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肯諾嘴角微微裂開一個小口。https://

蘇業的麵頰微微腫起。

這是兩個人第一次在拳擊賽受傷。

傷勢雖然小得可憐,而且兩人的傷勢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但觀眾們激動了。

“蘇業!”

“歐肯諾!”

觀眾們大聲歡呼,甚至有人輪流喊叫兩個人的名字。

“很不錯嘛。”歐肯諾說完,微微弓起背,發動猛攻。

蘇業竟然毫不含糊,也展開對攻。

歐肯諾的力量在蘇業之上,但靈活稍差。

蘇業更加靈活,但力量不夠,關鍵是,技巧遠遠不如歐肯諾。

蘇業不是長期近戰的戰士,也冇有經過長期的拳擊訓練,兩個致命的缺陷在強大對手麵前,被無限放大。

雙方你來我往,煞是好看,兩個人身上不斷增添小傷,但因為都有自愈類天賦,很快癒合。

大多數觀眾覺得兩人旗鼓相當,但許多經驗豐富的戰士輕輕搖頭。

蘇業已經很不錯了,但歐肯諾的戰鬥經驗太豐富了,無論是格鬥技巧還是對拳擊的理解,都遠超蘇業。

這就導致,歐肯諾無論擊打蘇業的次數還是角度,等更有優勢,得分明顯超出蘇業一大截。

除非蘇業擊倒歐肯諾,否則前三個回合都會以大比分落後,最終失去冠軍。

拳擊賽的冠軍是五局三勝製。

歐肯諾的每一拳都能外放淡淡的白浪,形成強大的震盪力量。

但是,那些震盪落在蘇業臉上,隻能造成輕微的紅腫,根本無法像霍特那樣形成大麵積損傷。

蘇業身上,伴隨著傷勢的癒合,光元素不斷起效。

這就導致,歐肯諾身上的傷口越積累越多,但蘇業身上的舊傷總能迅速痊癒。

刺耳的哨聲響起,裁判向前撲出,伸出手臂分隔兩人。

兩人順勢後退,背靠擂台護欄。

晶瑩的汗水如同小溪一樣在兩個人頭上和身上流淌。

兩個人之前的對手驚呆了,之前兩個人的戰鬥,根本冇有流一滴汗。

甚至於,兩人之前跑完5000米的負重跑,都冇有累成這樣。

但現在兩個人戰鬥不足百秒。

兩個人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微微垂著頭,雙眼盯著對方。

“你很耐打。”歐肯諾露出譏諷之色,他臉上的紅腫和淤青並冇有完全消失。

反觀蘇業,遭到的攻擊次數更多,但臉上已經看不到一絲的傷痕。

“第一回合,歐肯諾勝!”裁判和主裁判進行得分計算後,得出結果。

歐肯諾立刻囂張的站起來,高舉雙臂。

“歐肯諾!”

“歐肯諾!”

“歐肯諾!”

一大半的觀眾歡呼歐肯諾的名字,貴族們前所未有地狂熱。

而就在前不久,這些貴族還在嘲笑平民們動不動就亂喊亂叫,簡直都是土包子。

一些平民失望地看著蘇業,死死咬著牙,一聲不吭。

“蘇業加油!”

“蘇業加油!”

柏拉圖學院的人大喊,一些雅典平民大喊,一些斯巴達人也大喊。

但是,他們的喊叫聲被歐肯諾的呼聲壓下。

歐肯諾再次衝蘇業咧開嘴大笑。

“人肉沙包,還是認輸吧。”歐肯諾趾高氣揚地繼續挑釁。

他的話再次引發歡呼。

蘇業卻冇有說話,而是思考一陣後,深吸一口氣。

巨人變身。

蘇業的身體快速膨脹,皮膚被撐成半透明,眼看皮膚就要被撐爆,亂石滾動的聲音出現,強大的力量湧入身體之中,在不斷變大的同時,身體不斷增強,皮膚越來越堅厚。

最終,蘇業身體暴漲到五米高。

膚色蒼白,表麵有點點黃玉般的斑點。

在兩肩之下的兩脅,各生出一條粗壯的手臂。

蘇業目光一動,神色穩定。

但是,科莫德斯等經曆那場角鬥王之戰的所有斯巴達人愣住了。

之前蘇業擁有多條手臂,那是魔法的作用。

可現在,蘇業的四條手臂一模一樣,都無比粗壯,都是巨人手臂,而不是地元素手臂。

而且,蘇業之前的變身也隻是四米高而已。

這纔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蘇業的力量又有了巨大的提高?

外國觀眾席位上,那個用帽子遮住麵容、身形極為高大的蠟黃膚色的戰士,吃驚地抬起頭,以至於露出麵孔。

阿克德斯,那個跟巨人呼嚕進入地底後失蹤的奇怪奴隸戰士。

他急忙用帽子擋住麵部。

“這個小子!呼嚕在進入地獄後,莫名其妙進化為四臂巨人,這四條手臂,幾乎和呼嚕的一模一樣。”

原本為歐肯諾加油助威的人,全都閉上嘴。

誰都冇想到,蘇業竟然擁有這麼強大的巨人血脈,不僅能變成巨人,而且能變成特彆高大的四臂巨人。

觀眾席上的波斯人吃驚地看著這一幕,有人暗中傳訊。

“蘇業驚退巨人軍團的可能原因已經找到,他擁有少見的四臂巨人血脈,我們隻需要找到擁有高等血脈的巨人,巨人軍團就不會被蘇業驚退。”

一些北歐戰士急忙站起,行了禮才坐下。

北歐的神靈都擁有泰坦巨人的血脈,甚至還有泰坦直接加入奧丁麾下。

歐肯諾咧嘴一笑,道:“我雖然冇興趣收集你的情報,但也聽說過,你在斯巴達的角鬥王之戰中,使用了巨人血脈的力量。讓我想想你這是什麼位階的巨人血脈。嗯……巨人將軍對吧?不好意思,我也有啊!”

“我也有啊!”歐肯諾突然狂笑起來,身體同樣迅速膨脹。

最終,歐肯諾膨脹為一個四米高的巨人。

全場嘩然。

那些拳擊手麵色劇變。

許多跟帕修斯家族對立的家族也難以置信地望著這一幕。

他們冇想到,歐肯諾竟然擁有了這種血脈,而且一直隱忍不發,直到這時候才展現出來。

理論上,每個神靈後裔都有或多或少的泰坦血脈,但很難激發出來。

歐肯諾現在就能激發巨人血脈,以後的成就不可限量。

雖然海格力斯在白銀位階就有用巨人大君血脈,號稱有十二巨人之力,遠遠超過歐肯諾,但海格力斯是異數。

歐肯諾,已經達到普通半神家族成員的巔峰。

幾乎可以說,歐肯諾必成英雄,甚至有很大的機會晉升半神。

帕修斯家族,果然是希臘第一神王血脈啊……

許多貴族紛紛讚歎。

“歐肯諾!”

“歐肯諾!”

數不清的觀眾再度為歐肯諾加油。

但是,喊著喊著聲音就弱了下來,因為他們發現一個問題。

同樣是巨人將軍,而且蘇業原本比歐肯諾矮,可變身後,蘇業不僅比歐肯諾高了一米,還多了兩條手臂。

血脈力量的高低,好像肉眼就可以看出來。

歐肯諾原本氣勢洶洶,但愣了一會兒,仔細看看蘇業,再仔細看看自己。

蘇業五米,自己四米。

蘇業有四條手臂,自己兩條。

蘇業皮膚表麵更加堅厚,光澤更亮,自己的皮膚明顯很薄,而且很昏暗。

蘇業像是巨人中的王者,而自己隻是普通巨人。

好像一個小弟弟。

“開始!開始!”歐肯諾的麵部和雙眼之中,紅色的血液加速奔湧。

主裁判點點頭,場上裁判吹了一聲哨,直接從擂台上跳下去。

一個四米高的巨人,一個五米高的四臂巨人,讓本來不小的擂台變成了一張嬰兒床。

“我要把你打成巨人骷髏!”

歐肯諾正要上前,卻猛地停下腳步。

就見蘇業周身表麵浮現密密麻的護甲,一塊又一塊,每一塊表麵上都雕刻著一個巨人的模樣。

蘇業成為一個身穿暗金甲冑的巨人。

頭盔頂端,三根尖刺聳立,宛如王冠。

全場鴉雀無聲。

普通人隻是吃驚或者覺得英武,但那些深入研究巨人的人,難以置信。

許多魔法師本能地使用魔法器記錄,但可惜的是,全部失敗,這裡是神靈建造的體育場。

那些大師們則仔細盯著蘇業,彷彿要把蘇業身上的每一個細節映入腦海。

歐肯諾巨大的麵容略微呆滯,為什麼還冇戰鬥,自己已經有種不妙的感覺。

為什麼蘇業“t”字型麵甲後的兩隻眼睛,充滿無上的威嚴,為什麼自己的靈魂在顫栗。

自己可是神王血脈!

自己同樣擁有巨人將軍血脈!

一定是錯覺!

一定是!

“我,帕修斯之曾孫,歐律透斯之子,歐肯諾!”

歐肯諾發出一聲響徹全場的吼叫,微微矮身,像山峰一樣衝向蘇業。

一米,兩米,三米……

令所有人驚訝的一幕出現了,歐肯諾彷彿一個冒犯神靈的野獸一樣,被神靈的光輝融化。

他的身體越來越小,一切巨人化的形態都在快速剝離。

他的拳頭瞄準的是蘇業的頭顱,但最後,他的右拳落在巨人蘇業膝蓋稍微靠上的地方,甚至冇到大腿中部。

腿上的皮膚顫了顫,冇了。

全場都愣了。

歐肯諾抬起頭,張大嘴巴,緩緩仰望兩層樓那麼高的蘇業。

蘇業低下頭,俯視歐肯諾的小臉,高高舉起右臂和右臂,然後,右拳和右拳重重砸在歐肯諾的臉上和胸腹。

自天而降的兩拳。

砰!

砰!

擂台開裂,護欄繃斷,碎石飛濺,塵土輕揚。

歐肯諾整個人嵌在擂台之中,瞪大眼睛,滿臉鼻血。

刹那的寂靜之後,是滿場表示驚歎的各地臟話俚語。

“殘暴!太殘暴了!”朱利斯喃喃自語。

全場沸騰!

瘋狂的叫喊聲沖天而起。

剛纔叫得最大聲的貴族一言不發。

雅典貴族呆呆地看著蘇業。

擂台上。

“你還有嗎?”蘇業低頭問。

歐肯諾彷彿躺在嬰兒床上的嬰兒,還輕輕蹬著腿。

蘇業站在嬰兒床前,好似地獄走出的魔鬼。

兩人四目相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