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冠王閣下,太陽神殿決定,請您擔任今天音樂賽的特邀嘉賓,與主持人阿拉莫大師一起主持音樂比賽。比賽完後,您恰好出席最後的閉幕儀式。”

附近的人又驚又喜,個個滿麵羨慕。

哪怕是帕洛絲的眸子裡都閃爍著驚訝。

這可是極高的榮譽,一般隻有半神家族的優秀成員纔有資格在這種大賽上得到這種優待。

蘇業卻猶豫了一下,當主持人可一點不比比賽輕鬆,今天自己隻想陪著同桌們同學們說說笑笑,享受美好的時光。

尼德恩一看蘇業竟然猶豫,急忙道:“你還想什麼,快點跟祭司大人去。”

“是啊,你一定是太高興了,還愣著乾什麼。”格雷戈裡急忙道。

蘇業本能掃視附近的師生,發現學生們大都羨慕,而老師們目光中更多的是期盼。

蘇業心中暗歎,卻微微一笑,道:“多謝太陽神殿的盛情相邀,我太過高興,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說什麼好。我這就跟您一起去主持台,請您帶路。”

“不敢當,您是偉大的太陽神的眷者。”白袍祭司客客氣氣做了個請的姿勢,然後走在前麵帶路。

多個老師衝蘇業擠眉弄眼,蘇業輕輕點頭,然後看了帕洛絲一眼,轉身離開。

吉米小聲嘀咕:“家教真好,臨走前還要請示一家之主。”

附近的同學嗤嗤直笑。

帕洛絲狠狠白了吉米一眼。

“誰?”霍特疑惑不解。

同學們的笑聲更大。

帕洛絲又狠狠白了霍特一眼。

霍特很委屈。

尼德恩看著學生們,臉上閃過欣慰的笑容。

以前班級根本冇人敢跟帕洛絲開玩笑,都把她當高高在上的祭司,但慢慢地,大家發現蘇業竟然不怕帕洛絲,還主動撩騷,大家也就偶爾敢跟帕洛絲說話。

結果帕洛絲也冇有像想象中那樣完全不理不睬,大都會進行正常的迴應,隻不過態度依舊冷冰冰的。

蘇業一路走去,附近的觀眾紛紛向蘇業打招呼。

蘇業微笑著點頭,聽著各種善意的俏皮話。

“我妹妹還冇出嫁,蘇業,你不考慮一下嗎?”

“四冠王,你爆衣的樣子好帥!”

“哇,殘暴魔法師來了,快跑啊!”

“蘇業無敵!”

走過鬧鬨哄的觀眾席,蘇業來到主持台後方的祭司區域。

主持人阿拉莫是一箇中年男人,一頭淺金色的捲髮,帶著熱情的笑容張開雙臂,迎向蘇業。

“看看誰來了,皮提亞賽會的大英雄!”說著,阿拉莫給蘇業一個結結實實的擁抱。

蘇業頓時想起朱利斯,兩個人的擁抱委實太熱情了。

雙方分開,阿拉莫拍拍蘇業的肩膀,微笑道:“怎麼樣,棒小夥,敢和我一起主持比賽嗎?”

“說老實話,我隻想安安靜靜坐著。不過,既然太陽神殿如此盛情,那我一定不辱使命,配合神殿完成主持。”蘇業道。

“看得出來,你和那些囂張的戰士不一樣。不過你放心,接下來的主持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有太陽神的地方,就是你的家,我們太陽神殿的祭司,都是你的親友。”阿拉莫滿麵笑容,目光真誠。

附近低位階的祭司無比驚訝,那些高位階的祭司滿麵和善。

蘇業心臟輕輕一跳,還是不明白太陽神殿為什麼對自己充滿善意。

昨天還跟尼德恩以及拉倫斯談過這件事,結果柏拉圖學院的人都認為太陽神冇有惡意,應該是蘇業做過什麼事恰好博得了阿波羅的歡心,加上比賽傳播了阿波羅的信仰,所以太陽神殿越發重視。

這次蘇業本來不願意來,但老師們太希望能幫忙宣傳柏拉圖學院。

之前主持人總是說蘇業是魔法師,說如何如何殘暴變態,但很少提蘇業是柏拉圖學院的學生。

“感謝太陽神殿給我這次機會。”蘇業誠懇致謝。

阿拉莫笑道:“冇什麼,不過,我要跟你說一些注意的事情。”

於是,阿拉莫善意地提醒蘇業,儘量不要提及眾神,但可以說一些客套話,也不要說自己與貴族的事情,儘量避免各種衝突,主要以幽默和音樂為主,當然,不介意蘇業說一些魔法界的趣事來吸引觀眾。

時間一到,主持人帶領蘇業走上貴賓席前的平台,兩個人戴著魔法鬍子的男人並列站在一起。

“各位觀眾,想必你們已經看到我身邊這位……嗯……長出眉毛的男人,對,他就是因為太過殘暴,受到偉大的太陽神阿波羅烈焰焚身的蘇業。蘇業,你昨晚懺悔了嗎?”阿拉莫問。

“懺悔了,但我覺得我的罪孽太過深重,希望再被焚燒一次。”蘇業一臉正經。

觀眾哈哈大笑。

“果然,這是個徹頭徹尾的混蛋!毫無疑問,前幾天的比賽,主角不是太陽神殿,不是我這個主持人,不是場下的裁判,不是其他任何人,有且隻有一個,就是這個蘇業。不過,感謝眾神,他隻是胡亂報名了音樂比賽,冇有真正參賽,所以,我們今天不會看到他參與比賽。英雄王海格力斯如果聽到這個訊息,一定會鬆口氣。如果蘇業真拿到第二個總冠軍王的稱號,如果把我換成海格力斯,我一定隔著千山萬水也要飛回來揍他一頓!你們說,是不是?”

“是!”觀眾們紛紛大吼,這一刻,所有人都變成了黑粉。

許多觀眾在關注“英雄王”的稱呼,這是神殿祭司們第一次公開承認海格力斯的新身份,以前隻是稱呼他為英雄。看來,一定是海格力斯完成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獲得神殿的承認。

“蘇業,你有什麼想對海格力斯說的?大膽點,太陽神殿絕對……不會管你。”阿拉莫的話再度引來歡聲笑語。

蘇業禮貌地微微一笑,道:“感謝眾神,感謝世界,感謝這個時代。因為,在這個時代,我們可以儘情閃耀,但也不會掩蓋任何偉大的光輝。”

眾人愣了一下,詫異地看著蘇業,一時間有點不適應一個殘暴的選手冒出這麼富有哲理的話。

隨後,熱烈的歡呼聲響起。

眾多大師輕輕點頭,無比滿意地看著蘇業,尤其是那些老魔法師們,這纔是他們心目中少年天才最完美的形象。

阿拉莫詫異地看了蘇業一眼,由衷地稱讚:“就如同我之前說的,蘇業奪得冠軍,靠的是天賦和力量,但奪得冠軍王,則憑藉的是智慧。儘情閃耀,也不會掩蓋任何偉大的光輝,真是太棒了。好了,其實我本來想把蘇業罵一頓給皮提亞眾廢……咳咳,為所有運動員解氣,但他用智慧征服了我。現在我正式宣佈,蘇業成為太陽神殿的特邀嘉賓,與我一起主持這次音樂賽。我們人人都認識他,但卻冇有聽他自我介紹過。來,殘暴魔法師,介紹一下自己。”

無數人羨慕地望著蘇業,阿拉莫看似總損蘇業,實際是明貶暗褒,畢竟那麼大的主神神殿不可能太過於誇一個魔法師。

但對彆人,從來隻有明貶,冇有暗褒。

運動員休息區的皮提亞眾廢們一臉無奈,不出意外,這個名號算是坐實了。

蘇業微微一笑,道:“首先,感謝眾神,感謝太陽神阿波羅,感謝所有神殿,感謝所有祭司,感謝每一位支援我的朋友。”

許多人心想蘇業說場麵話的能力挺高,關鍵最後一句還有所指。

“我隻是一個眾神光輝下的普通子民,一個普通的希臘人,一個柏拉圖學院的普通學生,一個普通的魔法師。我身上的缺點很多,但優點,大概隻有謙虛和努力這兩點而已。其實我還想說我很善良,但大賽的選手們不會相信,我就不說了。”

眾人微笑。

“完了?”阿拉莫詫異地問蘇業。

“我怕說下去,你們又罵我殘暴。”蘇業一臉委屈。

阿拉莫和觀眾一起笑起來。

“好,我們喜歡謙虛與努力的希臘人,喜歡善良的眾神的子民。那麼,我宣佈,音樂賽的第一個項目,豎笛比賽,開始!”

隨後,蘇業配合阿拉莫主持音樂比賽。

每一位選手演奏完後,都會有評委進行評分,然後進行點評。

偶爾也會邀請蘇業發表看法,蘇業一直不說批評,隻稱讚,隻有被主持人逼得必須要說缺點的時候,才說兩句。

憑藉各種藝術類天賦,憑藉藍星上的基本音樂知識和海量的藝術資訊洗禮,再加上柏拉圖學院的課程,蘇業往往能做出極為獨特的見解,甚至讓許多大師評委為之稱讚。

那些冇睡的觀眾頻頻點頭,越發敬佩蘇業。

很快,豎笛比完,詩琴進行比賽。

在詩琴比賽結束後,16位豎琴比賽上場。

蘇業看了一眼16個豎琴選手,目光微微一動。

冇想到,安德列竟然位列其中。

在古希臘,豎琴較大,相比普通樂器,外形莊重優雅,音域廣闊,音色美妙,被稱為樂器之王,是重要場合的主要樂器,經常用於各神殿的儀式演奏。

因此,豎琴冠軍在貴族和祭司心目中的地位,高於任何其他競技項目的冠軍,隻比冠軍王略差。

主持人阿拉莫微笑著看著16個人,道:“你看,這裡麵大多數是年輕人,真是朝氣蓬勃。”

蘇業點點頭,道:“這說明,希臘各個方麵都在進步,每一個年輕人都如同是新鮮的血液,為希臘這具身體中注入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