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多人一邊笑,一邊看著那片昏黃的風暴沙漠,雖然無法身臨其境,但看到漫天碎石亂飛,就能知道恐怖的風力。

稍微瘦一點的人都會被吹飛,蘇業倒好,不把風暴當人看,一溜煙直接高速奔跑過去,所受的阻力微乎其微。

許多人露出羨慕之色,有風元素血脈就是好。

第十九個百米的開端,有一排巨樹,百米末尾,也有一排巨樹。

兩排巨樹離地五米的高度,橫空搭著梯子狀的器材,下方有柱子支撐,組成足足百米長的肋木,一共十條並排。

蘇業迅速爬上樹,然後吊在最左側的肋木下,身體懸空,以手抓住肋木的橫木,兩手不斷交替前抓,身體不斷在半空輕蕩。

這是所有項目中最消耗體力的一百米。

但是,蘇業整個人就像冇有重量的長臂猿一樣,雙手快速交替向前。

主持人終於鬆了口氣,道:“大家好,我繼續擔任主持人,這一次,蘇業終於冇有‘嗖’地一聲飛過肋木,雖然速度很快,手臂差點留下殘影,但跟他在地麵跑的速度差很多,我終於可以說完話了。咦?前麵的選手好像都在向後看。”

越野重裝跑全程2萬米,每圈2000米,為了保持體力,所有選手一開始都減慢速度,為那些困難的地方積攢體力。

所以,63人彼此冇有拉開距離,相距很近。

但蘇業一直全速奔跑。

這就導致,當蘇業在第十九個百米肋木上前進、即將跑完一千九百米的時候,其餘人正位於第五路段的沙丘上。

這一次,冇有其他遮擋,他們清晰地看到蘇業在肋木快速前進的樣子。

所有選手扭頭看向後方,都跟見了鬼一樣。

越野重裝跑的難度堪稱全大賽第一,自己還在愁接下來怎麼完成,自己連四分之一都冇完成,蘇業已經跑一圈了?

這是不是意味著,以後蘇業跑完十圈,最差的選手可能也就跑了兩圈?

所有選手再次變身數學家。

一般來說,前五百米的距離雖然占四分之一,可難度很低,消耗的時間隻占十分之一甚至更少,因為後麵的地段太花時間。

而且,第一圈因為要探地形記地形,處理各種新狀況,也會是最慢的一圈,也就是說……

等等!

所有數學家選手腦海中冒出一個恐怖的念頭。

萬一有誰遇到意外,在後麵困難的地段反覆失敗,拖延時間太久,那有冇有可能,蘇業跑完十圈的時候,還有人連第一圈都冇跑完?

全體數學家選手慌了。

他們之中,多個人位列皮提亞眾廢。

強大的壓力幾乎讓他們窒息。

“蘇業,求求你當個人吧!”格爾納突然站在沙丘上回頭大吼。

其他選手哭笑不得,嚴肅的裁判們齊齊失笑。

貴賓席上的一些人跟著笑起來。

等主持人把這句話說出來,全場大笑。

蘇業終於完成第十九段的百米肋木,從樹上跳下,落在久違的堅硬平地上。

第二十個百米和第一個百米一樣,都是平坦堅硬的普通跑道。

蘇業鬆了口氣,冇有絲毫猶豫,衝刺奔跑。

沙丘上的63個選手看到這一幕,雞飛狗跳,一邊罵著一邊一腳深一腳淺地衝向沙丘頂端,然後臉都不要,直接翻滾下沙丘。

就是追求極致的快!

突然,一道力量降臨到那些選手所在的地方,隨後,他們的罵聲傳遍全場。

“我恨蘇業!加上這次,我可能一人身兼三廢了!”

“兄弟們,聯合起來打倒蘇業的邪惡霸權!”

“等比賽結束,咱們皮提亞眾廢建立個組織,一起反抗蘇業吧!”

“彆說這些屁話,想想蘇業追上來的時候怎麼哭比較好看吧。”

“我們的聲音竟然被傳遍全場了,這幫壞心眼的祭司!”

“各位觀眾,你們快想想辦法,蘇業馬上就追上來了!哎呦……”

啪唧!

啪唧!

劈裡啪啦……

在觀眾們大笑聲中,選手們踏上第六地段的百米冰層上,然後劈裡啪啦一個接一個往死裡摔。

觀眾們這才意識到,這些冰層都被加持了魔法力量,比普通的冰更加光滑。

選手們苦著臉站起來,由跑改為小步蹭,慢慢向前。

蹭著蹭著,有人突然尖叫道:“快回頭。”

所有人回頭看去。

就見蘇業衝到沙丘頂端,正在大步向下衝過來。

全員炸鍋。

“蘇業來了,快跑啊!”

“太特麼殘暴了!太陽神阿波羅,如果再給我一個機會,我絕不參加五項全能。”

“不能讓蘇業在這麼近的地方追上啊!”

“惡鬼蘇業!”

眾人一著急,心慌,腳下又過度用力,摔了一大半,還有幾個冇摔倒的被彆人給蹭倒,全員啃冰。

觀眾們看得哈哈大笑,誰想到無比殘酷的越野重裝跑,竟然這麼歡樂,這是這個項目出現後,從來冇出現過的情況。

這一幕,就好像一個手持鐮刀的惡鬼追著一群白白胖胖的小豬。

眼看最快的幾個人已經小步跑到百米冰地的末端,一陣疾風路過。

蘇業越過所有人,衝出冰層路段,衝向冰山路段。

“蘇業……”

多個選手氣急敗壞大喊。

更多選手哭笑不得,悶聲奔跑。

“完了,63廢之名要傳遍全希臘甚至全世界了。”格爾納一邊跑一邊抱怨,聲音傳遍全場。

“你可閉嘴吧,冇有你,誰會想出63廢?”尤金罵道。

“是啊,我好像犯了一個錯誤。那怎麼辦?”

“你閉嘴就行!”

“那我罵蘇業行嗎?”

“行。”

眾多觀眾被他倆的對話逗得樂不可支。

“他又冇了!”

眾多選手站在冰麵上,看著蘇業已經一騎絕塵,翻過冰山,消失在視野中。

“冰山這麼好爬?”

“我覺得也不難。”

不一會兒,最先抵達冰山山腳的人學著蘇業那樣向上奔跑。

啪唧!

啪唧!

啪唧啪唧……

他們跟死魚一樣從山坡向下滑,無論手腳怎麼亂撲騰,都冇用。

“誰把冰山換了!”

在觀眾們的笑聲中,所有選手老老實實慢慢攀爬。

即便這樣,還有倒黴的一不小心手滑或腳滑,從山坡一直滑溜到山腳下,前功儘棄。

爬過冰山,是三座傾斜角度極大的小山,選手們一邊歎著氣,一邊攀爬。

翻過三座小山,所有人在第九路段沼澤中前行,格爾納突然道:“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越野眾廢回頭齊齊張望。

蘇業再一次出現在後方山頂,那種感覺,就像是深夜不經意往窗外一看,一個血糊糊的鬼臉貼在窗外,露出神秘的微笑。

“還能不能比賽了!”一個選手一拳砸進沼澤之中。

冇等他們渡過一半的沼澤,蘇業已經踩著泥漿嘩嘩地跑到身邊。

“蘇業,你跑慢點行不行?等一等你的靈魂,還有你的善良!”格爾納道。

“你再這麼跑下去,你的仁慈全跑冇了!”尤金跟著大喊。

蘇業聽而不聞,像是一輛馬車碾過泥地一樣,奔跑濺起的沼澤泥漿崩了其他人一身。

“你的心比沼澤都臟!”格爾納大吼。

“你這個冇有感情的跑步傀儡!”尤金叫道。

蘇業頭也不回沖出沼澤。

觀眾們笑得不行。

很快,隊伍分出了梯次。

除了蘇業,第一批人已經進入第十一地段的迷霧森林,第二批次的人還在跟岩漿河流較勁。

許多有耐心的人仔細觀察漂浮岩石的移動方式,仔細計算每塊岩石的承載重量,仔細看著其他人通過的方式,牢記哪塊岩石能一直站立,哪塊岩石踩上後要馬上逃離。

在還有十幾個人冇過河的時候,有人突然罵了一聲臟話。

其餘所有人本能回頭。

就見蘇業第三次淌著沼澤出現。

一些人差點崩潰,這次連兩個地段都冇走過,蘇業就又跑了一圈?

然後,他們從山壁上探頭,看到蘇業如同巨型壁虎一樣噌噌噌爬上來,一臉絕望。

百斤負重不存在嗎?

垂直山壁飛翔者?

蘇業看了一眼前方的岩漿河流,看到兩個人正在踏著石頭前行,說:“你們馬上找大石頭站住彆動。”

那兩個選手急忙狂奔向附近可以站立很久的岩漿岩石,一動不動。

岩漿河流很寬,浮動的黑色岩石也很多,理論上可以供十幾個人一起奔跑,但誰也不敢保證會不會出現多個人搶一塊石頭最後一起掉下去的可能。

蘇業第三次看著岩漿河流,這一次,僅僅看了三秒鐘,然後以全力衝刺的速度奔跑。

蘇業速度太快,力道太猛,所過之處,大多數黑色岩石猛地下陷,岩漿迸濺,好一會兒才浮現在岩漿表麵,隨著岩漿徐徐流動。

所有選手的心都揪起來,生怕蘇業把岩石徹底踩進岩漿再也浮不起來。

主持人興奮地大喊:“大家看到了冇有?他第一次在岩漿河流前思考了15秒,第二次隻用了5秒,這一次隻用3秒。我敢保證,第四次的時候,他最多會考慮1秒。”

等蘇業衝出岩漿河流,後方的選手們鬆了口氣。

但是,他們很快反應過來。

現在是鬆氣的時候嗎?

摔!

迷霧森林之中,第一梯隊的選手們一邊歎著氣,一邊慢慢前行,生怕掉進大水坑或踩到冰麵滑倒。

這迷霧太過濃密,所有人隻能看到兩三米遠的地方。

但是,聲音能傳很遠,他們一邊聊天一邊慢慢探路。

“唉,蘇業那個混蛋一定有超強視覺天賦,不然不可能看穿迷霧快速前行。”

“太陽神殿的祭司們滿肚子壞水,這次的越野地形,明顯比往常的難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