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格爾納額頭冒著冷汗,坐在地上憤怒地看著蘇業。https://

他這才明白,蘇業意識到自己的速度快技巧強,所以使用更直接的方式解決戰鬥。

格爾納目光一暗,一言不發,低下頭,左手捂著右臂,跳下擂台,在祭司的幫助下接受治療。

“殘暴!”

“殘暴!”

“殘暴!”

如果一開始觀眾還有些同情對手,但在接連不斷鮮血與戰鬥的刺激下,徹底激發了他們的凶性。

激發了希臘人血脈中的好勇鬥狠。

“下一個!”

“下一個!”

突然,上百萬人齊齊喊著口號。

三號選手身體一顫,慢慢向擂台走去。

短短幾步的距離,讓他走出5000米越野重裝跑的感覺。

“我是科林斯的帕瓦羅特,一個拳擊手,可以失敗,但不可以不戰而敗!”帕瓦羅特輕輕舉起雙臂。

“為冇有不戰而敗,戰鬥!”蘇業大聲說著,同樣舉起雙臂,擋住麵部。

“戰鬥!”

“戰鬥!”

眾多觀眾起身,一起大喊。

熱情燃燒,激情爆發。

哨聲響徹天空。

兩個人立刻出擊。

帕瓦羅特右拳隻是虛晃一下,用左臂去格擋蘇業的右拳,準備再利用右拳攻擊。

但是,蘇業的右拳擊中他的左臂,並帶著海嘯聲,宛如巨人衝撞一樣,右拳懟著他的左臂轟在他的臉上。

哢嚓,左臂傳出細微的骨骼碎裂聲。

第二拳,帕瓦羅特用右臂格擋,當蘇業再一次把他的右臂轟在他的胸膛上。

哢嚓……

帕瓦羅特的右臂傳來細微的骨骼碎裂聲。

第三拳,帕瓦羅特微微低頭,雙臂交叉在額前。

砰!

蘇業的拳頭精準地落在兩臂交叉處,帕瓦羅特在骨骼碎裂的聲音中,眼前一黑,頭顱後仰,身體淩空倒飛,撞在護欄上。

蘇業還想追擊,但突然收手。

就見帕瓦羅特滑落在地上,目光空洞,呆呆地看著前方,彷彿陷入老年癡呆的病人。

他的兩臂斷裂,鮮血湧出。

胸口微微塌陷。

“第一回合,蘇業勝!”裁判說完跑過去。

“帕瓦羅特,能看到嗎?”裁判伸出右掌,在帕瓦羅特麵前晃了晃。

帕瓦羅特毫無反應。

“本場比賽,蘇業勝!”裁判大聲宣佈。

觀眾們再次發出驚歎聲和歡呼聲。

其餘幾個拳擊手神色木然,甚至有人瑟瑟發抖。

其他擂台的拳擊手目光呆滯。

那種力量,那種速度,至少是青銅戰士使用青銅神力的程度吧?

歐肯諾盯著蘇業,卻隻是微微一笑。

霍特眨了眨眼,疑惑地撓著頭。

蘇業什麼時候變這麼厲害了?

那些爭奪冠軍的熱門人選,大都麵色凝重。

在眾人的注視下,蘇業陸續進行後麵的比賽。

最快兩拳解決戰鬥。

最多不超過三拳!

最終,以七戰全勝的戰績拿下比賽。

在觀眾熱烈的歡呼聲中,八個小組繼續擂台賽。

觀眾們興趣缺缺,議論紛紛。

“這個蘇業真是厲害啊,不出意外,拳擊項目能位列前三。”

“前三?那是侮辱他,我相信他能拿冠軍。”

“不過,那些輸給他的人就慘了。”

“輸給彆的戰士不算什麼,可輸給魔法師,名聲就完了。”

“現在和他同在三號擂台的,被人稱為皮提亞第二波七廢,或者是拳擊賽七廢。”

“那就是說,皮提亞現在有十四廢了?”

“他們好慘啊,這種全希臘級彆的比賽,哪一個不是各城邦的翹楚?哪一個不受各方尊重?結果遇到蘇業成了這個樣子……”

“不,我覺得更慘的還在後麵,萬一蘇業後麵的戰鬥也連勝,會不會出現更多廢?”

“眾神在上,我真的同情蘇業的手下敗將,但……我也好奇蘇業到底能製作多少廢。”

慢慢地,觀眾們的俏皮話和玩笑話不斷流傳擴散,皮提亞賽跑七廢和拳擊七廢已經確定,大家都在等待下一輪的摔跤七廢。

足足過了三個小時,才選出16強。

和蘇業一起出線的是格爾納。

他的傷勢被祭司們治好。

但是,他的麵部卻好像中了時間靜止,一直停留在被打敗的那一瞬間。

一直黑著臉,再也冇有笑過。

十六人分成四組,每組第一晉升四強,其餘人爭奪八強名額。

倒黴的格爾納又和蘇業分到一個小組。

最終,蘇業成功晉升四強。

另外三人分彆是歐肯諾、尤金和霍特。

歐肯諾自始至終贏得乾淨利落,他的對手甚至還有一個半神家族的成員。

而尤金和霍特都陷入苦戰,兩個人對手要麼是城邦出名的天才,要麼是英雄家族的後裔,最後以重傷為代價慘勝,接受祭司治療後才能再戰。

接著,四個人在主擂台上進行抽簽,決定半決賽的對手。

最終,蘇業對陣尤金,歐肯諾對陣霍特。

看著自己的抽簽,歐肯諾突然用頗有深意的笑容望向蘇業。

“霍特是你的朋友?”

蘇業感受到語氣中十足的挑釁,眉頭一動,靜靜地看著歐肯諾。

“你最好讓他投降。”歐肯諾說著走下擂台。

尤金突然道:“我不是歐肯諾的朋友!”

由於他們離蘇業和主持人非常近,對話通過魔法鬍子傳遍全場。

眾人愣了一下,看著尤金笑起來,很顯然,歐肯諾想要通過打擊霍特針對蘇業,但尤金怕被蘇業報複,急忙表態。

蘇業冇理會歐肯諾和尤金,過去拍拍霍特的肩膀。

“正常比賽,實在打不過就認輸。不用怕,他要是太過分,我十倍償還。”蘇業的聲音傳遍全場。

“好!”霍特憨厚一笑。

起鬨聲此起彼伏,連成一片。

那些觀眾唯恐天下不亂,用各種聲音喊叫,想要蘇業和歐肯諾對戰。

第一場,蘇業對陣尤金。

尤金的實力超過之前所有的對手,但是,擂台就這麼小,蘇業完全使用兩敗俱傷的打法。

第一回合,蘇業竟然冇能打倒尤金,但尤金遍體鱗傷,最終計算積分,蘇業獲勝。

蘇業身上一點傷冇有,觀眾們嘖嘖稱奇。

第二回合,尤金終於無法承受蘇業狂風暴雨般的攻擊,而他的攻擊根本無法打破蘇業的岩石鎧甲,最終被蘇業直接打飛出擂台。

“服氣了!”尤金躺在地上吐著血,一臉無奈。

蘇業跳下擂台賽,靜靜等待。

很快,霍特和歐肯諾上場。

但是,讓所有人冇想到的是,剛一交手,歐肯諾全身猛地暴漲兩圈,皮膚突然變得赤紅,表麵浮現一條條黑紋。

“瘋狂之血……”

就見歐肯諾的雙眼瞬間變得雪白,宛如一個紅皮小巨人一樣,瘋狂攻向霍特。

霍特比歐肯諾還要高,全身的肌肉堪稱完美,純粹的身體力量絲毫不遜於歐肯諾。

但,霍特的戰士和戰體天賦都很一般。

歐肯諾雙拳猶如暴風雨般地擊出,好像在同一時間擁有十幾條手臂,化為密密麻麻的殘影,落在霍特身上。

霍特甚至還冇來得及出擊,就被迫使用雙臂格擋。

歐肯諾的雙拳太強大了,簡直是兩根鐵錘。

每一拳落在霍特的手臂上,必然會出現奇特的震盪,冒出淡白色的衝擊波,撕開霍特的皮膚和血肉,絞成碎肉並震飛。

同時,歐肯諾每擊出一拳,身體發出海嘯般的聲音。

拳擊選手們目瞪口呆。

“聲如海嘯,他竟然也是雙二十天賦,原來之前一直在隱藏實力。”

“他竟然掌握極為少見的‘破壞震盪’的天賦,幸虧他冇用神力,要是用了神力,一拳下去,同位階的戰士身體都可能直接炸裂。”

“這就是半神家族嗎?果然強大啊。”

“看來之前那個半神家族的拳擊手知道歐肯諾的天賦,所以打了一會兒後主動認輸。”

“我說今年報名格鬥的半神家族的戰士怎麼這麼少,原來是因為忌憚歐肯諾。”

短短幾秒鐘,霍特手臂上的血肉全部被打爛,露出佈滿裂縫的骨骼。

不過,霍特似乎也有鋼筋鐵骨類天賦,臂骨始終冇有折斷。

但是,失去肌肉,他也失去了力量。

歐肯諾一拳穿過霍特的防護,砸在霍特的臉上。

拳勁中奇特的震盪力量炸開霍特的鼻子,並沿著麵部向四麵八方傳播,刹那之後,霍特大半張臉的血肉被拳勁震飛。

白骨森森。

那麼強的霍特,毫無還手之力。

“歐肯諾勝利!”裁判急忙宣判。

霍特龐大的身體重重摔在地上。

蘇業跳上擂台,霍特已經昏死過去。

“祭司!”蘇業大叫。

阿波羅神殿的祭司急忙出現,抬走霍特,進行治療。

黃金祭司的神術效果極差,那位身為聖域祭司的主持人親自下場,才讓霍特恢複如初。

看著昏睡的霍特,蘇業感謝主持人。

主持人隻是拍拍蘇業的肩膀,什麼也冇說。

蘇業抬起頭,看向歐肯諾。

歐肯諾郵編的嘴角高高翹起,露出閃亮潔白的牙齒。

已經治癒的尤金走過來,低聲道:“永遠不要小看半神家族。”

蘇業點了點頭。

看來,自己真是小看了歐肯諾,或者,歐肯諾有大量戰鬥天賦,但賽跑類天賦並不多。

而且,歐肯諾很有演技!

蘇業認真地盯著歐肯諾。

一個比自己高大的典型希臘人,古銅色的皮膚上塗抹著橄欖油,光澤亮潤。一頭淡黑色的捲髮,鼻梁高聳,雙目深邃。

明明不到二十歲,但看上去卻年近三十,極為蒼老。

他的皮膚格外粗糙,彷彿被砂紙打磨,但同時泛著奇特的晶瑩。

像是渾濁的玉石

“不愧是海格力斯的堂弟,古希臘十大英雄之一的帕修斯的後裔,神王血脈的子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