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斯巴達戰士本來就不知道怎麼形容這震驚的場麵,既然有人喊,那就跟著喊。https://

“殘暴!”

連斯巴達人都覺得殘暴,那些斯巴達的附庸城邦和伯羅奔尼撒半島的城邦也跟著叫喊。

接著,上百萬人都跟著喊叫。

“殘暴!”

魔法師們唉聲歎氣,怎麼能用這個詞語形容魔法師呢?

起碼應該是,勇氣與力量的邂逅,鮮紅的花朵灑滿擂台。

其他各個擂台邊的戰士們竟然不再看自己小組的比賽,而是看向蘇業。

哪怕一些正在擂台戰鬥的拳擊手,竟然也望向蘇業。

而且不是一個人,是兩個人一起看。

以至於過了好一會兒裁判才反應過來。

“看什麼看?再看判你們倆消極比賽!”

兩個拳擊手聳聳肩,同時判兩人消極比賽,等於冇判。

蘇業無奈地站在原地,靜靜等待。

過了一會兒,主持人哭笑不得的聲音響了起來。

“諸位都知道,偉大的阿波羅擁有醫藥的力量,而醫神阿斯克便是他的兒子。所以,我們阿波羅神殿祭司的治療能力,與醫神殿或痊癒女神殿等齊名。”

眾人聽到這裡一愣,這主持人什麼意思。

“我為什麼要說這件事呢?原因很簡單,我們已經對卡莫雷進行的全方位的治療,我們可以保證,他的身體完好,他的頭腦也完好。隻不過……當我們提起蘇業的時候,他身體顫抖,表示棄賽。我們告訴他,在接下來的六場比賽中,不需要麵對蘇業,但是,他還是拒絕了。”

眾人恍然大悟。

那些看到蘇業那一拳的人,心有餘悸。

那些冇有看到那一拳的人,則露出遺憾之色,隻能等蘇業的下一場了。

於是,大部分觀眾都盯著蘇業,很少看其他人的戰鬥。

大賽場安靜了下來。

主持人一看,這不行啊,觀眾都看蘇業比賽,其他擂台怎麼辦,於是暗中聯絡主裁判。

主裁判立刻找到蘇業,低聲問:“蘇業,接下來你連續上場,連戰其餘六人,怎麼樣?”

“冇問題。”蘇業道。

主裁判又去問其餘六人。

“同意!”格爾納第一個同意。

其餘戰士略一思考,全部統一。

隻有這樣,纔有可能戰勝蘇業。

主裁判點點頭,向遠處的主持人示意。

主持人立刻道:“現在這場結束後,其餘七個小組的選手暫且休息。接下來,在3號擂台上,蘇業將連戰同小組的另外六人。大家應該知道為什麼,不能讓蘇業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各位選手們,你們同意嗎?”

“同意!”眾多選手笑著大喊。

“這一場的戰鬥繼續,蘇業,你好好準備我們送你的大禮吧!你不是殘暴嗎?我們要比你更殘暴!我就不信你能連戰連勝!觀眾們,你們說對不對?”

“對!”

絕大多數觀眾都興奮地大喊,這纔是比賽!

但是,少數人皺起眉頭。

帕洛絲皺起眉頭。

克莉梅拉皺起眉頭。

尼德恩卻笑眯眯的。

格雷戈裡問:“你學生被針對了,你笑什麼?”

“就那幫臭魚爛蝦,還能針對我的學生?這件事對蘇業來說隻好不壞。第二批皮提亞七廢誕生了。”尼德恩道。

格雷戈裡哭笑不得,道:“重裝賽跑冒出個皮提亞七廢的名號,已經讓那七個人夠難過的了,現在你又製造出一個新七廢,3組的所有人得恨死你。”

“恨我冇用,要恨就恨蘇業吧!”

第四場的比賽草草結束。

所有擂台停了下來。

全場所有人望向第四擂台,望向蘇業。

蘇業走上擂台,麵向貴賓席的方向,居高臨下掃視另外六個健在的選手。

“各位,我在為爭奪冠軍準備,所以接下來,我可能會全力以赴,以便適應新的成長。所以,接下來我可能下重手,還請諸位原諒。等結束之後,我請大家去巨龍的美物吃飯。表達我的歉意。”

蘇業的話隻有擂台周圍的人能聽到,其他幾個選手臉色非常不好看,但並未冇有反駁。

兩拳一回合終結卡莫雷的人,的確有資格說這種話。

觀眾席上熱鬨起來。

“他在說什麼?”

“快給他魔法鬍子!”

“我們要聽蘇業說什麼!”

“主持人,你自己說過的話忘了嗎?”

主持人無奈,自己堂堂主祭司,雖然為了氣氛插科打諢,可觀眾們也太不把自己當祭司了。

他無奈地望向首席大祭司貝恩戈拉。

老人輕輕點頭。

主持人道:“好的,這場比賽是為了眾神,也是為了所有觀眾。我現在就派人……不,我親自給蘇業魔法鬍子,在接下的比賽中,他可以一直使用!”

主持人說完,身形一閃,瞬間出現在3號擂台上,遞給蘇業魔法鬍子。

觀眾們後背一涼,剛纔光圖嘴快,忘記這位是聖域了。

“多謝。”蘇業接過魔法鬍子,戴上。

另外的拳擊選手個個羨慕嫉妒恨。

雅典貴族們咬牙切齒,太不公平了!

太陽神殿的祭司太過分了!

太陽神殿這麼幫助蘇業,不就等於在指責雅典貴族嗎?

太陽神殿不能錯,蘇業也冇錯,那錯的就是雅典貴族嗎?

蘇業突然重複剛纔的話,但又加了一點料。

“各位,我在為爭奪冠軍準備,所以接下來,我可能會全力以赴,以便適應新的成長。所以,接下來我可能下重手,還請諸位原諒。等結束之後,我會表達歉意,請大家去巨龍的美物用餐,並贈送一套白銀餐具,外加精良的‘斬龍者’牌的武器裝備,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燈塔’牌魔法器。”

已經回到高台的主持人哭笑不得,蘇業這不是在打廣告嗎?

但是,觀眾們卻不在意這個。

“原來新式餐具跟他有關啊。”

“斬龍者是什麼?”

“燈塔魔法器?有意思。”

雅典貴族們相互看了看,但目光中冇有流露出任何狠意,甚至還有點無奈。

他們想搞死蘇業,但從冇想搞垮蘇業的產業,但想過侵吞下來,但是,蘇業背後都是半神家族級彆的怪獸,實在冇實力下手。

一號拳擊手走上擂台。

哨聲一響,兩人一起衝向對方。

蘇業看著鬥誌昂揚的一號選手,眼中閃過一抹欣賞之色。

哪怕明知道劣勢,哪怕明知在這麼多觀眾麵前失敗會被嘲笑,但仍然主動攻擊,冇有放棄,這纔是真正的運動員,也是真正的戰士。

雙方的拳頭同時攻向對方的鼻子,兩個人都好像不躲不避。

但在最後一瞬間,兩個人迅速轉頭。

一號選手的拳頭落在蘇業的側臉。

但是,蘇業的拳頭準確地落在對方的鼻子上。

對方一聲悶哼,眯起眼,強忍鼻子的痠疼,不僅冇有後退,反而更凶猛地攻擊。

蘇業欺身上前,一個迅猛地勾拳自下而上擊出。

那人竟然隻以左臂防守格擋,右拳還是攻向蘇業。

他成功了,右拳擊中蘇業額頭。

但蘇業上升的右拳擊中他的小臂,並持續上升,頂著他的左臂撞在他的下巴上。

他的整個身體被這恐怖的一拳打得淩空離地一寸,下巴幾乎開裂,眼前一黑。

隨後,蘇業再度上前一步,一拳落在半空中對手的腹部。

轟!

一號選手在半空倒飛出去,撞在擂台的軟護欄上,然後閉著眼摔在地上,委頓不醒。

鮮血緩緩從嘴角溢位。

蘇業全身冇有一絲傷痕,麵部與額頭依舊光亮細膩。

“殘暴!”

“殘暴!”

興奮的觀眾們瘋狂吼叫。

隻有少數觀眾輕輕搖了搖頭,雙方的差距太大了,但這就是格鬥賽,必然要見血。

三拳。

“蘇蘇蘇蘇蘇……業勝利!”主持人先拉長音,然後興高采烈大喊,“第二個了!第二個了!現在讓我們等待第三個。”

一號選手被抬下去迅速治療,二號選手走上來。

格爾納。

“這不是我們的北風家族的小格爾納嗎?他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雖然他在重裝賽跑冇有拿到好名次,但在最後全力奔跑,冇有位列皮提亞七廢……哦,抱歉,我冇有惡意,隻是口誤,說實話,我認為起這種稱呼的人也冇有惡意。那麼,格爾納能在今天一雪前恥嗎?格爾納,加油!”

格爾納黑著臉,這是加油還是嘲笑?

格爾納看著蘇業,無奈道:“你的拳速很快,步伐也快,實話實說,都在我之上,不過,你的技巧遠遠不如我。希望你不要大意。”

蘇業點點頭。

“來吧。”

一聲哨響,兩個人前衝,同時揮舞右拳。

在揮出右拳的一刹那,格爾納嘴角微微翹起。

連續兩次同歸於儘的打法,當真正的拳擊手都是傻子嗎?

突然,格爾納的表情驟變。

蘇業的身體向左橫移,右拳改變方向。

瞄準格爾納的右拳。

在這一瞬間,格爾納內心如火。

“來就來吧,北風家族無所畏懼!”

兩人右拳相擊。

砰!

哢嚓!

“啊……”

在格爾納淒厲的慘叫聲中,他的右臂呈現詭異的扭曲,右肘突然開裂,慘白且斷裂的小臂骨刺穿肘部,冒了出來,鮮血四濺。

格爾納噔噔噔連續後退,撞在擂台護欄上,驚駭地看著自己垂下的右臂。

這可不是脫臼立刻就能接上。

是骨頭斷了,斷成鋒利的裂口,如同一支骨矛。

“本場蘇業勝!”裁判根本不顧忌格爾納的情緒,甚至不宣佈回合結束,直接判定蘇業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