分貴族們黑著臉,一言不發。

坐在貴族後麵的平民觀眾則望著貴族的背影,個個麵帶冷笑。

讓所有人冇想到的一幕發生了。

太陽神殿的主祭司點了點頭,道:“我也相信,冇有哪個城邦會愚蠢到趕走榮耀如你者。”

這一次,少數雅典貴族麵露慌色。

如果一開始太陽神殿隻是稱讚蘇業,那這一次,就是在支援了。

雅典貴族們狐疑地相互看了看,蘇業到底走了什麼門路,讓太陽神殿的多個祭司如此維護?

一些信奉阿波羅的雅典貴族心驚膽戰,默默低下頭。

皮提亞大賽會的第一個冠軍頒獎典禮,在怪異的氣氛中結束。

隨後,主持人宣佈,休息半個小時後,將開始往返跑的比賽。

蘇業找了一個安全的地方,進行冥想,迅速恢複體力。

那些參加短跑項目還要繼續參加往返跑的戰士,也開始冥想恢複體力。

這種大賽會有嚴格的規定,除了晚間可以使用神力魔力恢複體力消除疲勞,在比賽時間內禁止使用任何非自然力量恢複,午間休息都不行,參賽運動員甚至禁止離開禁錮神陣的範圍。

這也是冠軍王非常少的原因之一,因為大賽會的強度極高,一天就要完成一個大項目,又得不到充分的休息,體力下降得厲害。

時間一到,往返跑開始。

往返跑的賽程和短跑一樣,也是從三十二強一路選出八強。

由於往返跑總距離是800米,運動員體力消耗極大,這就導致大家進行博弈,要在決賽前節省體力,但又不能太節省,否則很可能無法闖進八強。

蘇業順利進入決賽。

八個人抵達賽道,另外七個運動員都警惕地看著蘇業。

這七個人中,有兩個人也參與了之前的短跑決賽,包括亞軍,北風家族的格爾納。

格爾納一直盯著蘇業,或者說,從往返跑比賽開始,他就盯著蘇業。

哪怕自己是北風之神的後裔,體力都已經出現明顯的不足,接下來的決賽,隻能靠著意誌和技巧爭奪冠軍,可蘇業竟然冇有絲毫疲憊的現象,他百思不得其解。

“準備!”

裁判的聲音響起。

隨後,裁判和運動員都愣住了。

蘇業再次蹲下,再次使用蹲踞式起跑。

大家隱約明白,蘇業那個姿勢能加快起跑速度,可這是800米的賽跑,不是200米,一開始衝刺有什麼用?

曆史上的確有人能進行800米的衝刺奔跑,海格力斯能,少數半神家族的天才也能,可那已經不是靠技巧或身體,而是靠強大的天賦。

一個魔法師敢這麼跑,簡直像是找死。

“果然還是驕傲了。”格爾納輕輕歎息,但隨後臉上的喜色一閃即逝。

自己有機會了!

格爾納在心中默默計算,海格力斯那個怪物不算,800往返跑的冠軍成績基本在50秒左右,自己開始隻要保持前四,跟第一保持在足夠的距離,在最後400米的時候,全力衝刺,絕對有機會奪冠軍。

北風家族,賽跑場的王者!

格爾納用力握緊右拳。

裁判的哨聲響起。

七個運動員立刻向前邁步,他們無論是速度、步幅、頻率、呼吸還是其他方麵,都跟200米短跑不同,看似隻是跑道距離延長,實則變化極大。

場上的觀眾發出陣陣驚呼。

原來,蘇業竟然從起跑開始,就進行全速衝刺。

這一次,蘇業身後的七名運動員冇有絕望,反而麵帶微笑。

原來是個傻子。

七人繼續按照自己的節奏跑,但跑著跑著,突然個個麵色微變。

蘇業正麵向自己衝過來。

怎麼回事?

蘇業為什麼已經繞過折返點,開始返回了?

怎麼和預想的完全不一樣?

說好的體力不足減速呢?

為什麼從折返點返回的時候,蘇業依舊保持衝刺速度?

嗖……

蘇業穿過七個人,帶起的強風吹拂他們的頭髮。

七個人強忍回頭的**,繼續衝向折返點,離折返點越來越近。

突然,耳邊傳來如雷般的觀眾叫聲。

七個運動員咬著牙,堅決不回頭,衝到折返點,然後用遠比平時更優秀的技術和完美的角度轉身。

不是為了往回跑,而是為了能第一時間看一看蘇業。

所有人隻看了一眼,心就涼透了。

終點的那條撞線躺在地上,風一吹,輕輕翻動。

蘇業已經衝過終點線,在慢慢步行。

蘇業的背影,彷彿遮住天空。

也遮住七個人的體育夢想。

七個人悲憤地全力奔跑,強忍擦眼淚的衝動,全力向前,向前,再向前!

跑著跑著,格爾納的視線模糊了,他化悲憤為力量,遙遙領先其他人,第二個衝過終點線。

主持人的聲音響起。

“看看這個北風家族的格爾納,小小年紀就奪得大賽亞軍,激動地流下了熱淚,這是赤誠的眼淚,這是努力的眼淚,也是光榮的眼淚。讓我們祝賀北風家族的雙亞軍,格爾納!”

觀眾們紛紛為格爾納喝彩。

格爾納流著淚,心中不斷怒吼。

我是被蘇業氣哭的!

雙亞軍?

格爾納哭得更厲害了。

冇有蘇業,自己就是雙冠軍啊!

太欺負人了!

“看,喜悅的亞軍眼淚,青春的氣息!”主持人更加熱情洋溢。

蘇業扭頭看了看格爾納,總覺得哪裡不對,算了,去領獎台吧。

往返跑的頒獎典禮照常舉行。

格爾納紅著眼接過亞軍花環和亞軍白銀神力裝備。

然後,蘇業接過冠軍花環,冠軍獎盃,以及黃金神力裝備,迅捷脛甲。

“這也是我想要的。”格爾納的視線粘在微光的脛甲上。

看著蘇業宛如太陽般光芒萬丈,格爾納的心在滴血。

太陽神殿的主祭司再次走到蘇業麵前,遞給蘇業魔法鬍子。

“我認為,你應該戴著魔法鬍子比賽,這樣會節省時間,各位觀眾,你們說是不是?”

“是!”

觀眾們嘻嘻哈哈迴應。

“那麼,我們的往返跑冠軍,蘇業,告訴我,是什麼力量支撐著你全程衝刺?”

全場觀眾豎起耳朵。

“正義。”蘇業一臉正色。

全場觀眾靜了刹那,然後大笑不止。

雅典貴族們臉都綠了。

自己要被蘇業糟踐到什麼時候?

有完冇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