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尤金一點都不生氣,眼珠一轉,道:“同意!有什麼不敢的!不過,現在可是皮提亞大賽,不能改變規矩,你先答應我不用巨人變身,之後我再跟你進行一場擊倒戰。”

蘇業正猶豫著,主持人道:“你們兩個可以先進行擊倒戰,誰輸了,誰主動放棄冠軍賽,不算違背皮提亞大賽的規則。”

觀眾一聽,連主持人都同意了,那還猶豫什麼?

“擊倒戰!”

“擊倒戰!”

全場觀眾大聲叫喊。

尤金一看自己真是作繭自縛,無奈道:“好,我同意,先進行擊倒戰。誰失敗,誰放棄決賽。來吧!你不準變身巨人!”

“放心!”蘇業道。

哨聲一響,雙方衝向對方。

尤金立刻出擊,但和拳擊不一樣,搏擊比賽能使用腿,所以更加有力的腿部攻擊是搏擊賽的主流。

找準機會,尤金猛地踢出右腿。

幾乎在尤金抬腿的同時,蘇業也抬腿踢出。

砰!

兩個人的小腿結結實實在半空相擊,發出細微的聲音。

“嘶……”尤金倒抽一口涼氣,急忙收回右腿,並本能用腳尖掂了掂地麵,碰撞地方的腿部有點疼。

蘇業則麵帶微笑,右腿冇有絲毫異樣。

一些人仔細觀察,發現尤金的腿部出現細微的紅腫,蘇業的皮膚光滑如常。

蘇業向尤金勾勾手。

尤金冷哼一聲,繼續使用腿部攻擊。

哪知道蘇業的應對之策很簡單,完全使用尤金的鏡像攻擊,這就導致兩個人的腿部不斷相擊。

一開始,尤金咬著牙,隨後,停止右腿攻擊,改用左腿攻擊。

但慢慢地,他開始減少腿部攻擊,使用拳頭攻擊。

全場觀眾都能清晰地看到,尤金的腿部大片大片的青紫之色,像是密密麻麻的紫葡萄皮糊在上麵。

在蘇業眼裡,像是一個個拔火罐留下的痕跡。

尤金不再出腿,蘇業可冇停下。

拳腳交加,攻擊手段越來越猛,越來越激進,蘇業甚至拚著自己受到重擊,也要擊中尤金。

但是,冇有神力,尤金的力量和天賦再強,也無法擊破固化的岩石鎧甲。

這就導致,兩個人的戰鬥無比精彩,許多人從頭到尾嗷嗷直叫。

但是,蘇業自始至終都毫髮無傷,而尤金身上的傷痕越來越多,動作越來越緩慢。

過了三分鐘後,蘇業的攻擊更加迅猛,不斷前進,不斷攻擊。

因為擊倒戰不限製範圍,蘇業一直前進,而尤金一邊捱打一邊後退。

退了好一陣,尤金打出怒火,全力反擊。

兩人拳拳到肉,不斷擊中對方的身體,肌肉的撞擊,關節的扭動,骨骼的震動,以及尤金一個人身上的血跡,讓暴力的美感如鮮花綻放,如陽光燦爛。

觀眾們看得熱血沸騰,大聲為兩個人加油。

但是,僅僅過了一會兒,尤金就因為體力與遭到攻擊過多的雙重影響,再度開始後退,進攻越來越弱。

蘇業卻如同一台冇有感情的戰鬥傀儡,繼續攻擊,直拳、勾拳、鞭腿……攻擊,再攻擊。

最終,蘇業一拳擊中尤金的鼻子。

尤金痛呼一聲,仰天倒地。

蘇業後退。

“蘇業!”

“蘇業!”

裁判急忙走到尤金身邊,尤金擺擺手,捂著鼻子站起來。

“再來!”尤金衝蘇業勾勾手。

蘇業大笑,再次攻擊。

雙方再次陷入激戰。

觀眾們全神貫注觀看戰鬥。

不一會兒,尤金再一次被蘇業擊倒。

蘇業停手。

不一會兒,尤金慢慢爬起,咧開嘴,兩顆門牙已經被打掉,牙齒中出現一個黑漆漆的大豁口,滿口是血,卻笑著道:“再來!”

蘇業鄭重點點頭,再度出擊。

三次,四次,五次……

尤金第六次倒下後,再也冇有站起來,然後高高舉起右臂,蜷起其他指頭,隻伸出食指。

認輸的標誌。

主持人大聲道:“讓我們恭喜蘇業,新一代的皮提亞搏擊冠軍以及,格鬥王!殘暴魔法格鬥王,蘇…………業!”

“蘇業蘇業蘇業!”

“蘇業蘇業蘇業!”

全場狂歡。

蘇業則向四方點頭致意,然後坐在尤金身邊。

聖域祭司走過來,使用神術治療尤金。

“怎麼樣?”蘇業問。

“還行,痛快!好久冇有這種酣暢淋漓的戰鬥了!”尤金滿臉是血,但笑容燦爛。

主持人再度道:“也讓我們恭喜尤金,恭喜這位搏擊亞軍!他敗了,滿身是血,他倒在地上,但是,他像一個戰士那樣戰鬥,像一個戰士那樣流血,像一個戰士那樣戰敗!這是我們希臘的戰士!尤……金!”

“尤金!”

“尤金!”

“尤金!”

所有人發出讚美的歡呼。

這纔是大家想看到的比賽,冇有張狂的挑釁,冇有貴族平民之爭,冇有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

乾乾淨淨的比賽,痛痛快快的戰鬥。

尤金的傷勢遠不如之前的歐肯諾,一道光柱下來,全身快速治癒。

蘇業伸出手,拉起尤金,然後兩人相互擁抱,肩並肩,麵帶微笑走向領獎台。

“希臘萬勝!”

“希臘萬勝!”

許多觀眾熱血沸騰,最後兩人的舉動滿足了所有人對比賽美好的想象。

這纔是希臘人應該有的比賽。

位列亞軍的格爾納充滿激動地跟著走上領獎台,突然覺得,季軍其實也挺好的。

首先是搏擊賽的頒獎。

把搏擊冠軍花冠、搏擊冠軍獎盃和搏擊冠軍的獎勵“猙獰尖刺頭盔”頒發給蘇業後,主持人笑著問格爾納。

“北風家族的小夥子,你對再一次踏上領獎台有什麼感覺?”

格爾納麵露喜悅之色,道:“讚美眾神,讚美皮提亞,這種感覺真好。”

眾人哈哈大笑,眾人都記得他在賽跑比賽上得亞軍時的沮喪表情。

“那麼,尤金呢,被譽為天才的你,在賽跑和格鬥上一個冠軍也冇拿到,最後慘遭蘇業毒打,現在是什麼心情?要不要罵蘇業兩句,放心,太陽神殿給你這個特權。”主持人道。

觀眾們笑看尤金。

尤金露出燦爛的笑容,道:“我來這裡,不是為了冠軍,不是為了獎勵,而是為了鍛鍊自己。失敗不重要,名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這次比賽中收穫了什麼。”

“那麼,你收穫了什麼?”主持人問。

“我有很多收穫,比如永遠不要小看任何人。比如在白天鵝裡看到前所未有的黑天鵝,不要驚慌,不要反對,不要殺死這個異數,而是承認他的存在然後思考並學習。比如……為打倒蘇業而修煉!”尤金半開玩笑道。

全場大笑。

“好!你冇有氣餒,冇有恐懼,迎難而上,我相信你一定能打敗蘇業!那麼,蘇業,你有什麼說的。”主持人望向蘇業。

蘇業想了想,徐徐轉身,望向雅典貴族的方向。

“請其他對手以尤金為榜樣,以正麵打倒我為目標。當然,如果你們從靈魂深處認為無法堂堂正正戰勝我,我允許你們使用卑劣手段。”

許多人立刻為蘇業歡呼,認為蘇業展現出真正的冠軍氣質。

有人認為蘇業還在持續不斷反擊雅典貴族。

但也有人想到了另一層,蘇業簡直是玩弄人心的高手,這句話一出,就會在所有敵人心裡種下一顆種子。

如果堂堂正正對蘇業出手,這顆種子就會成為健康的參天大樹,結出豐碩的果實。

如果繼續使用卑劣手段,那這顆種子同樣能生根發芽,但會變成一顆“自己永遠不如蘇業”的扭曲之樹,越是生長,越是扭曲,哪怕最後真的擊敗蘇業,這棵扭曲也不會倒塌,反而會更加茁壯,最後榨乾這個人所有的正麵精神。

“很好,太陽神殿乃永明之地,也願每個人心中光明永存。太陽神殿,願照耀每一個心中有光的人。”主持人也望向雅典貴族的方向。

一些雅典貴族背後冷汗直流,汗毛直立。

這代表太陽神殿的意誌嗎?

這代表太陽神阿波羅的意誌嗎?

主持人隨後恢複笑容,道:“請雅典的太陽神殿大祭司為蘇業頒發格鬥王的獎勵,讓我們為,光明之下,最強格鬥者蘇業歡呼!為格鬥之王歡呼!”

在眾人的歡呼聲中,雅典分殿的大祭司出現,為蘇業佩戴格鬥王花冠,然後贈送純金的格鬥王獎盃,最後,贈送一件聖域級寶物。

輝煌之劍。

一些戰士看到後隻是羨慕,但那些將軍看到這把劍,口水都要流出來。

這是一把極少見的戰爭武器,附加治癒之光,太陽之下,此劍所在,半徑一裡內的所有友軍傷勢都會被緩慢治癒。

無論是重傷輕傷還是內傷外傷,甚至連積年老傷疤都會慢慢平複。

這把劍,對普通戰士來說,價值不過20萬金雄鷹,對城邦來說,典型的高等傳奇魔法器層次,價值不會低於50萬金雄鷹。

尤其是精銳軍王牌軍的將領佩戴,自立軍中,堅不可摧。

許多人盯著蘇業。

彆說蘇業的魔法天賦,柏拉圖學院的背景,單單這把太陽神殿賜予的輝煌之劍,就足以讓所有城邦引發招攬蘇業的念頭。

“蘇業,斯巴達歡迎你!”科莫德斯大吼。

斯巴達人笑了,立刻跟著起鬨。

接著,特拜、科林斯、米利都、馬其頓、色雷斯等等大量的城邦、國度或地區的人紛紛歡迎蘇業。

甚至連埃及、北歐或波斯的特使也忍不住喊了幾聲。

隻有雅典人氣呼呼看著雅典貴族。

雅典貴族一聲不吭。

太煎熬了,明天還是不來了……

一些雅典貴族掃視賽場,歐肯諾呢?該死的歐肯諾呢?要是他在,蘇業肯定不會拿自己開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