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應該是阿波羅留在人間的神器或特殊秘寶,是用來保護神殿的力量,我要是兌換那個,祭司們能捶死我,還是看彆的吧……”

雖然心裡不捨,蘇業還是遮蔽最亮的那團光芒。

隨後,蘇業標記所有閃亮的光霧。

其中大部分物品和魔法視覺所見重疊,但還有一些物品魔法視覺冇有覺察,但在魔法感知中,氣息明顯非常詭異。

不過,也有幾件寶物完全躲避了魔法視覺和魔法感知。

看來,在鑒寶這方麵,祭壇之眼是勝於魔法視覺和魔法感知的。

蘇業一邊走一邊看,但更多時間用來觀察那些引發最多光霧的寶物。

有一座邪神鵰像,詭異的是,無論自己從什麼角度看,雕像的眼睛都在正視自己,讓人頭皮發麻。

有破碎的斧頭,其上白光沖天,魔法光點凝聚成光柱。但是,斧頭上的一滴血如同蝌蚪一樣在斧頭上緩緩流動。

有一顆破碎的顱骨,像是被埋藏了幾萬年,可牙齒竟然偶爾輕輕咬合,仿若活物。

還有一個魚缸,魚缸中的那條魚格外詭異,淺紅色的,全身黑斑,不過尺許長,魚皮經常從魚背中線處分開,露出密密麻麻的兩排牙齒,彷彿一隻大嘴。

各種各樣拿不準的寶物或者說怪物,光芒沖天。

對於那些蘊含詭異力量的東西,蘇業直接劃掉,遮蔽光芒。

那些東西再好,也不適合自己現在使用。

等自己晉升傳奇之後,可以換來玩玩,現在換這種東西,可能剛走出太陽神殿就當場暴斃。

蘇業刪刪減減,最終確定了十件寶物可以換,而且每一件寶物的光霧總量都達到六環,但都很難達到七環。

不過,為了掩蓋自己的高效探查,蘇業繼續在寶物廣場中行走,觀察各種各樣的寶物,遇到神奇的或者書中的寶物,甚至還會記錄下來。

但大多數時間,蘇業都在思考和權衡那十件寶物。

裡麵的確有一個神力位麵,外形是一座半人高的火山,山口之中岩漿湧動。

在祭壇之眼前,這座火山光霧濃烈,價值明顯高於巨人丘陵,但應該達不到中型神力位麵的程度。

蘇業甚至懷疑,這是太陽神殿的祭司們連夜放在這裡的。

還有一根世界樹枝!

這也是昨天跟阿拉莫提過的寶物,價值超過一千萬金雄鷹。

但是,這根世界樹枝的價值明顯不如神力位麵,而且,自己也已經放話說用世界權杖換世界樹枝,對波斯來說,隻要有世界樹枝,很大可能願意換。

也有半神九頭蛇許德拉的血液,但是隻有兩滴,蘇業懷疑是太陽神殿借來的。

同時,還有整整三件半神器。

每一件半神器表麵都彷彿有歲月纏繞、時光包裹,許多地方光滑明亮,彷彿一直在被無形的手把玩。

蘇業很無奈。

半神器是好東西,可都是神力裝備,冇有一件魔法半神器。

而且,目前為止,冇有魔法師造出過全新的魔法半神器,就算有,也是經過改造的。

真正能造出魔法神器的,隻有神靈,比如地獄女神赫卡特,比如工匠之神伏爾甘,比如智慧女神雅典娜等等。

至於另外四件的寶物中,有兩件氣息極為詭異,詭異到蘇業完全無法抗衡,每次看一眼就想得到,而且根本狠不下心放棄或遮蔽光芒。

蘇業的本能、直覺和**都在讓自己選那兩件寶物。

但是,蘇業的智慧、思維和理智卻死死抵製本能和直覺,在理智看來,這兩件寶物等於寫著“趕緊換我然後弄死自己吧”!

最後的兩件寶物,是殘破神骸,有用,但冇大用。

如果是百身巨人的神骸,哪怕隻是小半截,也值得兌換,但普通神骸就意義不大了。

蘇業心中暗歎,看來太陽神殿也不傻,把更高價值的寶物藏起來,不會讓人換到,除非進行獻祭。

不出意外,其他神殿也一樣,寶物價值都有上限。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客氣了。”

蘇業走到一旁的幸運寶庫,根本就不用魔法視覺和魔法感知,直接用祭壇之眼掃視。

這裡的幸運寶庫和紛爭女神的一樣,所有物品都被放置在被神力封鎖的箱子裡。

不同的是,這裡大大小小的箱子超過上千件!

在蘇業眼中,就是上千團白霧。

“這裡兌換一次,隻需要一個大賽冠軍獎盃,而一個大賽冠軍獎盃在大寶庫能換的寶物,大概價值三十萬到五十萬之間,可以取四十萬。那麼……”

蘇業看向光芒最盛的五個箱子。

>

>

每一個箱子的光霧總量都在五環之上,但都達不到六環的程度。

但是,隻能看到光霧,看不清裡麵具體是什麼。

蘇業關掉祭壇之眼,試著用魔法視覺和魔法感知,卻發現完全被遮蔽,感受不到任何箱子中的魔法光點。

“一會兒回來選。”

蘇業又回到大寶庫,走到阿拉莫身邊,歎了口氣,道:“我還以為這裡會有神器層次的東西,冇想到最好的也就是那個火山位麵。”

“當然有更好的。”阿拉莫麵帶微笑,笑容中透著神秘。

“你的意思是,我能換那些我看不到的?”蘇業報以同樣的笑容。

阿拉莫笑容僵在臉上,輕咳一聲,道:“畢竟這是寶物兌換,我們會對總冠軍王的價值進行估算。您要是不滿意,可以去獻祭,我可以保證,您獻祭所得,遠遠超過這裡的寶物。偉大的太陽神如果高興,說不定直接賜給你一箇中型神力位麵。”

蘇業無奈歎了口氣,看來這幫神靈和祭司冇一個是省油的燈,換著法兒逼自己獻祭。

想想海格力斯的泰坦神體,蘇業差點動心。

但是,自己想要成為神靈的仆從嗎?

就不獻祭!

蘇業無奈道:“我畢竟是魔法師,換那個火山位麵吧,我能直接得到位麵之心對吧?”

阿拉莫流露出遺憾之色,道:“位麵屬於你,但如果想要得到位麵之心,隻能靠你自己,或者向偉大的太陽神獻祭。太陽神殿給予你格外的恩惠,隻需要一個普通大賽冠軍獎盃就可以。”

“無所謂,我有火元素血脈,必然能很快獲得位麵之心!換了!”蘇業道。

“我建議你再考慮考慮。”

“不考慮了!”蘇業斬釘截鐵道。

“你失去一個好機會。”阿拉莫握緊權杖,對準前方一點。

半人高的火山瞬移到兩人麵前。

“你所看到的,不是位麵本體,而是用神力製造的第二相,可以放進空間之戒。這是一個未被開發的新位麵,裡麵有原住民,也積累了很多火係寶石、魔藥和魔獸。不過,如果你得不到位麵之心的認可,就無法控製這個位麵。這個位麵的原主人是一家貴族,連續百年得不到位麵之心的認可,甚至湊不出大獻祭來請神靈賜予位麵之心,再加上強敵打擊,隻好把整個位麵獻祭給神靈,獲得神靈的庇護。”

“我相信長期價值,如果實在無法獲得位麵之心認可,那就賣出去。”蘇業說著,遞出總冠軍王的獎盃。

“好吧。”阿拉莫無奈進行交換。

交換完成,蘇業道:“我雖然不想獻祭,但願意多為太陽神殿做貢獻,準備去運氣寶庫試試運氣。”

“請。如果你有亞裡士多德那種天賦,算我們倒黴。”阿拉莫半開玩笑道。

“我記得亞裡士多德對光係寶物的感應非常強烈,難道他在你們太陽神殿得到過好處?”蘇業問。

阿拉莫無奈道:“何止在我們神殿得到過好處,他在前些年,隻要得到寶庫兌換的資格,都會來得爾斐各大神殿逛一圈。拿走不少光係寶物。以至於各神殿祭司都懷疑,亞裡士多德是那位的私生子。”

阿拉莫說著,指了指天空的太陽。

“我也懷疑!彆人是天才,亞裡士多德真是個死變態!”蘇業認真點頭。

“你是真正的朋友!”阿拉莫雙目中飽含熱情。

蘇業一看就明白了,同病相憐。

不過想想也是,估計跟亞裡士多德相熟的人,都被打擊過,估計連柏拉圖有時候也會望天長歎。

“對了,你們是不是建立過反亞氏同盟?”蘇業半開玩笑道。

“這你都知道?我以為隻有少數人知道。”阿拉莫道。

蘇業哭笑不得,冇想到自己亂猜還猜中了。

“首領不會是歐幾裡德吧?”

阿拉莫詫異地看著蘇業,道:“反亞氏同盟的確跟歐幾裡德有關,不過他就是隨口一說,然後彆人組建,不過……後來那幫傢夥挑戰亞裡士多德,被亞裡士多德全部擊敗,吊起來用樹枝挨個抽,就冇然後了……”

“唉,如果反蘇業同盟也那麼蠢,那該多好啊。”蘇業感慨萬千。

“現在還冇有,不過馬上會有了。你未來幾年,小心一些,晉升聖域後,最好離開希臘,等晉升傳奇再回來。”阿拉莫好心提醒。

“我會考慮的,不用聖域,等達到黃金巔峰我就準備跑路,反正已經跑過一次,有了經驗。”蘇業道。

阿拉莫哈哈一笑,當蘇業開玩笑。

“走,我們去運氣寶庫。”

兩人來到運氣寶庫,蘇業突然眉頭一皺,道:“我好像能感覺出一些箱子和彆的不同,但模模糊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