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強頒獎典禮之後,就是冠軍頒獎典禮。

冠軍蘇業、亞軍歐肯諾、季軍尤金和特彆獎第四名格爾納,一起站在頒獎台上。

格爾納不僅獲得了和其他八強成員不一樣的特彆獎花環,也獲得了一件白銀神力裝備。

觀眾們看著格爾納流出感動的淚水,也露出欣慰的笑容。

格爾納擦乾眼淚,望向蘇業。

蘇業頭頂冠軍花環,右手冠軍獎盃,左手抓著發光的神力黃金裝備,光輝披風。

這是著名的神殿神力裝備,隻有在大賽中或者為神殿立下重大功勞後,纔會被賜予。

甚至禁止交易和買賣。

在夜晚,這件光輝披風光芒四射,驅散死靈,宛如太陽,

“這也是我想要的啊……”格爾納內心默默哀歎。

在觀眾的歡呼聲中,四個人離開頒獎台。

蘇業拍拍格爾納的肩膀,道:“重裝賽跑有冇有什麼要注意的?”

“不知道!”格爾納一甩肩膀,轉身離開。

“他怎麼了?”蘇業問站在旁邊的尤金。

“嗬嗬,你問我,我問誰去?”尤金狠狠白了蘇業一眼,也轉身離開。

蘇業看向歐肯諾。

“我會在重裝賽跑中擊敗你!我不信你在重裝賽跑中也敢一直衝刺,哪怕海格力斯都不行!”歐肯諾目露凶光,說完抬腳就走。

“現在的運動員,冇有一點體育精神,說好的友誼第一比賽第二呢?”

蘇業小聲嘀咕,三個人大步遠離。

經過短暫的休息後,重裝賽跑準時開始。

和五項全能的越野重裝賽跑不一樣,普通的重裝賽跑路線在平地上舉行,賽程5000米。

重裝賽跑,每個人要穿戴揹負總重量達100斤的盔甲和揹包。

三十二強賽很快結束,蘇業成功進入決賽。

三十二個身穿重甲揹著大揹包的選手,站立在起跑線上。

哪怕他們個個都是戰士中的精英,哪怕他們都有多個天賦,甚至是英雄家族或者半神家族的成員,在剛剛經曆了無神力的三十二強賽後,還是流露出少許疲憊。

更何況,其中三分之二的人蔘加了之前的3000米長跑。

三十二個人相互看了看,在下午**的陽光下,大家的呼吸都稍稍粗重,身上的汗水都……

所有人盯著蘇業。

為什麼他冇有流汗?為什麼他的呼吸平穩?

許多人仔細觀察蘇業,目光突然一凝。

不對!

100斤的重量,對使用神力的戰士來說就和一頂帽子差不多。

但是,現在不能使用神力!

在場的每個戰士都人高馬大,肌肉鼓脹,棱角分明,每一個人都經過千錘百鍊,但不用神力揹著100斤的重量,身體都有少許下沉,後背都稍稍彎下,腰身都難以保持直挺。

可蘇業倒好,就好一個體內神力流動的戰士,身體幾乎不受力。

尤金突然道:“蘇業,看來我們之前猜對了,你果然有風元素血脈,而且,位階不低對吧?絕對不是風元素之民那樣的低位階血脈!至少是中階的風元素血脈,才能幫你抵消大部分重量!”

“怪不得!如果是中階的風元素血脈,絕對能夠抵消掉100斤甚至更重的重物。我突然明白蘇業為什麼敢參與賽馬了,他騎在馬上,幾乎冇有什麼重量,眾所周知,騎手體重越輕越好。我早該發現的,早該發現的……”格爾納道。

歐肯諾眉頭緊皺。

這時候,主持人激情澎湃的聲音響起。

“各位觀眾,接下來,我們將會看到賽跑項目的最後一場比賽,重裝賽跑,之後想看到賽跑,就隻能是五項全能的越野重裝賽跑了。大家都知道,重裝賽跑是賽跑項目的重頭戲,它象征著我們希臘人……”

介紹完重裝賽跑,帶動全場觀眾的情緒,主持人又道:“好,接下來由我為大家介紹這三十二位參加決賽的選手。老規矩,先介紹……該死的!眾神寬恕,為什麼又看到蘇業了?我真不想看到他了,他簡直就是來打擊其他選手信心的!各位觀眾,你們難道還冇有看夠這個奇奇怪怪的魔法師?”

“冇有!”

“冇有!”

眾人笑著大喊。

主持人露出一副受傷的表情,無奈道:“好吧,我就不情願地繼續介紹他……等等!我突然發現一件恐怖的事,非常恐怖的事!各位觀眾,你們發現了嗎?”

觀眾們疑惑地看著主持人,到底發生了什麼恐怖的事?

連貴賓台上的半神家族成員和神殿的祭司們也非常好奇。

“你們想想,如果蘇業再贏得重裝賽跑的冠軍,他會成為什麼?賽跑王!賽跑王!賽跑王!我的天啊,一個法師竟然有可能成為賽跑王!這太恐怖了!不過,更恐怖的是,各位觀眾,你們誰押了蘇業是賽跑王?”主持人說到最後,觀眾恍然大悟。

整個體育場人聲鼎沸。

場中的所有選手也目光灼灼。

“我不會讓你成為賽跑王!魔法師應該縮在我們後麵,而不是羞辱我們!5000米的距離,你不可能一直保持高速,不可能!”歐肯諾大叫。

尤金聳聳肩,道:“他的風元素血脈位階有點高,不出意外,我反正跑不過他。”

“蘇業,你要是個男人,說出你的天賦數量!”格爾納大喊道。

蘇業聳聳肩,道:“我怕說完你又流出青春的眼淚。”

“我……”

主持人道:“讓我想想,蘇業的賽跑王賠率是多少……想起來了,1賠10。如果有人押滿5萬金雄鷹,最後一共能得到50萬金雄鷹!眾神在上,原諒我這輩子都冇見過這麼多金雄鷹。你們猜猜,蘇業有冇有押自己呢?”

主持人一句話勾起了全場觀眾的好奇心,所有觀眾都打量著蘇業。

斯巴達人的觀眾席上,一個被頭髮遮住大半個麵龐的少女用一雙粉色的眼睛盯著蘇業。

“那麼,由我來帶大家解開這個疑惑。蘇業,你押自己成為賽跑王了嗎?押的話,點一下頭。”主持人的聲音傳遍全場。

蘇業重重點了一下頭。

“大家看到了嗎?蘇業押了自己!那麼,蘇業,告訴我,你押了多少,如果不到一萬就算了,如果超過一萬,一根手指代表一萬!來吧,告訴我們你押了自己多少金雄鷹。”主持人道。

蘇業慢慢舉起右手,伸出五指。

全場觀眾議論紛紛。

“果然是蘇業,果然膽子很大,竟然直接押到上限!想必大家都等急了,好,那麼我們廢話不多說,快速進入5000米的重裝賽跑決賽,讓我們早一點看到結果。主裁判,請準備。”主持人把指揮權交給場下裁判。

另外三十一個選手:???

他們的小眼神充滿迷茫。

皮提亞大賽臨時改規則了?不是應該一一介紹三十二個人的名字嗎?

怎麼介紹完一個蘇業就直接比賽了?

我們三十一個人不配有名字嗎?

還是主持人忘了?

該死的蘇業!

眾人凶狠地望著蘇業。

許多人眼神交錯,輕輕點頭。

長跑可不是短跑,短跑都是在固定賽道,身體不能發生碰撞。

但長跑尤其是5000米的重裝賽跑,大家的身體經常碰撞,受傷是常見的事。

如果某個城邦人數多,甚至還會使用各種臟戰術。

這一刻,三十一名選手親如兄弟。

“預備……”裁判的聲音響起。

所有人齊齊望著蘇業,每個選手無比緊張。

萬一蘇業這個瘋子還蹲下,然後衝刺出去,大家都彆跑了,躺地上裝死算了。

蘇業微微彎腰,冇有蹲下。

所有選手長長鬆了一口氣。

但是,全場觀眾卻有些失望,看來,看不到重裝賽跑衝刺了。

不過仔細一想,也冇什麼,畢竟連海格力斯都做不到。

再說了,身背那麼重的東西,蹲下奔跑反而會成為負擔,等等……

嘹亮的哨聲傳遍全場。

三十一名選手深呼吸一口,沉穩地邁出腳步,和短跑時候有巨大的差彆,但是,所有人都盯著蘇業,然後個個神色呆滯。

蘇業是冇蹲下,但蘇業衝出去了,衝出去了,衝出去了……

和之前一模一樣的速度衝刺。

揹著100斤的重物衝刺。

超過一半的選手心理崩潰,差一點就要把鎧甲和揹包扔在地上。

不想跑了!

巨大的歡呼聲衝向天空。

百萬級彆的觀眾大聲歡呼。

這是世界低階體育競賽前所未有的一幕!

見證曆史的時刻!

所有觀眾的目光如同燈光一樣明亮。

所有人的魔法眼鏡框中,隻有一個蘇業。

那個蘇業,身穿鎧甲,揹著揹包,卻像風一樣在奔跑,全速奔跑。

他在短跑時是這個速度,在長跑的時候也是這個速度,現在,重裝賽跑還是一樣的速度。

真不當人了!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腦中靈光一閃。

難道說,蘇業要打破海格力斯創造的世界紀錄?

打破世界紀錄,必然會獲得主神神賜的!

而且可能不止一個主神神賜!

賽跑王平均十年出一個,但新的世界紀錄被海格力斯創造後,所有人都相信,世界紀錄已經被終結了。

海格力斯不是打破誰的世界紀錄,而是重新定義賽跑!

世界隻有兩種運動員,一種叫海格力斯,一種叫其他所有運動員。

現在出現第三種了嗎?

大多數觀眾充滿了期盼,但也都心有疑惑。

任何將領都不敢讓自己的士兵揹著這麼重的東西跑這麼快,更何況一跑就是10裡,而且是衝刺跑。

照蘇業這個速度,真的會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