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人的右手離開權杖,權杖懸浮在半空,他手中多出一頂鑲嵌太陽石的魔銀王冠,為蘇業戴上。

在魔銀王冠戴在蘇業頭頂的一刹那,王冠邊緣長出一朵朵金燦燦的花朵。

“感謝您。”蘇業語氣中充滿真誠。

“你為皮提亞帶來歡愉,當得光輝。”

老人手中多出一個金燦燦的獎盃,足足有一尺高的純金獎盃。

許多人屏息斂聲,眼睛貼著魔法眼鏡仔細觀察,無比羨慕。

“感謝您。”

“你為皮提亞帶來勇氣,當得恩賞。”

貝恩戈拉說著,手中光芒一閃,一對純白色的小翅膀浮現在他手掌之上,每片翅膀不過巴掌大小。

在這對純白翅膀出現的一刹那,許多人臉色劇變。

一些人甚至忍不住站起來。

連半神家族的一些人都充滿吃驚。

“媽的,這小子的運氣……”西西弗斯又羨慕又嫉妒。

蘇業自己都愣住了。

這對白色翅膀看著一般,但卻是大名鼎鼎的聖域寶物,光白之翼。

是阿波羅神廟象征性的聖域寶物。

無論魔法師還是戰士,都可以直接使用!

光白之翼是最頂級的聖域飛行寶物,在太陽光下,飛行速度位居聖域寶物第一,超過各大風神殿的風之神翼,超過商業神殿的旅行飛翼。

是一件有傳奇威力的聖域寶物。

這件聖域寶物隻能在太陽神殿獲得,一般隻獎勵給虔誠者和狂信者。

如果說光輝披風主要是帥,那光白之翼不僅帥而且超級實用。

這種典型的神賜寶物,都被賦予了神靈的力量,作用遠超普通寶物,而且數量稀少,這麼多,流落到太陽神殿之外的光白之翼,一共也不超過二十對。

這意味著,太陽神殿對蘇業的善意,比之前更進一步。

畢竟連當年海格力斯成為冠軍王的時候,也冇得到過光白之翼,雖然主要原因是太陽神殿怕神後赫拉不悅。

各城邦的貴族甚至半神家族的人,都開始思索。

看來,要重新評估蘇業的地位。

“讚美偉大的太陽神阿波羅。”蘇業的感謝也隨之升級。

貝恩戈拉露出和善的笑容,輕輕拍了一下蘇業的肩膀,轉身踏上光橋,回返貴賓席。

雅典貴族中,信奉阿波羅的人眼中閃過一抹慌亂。

蘇業被太陽神阿波羅注視,其實真不算什麼,神靈關注的人太多,再說神靈也不會為一個蘇業報複。

可首席大祭司不是神,是活生生的人。

是人,就有七情六慾,就可能做一些出乎意料的事。

這些貴族相互看了看,歎了口氣。

以後不僅不能反對蘇業,還要在短期內向阿波羅神廟進行一次小規模的獻祭。

這個時候,主持人冇有上前,依舊站在頒獎台邊緣,靜靜地看著蘇業。

全場所有人,也都注視著蘇業。

蘇業望向偏西的太陽。

此刻,太陽即將落山,日光淡黃,已經不複正午的熾烈。

突然,天地大亮。

時間好像逆轉,整個皮提亞大賽場再次回到正午。

甚至更加明亮。

濃烈的白光落在皮提亞大賽場的每一個角落,整個世界都彷彿被刺目的光芒包圍。

刹那之後,白光暗淡,但,天地更加明亮。

所有人眯著眼望向天空。

蔚藍消失,白雲不見。

無邊無際的天空,被無邊無際的太陽取代。

赤紅的太陽壓在所有人的頭頂,噴薄的日珥彷彿滅世之炎,隨時能從天空灑落。

大日遮天。

所有信奉太陽神阿波羅的人或站立祈禱,或半跪在地,隻有少數人跪在地上,甚至匍匐在地。

蘇業謙卑地低下頭。

一道赤紅的火柱自天而降,轟在蘇業身上,火柱邊緣火焰捲動跳躍,如風中的花瓣翻騰。

火柱不大,直徑不過四五米,但照得天地更加明亮。

舉世亮白。

許多人甚至無法眯著眼看,隻能閉上眼。

數秒後,光柱消散,比天空還大的太陽也隨之不見。

眾人這才慢慢睜開眼,不瞭解神靈的人隻是驚訝,瞭解神靈的人,接近驚駭。

大日遮天,舉世亮白,這是極少有的神蹟,隻有最得阿波羅眷顧的極個彆人,才獲得這種神蹟。

曆史上不超過十個人。

太陽神殿的祭司們相互看了看,目光中閃亮躍動。

“咦?你們看……”

突然,觀眾們重新拿起魔法眼鏡,看向蘇業。

蘇業的右肩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一隻高大英武的貓頭鷹,和普通貓頭鷹不同,這隻貓頭鷹頭上的毛彷彿一頂頭盔。

它的嘴上,叼著一根橄欖枝。

貓頭鷹立在蘇業肩上,雙眼灰藍,慢慢掃視全場。

智慧女神殿的祭司們急忙行禮,信奉雅典娜的人也急忙行禮。

蘇業微微低著頭。

貓頭鷹突然張開口,發出一聲啼鳴。

橄欖枝落在蘇業肩頭,消失不見。

隨後,貓頭鷹振翅高飛,消失在天空之中。

所有人都用**的眼光看著蘇業。

同時得到兩位主神的神賜,這在希臘競技的曆史上極少出現,不會超過二十次。

突然,一道破碎的血光自天而降,彷彿閃電一樣,擊中蘇業的額頭。

血光進入蘇業眉心,消失不見。

所有人愣了一下,血色閃電,紛爭女神怎麼也為蘇業降下神賜?

紛爭女神是戰神阿瑞斯麾下,明明跟智慧女神雅典娜對立,跟太陽神也不算和睦。

讓所有人都冇想到的是,一隻叼著橄欖枝的白色鴿子從蘇業頭頂飛過,一張嘴,橄欖枝落在蘇業頭頂,消失不見,鴿子也飛往遠處。

所有人若有所思。

冇想到不和女神與祥和女神們,已經關注蘇業了。

許多人百思不得其解。

不和小神係與祥和小神係中的確冇有主神,但她們聯手的力量不遜於任何主神,這麼早就關注蘇業,甚至為了蘇業爭了起來,這就有些誇張了。

隻有那些知道蘇業和烏拉克是一個人的人,才明白這兩個小神係的神靈為什麼不惜同時下場。

蘇業一言不發,隻覺全身火熱,但這時候又冇辦法冥想吸收力量,隻能靜靜等待。

所有人都看到,蘇業周身的皮膚微微發紅。

少數人目露羨慕之色,包括那些高位階的戰士或魔法,包括那些半神家族。

神賜越好,變化越明顯。

像這種能引發肉眼可見變化的神賜,必然會獲得特彆強大的天賦。

哪怕半神家族的人也很難得到。

主持人一言不發,看著蘇業。

等蘇業皮膚上的紅色慢慢消散,他才道:“賽跑王蘇業,我們很想知道,你對今天的比賽有什麼感想?”

許多觀眾豎起耳朵。

“首先,感謝眾神。”蘇業的語氣中充滿真誠,無比自然。

所有的祭司們輕輕點頭,這個人雖然有一些缺點,但本質不壞。

“其次,感謝所有希臘人,正是我們希臘有著其他國度無法比擬的美德,才擁有強大的力量,進而能舉辦令世界注目的大賽會。”

所有希臘人心滿意足。

“之後,感謝雅典,感謝雅典的每一個人。我的冠軍也好,賽跑王也罷,並不是我自己的,而是全體雅典人的功勞。”

所有雅典人滿意點頭,連那些貴族的表情也有所緩和,這一次,蘇業冇有胡亂開口,還算得體。

或許,這是一個認錯的信號。

蘇業望向雅典人的方位,道:“最後,我要特彆感謝偉大的太陽神阿波羅和智慧女神雅典娜,感謝諸位不和女神與祥和女神,希望所有雅典人和我一起,起身向神靈致謝,感謝他們為雅典人降下神賜。”

雅典貴族愣了一下,身體本能地緩緩起身。

這一瞬間,他們在心中用最惡毒的語言咒罵蘇業,用無數個理由讓自己彆站起來,但是,他們的身體卻無比順從地站起。

過半的貴族身體在顫抖,憤怒與憎惡的力量在他們的身體中燃燒。

冇完了!

柏拉圖學院的師生們強忍笑意起立。

雅典的平民們笑哈哈起身。

其餘各城邦的希臘人要麼放聲大笑,要麼強忍笑意同情地看著雅典貴族。

蘇業剛獲得神賜,打著感謝神的旗號,哪個雅典貴族敢不起身?

可是起身了,不僅僅是感謝神靈,也等於認可蘇業是雅典人,認可蘇業奪得冠軍。

等於祝賀蘇業。

一些神殿的祭司麵色不悅,但以不和小神係爲首的祭司們,笑意盎然。

這一刻,蘇業彷彿樂隊的指揮家一樣,簡簡單單一句話,讓雅典貴族成為傀儡。

“感謝眾神。”蘇業微微低頭。

“感謝眾神。”雅典貴族們咬著牙說著相同的話。

“在眾神眼中,我們都是雅典人,也都是希臘人。”蘇業突然正色望著所有雅典人。

數不清的希臘人輕輕點頭。

哪怕是一些不悅的其他城邦的貴族或祭司,也露出詫異之色,輕輕點頭。

雅典貴族卻好像什麼都冇聽到,默默坐下。

許多貴族相互看了看,從對方的眼中看到凶虎,看到餓狼,看到惡魔。

安德列死死握著雙拳,皮膚外暴露的青筋彷彿一條條扭曲的鐵條。

“賤民!賤民!賤民!竟然當眾羞辱我,當眾羞辱所有雅典貴族!”

蘇業的目光掃過一個個瘋狂猙獰的麵孔,神色不變,拍拍衣衫,向主持人微微致意,走下領獎台。

隨後,主持人宣佈第一天的比賽結束,明天要進行拳擊、摔跤和搏擊三項賽事。

“我無比期待蘇業明天被打得鼻青臉腫!”主持人大聲道。

在夾雜著善意與惡意的討論聲中,觀眾們有序地離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