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後,蘇業看向雅典娜的神賜。

六翼天賦精靈,魔法天賦:魔能湧動。

“我難道是雅典娜的私生子?不過,她是著名獨身女神……”

蘇業都有些詫異了。

魔力湧動能加快施法,但魔能湧動是在自己魔力消耗到一半後,加快魔力樹和魔力井汲取速度。

由於魔力恢複很慢,所以魔能湧動實際效果哪怕是十倍,提升也不是特彆明顯,跟冥想完全無法比。

但問題是,如果擁有大量的魔力源泉形成大量魔法井,百井之身配合魔能湧動,那足以讓一個魔法師能源源不斷使用中低階魔法,一整天都用不光。如果配合特殊的天賦和魔法,比如木係吸收魔力的魔芽,哪怕隻有幾十井也能釋放無限木係魔法。

魔能湧動是典型初期一般後期越來越變態的力量。

尤其到了傳奇位階,一個傳奇魔法往往就可能消耗自己十分之一的魔力總和,也就是一口魔法井的量。

有了魔能湧動,雖然不至於無限釋放傳奇魔法,但釋放數量大大增加。

“如果是千井魔法師搭配魔能湧動,好像有可能做到無限釋放傳奇法術……”

蘇業看向赫拉的神賜天賦,有些驚了,理論上比雅典娜的都好。

戰體天賦:群星行走。

這是人類很難擁有的天賦,隻有那些星空巨怪才具備。

可以在虛空高速飛行,在一些特彆的位麪價值極高。

這個天賦會附加許多特殊能力,比如,在真空環境下,不用呼吸依舊能讓身體維持原狀,比如可以大幅度抵擋自然的傷害,什麼宇宙輻射,什麼高重力壓製,什麼日珥爆發,都不會破壞身體。

因為在特殊環境擁有多種能力,是典型的高等天賦,屬於神靈的基本天賦。

這種天賦雖然算不上神級天賦,但也是六環打底,極為罕見,以後作用很大。

但是,對目前的蘇業來說,有點雞肋,感覺有點怪。

“莫非赫拉看好我以後的成長?或者是因為我在某種程度上壓製了海格力斯的聲譽,所以隨手獎勵一個高等天賦?”

蘇業想了一會兒,還是猜不透赫拉的意圖,繼續盤點。

狩獵女神的神賜也很不錯,狩獵女神是阿波羅的妹妹,兩人關係一向很好,給自己好的神賜也就能理解。

自然天賦:月色庇護。

也是一種高等天賦,在月光下獲得多重能力。

比如視覺和在白天一樣,比如防護魔法會增強,甚至連光元素魔法的威力也會得到小幅度提升。

隨後,蘇業看向海神波塞冬的神賜天賦。

戰體天賦:超速水行。

“不錯,配合水元素血脈,速度會達到普通海魔獸的程度”

再之後是赫爾墨斯的神賜天賦。

魔法天賦:變形主宰。

“雖說赫爾墨斯善於欺詐,送我這個天賦說得過去,但對我來說用處不大啊。這東西適合那種掌握變形能力的人,配合魔鬼血脈,堪稱神技。”

酒神的葡萄酒冇形成天賦。

隨後,目光落在美神維納斯的天賦上。

無奈的神色浮現在蘇業臉上。

藝術天賦:致命魅力。

蘇業無奈了,這個特彆適合女性,因為不僅能增加自身的氣質,還能慢慢讓自己變得更加英俊。但自己要的是力量,臉好看有什麼用?

嗯,偶爾還是有點小用的。

不和女神果然和之前一樣,送的天賦隻能說還可以。

冰係天賦:飛濺。

看到祥和女神的神賜,蘇業都有點感動了。

自然天賦:智慧之語。

這是一種對戰士來說冇啥用但對魔法師來說很重要的天賦。

有了這個天賦,自己就能跟任何有語言的智慧生命溝通!下到地精,上到古神或舊神。

關鍵是,以後自己學任何語言文字都是一學就會。

這個天賦看似尋常,但至少是六環!

在蘇業這種有頭腦的魔法師看來,這種天賦可比六環戰鬥天賦更有價值。

古代大量的遺蹟的文字中,藏著太多太多的秘密。

有了這個智慧之語,古代的眾多迷霧都會散去。

“看來,祥和女神們也知道我是一個熱愛和平的人。我得個她們一個冠軍王獎盃,不然太不好意思了。過一陣,攻讀一下古代語言。”

看著這個小精靈,蘇業隱隱琢磨出味道來了。

不和女神們的心裡隻有紛爭,所以總是根據利益來做事,蘇業對紛爭女神的貢獻確實就值這些天賦,很公平。

可祥和女神們不僅希望自己神繫好,不僅希望自己的力量強,也希望蘇業同樣好,同樣強,所以,她們願意幫助蘇業。這種在短期內看似損失挺大的神賜,在長期效果卻無比巨大。

“很顯然,如果我隻想鬥爭,追求短期利益,我要學習不和女神。但是,如果我追求長期的價值,追尋未來的高成就,我應該學習祥和女神。”

接下來,是美惠三女神的神賜。

戰體天賦:和諧肢體。

“如果我是戰士,這簡直是神技,可以更細微地控製肢體,不過對我來說也挺有用。”

最後一個,是九位繆斯女神的神賜。

藝術天賦:心之音。

“這些神靈果然厲害啊,知道我需要什麼。”

心之音的基礎力量是讓人能感受到所有藝術形式中蘊含的真實情感,無論是音樂、雕塑、戲劇還是文學,但稍微拓展一下,也能更好地聆聽他人的內心,而最重要的,是覺察自己的內心。

這是一種絕對強大的力量。

配合自然天賦安寧之心等相關天賦,會讓自己的更好地認識自己,更好看清方向,避免走錯方向,大幅度提高成長速度。

看完神賜打量一下其他天賦,蘇業正準備離開,突然不動了,然後在魔法塔中不斷尋找。

最後,蘇業嘴都笑歪了。

其中,有整整四個天賦精靈是前所冇有的,而且每個天賦精靈身上都沾染著國度神權的氣息。

偏偏這四個天賦精靈以前見過,在那個大光球裡見過。

都是安德列的!

看著四個多出來的天賦精靈,蘇業不由得重新看一眼國度神權,仔細一想也是,外人跑自己國度裝嗶,國度神權身為高緯度的神級力量,怎麼可能慣著外人?

四個天賦中,有三個藝術天賦,對蘇業來說很一般,但對藝術家來說很重要。

一個是音樂主宰,一個是豎琴大師,一個是樂器專家。

但第四個天賦,正正經經的魔法天賦。

而且還是蘇業眼饞的天賦。

魔法天賦:移動施法!

從此以後,自己隻要不是處於飛行狀態,隻要不是全力衝刺奔跑,甚至能在翻滾的時候施法!

這個天賦實在太少了,而移動施法這項能力,隻有傳奇魔法才能實現。

每個足夠富裕的聖域大師,幾乎必備一枚移動施法的傳奇魔法器。

而再富裕一點的聖域大師,會再加一枚飛行施法的傳奇魔法器。

“安德列,我誤會你了,又送天賦又送總冠軍王,還送花鎮!嗯……那些花冠可以最後一起獻祭,但花鎮地契要馬上獻祭!”

蘇業心裡想著,進入廢墟空間,來到熟悉的祭壇麵前。

這麼高價值的祭品太少,蘇業深呼吸幾口,才充滿期待地放上去。

密密麻麻的白霧被祭壇吸走。

“好像能接近六環!如果不到六環,我可以湊點金雄鷹。”

蘇業瞪大眼睛。

一環,兩環,三環……

六環亮起!

“果然,花鎮的實際價值,超出了金錢價值,裡麵畢竟住著很多人。這幾乎等於一個小型神力位麵了。”蘇業麵帶笑意望向少見六環天賦。

魔法天賦:領域擴張。

“好東西!”

蘇業立刻點選,竟然能讓領域的半徑增加50%,太罕見了。

領域可不僅僅指血脈獲得的領域力量,還包括聖域位階的聖域,甚至包括許多神靈的力量。

退出廢墟空間,吸收完力量,蘇業看了看時間。

“先睡覺,明天去神殿寶庫兌換寶物,兌換完了一口氣大獻祭。”

蘇業躺在床上,慢慢睡下。

臨睡前,一個念頭縈繞在腦海裡。

“安德列如果發現自己的天賦不見了,會是什麼樣子……”

雅典貴族學院分院之中,巨大的咆哮聲從安德列的房間中傳來。

那些還醒著的貴族學生同情地望著安德列的房間,聽著裡麵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有陶器摔碎的聲音,有砸桌椅的聲音,還有撕裂衣服的聲音。

要不是附近的學生知道安德列是一個人回屋的,一定會有彆的聯想。

幾個學生正要勸一勸,但最終輕歎一聲,停下腳步。

今天安德列的遭遇有點慘,還是讓他自己靜一靜吧。

房間中,安德列雙手揪著金黃色的頭髮,彷彿受傷的野獸一樣,壓低聲音,喉嚨裡不斷冒出咒罵蘇業的臟話。

他不願意被他人聽到自己過於失態的咒罵。

“該死的蘇業!該死!真該死!”

“搶走了我的冠軍,搶走了我的戰利品,還搶走了我的天賦!”

“歐肯諾,你這個婊子養的,說這個魔法不會出問題,可我失去了整整四個天賦!”

“我的豎琴天賦和音樂天賦啊,難道讓我重新練習嗎?還有移動施法!那可是我引以為傲的戰鬥能力,我還準備找個機會挑戰蘇業,然後憑藉移動施法戰勝他!結果……冇了!”

“冇了!竟然冇了!”

“歐肯諾會不會被蘇業打怕了,暗中聯合蘇業來害我,讓我給蘇業送冠軍王?婊子養的……”

安德列氣瘋了,滿口唾沫從嘴角溢位,卻不去擦拭,繼續咒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