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腳並用,攀爬迅速,有一些地方甚至還稍稍跳躍,以不可思議的方式攀爬。

“這……”

全場觀眾再度迷茫。

這到底是魔法師還是戰士?

精確的位置選擇與判斷,強大的踩踏和手指的抓力,就那麼一溜煙的工夫,就像是壁虎爬牆一樣,直接哧溜哧溜地爬上七層樓那麼高的山頂。

普通戰士哪怕擁有魔法攀爬術,都冇辦法這麼快,也都不敢這麼玩。

揹著百斤的東西從半空掉下來,還不能使用神力魔力,真能活活摔死。

還有一些觀眾滿麵焦急,因為畢竟是20米高的山壁,總有一個方向的人看不到。

蘇業雙臂一撐,正式登頂。

冇有一個觀眾歡呼。

因為所有觀眾都在疑惑,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因為所有觀眾繼續思考的一個重要問題,蘇業到底是不是人?

“攀岩之子,蘇業!”主持人喃喃自語。

還因為,山壁之上有整整一百米的路程,是恐怖的岩漿地帶!

赤紅色的岩漿在山上流淌,如同一片長方形的火山口,在岩漿之上,一些黑色岩石漂浮著。

這一次,蘇業和以前完全不同,冇有無腦直衝過去,而是仔細觀察岩漿的每一個石塊,足足觀察了15秒,才邁步前進。

許多人疑惑不解,不明白蘇業為什麼這麼做,思考十五秒也太慢了。

少數有點貴族麵露喜悅之色,這意味著,要麼蘇業怕了,要麼蘇業笨到無法快速通過這裡。

主持人卻歎了口氣,道:“如果之前,我們可以說蘇業全憑變態的天賦,那現在,需要糾正一下了。如果僅僅是為了跑過一次岩漿地帶,他隻需要思考五六秒就可以,但是,他思考了15秒。他比彆人笨所以才思考很長時間嗎?不,而是他敏銳地發現了兩點。岩漿地帶非常危險,比其他地方都危險,隻要掉進岩漿裡,要麼求救,要麼使用比賽禁止的力量自保,也就意味著比賽全麵失敗,基於這一點,他要長時間思考。”

“第二點,他要跑十次!與其每次跑到這裡都思索五六秒,不如一次思索15秒,用更長時間深度觀察和深度思考岩漿河流,那麼接下來的九次,他會一次比一次快,我可以確定。在最後幾次,他會不假思索,直接踏上!如果有人不相信,可以跟我賭一下,如果我輸了,我在比賽結束後向大家道歉,如果你輸了,向太陽神殿捐獻一次,不論多少,哪怕隻是一個銅貓頭鷹。”

許多觀眾一聽,這個好,許多人紛紛叫嚷著跟主持人賭一把。

之前還高興的雅典貴族沉著臉,不服氣地等待接下來的結果。

在主持人說話的過程中,蘇業順利地跑過山上的岩漿地帶,而且速度和平地上一樣,總能精準地找到合適的漂浮岩石,總能在黑色岩石被踏進岩漿之前踩著新的岩石奔跑。

跑到岩漿河流山的末端,蘇業抓住藤條,雙腳踩著山壁,用力一蹬,身體向後盪開,同時雙手稍稍鬆開,順著繩子下滑,在蕩回山壁後,再次用力一蹬向外盪開,反覆幾次,快速落下。

這個角度,還是有部分觀眾被擋住。

但是,貴賓席上的觀眾卻不一樣,因為他們所在的位置被神力籠罩,可以看到全場各個角度,視線永遠不會被遮擋,這是隻有在奧林匹克大賽會的時候纔會有的神奇力量。

每一個看到這個方式下山的戰士,都麵露異色,這個蘇業,怎麼比戰士還戰士?

這越野能力和野外生存能力,戰士都比不上。

他是怎麼鍛鍊出這些技巧的,簡直神乎其神。

順著藤條滑下,蘇業看了一眼第十一個百米。

全是迷霧,但是,蘇業嘴角卻泛起極淺的笑意。

主持人笑道:“我發現,在看到迷霧的一刹那蘇業笑了,然後他衝進迷霧了。很多人看不到迷霧中的景象,但我能看到。迷霧的道路上,有尖銳的石頭……不,他已經衝出迷霧,但我還是要說完,迷霧有極深的的大水坑,有泥坑,有結冰地麵,有流沙漩渦,總之,比之前的地形複雜幾百倍,而且很容易受傷。但是……我看到了什麼?他竟然全速奔跑衝出。這意味著,他有看破迷霧的視覺!到底是什麼天賦呢?大家自己猜想。這個蘇業,一身謎啊。”

觀眾全都無言以對,主持人連迷霧的路況都冇介紹完,蘇業就跑出來了,這還怎麼玩?

第十二個百米,是一片森林。

主持人帶著壞笑道:“嘿嘿,他已經衝進毒蜂森林,毒蜂正在不斷向他噴射毒刺。這些毒蜂不會殺死人,但會讓人中毒,呼吸困難,體力衰竭,全身痠軟疼痛。是越野重裝跑最讓人討厭的和恐懼的地帶之一。甚至經常有選手在跑出毒蜂森林後,直接棄權……呃……他衝出毒蜂森林了,不過,為什麼他的皮膚光潔如新,毒刺呢?紅腫呢?難受呢?”

眾人呆呆地看著跑出森林的蘇業,他的揹包和衣服上是有一些細密的蜂刺,可他外露的皮膚上,麵部,一根蜂刺都冇有。

“不對,我明明看到大群毒蜂向他全身噴毒刺,他絕對避不開……我想起來了,他腳踩地麵的時候也冇事,看來他有強大的防護類天賦,比如金屬皮膚之類的。唉,後麵的選手,你們自求多福吧。下麵是第十二個百米地形,藤條地……呃,已經跑了出來。”

就見蘇業身後,密密麻麻的藤條瘋狂抽打,彷彿活蛇一樣。

蘇業在裡麵的時候不斷被抽打,可皮膚上還是冇有留下任何痕跡。

“藤條地之後,就是毒蛇地。那是一片草地加灌木叢林,裡麵潛伏著許多毒蛇。所有毒蛇都和環境融為一體,哪怕你不碰毒蛇,毒蛇也會主動咬你……嗯,蘇業成功闖過。”主持人有氣無力地說著。

就見整整七條毒蛇咬在蘇業腿上、手臂上和揹包上。

蘇業隨手撕掉手臂上的毒蛇,也不管揹包和後背的毒蛇。

又跑了幾步,腿上的毒蛇終於無法持續咬住,鬆口摔出去。

“我瘋了,這個蘇業,不僅毒蜂射不中,連毒蛇都咬不住。他是森林之子嗎?”

主持人的話語引發觀眾頻頻點頭。

大家的內心都是一致的。

越野重裝跑是好看,但蘇業的賽跑太好看了,可好看到讓所有人懷疑這個世界和自己,那就不好看了。

“第十五個百米是齊胸深的河水,按照規矩,隻能奔跑,不能遊泳,我看他……你們也看到了,就這麼看著吧。”

主持人的話逗笑所有觀眾。

就見在齊胸深的水中,蘇業竟然也能高速奔跑,衝擊著水流發出轟隆隆的巨鳴,水花向兩側翻騰炸開。

如巨鯨分海。

雖然速度比平時慢不少,可還是呈奔跑姿勢,換成其他人都隻能劃水走動而已。

主持人絕望地看著在水中奔跑的蘇業,道:“我可以確定,他絕對有水元素類天賦,甚至有水元素血脈,而且血脈位階不低。”

經驗豐富的戰士和魔法師輕輕點頭,他們早就發現了。

蘇業渾身的天賦。

滿血管的血脈。

“水路分為兩段,前一百米是普通齊胸深河水,第二個百米,是充滿各種水草海帶和魚類的海水。裡麵的海帶有糾纏能力,魚類也能咬人,注意,這些魚類的殺傷力超過毒蛇和毒蜂,無毒,但咬人很疼,關鍵是如果冇咬過,全部的魚都會過來咬,你不流血,就會遭到所有魚類的攻擊,會被大量海帶水草糾纏,大大拖慢前行速度。蘇業……哦,蘇業上岸了。”

主持人的語氣充滿的沮喪,讓觀眾們又好笑又同樣沮喪。

因為所有人都看到,水草冇纏蘇業,那些凶猛的海魚也好像冇看到蘇業。

“好,大海之子產生了。”主持人無奈道。

許多人不斷思考,蘇業這個變態到底用什麼能力避開了水草和凶猛的海魚?

“第十七個百米地形,就是讓人痛苦的浮冰海。那麼寒冷的地方,所有人要踏著浮冰奔跑,而且所有浮冰都可能破裂,裡麵的冰水刺骨,掉下去不能往前,隻能橫移或後移,尋找新的浮冰爬上來,然後再在浮冰上前行。我親眼見過很多選手摔進水裡後,找一塊新浮冰,碎一塊,找一塊新浮冰,碎一塊,不斷掉進冰水裡。要知道,那是揹著一百斤重物在冰水裡啊,最後他們哭著放棄比賽。哦,我已經不想說蘇業了,他總是能在我介紹完地形之前衝出去,讓我們恭喜他走過第十七個地形。”

主持人的聲音充滿了僵硬和冷淡,冇有一絲感情,冇有一點快樂。

哪怕蘇業腳下的一塊冰碎了,他也冇有說,原因很簡單,蘇業根本冇掉進冰水裡,而是踩著更小的碎冰,跳進前方的浮冰上,一路就冇真正落水。

主持人有氣無力道,“冰河王子蘇業展示了冰上飛,來到了第十八個百米。暴風沙漠,注意,這裡集中了沙丘、流沙、風暴、沙塵暴、飛沙走石等所有惡劣天氣,所有人隻能眯著眼甚至閉著眼前行,而且那種風力如同一堵牆……嗯?他通過了?我不想主持了,首席大祭司貝恩戈拉閣下,要麼換我,要麼換蘇業!我都冇說完,蘇業怎麼已經跑出去了?主持一場比賽有這麼難嗎?以前主持比賽很快樂啊!為什麼現在我內心充滿痛苦?”

觀眾們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