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的身體緩緩縮小,巨人特征紛紛消失。

觀眾們呆呆地望著蘇業附近的地麵,殷紅的大地形成一個碩大的圓環,衝擊著每個人的心神和視覺。

歐肯諾陷進的大坑裡,彷彿化為血色小湖泊。

一個聖域祭司使用了神術後,搖搖頭,第二個聖域祭司趕過去,連續使用多個神術才停手。

主持人大聲道:“不愧是殘暴者蘇業!他創造了人類摔跤曆史上前所未有的技巧,我就將其命名為‘殘暴亂摔’這不僅能毀滅人的身體,甚至能毀滅人的意誌。任何能承受這種攻擊並且活下來的摔跤手,都有著鋼鐵般的意誌!但願歐肯諾能撐過這次大劫難,可以再次站在摔跤的舞台上。為了節省時間,我們換下一個地方進行摔跤比賽。”

一些觀眾滿頭問號,這就完了?

歐肯諾怎麼說也是半神貴族!

原本的一號比賽場隻剩下兩個聖域祭司和聖光柱中的歐肯諾。

蘇業和其餘六個選手占用了二號摔跤場。

比賽繼續。

接下來的六場比賽,簡直就是蘇業的花式表演。

不是蘇業的技巧多麼高超,不是蘇業的經驗多麼豐富。

僅僅是力量大。

無論對麵的摔跤手什麼樣,隻要身體有接觸,必然會被蘇業抓住,再之後就是各種過胸摔、過肩摔、過橋摔。

惹得觀眾呼聲連連,摔跤的許多技術的視覺效果遠遠強於拳擊。

其他摔跤選手一臉苦澀。

這到底是技術教學還是精彩集錦?

最讓摔跤手頭疼的是,他們發現,有幾個蘇業的對手水平極高,力量也很大,本來能夠反製蘇業,可總是在反製的時候,無法抓牢蘇業,次次手滑。

不一會兒,所有人都知道了蘇業有摔跤的超級天賦:滑動皮膚。

這個天賦在戰鬥中的作用並不大,但在摔跤中簡直是神級天賦,除了極少數那種大英雄纔有的天賦,冇有任何力量能在摔跤中剋製這個天賦。

不過,蘇業的對手不僅冇有抱怨,反而充滿感激。

因為蘇業冇有用巨人形態摔傷他們,所有的摔技都是點到為止,並不影響他們接下來的比賽。

完全冇有像對歐肯諾那樣下死手。

當蘇業七戰全勝後,全場響起整齊劃一的喊聲。

“殘暴!”

“殘暴!”

一些斯巴達人還想喊“黑幕”或“退票”,可喊到一半,看到血泊中的歐肯諾,馬上把到嘴邊的玩笑話吸溜回嗓子,乖乖嚥進肚子。

不敢喊啊!

和在決鬥場比,蘇業已經完成了進化。

已經由角鬥場觀眾進化成殘暴巨人。

太殘暴了!

當年海格力斯的總冠軍之王的過程,場麵都冇這麼血腥!

斯巴達人最震驚的是,連科莫德斯都在跟著大喊“殘暴”!

科莫德斯可是十連角鬥王啊。

他都被蘇業給嚇到了。

卡斯托耳歎了口氣,道:“科莫德斯,你冷靜一點,你是角鬥王。”

“已經不是了。”科莫德斯的嗓子有點嘶啞。

“你要是和歐肯諾比賽,結果會怎麼樣?”卡斯托耳問。

科莫德斯一指至今鑲嵌在地裡的歐肯諾。

卡斯托耳無奈歎了口氣,科莫德斯確實強,絕對有能力戰勝人身歐肯諾,可一旦歐肯諾變身巨人,好像還真頂不住。

“卡斯托耳,我要獲得巨人血脈,應該怎麼辦?”科莫德斯突然問。

“呃……一種是魔法師用一整個巨人煉製的巨人血脈藥劑,位階低,副作用大,失敗機率也很大。”卡斯托耳道。

“下一個。”

“半神家族的族長親自向主神級彆的神靈獻祭,而且拿出上好的祭品,並且由神殿的首席大祭司主持獻祭,可以指定神賜。不出意外,歐肯諾的巨人將軍血脈就是通過這個途徑獲取的。”卡斯托耳道。

“下一個。”

“總冠軍王,像海格力斯那樣,直接把總冠軍王獎盃放上去,任何神靈,記住,是任何神靈,哪怕是想殺了他的那位女神,也願意接受他的指定獻祭。”卡斯托耳道。

“下一個。”科莫德斯輕輕點頭,那位女神顯然是指神後赫拉,這時候不便提她的名字。

“成就英雄王或半神,歸附某位神靈,運氣好,彆說巨人將軍血脈,甚至連巨人領主血脈都行。不過巨人大君血脈有點有點難,那基本等於是獲得神靈的力量。”卡斯托耳道。

“下一個。”

“找傳奇大師,花費幾百萬買魔法材料,讓傳奇大師花費差不多一年的時間,不過也有一定可能失敗,但不會有後遺症,就算失敗也能增強體質。”

“下一個。”

“成為泰坦神族的成員。”

“下一個。”

“你可彆問我了,找蘇業去吧!”卡斯托耳一臉嫌棄。

“聽你的口氣,是瞧不起我?覺得我永遠冇可能像蘇業那樣獲得巨人血脈?”科莫德斯斜視卡斯托耳。

“對!”白淨少年道。

拳擊比賽繼續進行,最後,七個小組的的前兩名都已經確定,隻剩第一小組。

蘇業和另外六個拳擊手靜靜地看著躺在類人形坑裡的歐肯諾。

他身上的傷口已經被神術治癒,斷掉的手臂也已經恢複。

但他一直睜著眼,直勾勾地看著天空。

他的目光,格外灰暗。

裁判望著主裁判,主裁判望著主持人,主持人望著首席大祭司。

首席大祭司低著頭。

畢竟是半神貴族,直接判勝負不太好,再等等吧。

又等了好一陣,許多觀眾都迫不及待要看接下來蘇業的比賽,開始大聲鼓譟,嘲諷半神貴族特權。

貴族們很不高興,但這裡是體育場,冇人反對。

最後,首席大祭司抬起頭。

主持給裁判使了一個眼色。

裁判立刻走到歐肯諾之坑邊。

那個坑,冇過歐肯諾的身體一寸,坑邊的血液已經凝固成暗紅色的油漆。

“歐肯諾選手,我再數十個數,如果你還無法站起,我們會判定你棄權,無法繼續參與摔跤賽。”

“10,9,8……”

在裁判數到3的時候,歐肯諾喉嚨裡發出咕嚕一聲,然後猛地起身。

“我可以!”他用低沉的聲音說著,但雙目之中,冇有一點靈動。

如同一具木乃伊。

“好,比賽繼續。不過,接下來你要連續與六人戰鬥。”

“六個廢物而已。”歐肯諾木然道。

六個摔跤手大怒,他們相互看了看,齊齊點頭。

弄不死蘇業,還弄不死你?

很快,六場戰鬥結束。

歐肯諾以碾壓性的優勢橫掃六人,技術動作論觀賞性,甚至還要勝於蘇業。

第六場勝利後,歐肯諾高舉雙臂狂吼,把之前的所有負麵情緒全部發泄出來。

“嗬嗬,有什麼可狂的,不還是摔跤七廢之一?”第六個對手從摔跤場站起來,慢慢悠悠向外走。

歐肯諾麵色驟變,高舉的雙臂有氣無力地落下。

他掃視其餘幾人,每一個人臉上都浮現嘲弄之色。

他看向蘇業。

“向霍特道歉。”蘇業麵無表情道。

歐肯諾隻覺心中一股邪火直衝腦門,恨不得衝過去跟蘇業來一場生死戰。

最終,歐肯諾低著頭,走到休息區。

64人中選出16人,而16人要分成四個小組爭奪小組第一,隻有小組第一才能位列四強,參與半決賽。

第二輪的抽簽進行。

蘇業第一個抽。

主持人看著蘇業手中木簽上的數字,充滿惋惜地看了一眼歐肯諾,在觀眾詭異的目光中道:“蘇業選手第三次抽中1號標簽,下麵請連續兩次抽中2號標簽的歐肯諾選手抽簽。”

歐肯諾神色委頓,全身力氣好像被抽空。

在眾人的注視中,歐肯諾第三次抽簽。

所有人都看到,歐肯諾的手在抖。

他抽出了出來,放在自己麵前,手抖得更厲害了。

全場觀眾清晰地看到,一層白霜在他臉上蔓延。

他的手輕輕一抖,無奈地將標簽麵向主持人。

“2號,歐肯諾選手第三次抽中了2號。”主持人的聲音中無比怪異,有那麼一點惋惜,可又在竭力掩飾什麼,怪怪的。

這意味著,蘇業和歐肯諾將再次被分到一組,而且隻能有一個人能進入四強。

全場陷入短暫的寂靜。

所有人都覺得怪怪的。

直到有人冇忍住,笑出聲。

全場爆笑。

上百萬人同時大笑。

許多人甚至笑出眼淚。

最終,一聲怪異的笑聲從主持人嘴裡擠出來,隨後,主持人乾脆笑起來,道:“請歐肯諾選手不要誤會,我冇有嘲笑你的意思,我甚至非常同情你,但……這件事太好笑了……”

主持人說完低著頭,捂著臉,身體輕顫,笑得無法繼續主持。

觀眾們本來就在笑,見主持人都失態,笑得更厲害。

貴賓席上大量祭司與半神貴族側著頭,捂著臉,竭力掩飾什麼。

連帕洛絲都忍不住用手擋著臉,儘情笑著,甚至偶爾發出清甜的笑聲。

換做平時,她的笑能驚呆附近所有人,但現在冇人看她,都在笑。

連剛纔還說蘇業肯定輸的艾伯特都在笑。

尤金扶著霍特的手臂,笑得直不起腰。

霍特一個勁傻笑。

全場都在笑。

隻有歐肯諾快哭了。

太陽神阿波羅針對我!

歐肯諾差點要吼出來。

他默默低下頭,走到一邊。

抽簽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