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些話,我不能明說,你現在明白了吧。https://”尤金歎了口氣。

蘇業點了一下頭。

回憶起這兩天歐肯諾的表現,在腦海中重新解讀。

在賽跑項目上脾氣暴躁,故意讓所有人產生錯覺,以為他真的是一個莽夫。

但實際上,一直隱藏實力。

到了四強淘汰賽,要麼被霍特消耗體力,要麼使用天賦速戰速決,他選擇後者。

同時,也為最大程度激怒對手。

蘇業陷入沉思。

歐肯諾的父親歐律透斯是著名的狂人,臭名滿希臘,一直使用各種卑劣手段殘害希臘第一英雄海格力斯,所有人不齒他的行徑。

歐律透斯之所以敢殘害海格力斯,是得到神後赫拉的授意。

所有希臘人都知道,宙斯曾經的妻子就有七個,除了妻子,還有數不清的女人。他最喜歡的事情就是下界找美女。

哪怕萬界大封禁之後,他依舊喜歡使用分身在人間沾花惹草,是全希臘最著名的大種.馬。

他在希臘留下了數量極多的子嗣,為希臘貢獻了大批神話、傳說和英雄。

以至於有人開玩笑,希臘神話傳說中,1%是其他神靈的故事,99%是宙斯的風流故事。

南宙斯,北奧丁,種.馬中的神王,神王中的種.馬。

甚至於,宙斯對赫拉也隻是玩玩,後來赫拉聯合眾神,逼得他正式迎娶,兩人的關係才徹底穩定下來。

即便如此,宙斯依舊不停地下界尋找女人。

在古希臘的曆史上,經常突然冒出一個原本不出名的強大英雄,神殿祭司一檢查,過半是宙斯的兒子。

赫拉對宙斯的行為深惡痛絕,所以使用各種方法阻撓宙斯,甚至殺死宙斯的女人或兒女。

宙斯的兒女眾多,其中有一些是和女神生育的神靈兒女,比如太陽神阿波羅、狩獵女神阿爾特彌絲、酒神狄俄尼索斯、工匠之神伏爾甘等等。

除此之外,還要一些半人半神的兒女,最優秀的是海格力斯。

海格力斯的母親是希臘著名英雄帕修斯的孫女,而帕修斯也是宙斯的兒子。

所以……

總之,宙斯極為喜愛海格力斯,而赫拉一直迫害海格力斯,甚至曾經派出毒蛇想要殺死嬰兒時期的海格力斯。

在傳說中,赫拉對海格力斯使用了最惡毒的詛咒,海格力斯因此經常發瘋,殺過自己的妻子和兒子,殺過老師,殺過朋友,凡是他親近的人,幾乎都被他殺光。

所以,海格力斯選擇自我流放,遠離所有親朋好友,準備孤獨終老。

還有傳言說,海格力斯選擇向赫拉屈服,但要完成赫拉的考驗,隻有完成考驗之後,赫拉才真正接受他為自己的兒子,並同意他封神。

想到這裡,蘇業這才明白,歐律透斯殘害海格力斯,隻是表象,背後是神後和神王之爭。

歐律透斯,很可能意識到自己是神後赫拉打擊海格力斯的工具。

隻有成為赫拉的瘋狗,他才能活下去。

所以,他選擇偽裝成彆人眼中的狂人。

而歐肯諾,恐怕也在偽裝。

“看來,自己對這個世界的瞭解還是不夠深,希臘人均影帝影後。”

蘇業心裡默默地想著。

“給歐肯諾魔法鬍子!”

“給歐肯諾!”

許多貴族觀眾突然大叫起來,雅典貴族的叫喊聲尤其大。

主持人無奈一攤手,瞬移到擂台邊,遞給歐肯諾一個魔法鬍子,同樣熱情地拍拍他的肩膀。

眾多人為歐肯諾歡呼。

亞格斯城邦的人歡呼,邁錫尼地區的人歡呼,甚至連許多斯巴達人也為歐肯諾歡呼。

“在這個陽光燦爛的中午,決賽即將開始,那麼,冠軍屬於半神帕修斯的後裔、歐律透斯的兒子歐肯諾,還是殘暴魔法師蘇業?冇有人能夠確定,但可以確定的是,兩個人一定會為我們貢獻一場精彩的比賽!各位觀眾,高聲喊出你們支援的人,歐肯諾,還是蘇業?”

在主持人的號召下,大量的觀眾坐不住,起身高喊蘇業或歐肯諾的名字。

讓眾多貴族無法忍受的是,支援兩人的數量竟然旗鼓相當。

這讓所有貴族神色不安。

在曆次大賽的冠軍上,幾乎都是貴族的專場,無論誰勝誰負,都是貴族勝。

但現在,那麼多人在為一個魔法師加油,而且是一個平民魔法師,而且是一個每年都要付錢才能在雅典居住的外邦平民魔法師。

更讓他們難受的是,許多貴族也支援蘇業,甚至包括貴賓台上的一些半神家族。

西西弗斯和波魯克斯大聲為蘇業加油,一個是雅典的頂尖半神家族,一個是斯巴達的。

一些半神家族的長者看了一眼兩個人,又暗示一旁的列奧尼達,列奧尼達聳聳肩,一言不發。

歐肯諾背後的家族可是神後赫拉,支援蘇業,會不會引發赫拉的反感?

人人都知道,赫拉是一個善妒的女人。

但是,極少數祭司和最強的那幾個半神家族的成員一臉平靜,完全不在乎。

馬其頓國度的觀眾席位中,一個矮小的青年雙臂抱胸,站起來望著下方,他一頭黑色捲髮,膚色白皙,兩頰微紅,乍一看冇什麼出奇,但若是仔細一看,便會驚訝地發現,他隻是隨意一站,彷彿是附近所有人的中心。

哪怕視角不斷擴大,他也彷彿能成為整麵山坡觀眾席的中心。

“我的小學弟還不錯。”小個子青年微微一笑。

“亞曆山大,你說他能拿到冠軍嗎?”一旁的赫菲斯問。

“誰知道?”亞曆山大聳聳肩道,“我也隻知道他在斯巴達展現過巨人血脈,但不清楚是什麼位階的。”

“這是決賽,你可以使用魔法眼鏡仔細看。”赫菲斯的話引發周圍所有人暗笑。

亞曆山大冇好氣道:“我可不想在關鍵時候暈過去。”

“可憐的暈血者亞曆山大。”赫菲斯的話引發周圍陣陣笑聲。

亞曆山大再度聳聳肩,滿不在乎望著下方的擂台。

擂台之上,蘇業與歐肯諾對立相視。

“看到你的好朋友霍特被打成骷髏,你有什麼感受?”高大的歐肯諾居高臨下俯視蘇業,右邊嘴唇咧開,露出白亮的牙齒。

“我的感受就是,你的戲劇學的不錯,連你父親歐律透斯的演技也很好,你們不僅欺騙了彆人,或許也瞞過了神靈。”蘇業麵帶禮貌的微笑。

各地的貴族觀眾席上,一些貴族恍然大悟。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我可以確定,你掩飾得很好。你的好同學被我打成這個樣子,你還假裝不生氣,不錯。”歐肯諾道。

“我來這裡不是為了生氣,而是為了爭奪冠軍。你的行為,不會改變我奪冠的結果,但是,會改變我奪冠的過程。”蘇業神色冷漠。

歡呼聲與噓聲同時在觀眾席上響起。

歐肯諾突然笑著麵向主持人,道:“大家看看這個冷血無情的魔法師,竟然完全不把朋友的生死放在眼裡。和這種人同台競賽,我感到羞恥。當然,我會狠狠教訓這種人,打得連他同學都認不出來!這個舞台,屬於戰士,屬於我們!”

歐肯諾突然高舉雙臂。

粗大健壯的雙臂像包漿的根雕。

這一刻,幾乎所有貴族熱血沸騰,高聲大吼。

“我們!”

“我們!”

雅典貴族的叫聲最大。

許多平民觀眾笑容消失,一些人甚至發出噓聲反對。

“你今天會和那個傻大個一樣,變成半個骷髏躺在這裡。”歐肯諾指著地麵,嘴角高翹,牙齒閃光。

“我必須承認你的強大遠超想象,我甚至可以確定,你還有其他強大的天賦甚至血脈力量。不過,躺在地上的會是你。”蘇業情緒冇有絲毫的波動。

柏拉圖學院的師生們頻頻點頭,連剛剛甦醒的霍特也用力點頭。

他最不希望蘇業因為自己而情緒波動。

這一刻,無論是不和小神係神殿和是祥和小神係神殿的祭司們,竟然都露出讚許之色。

“這個蘇業……”

雅典貴族們越發頭疼,蘇業完全不受歐肯諾的影響,必然會得到許多大人物的認可。以後想在那些中立的大人物麵前抹黑蘇業,有點難了。

歐肯諾終於無法繼續保持平靜,目光閃過一抹失望之色。

“那麼,我們用拳頭對話吧!”歐肯諾輕輕用右拳擊中左掌。

“你不是一個好戰士,但是一個好對手。”蘇業扭動頸部,然後輕輕地蹦跳,進行熱身。

“有意思。”歐肯諾竟然立刻有學有樣,也跟著原地蹦跳,活動肢體。

“不錯,挺有效的,以後我在拳擊賽前也這樣。”歐肯諾挑釁的樣子引發觀眾鬨笑。

蘇業心中越發確定,這歐肯諾絕對專門學過戲劇,平時表現得狂妄自大,一旦到了擂台賽上,就冇臉冇皮冇自尊,竟然直接學對手的行為,大多數人的內心都冇這麼強大。

歐肯諾是在用挑釁掩蓋學習。

“我無比希望我們在下摔跤比賽和搏擊比賽進入同一小組。”

蘇業說著大多數人不理解的話,輕輕舉起雙臂,擋在身前,擺出戰鬥姿勢。

“第一回合開始!”裁判吹響哨子。

兩個人同時出擊。

動作一致,都是左臂抵擋,右拳攻擊。

但是,歐肯諾比蘇業高一個頭,手臂更長,兩個人的攻擊角度完全不同。

蘇業不得不向前多邁出一小步纔出手,同時在歐肯諾攻擊過來的時候,進行躲避。

兩個人的右拳同時被對方的左臂格擋,但卻巧妙地利用拳頭邊緣刮過對方的麵部。

兩人一觸即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