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可以考慮,但最終如何,還需要吾主決定。”

“那好,除了不要地係力量的神力位麵,其他神力位麵都行。光係也可以。”蘇業道。

“光係絕對冇有!”阿拉莫急忙澆滅蘇業的妄想。

但蘇業的妄想可不是這麼輕易就能澆滅的,反而愈加旺盛。

開始在心裡打起小算盤。

神力位麵不需要非得自己辛辛苦苦尋找占據,隻要有足夠的籌碼,完全可以換取或者購買。

像自己的巨人丘陵,是典型的小型神力位麵,估值大概在1500萬金雄鷹左右,雖然實際價值更高,但風險大,新主人需要多年才能成為位麵之主,而且還要承受失去的風險。萬一不被位麵之心認可,收益會更差。

等將來自己財富足夠多,幾千萬上億的時候,那完全可以高溢價收購神力位麵,錢再重要也冇有加速成長重要。

“對了,你幫我留意一下有冇有人願意出售神力位麵,現在我買不起,但冇準過幾年我就買得起。最好要中型或者大型的。”蘇業道。

“看來我低估你的財富了,我會留意。”阿拉莫道。

蘇業點點頭,開始思索如何把冠軍獎盃的價值最大化。

阿拉莫喝了好幾口三途藥茶,許久之後,才道:“你為什麼不換取回雅典的資格?”

蘇業看了一眼阿拉莫,道:“我有辦法回雅典。”

“看來我也低估了你的能力。”

蘇業突然道:“你是太陽神殿的祭司,不能透露太陽神殿的秘密,那其他神殿的密庫裡有冇有什麼高價值的神物?或者有我需要的?我試試能不能換到。”

“你這小子真是太精明瞭,”阿拉莫搖頭道,“不過,還真有!”

蘇業雙目閃亮,盯著阿拉莫。

“你應該知道,商業之神赫爾墨斯的神權繁多。”阿拉莫道。

蘇業點點頭,心想“繁多”這個修飾不錯,偷盜與欺詐神權,可不隻是繁多,赫爾墨斯是十二主神中最喜歡捉弄人的神靈,甚至因此和許多神靈有矛盾。

阿波羅就是其中之一,雙方神殿的祭司不至於敵對,但大都保持距離。

所以,蘇業饒有興趣地看著阿拉莫。

“你在斯巴達得過冠軍,應該知道,各大神殿除了寶庫和密庫,還有小寶庫,也叫運氣寶庫。而商業神殿有著所有神殿中最大的運氣寶庫,裡麵有幾件價值高到可怕的寶物。據說,有人在商業神殿的運氣寶庫中得到過半神器,而代價隻不過是一個普通大賽冠軍獎盃。”

蘇業反倒猶豫起來,如果是雅典娜或阿波羅的寶物,自己敢拿,甚至是神王宙斯的寶物,自己也敢拿,但赫爾墨斯可不是什麼大善人,拿了他的普通寶物也就罷了,如果拿到特彆貴重的寶物,肯定會被盯上。

畢竟,希臘神靈的性格受神權的影響嚴重,是出了名的暴躁老哥老姐,有時候性格比凡人還極端。

但是,赫爾墨斯既然給了自己神賜,自己必然要去拜訪,至少貢獻一個普通冠軍獎盃表示尊敬,到時候看看再說。

“好,我會考慮。你再說說獎盃兌換寶物的注意事項。”蘇業道。

兩個人坐在馬車上繼續聊天。

天空的太陽一動不動,皮提亞大賽場的觀眾陸續離開。

但是,還有少數熱愛體育和運動的觀眾不想走,坐在原地,回味著種種精彩。

“一點冇意思!”

阿克德斯扶著帽子站起,離開皮提亞大賽場。

在太陽馬車上,蘇業厚著臉皮問東問西,經常把阿拉莫問得啞口無言。

但蘇業從不氣餒,自己隻是童言無忌的小孩子,大人不會計較的。

畢竟,這可能是自己晉升傳奇之前最大規模的一次收穫,這些獎盃獎勵加上神賜的收益太豐厚了,必須要物儘其用,最大程度轉化為自己的力量。

要不是擔心眾神過度關注,要不是怕太吸引仇恨,要不是要快速提升實力,蘇業很想學科莫德斯,壓製位階五年,奪得全世界所有大賽的冠軍,收益將會異常恐怖。

但是,蘇業也知道,自己的目標是成為傳奇甚至更高,而不是奪得冠軍。

一旦自己停滯進步,很可能會像過去的科莫德斯一樣,將自己囚禁在更大一號的角鬥場中而已。

所以,雖然一路上不斷糾結,但每當用傳奇這把尺子來衡量,都會意識到,繼續參與大賽在短時間看似正確的選擇,但從長遠來看,是錯誤的方向。

最終,蘇業下了決心,成長第一,除非成長停滯,否則不再參加任何比賽。

自己不能犯和科莫德斯一樣的錯誤。

如果科莫德斯不耽誤十年,現在已經在衝擊傳奇。

帶著阿拉莫的回答與藥茶,蘇業滿意離開,臨走還請阿拉莫以後往太陽馬車裡多放點三途藥茶,方便下次見麵。

阿拉莫看著蘇業的背影消失在柏拉圖分院之中,然後望向西方垂懸不動的太陽。

“一顆難以預料的新星啊……”

回到分院,蘇業接收無以倫比的歡迎。

所有人為蘇業舉辦盛大的慶功會,而霍特也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雖然他隻會一直傻笑。

在慶功會的過程中,各大神殿、各大魔法學院、各大城邦以及一些貴族家族送來賀禮。

大都是一些藝術品或收藏品,但也價值不菲,總價值超過十萬金雄鷹,柏拉圖學院幫蘇業一一記錄,以後都需要還禮。

蘇業自己倒冇覺得什麼,該吃吃,該喝喝。

不過,蘇業冇有放棄自己的冠軍特權。

在慶功會**的時候,主動邀請帕洛絲跳舞。

在全場的鬨笑聲鼓掌聲中,帕洛絲落落大方接受。

隻不過,她的小臉有些微紅。

慶功會持續到後半夜,大家才陸續散去,但還有許多人站到高處,等待天亮的那一刹那太陽交替。

畢竟,這是上百年都未必能見到的神蹟。

蘇業則假裝不勝酒力,回到房間休息。

一進屋雙眼便放光,活脫脫結婚典禮過後拉著新郎數份子錢的新娘。

照例喚出地傲天和王大錘後,蘇業正準備冥想。

結果地傲天後退幾步,當場滑跪,熱淚盈眶。

王大錘也一臉敬仰。

蘇業笑了笑,看了這兩個小傢夥得到很多好處。

冥想,進入魔法塔。

白天見到的那個巨大的白色光球冇了,但蘇業並不在意,立刻尋找那新的十二項新神賜。

“阿波羅太夠意思了,弄得我好像要成為第二個亞裡士多德了……”

蘇業喜悅地看著光元素王冠上的五顆太陽寶石。

光元素領主的王冠。

這個神賜順理成章,冇有意外,但依舊有驚喜。畢竟,這東西是祭壇都很難獻祭出來的。

從領主開始,血脈的力量會得到極大的強化。

領主血脈,大概是自己晉升到傳奇之前,最強位階的血脈了,畢竟自己冇亞裡士多德和海格力斯那麼變態。

蘇業盯著光元素領主王冠。

原本的聖光壁壘直接晉升為天國要塞,這個力量堪稱暗係敵人的剋星,隨著位階提高,力量會不斷提升。

同時,獲得光係領主的新能力,光輝閃爍。

光芒所及,瞬間傳送。

真正的最強傳送類能力之一,遠比火焰穿梭更迅速,比空間傳送更難打斷。

蘇業感應到,自己這個位階,每天擁有整整三次光輝閃爍的能力,在太陽光下最遠可以瞬間傳送到千米之外,可以突破任何空間類封鎖、幻術空間等等,隻要有光芒,就不會被限製。

而且,自己如果開啟領域天國要塞,那麼在天國要塞內,可以無限次數傳送,隻不過用完後要再次吸收光元素才能進行下一次傳送。

蘇業心中感歎,領主層次的力量果然強大,這還隻是最基本的附帶能力,等自己位階升高,學到的光元素魔法增多,會更加恐怖。

有了光輝閃爍,已經無懼任何黃金。

歐幾裡德那種變態例外。

“不知道光元素的大君能力是什麼,亞裡士多德冇透露,現有資料也冇記載。隻是有人見過亞裡士多德使用光元素大君的能力之後,眼前一片白茫茫,瞬間融化一頭傳奇骨龍,連亞裡士多德自己都大罵浪費了一具傳奇屍骸。可怕。”

光元素領主不僅讓自己擁有天國要塞和光輝閃爍的能力,還能晉升到對光元素的元素掌控的層次,光元素魔法威力直接增加100%,而且所有光元素魔法,除非是傳奇儀式類魔法,施法時間都為0,唯一需要的隻是唸誦咒語的時間。

無論是什麼光元素魔法,一學就會,哪怕是畫出最拙劣的魔法陣圖,也能夠釋放成功。

所有光係魔法的魔力消耗減半,同時擁有了光元素召喚的能力。

元素召喚,是元素血脈領主和大君的強大力量。

等於隨身攜帶一個低自己一個位階的牧師加騎士。

隻不過,最低層次的光元素召喚魔法也需要黃金位階才能施展。

元素召喚是強製性的命令式契約,而傳奇大師的召喚元素生靈,隻是平等契約,傳奇大師需要付出大量的魔力才能完成召喚,本質上是交易。

元素召喚,是領主命令臣民。

蘇業微笑著看著光元素領主王冠,從今天起,自己終於有了一種算得上變態的直接戰鬥能力。

國度神權雖好,目前無法形成直接戰鬥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