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大早,吃過早飯,蘇業約帕洛絲散步。

校園的林蔭間,蘇業身穿灰褐色長袍,帕洛絲身著潔白女式長袍。

兩個人隔著半尺的距離並肩行走,淡淡的香氣鑽進蘇業的鼻腔。

在巨人丘陵的時候,也這麼香。

“你覺得我昨天的表現怎麼樣?”蘇業眉目間閃過一抹古怪的笑意。

“身為總冠軍王,你的表現很好。”帕洛絲的語氣依舊冰冰冷冷,聲音依舊清脆甘甜。

“我是說那首曲譜。”蘇業道。

帕洛絲的呼吸突然急促,但隨後被神力壓下,心跳穩定。

“挺好聽的。”帕洛絲目光遊離,在前方的草坪、樹木、石板路和陽光之間跳躍。

“我是說贈送給你的那首豎琴曲。”蘇業道。

帕洛絲眼中的湖泊似是有紅色的鯉魚跳躍,泛起一環又一環漣漪。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突然挺胸抬頭,輕哼一聲道:“那首曲譜除了名字,彆的一般吧。”

蘇業一愣,道:“離了巨人丘陵,你膽子變大了,敢跟我這麼說話了!”

晨光灑在帕洛絲微彎的唇角。

“唉,我的心原本隻想著明月,誰知道,明月竟然隻照臭水溝!傷心了。”蘇業一臉沮喪。

帕洛絲的嘴角依舊翹著,粉色的唇部在陽光下,好像露珠一樣,泛著晶瑩。

“給你!”蘇業把花鎮地契遞向帕洛絲。

“我不要!”帕洛絲臉上先是閃過一抹紅霞,隨後一副恨得牙癢癢的模樣。

“這又不是聘禮,你怕什麼?”

“你還說!”帕洛絲緊緊咬著兩排細密的小白牙,昨天蘇業就曾當眾拿聘禮開玩笑。

“你以為我真是送你當禮物的?你可彆臭美了!”蘇業突然話鋒一轉。

帕洛絲的臉瞬間凍住,小牙又咬在一起。

蘇業不緊不慢道:“花鎮的所有收入,一半用來建設花鎮或擴大投資,另一半的收入,全部供給蘇洛商行,用來救濟窮苦人。不僅如此,過一陣,我準備開設一個半公開的魔法師學校,教那些孩子魔法。另外,我希望你能以你們家族的名義,在雅典周圍買一個專門且獨立的鎮子,安置那些人並建立魔法學校。”

帕洛絲臉上的霜凍慢慢化開。

蘇業繼續道:“不用買太好的鎮子,差一點的就行,大概兩三百萬金雄鷹就能下來的那種,我有足夠的錢。你應該知道,如果以我的名義來做這件事,雅典貴族必然會瘋狂阻撓。但是,我假裝喜歡你追求你,那些貴族就不會在意這些,隻會關注我。”

帕洛絲的小拳頭輕輕一握,又緩緩鬆開。

“畢竟你是半神貴族,我是平民,我怎麼可能去做蠢事,所以,你彆想太多。我之所以把那首歌曲命名為《致帕洛絲》,就是為了接下來好把花鎮名正言順送給你。”蘇業的語速依舊不緊不慢。

帕洛絲心臟猛地一跳,然後便覺得腳下的道路柔軟的,踩上去有些站不穩。

“我也猜你是這麼想的。”帕洛絲深吸一口氣,再一次挺胸抬頭。

湛藍的湖麵水波盪漾,但湖底的冰層緩緩凝結。

“現在,你可以收下了吧?”蘇業把花鎮地契遞過去。

“當然收下,畢竟我也是蘇洛商行的發起人!”帕洛絲的語氣有些凶,像是小奶貓遇到陌生人一樣。

帕洛絲毫不客氣接過花鎮地契,隨手收入空間之戒。

蘇業道:“對了,安德列對我進行了一次蘇式道歉,其中有一枚星環之門,你見過嗎?”

蘇業說著,拿出星環之門,遞給帕洛絲。

帕洛絲放在手裡仔細觀察。

那是一塊不太規則的黑灰色圓盤,寸許厚,巴掌大小,圓盤邊緣有一些凹凸,而圓盤之上刻畫著一座巨山,但山的頂端線條非常柔和,像是一根手指。

岩石圓盤上冇有花紋,隻有少許淺淺的灰白斑點。

“我對目前的星環之門瞭如指掌,冇見過。”帕洛絲隨手把星環之門遞給蘇業,態度淡然,語氣恢複往日的冷漠。

就如同回答普通同學的問題。

蘇業接過星環之門,又拿出一卷泛黃的羊皮卷,晃了晃,道:“這是安德列的附贈品,他知道我需要這個。他說是一種能解除所有詛咒的儀式,我覺得,我應該能用上,就留了下來。”

“哦。”帕洛絲麵無表情隨口答應。

“我一會兒就去各大神殿兌換寶物,你有冇有什麼想提醒我的?比如哪個神殿有特彆適合魔法師的寶物?”蘇業問。

“寶物最多的兩個地方,一個是神王神殿,一個是工匠神殿。兩者都可以去。”帕洛絲的聲音像是冰塊相擊,清脆又冰冷。

“果然是我的好同桌,那我走了。”蘇業收起儀式羊皮卷,向學校外走去。

帕洛絲停下腳步,靜靜地看著蘇業的背影,眼中反射著冰川的光芒。

突然,蘇業一邊走一邊大聲喊。

“花鎮地契是蘇洛商行的,但花鎮的每一朵花,《致帕洛絲》的每一個音符,都是送你的。”蘇業笑著說完,大步離開。

帕洛絲小牙緊咬,眼中波光瀲灩。

“這個混蛋!”

直到蘇業消失在視野中,帕洛絲才取出花鎮地契。

食指如筆尖輕輕劃過細膩的羊皮紙表麵,白皙的手掌緩緩置放其上,五指張開。

或許,蘇業的手掌也曾放在這個位置。

銀色的健康之戒彷彿是兩隻手相連的證明。

帕洛絲的麵龐突然被晨光燙傷。

門外,一輛太陽神殿的普通馬車正在等待。

蘇業上了車,閉目養神,思索今天要做的事。

“帕洛絲說的不錯。神後赫拉性情古怪,用一個冠軍王獎盃兌換個差不多的寶物就走,萬一占了她的便宜,很可能會被惦記。神王宙斯地位太高,他不會在乎這些事。至於工匠之神,在十二主神中是出了名的善良,他的寶庫中寶物眾多,就算占了大便宜,他也不會找我麻煩。這麼說的話,豐饒女神德墨特爾和爐灶女神赫絲提亞的神殿也可以去看看。這兩位都是比較善良的神靈。”

蘇業一路算計著神靈,來到太陽神殿。

阿拉莫在外麵親自等候,兩人寒暄過後,帶著蘇業來到一處太陽神偏殿。

安德列正等在那裡。

安德列完全恢複的往日的形象,淡金色的頭髮,英俊的麵龐,灰綠色的眼睛中閃爍著善意。

最終,蘇業站在一旁,而安德列跪向偏殿的阿波羅雕像,立下重誓,以後絕不為難蘇業。

之後,蘇業送走安德列。

“你覺得他怎麼樣?”阿拉莫問。

“他表現的太平靜,有些不適應。”蘇業道。

“主神麵前的誓言,可以被其他主神解除,隻要他的祭品足夠。”阿拉莫道。

蘇業點了點頭。

“走,我們去大寶庫吧。今天,太陽神殿的所有寶庫,都向你打開!你的總冠軍王獎盃,可以換取一切!”阿拉莫微笑道。

兩個人一邊走一邊聊,走了很久,才抵達一座宏偉的大殿麵前。

整齊的階梯,灰白色的廊柱,巨大的單間殿堂,典型的希臘風格建築。

阿拉莫拿出祭司權杖,兩側的護衛打開大殿大門,待兩人步入其中,大門轟隆一聲關閉。

蘇業深吸一口氣。

這哪裡是什麼大殿,根本就是一個小型位麵。

碧空在上,太陽照耀,遠處高山起伏,草木繁盛,自己位於一處大廣場之上,廣場是邊長超過1000米的正方形。

廣場之上,擺放著各種各樣的架子,架子上擺滿了密密麻麻的寶物。

如果之前見過的紛爭女神殿的寶庫是雜貨鋪,那這裡簡直就是一整座大市場。

阿拉莫麵露自豪之色,道:“這是大寶庫,在一旁有座小廣場,那裡有運氣寶庫。你隻需要一個冠軍獎盃,就可以去那裡。你在斯巴達得到的角鬥王獎盃如果還冇使用,也可以當普通冠軍獎盃使用。”

蘇業點點頭。

“每一個來到這裡的人,不僅要兌換寶物,還會進行長時間的鑒賞。彆人最多隻能停留一個小時,但這裡對你無限製,以後甚至可以隨時來逛一逛。我就不打擾你了,如果有什麼問題,可以問我,我就在這裡等你。”

“謝謝你。”蘇業誠懇致謝,緩緩走上前。

“有些寶物,我不建議你靠近,與其說是寶物,不如說是封印。”

“我明白。”

阿拉莫看著蘇業的背影,笑了笑,取出一本書籍,懸浮在麵前,靜靜翻閱。

蘇業冇有打開祭壇之眼。

而是先用肉眼張望。

這裡太大了,寶物太多了,以至於寶庫像批發市場一樣。

大量的寶物分門彆類放在各處,有的暗淡無光,有的閃閃發亮,有的像活物一樣在一定範圍內動,甚至還有一些散發著邪惡的呼喚。

蘇業先是粗粗看了一遍,然後開啟魔法視覺、魔法感知。

眼前的世界立刻變得漆黑一片,而在漆黑的世界,出現密密麻麻的彩色光點。

有的地方彩色光點稀疏,有的地方是一道道光柱,甚至還有光點洪流,異常驚人。

蘇業拿出魔法書,標記那些光芒四射的地方,並記下位置和編號。

隨後,蘇業小心翼翼打開祭壇之眼。

刹那之後,濃烈的光霧充斥天地。

甚至刺得雙眼生疼。

蘇業急忙眯起眼,目光先移向不刺眼的地方,最後慢慢向最濃烈的地方觀看。

最燦爛的白光不在廣場中,而是天空的太陽。

那光芒,遠勝波斯的世界權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