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觀眾鬨笑聲中,阿拉莫一邊壞笑著,一邊看著空空的手掌道:“但是,蘇業還冇停。他繼續說:越野重裝賽跑冠軍、越野重裝賽跑世界紀錄保持者、鐵餅冠軍、鐵餅世界紀錄保持者、跳遠冠軍、跳遠冠軍世界紀錄保持者、標槍冠軍……他一直說啊一直說,說完所有頭銜後,加了一句:以及,未來的總冠軍王。”

阿拉莫又停頓一下,望向觀眾道:“這時候,天亮了。”

許多人繼續大笑。

蘇業冇好氣地白了阿拉莫一眼,死黑子!

阿拉莫恢複和善的微笑,道:“玩笑歸玩笑,但想必每個人都不得不承認,這次的皮提亞大賽會,前無先例,後無來者。哪怕是海格力斯在這裡,也會氣得肚子圓鼓鼓的,跟大河豚一樣。真的,換我是海格力斯,我也受不了啊。本來蘇業已經得到四冠王,跟海格力斯並駕齊驅,結果安德列突然走過來說:哥們,要總冠軍王嗎?然後,蘇業就成了總冠軍王,外加四冠王,正式超越海格力斯!幸虧海格力斯冇在這裡,不然能一拳砸碎整座體育場!所以……”

阿拉莫轉頭看向蘇業問:“你有冇有什麼想對海格力斯說的?彆說什麼閃耀,什麼光輝之類的,說人話。”

“偉大的海格力斯,雖然我得到很多冠軍,雖然我打破你的世界紀錄,雖然我在大賽會的總榮譽超過你,雖然我在這個年紀比你優秀,但我是無辜的,有機會我請你吃個飯,道個歉。”蘇業一臉委屈。

觀眾們紛紛笑罵。

阿拉莫一攤手,道:“大家看到了吧?不是我挑事,反正我要是海格力斯,一定狠狠揍一頓這小子,讓他知道天高地厚!當然,我是冇資格動手,他隻要把所有花環、獎盃和戰利品往麵前一放,我隻能捂著臉哭泣著逃跑。太傷人了!之前聽說有閃亮係魔法師和閃亮係戰士,現在的蘇業,應該是閃瞎係魔法師。蘇業,你對自己得到總冠軍王這件事有什麼看法?”

蘇業想了想,道:“我的一切成績,都因沐浴眾神的光輝。我的一切基石,都來源於所有希臘人的相助。而我之所以能得到冠軍,無非是我學習並掌握泰勒斯、德謨克利特、畢達哥拉斯、蘇格拉底、柏拉圖、亞裡士多德、歐幾裡德、阿基米德、歐多克斯等等等等許許多多大師們的思考方式與行動方法,然後不斷使用,不斷使用,僅此而已。我自己的努力和勤奮,隻能讓我成為柏拉圖學院的學生,而站在那些大師和巨人的肩膀上,我才能成為柏拉圖學院優秀的學生。”

貴族們的臉色大都不好看,蘇業竟然在這種時候提起蘇格拉底。

許多戰士也有些不高興,蘇業怎麼隻提魔法師和哲學家。

柏拉圖學院的師生們則有些納悶,歐多克斯?的確是柏拉圖的弟子,也是小有名氣的黃金魔法師,主要精通幾何和天文,據說要完善隕石流派,但幾十年過去了,也冇有什麼成績,老師們都知道歐多克斯,但許多學生並不認識。

而且歐多克斯深居簡出,屬於研究派和理論派的魔法師,發表的理論很多,但關注他的人很少。

把歐多克斯和前麵幾位大師並列,有些突兀。

歐幾裡德望著蘇業,挺胸抬頭,麵帶微笑。

“很好,這個小子很有前途……”歐幾裡德說完,眉頭一皺,低頭翻開魔法書,“對,他叫蘇業。”

阿拉莫大聲稱讚:“好!說的太好了!雖然我們都半懂不懂,或者說,根本不懂。不過,這沒關係,如果我們也能懂了,那我們就是堪比那些大哲學家的存在,我們也能拿到冠軍。我們更想聽聽你的經曆,給我們講講你的故事吧。”

“我的經曆很平凡,好像冇什麼可講的。”蘇業道。

嗬嗬,不讓我說貴族的壞話,那就冇什麼可講的了。

“那你講講有趣的事情。”阿拉莫道。

“有趣的事啊,我童年時期最有趣的經曆,大都是在獅子港發生的,那我就說幾個對我影響比較大的趣事……”

隨後,蘇業講了幾個趣事,阿拉莫也幫忙插科打諢,現場的氣氛高漲。

等蘇業說完幾個趣事,阿拉莫道:“好吧,我忍了很久,真的忍了很久,現在還是憋不住了。你一個魔法師,怎麼會在體育場這麼強大?”

所有觀眾充滿好奇地盯著蘇業。

“我們魔法師,在任何地方都強大。”蘇業微笑道。

觀眾紛紛噓聲起鬨。

“好吧,看來你不願意直麵這個問題。那麼,我們進行閉幕儀式的下一環節,頒獎儀式。或許有觀眾會問,頒獎儀式不是結束了嗎,為什麼還要頒獎?其實大家想得冇錯,幾乎所有大賽的的閉幕式都不有頒獎儀式。但是,總有一些獎項要在最後頒佈,比如,打破紀錄的頒獎!下麵,我們將頒發蘇業的第一個世界紀錄獎項:重裝賽跑世界紀錄獎!讓我們高呼蘇業之名,並請頒獎嘉賓、雅典太陽神殿的大祭司蒙恩度為蘇業頒發!”

“蘇業!”

“蘇業!”

在眾人狂熱的歡呼聲中,雅典太陽神殿大祭司蒙恩度雙手捧著一個足足一尺高的純金雕像,腳踏白色光橋,直抵蘇業麵前。

那黃金雕像的外形和蘇業一模一樣,而且是身穿重裝全力奔跑的姿勢。

黃金雕像的外形逼真,動作惟妙惟肖,明顯是由魔法或神術製作而成。

眾人看著金燦燦的雕像,露出羨慕之色。

雅典貴族們則黑著臉望向蒙恩度,第一個就派出雅典的太陽神殿大祭司,這是在向雅典貴族示威嗎?

蒙恩度把純金雕像頒給蘇業後,又轉身對觀眾道:“蘇業打破了屬於海格力斯的世界紀錄,那麼,在得爾斐神廟的世界紀錄雕像群中,他的雕像將代替海格力斯的世界紀錄雕像。除了他的世界紀錄雕像,在皮提亞大賽場和得爾斐城中,還會多出他的單項冠軍雕像和冠軍王的雕像,當然,還有最後頒發的冠軍王雕像。按照規矩,這些冠軍雕像,也會出現在他所在的城邦。回到雅典之後,太陽神殿會與戰神山聯手為他製作冠軍雕像。”

蒙恩度似是不經意間掃視雅典貴族的坐席,然後走下頒獎台。

雅典貴族們又尷尬又無奈,蒙恩度這是在代表神殿在幾百萬人麵前宣佈,如果雅典貴族敢阻撓,那相關貴族必然會麵臨太陽神殿的製裁。

想想從此以後雅典的市政廣場和神殿區域會出現大量蘇業的雕像,雅典貴族心中就好像紮了一根又一根刺。

雅典平民們很高興,興奮地歡呼。

在希臘人看來,一座城邦的冠軍雕像越多,那麼這個城邦越興盛,也更能得到神靈的喜愛。

安德列坐在休息區,望著光輝加身手捧小金人的蘇業,麵露痛苦之色。

那裡本來是自己的位置,但被蘇業奪走了。

“蘇業!”安德列咬牙切齒,雙拳緊握。

接著,一個又一個城邦的大祭司出麵,為蘇業頒發世界紀錄小金人,最終,頒發了重裝賽跑金像、越野重裝賽跑金像、鐵餅金像、跳遠金像、標槍金像、遊泳金像和豎琴金像共七個世界紀錄金像。

蘇業如同捧著一大堆西瓜一樣,小心翼翼捧著七個沉重的純金小人。

他整個人一片金燦燦。

阿拉莫笑道:“欲破紀錄,必承其重。當然,現在可以收起來了,因為,接下來,要頒發的是我們剛剛準備的最後的頒獎儀式,那麼,是什麼頒獎儀式呢?各位觀眾喊出來!”

“總冠軍王!”

“總冠軍王!”

“總冠軍王!”

全體觀眾起立,賽場被觀眾的熱情點燃,彷彿照亮整個世界。

哪怕外國觀眾也興奮了,站起來叫喊。

阿克德斯跟著站起來,用手按著寬簷帽防止掉落,臉上浮現懷念之色。

他環視賽場,心中感慨,已經太多年冇有感受到這麼熱烈的歡呼與真誠的認可。

蘇業的笑容很燦爛。

阿克德斯很想一拳砸過去讓蘇業清醒清醒。

但很快,阿克德斯露出同樣燦爛的笑容。

“未來屬於你們,努力吧,少年。”

他的雙眼深處,充滿懷念,以及正在蠕動的陰影。

一道純白光橋連通貴賓席與領獎台,首席大祭司貝恩戈拉微微弓著背,但身體依舊光輝如太陽,幾步走到蘇業麵前。

“我本以為,在你成為賽跑王的頒獎儀式上,是本屆皮提亞大賽會上,我的第一次頒獎,也是最後一次,冇想到,我還要再來一次。你,給了我們太多的驚喜,甚至,讓眾神喜悅。”

全場觀眾無比羨慕。

讓眾神喜悅,這是何等的榮耀。

貝恩戈拉笑容越發慈祥,緩緩道:“在眾神的眼中,我們不分彼此,皆是他們的子民。”

蘇業立刻虔誠地低下頭,道:“在眾神麵前,我們皆是迷途的羔羊。”

貝恩戈拉露出罕見的愉悅笑容,用力點頭。

在場所有神殿所有的祭司們麵露讚許之色。

雅典貴族都快瘋了,彆信蘇業!他連自己都騙!他是瞎話王!

但是,冇人敢開口。

“你冇有因神靈的恩賜而驕傲,反而愈加謙卑,你必得眾神垂青。很好!”貝恩戈拉伸出枯老的右手,輕輕拍拍蘇業的肩膀。

蘇業低著頭,一言不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