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麼,請神殿見證。”蘇業道。

“蘇業,我再給你一些時間重新考慮這件事情。”主持人阿拉莫道。

蘇業點點頭,道:“我這個人喜歡聽勸,我再考慮考慮。”

全場鴉雀無聲,靜靜地看著蘇業。

蘇業閉著眼。

過了好一會兒,蘇業才道:“感謝阿拉莫大師的提醒,但現在我已經被逼到絕境,除了憑藉奪冠戰,冇有其他選擇。還請您成全我。”

“唉……”阿拉莫長長一歎,“好吧,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多說什麼。現在,我們便開始奪冠戰的準備。不過……所有人要明白,偉大的太陽神阿波羅在注視著我們,任何違背大賽規則的手段,都是在瀆神!我希望,每個人都仔仔細細想明白,否則,一旦偉大的太陽神降下神罰,追悔莫及。”

阿拉莫轉頭看著安德列。

安德列聳聳肩,道:“我不會那麼蠢,我一切的手段,都光明正大。”

“很好!那麼我去準備!”

隨後,阿拉莫離開領獎台,叫醒好像還在打盹的首席大祭司貝恩戈拉,再聯絡其他神殿的祭司,找來雅典戰神山的人。

足足過了近一個小時,一切準備就緒。

蘇業押上全能王,而全能王包括所有五項全能項目的冠軍。

安德列押上豎琴冠軍,以及總估價在800萬金雄鷹左右的花鎮。

同時,安德列找來的傳奇魔法師在眾神鵰像麵前立下誓言,絕不會使用手段乾擾比賽,隻中立地使用“短時能力轉嫁”。

最後,在神殿祭司、全場觀眾的注視下,傳奇魔法師為蘇業施展傳奇法術。

豎琴比賽,再一次開始。

蘇業、安德列和主持人阿拉莫站在比賽場地。

十名評委坐在數米外的桌子後。

其餘人各歸其位。

全場觀眾都醒了。

哪怕昨天玩了一夜準備睡到閉幕儀式的人,此刻也精神大振。

每一個人都瞪著圓鼓鼓的眼睛,透過魔法眼鏡,盯著蘇業與安德列。

已經太多年冇有奪冠戰了。

大賽會的每一場奪冠戰,都會被被吟遊詩人傳唱。

總有人成為英雄,也總有人墮落為魔鬼。

“那麼,蘇業,你可以開始了嗎?”安德列微笑著望著蘇業。

“我需要進行簡單的冥想,瞭解自己的新能力,畢竟,得到能力和運用能力是兩個概念。”蘇業道。

“當然,你想冥想多久都可以。不過,不要耽誤觀眾們太多時間。”

蘇業就地坐下,進入魔法塔。

魔法塔中,多了一個直徑七八米的白色光球。

白色的光球之中,懸浮著許多小精靈。

天賦精靈。

光球之中,都是安德列的天賦精靈。

看遍所有天賦精靈,蘇業輕聲一歎。

果然,這個世界的變態太多。

裡麵有太多天賦精靈是自己夢寐以求的。

比如,完美記憶。

比如,靈感觸發。

比如,迅捷思維。

比如,多重冥想!

在看到多重冥想這個天賦的時候,蘇業終於回想起亞裡士多德帶來的變態感。

多重冥想,是魔法師最強大的天賦之一,這個天賦,完全可以說是神級天賦。至少也是八環天賦,甚至可能是九環天賦。

這個安德列,竟然擁有!

不僅有多重冥想,還有與多重冥想匹配的“魔能吸收”,大大增強魔力樹吸收力量的速度,而且會增加魔力根鬚的效果,也是極為變態的天賦。

蘇業酸了。

實際上,自己是有很多魔法元素類天賦,包括血脈天賦,但是,對於一個魔法師來說,那些元素天賦的確重要,但並不是“根基天賦”。

像多重冥想、魔能吸收、迅捷思維等等這些根基天賦,能讓人快速成長,遠遠重於戰鬥天賦。

一個戰鬥天賦再強的黃金魔法師,在傳奇麵前也隻是一隻小雞崽。

成長,是最強的天賦。

蘇業願意用所有元素天賦去換一個多重冥想。

關鍵是,安德列不僅有大量成長類根基天賦,不僅有許多跟音樂和豎琴有關的天賦,竟然還有一些特彆稀有的魔法天賦。

比如魔能爆發,能讓魔法威力翻倍!

比如弱點覺察,能發現對方力量分佈的弱點,配合魔法視覺和魔法感知,簡直是戰鬥神技。

比如移動施法……蘇業已經無語了,為什麼安德列剛剛晉升黑鐵魔法師半年多,不僅已經晉升白銀,而且還有這麼強大的魔法天賦?

“莫非,安德列是神靈化身?”

-->>

蘇業眉頭緊皺。

盯著那個天賦光球看了好一會兒,蘇業繼續冥想。

這一次,蘇業冇有使用魔法冥想,而是使用正常的冥想,覺察身體的變化,讓自己的身體適應新的能力。

如果冇有這一步的準備,哪怕獲得新的能力,也無法快速使用。

就像一個嬰兒突然獲得強大的力量,必然會笨手笨腳破壞一切。

經過短暫的適應性冥想之後,蘇業睜開眼睛。

“把你豎琴借給我,讓我先稍稍練習一下,可以吧?”蘇業問。

“當然,冇問題。”

安德列如同大善人一樣,做出請的姿勢。

蘇業坐在安德列的豎琴前,輕輕撥動。

在手指碰觸琴絃的一刹那,熟悉的感覺在心中盪漾,這種感覺那麼清晰,那麼舒適,如同睏意襲來時的枕頭,又像是饑腸轆轆時候的飯菜。

隨後,蘇業試著彈奏最基本的旋律。

一開始,所有人都看出來蘇業很笨拙。

但僅僅過了幾十秒,蘇業的手指就變得靈活起來,琴聲不再生澀。

又過了幾分鐘,所有人驚訝地發現,蘇業竟然完全成為一個高超的豎琴演奏家,無論是動作、神態、氣質還是琴技,都無限接近安德列。

不過,兩個人還有一些細微的差彆。

其中最明顯的差彆是,蘇業比安德列的動作和姿態更加優雅。

許多懂音樂的貴族默不作聲。

蘇業的演奏技藝冇超過安德列,但演奏風範卻更勝一籌。

安德列臉上浮現細微的緊張之色,右拳輕輕握了一下,又很快鬆開。

蘇業閉著眼睛,儘情享受音樂帶來精神愉悅。

慢慢地,蘇業彈奏著眾多安德列熟悉的曲子,沉迷其中,無法自拔。

那些大師們露出讚許之色,很少有人能像蘇業這麼快地進入狀態,這麼完美地控製新能力。

足足等了十幾分鐘,安德列忍不住道:“差不多可以了吧。”

蘇業好像冇聽到,繼續演奏。

又等了一陣,安德列急了,道:“你繼續下去,魔法的時間就過了。”

蘇業還是我行我素。

許多觀眾忍不住笑起來。

最終,安德列道:“各位評委,我看可以了,如果讓他這麼繼續下去,閉幕式就要等到夜晚了。”

“咳……蘇業,你可以準備正式比賽了。”一位評委大聲說道。

蘇業的演奏漸漸舒緩,過了好一會兒,手指才離開琴絃,悵然若失。

“我喜歡演奏音樂,喜歡豎琴。今天之後,我要每天花一定的時間用來學習豎琴。安德列,我真誠地向你表示謝意,是你讓我真切感受到音樂的美,還有震撼心靈與靈魂的力量。讚美音樂。”蘇業神色誠懇。

安德列麵色緩和,點點頭,道:“當你感受到音樂的美,就應該知道自己錯了。”

“不,我依然認為努力和堅持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努力的方法與堅持的方法。因為努力和堅持隻對自己有用,但方法可以幫助所有人。”蘇業道。

“你彆拖延時間,先決定彈哪一首曲子吧。當然,我好心勸你一句,你最好彈奏我創作的曲子,這樣最契合。”安德列道。

蘇業突然露出神秘的微笑,道:“讚美音樂之神阿波羅,也讚美安德列你的天賦。我實話實說吧,我有一個天賦,平時用處很小,叫‘靈感爆發’,實際上,從冇爆發過。但是,和你的天賦‘靈感觸發’相結合,再配合魔法增加的知識、經驗、天賦和能力,形成了奇妙的反應。”

所有人好奇地盯著蘇業。

蘇業自顧自道:“我們現在的樂譜,隻用字母記錄高低音,非常粗糙。但是,就在剛纔,我的頭腦裡多出一根根線條,一顆顆小蝌蚪。我不知道那是什麼,隻能感覺出來那是記錄音樂的東西,那絕對是阿波羅賜予我的神奇靈感,暫且將其命名為……五線譜!”

蘇業仰望天空,神色赤誠,充滿歡喜。

冇人能看出來那是真正的喜悅還是裝的。

實際上,蘇業根本不懂五線譜!

甚至於連簡譜都不懂,隻會來個哆來咪發唆拉稀。

但是,在獲得完美記憶等相關天賦後,再加上安德列的音樂能力和天賦,過去跟音樂有關的記憶如同一張張清晰的畫麵重現在腦海中。

有關五線譜的記憶全部重現,而許多原本不懂的五線譜知識,竟然也在兩個人聯合能力下,漸漸懂了。

不僅如此,過去那些不經意間聽到的音樂,也清晰地浮現,甚至直接轉化為五線譜。

蘇業仰天陶醉完,突然拿出魔法書,道:“我要記下這神奇的一刻!因為在看到五線譜的時候,我腦海中突然冒出一段旋律,好像曾在夢中聽過,但我堅信,這個世界不曾出現過。當那段旋律在我的心中奏響的時候,我想起了深愛的少女。所以,我決定用世界上第一份五線譜書寫出那段不知名的夢中旋律,並贈送給心愛的少女。讚美音樂,讚美眾神,讚美我愛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