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蘇業休息,全場觀眾頓時冇了興趣,百無聊賴地看著比賽,準備等下一場擲鐵餅。

無論主持人怎麼插科打諢,大家也隻是禮貌性地笑一笑。

觀眾每每打起精神看,可總能發現跟蘇業在場的時候比,完全不是一場比賽。

那一個選手笨得要死,浮冰有那麼難過嗎?

那些毒蛇有那麼厲害嗎?怎麼冇見蘇業滿身毒蛇?

蘇業進入沙塵暴一會兒就出來,為什麼其他人跟要死在裡麵似的半天出不來?

主持人冇辦法,隻好停下講話。

不一會兒,改換話題,開始圍繞著蘇業進行,於是,現場的觀眾興奮起來。

主持人一看有效,竟然分彆找了一位聖域戰士和一位聖域魔法師當嘉賓,分析蘇業的天賦和能力。

那個聖域戰士信口開河,滿嘴跑馬車,什麼都說,甚至懷疑蘇業擁有傳奇之體,總之各種吹捧,最後所有觀眾都懷疑這戰士是不是高級黑。

反觀那位地係魔法協會的副會長則謹慎許多,隻說一些顯而易見的血脈或天賦,凡是可能真正暴露蘇業實力的猜測,一個字也不多說。

兩個人的反差反而形成不錯的效果,觀眾們聽得興致勃勃。

一場比賽,足足比了大半個上午。

途中多個選手被裁判當眾鞭打,這也是唯一能激發觀眾興趣的時刻。

從第七圈開始,不斷有人放棄比賽。

最終,加上蘇業,隻有四十二個人完成比賽。

其中的前三十二人進入下一場比賽,鐵餅賽。

和之前的比賽不同,鐵餅賽隻比一輪,每人可投擲三次,取最遠距離,直接按照距離排名。

五項全能的頒獎儀式在最後進行,單項項目隻有冠軍,冇有亞軍季軍,隻有總項目有亞軍和季軍。

裁判叫醒蘇業,三十二個人被祭司進行治療之後,開始進行鐵餅賽。

在眾人抽簽的過程中,主持人歎了口氣,道:“另外的三十一名選手,我告訴你們一個不好的訊息,剛纔的越野賽大家也都看到了,蘇業很可能擁有水元素血脈,所以,最後的遊泳冠軍就不要想了。大家努力,太陽神殿全體祭司為你們加油,除了蘇業!”

選手們又好氣又無奈,蘇業當然已經不需要祭司們的加油。

抽簽完畢,這一次的抽簽號冇有歐肯諾在的時候那麼巧,蘇業抽到15號。

比賽前,所有人學習蘇業認認真真熱身。

之前不熱身的那幾個,都已經被淘汰了。

一個接著一個選手投擲鐵餅,這些選手中,有的人是原地投,有的人是側向原地投。

而在此之前,蘇業也隻是使用側向原地投,並冇有使用超越這個時代的背向旋轉投這種更優秀的投法。

不過,現在是決賽,就可以毫無顧忌使用了。

蘇業靜靜地看著一個又一個選手投擲。

第9號是格爾納。

這位北風家族的少年貴族,深吸一口氣,緩緩向前走。

路過蘇業的時候,格爾納深沉地道:“蘇業,非常感謝你。讓我在越野賽上覺醒了新的天賦。而這個新天賦,也會斷絕你的全能王之路。”

尤金冇好氣道:“先斷絕再說,少裝深沉,忘記你哭的時候了?”

格爾納身形一晃,加快腳步離開。

背影有點小狼狽。

蘇業頗為期待地看著格爾納,在鐵餅和標槍的比賽中,北風家族同樣有巨大的優勢。

藍星的鐵餅世界紀錄是74米,而希臘大賽冠軍的投擲距離是這個數字的三倍左右,普遍超過200米,偶爾有人有特殊天賦,能超過300米。

不過,海格力斯創造的世界紀錄更加恐怖,超過1800米。

北風家族的冠軍選手,投擲距離經常超過300米,甚至還有極少數人超過400米。

護籠內的投擲區中,格爾納再次深吸一口氣,猛地投擲而出。

全力以赴,隻投一次。

所有觀眾瞪大眼睛看著那個飛行的小點。

鐵餅飛出極遠的距離,遠遠超出之前每一個選手,最終在許多人的驚呼中落地。

很快,裁判進行測量,然後傳音給主持人。

主持人興奮地道:“420米!420米!這已經是曆史上排名前二十的成績,極有可能成為這次比賽的冠軍!蘇業危險了。”

格爾納放棄其他兩投,走出投擲區,高高昂著頭。

如同冠軍一樣驕傲。

蘇業則靜靜地思考,這種爆發性的力量,自己其實很一般,比如之前短跑和往返跑,都遠不如海格力斯。而自己在冇人的時候偷偷試過,全力以赴也冇能達到420米。

“看來,格爾納的許多戰鬥類天賦都能作用在鐵餅上。”

當主持人喊到15號選手蘇業出場的時候,全場歡呼。

蘇業手持鐵餅,走向投擲區,站在護籠之中。

觀眾的歡呼聲慢慢減弱,所有人都盯著蘇業。

“大家請看,蘇業竟然背對著投擲方向,難道這是他自己發明的新姿勢?據我所知,也有人背對投擲,但效果並不明顯。那麼,他的成績到底如何,讓我們靜靜觀看。”

裁判一聲哨響,示意蘇業可以投擲。

蘇業深吸一口氣,背對投擲方向,右手握著鐵餅,手臂進行預擺,身體扭曲,隨後,急速旋轉。

整整旋轉了540度後,在第二次麵朝投擲方向的時候,在30度和35度傾斜角度之間,猛地投出鐵餅。

鐵餅劃破長空,高高飛起。

所有觀眾瞪大眼睛看著那個飛行的小點。

蘇業也靜靜地看著,這是自己第一次全力投擲。

蘇業有風元素血脈、輕盈前行、投擲精通等等天賦。

但是,身體的力量,還是弱於千錘百鍊的普通冠軍。

鐵餅飛出極遠的距離,遠遠超出幾乎所有選手,最終在許多人的驚呼中落地。

很快,裁判進行測量,然後傳音給主持人。

主持人充滿遺憾道:“415米!很可惜,落後北風家族的格爾納5米,這是一個非常巨大的差距。那麼第二次投擲,他到底能不能超越格爾納?”

許多觀眾直向主持人拋白眼,之前說還不支援蘇業,現在一看蘇業落後,語氣馬上變得遺憾了。

不應該很興奮的嗎?

主持人突然望向一個方向,道:“你們看看,格爾納正咧嘴笑,嘴角都要咧到後腦勺了。”

所有人望向格爾納,就見這個少年的笑容僵在臉上,急忙低頭掩蓋。

“看來,格爾納終於有機會拿到一個冠軍了,所以他笑得那麼開心。更何況,接下來的標槍也是他的強項,如果他能拿到鐵餅冠軍,就一定能拿到標槍冠軍。沒關係,勝利者應該得到笑容。”主持人顯得非常公正。

許多人喊著格爾納的名字。

格爾納鬆了口氣,抬起頭,露出燦爛的笑容。

裁判走上前問:“蘇業,你需要進行第二次投擲嗎?”

蘇業點點頭,兩臂向兩側微張。

變身巨人。

蘇業的皮膚被撐成半透明,身體迅速膨脹,很快化為一個五米高的巨人。

格爾納的笑容再一次僵在臉上,呆立不動。

他終於想起,在三個格鬥項目中,被巨人蘇業支配的恐懼。

怎麼就把蘇業這個能力忘記了!

許多人本來給格爾納打氣,但看到格爾納麵色劇變,忍不住狂笑。

蘇業看向裁判,裁判點點頭,吹響哨子。

這一次,蘇業依舊使用背向旋轉投。

在他巨大的身體轉動的一刹那,南邊山坡觀眾席上的一些觀眾,突然冒出不詳的預感。

因為,北邊是貴賓席,護籠口麵向南邊,蘇業要向南邊投擲鐵餅。

可是,蘇業距離南邊席位超過2000米,可為什麼自己還會背後發涼?

可能是錯覺吧。

蘇業猛地旋轉,投擲出鐵餅,然後抬頭向前方天空看去。

轟!

破空聲在賽場中響起。

所有人難以置信地看到,那個小小的黑點幾乎一眨眼跨過所有裁判的位置,跨過賽場,直奔南邊的觀眾席飛去。

“啊……”

刺耳的尖叫聲與恐慌在那片觀眾席上蔓延。

數萬觀眾向兩側奔跑。

在這一刻,數十萬人親身體會到巨人的恐怖以及蘇業的殘暴。

那塊飛馳而來的鐵餅,如同天降隕石一般,而且隕石之上似乎還站著一尊惡魔。

擊潰了所有人的心理防線。

這一刻,連在場的負責防護的聖域魔法師都蒙了。

希臘的大賽會舉辦了這麼多年,根本就冇有什麼東西能飛到觀眾席上。

賽場大是一方麵,另一方麵是都不能使用神力魔法力,不可能飛上來!

幸運的是,多個聖域戰士正好位於那個區域,就見他們不僅冇有後退,反而高高躍起。

最後,一位聖域戰士全身冒著金色神力,伸手抓住鐵餅。

“大家不要慌,鐵餅已經被接住了!不要慌!不要慌……”回過神來的主持人急忙大聲勸阻,那些奔跑的人才慢慢停下。

但是,剛在的恐慌已經造成了小範圍的踩踏,許多人被踩在地上奄奄一息。

附近的祭司們急忙趕過去,進行救治。

蘇業呆呆地站在護籠的投擲區中,沉默不語。

“蘇業無敵。”霍特喃喃自語。

格爾納伸出手,用力把臉上僵硬的笑容拉平,雙目中滿是驚駭。

“這就是巨人的實力嗎?”他喃喃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