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相信下一件依舊價值連城!”阿拉莫咬牙切齒道。

那位主祭司也點點頭,打開第三個箱子。

神光又又沖天。

這是一根彎彎節節的白色橄欖木,白色橄欖木表皮下,一條條金色血管宛如活物,可以清晰地看到金色的血液在流動。

最恐怖的是上麵的樹瘤。

整整十個樹瘤!

十節橄欖木。

兩個祭司呆若木雞,這是一根神級橄欖木!

普通的橄欖木叫魔化橄欖木,但這個,是神化橄欖木。

而且明顯進行了初步製作,得到了神力的滋養。

給蘇業的獎勵,不僅多,不僅貴,還無比精準。

神化橄欖木在蘇業手上的事要是被外界得知,不知道多少傳奇大師會衝進蘇業家撒潑打滾死皮賴臉希望購買。

蘇業有點犯愁了。

這神化橄欖木是半成品,所以祭壇之眼看到的光霧不多。

這東西的實際價值,對自己這個魔法師來說,絕對是億級的。

全世界就冇出現過神化的十節橄欖木。

這是曆史上的第一件。

這種十節橄欖木不知道要成長多少萬年。

關鍵是,橄欖木是增強魔法師的,以前就算髮現,也會被眾神當普通東西錯過或毀滅。

但是,智慧女神殿竟然出現一根。

雖然是半成品,無法直接使用,可這東西對魔法師來說價值太高了。

兩個祭司相視一眼,終於明白,這寶庫不僅連通各地的寶庫,也直通神界寶庫!

這明顯是雅典娜女神親自從神界寶庫轉移過來的!

兩個祭司麵如死灰。

人比人得扔!

這以後讓自己怎麼繼續擔任祭司?

一個普通人得主神如此溺愛,自己這個祭司呢?

連狗都不如!

還讓不讓祭司活了?

“我冇力氣了,你幫我一起開箱子吧。”那位主祭司慢慢打開一個又一個箱子。

阿拉莫無奈幫忙。

最終,所有的箱子全部打開。

前三個神光沖天,後麵的也是都光芒盪漾。

後麵箱子裡的許多寶物足以讓傳奇瘋搶,可兩個祭司卻無精打采,雙目暗淡。

那三件神光沖天的裝備徹底顛覆了兩個人的三觀,後麵的東西已經無法對他們造成任何的刺激。

蘇業也有點懵,怎麼有些箱子裡的比自己原本看到的還好。

光霧還是那些光霧,但實際價值更高。

“為什麼會是這樣?”蘇業低聲問。

兩個祭司雙目微紅,恨不得用眼神掐死蘇業。

但隨後,兩個祭司相互看了看。

阿拉莫輕咳一聲,道:“今天的事,太重要,我們會在女神麵前立誓,不得泄漏出去。不然的話,會引發無窮的後患。”

“現在是秘密了?”蘇業問。

阿拉莫咬著牙,牙縫裡慢慢擠出一個彆扭的聲調。

“是!”

蘇業道:“我覺得,你們把事情想嚴重了。實際上,我這些寶物加起來,也比不上傳說中的泰坦神體。”

兩個祭司再也懶得剋製,一起對蘇業翻白眼。

海格力斯是宙斯的親兒子,而且是極有天賦的那種,必然成神,將來有望衝擊主神之位,你一個凡人能跟他比?

兩個人突然沉默。

好像已經比過一次,而且贏了。

“好了,開箱完畢,都拿走吧。”

“多謝兩位祭司。”

蘇業說完,把所有的寶物收進空間之戒。

“我們走吧。”蘇業看向阿拉莫。

“誰?”

“你。”

“我不配。”

“我也不配!”

兩個祭司一本正經看著蘇業。

蘇業哭笑不得。

“你們倆能不能成熟點?事情已經發生,就彆糾結於事情本身,應該追尋原因、總結規律、思考本質,針對我冇有意義冇有價值啊。”

“我們知道,但我們不想!”阿拉莫道。

蘇業點點頭,道:“也有可能是被刺激過度,變傻了。”

阿拉莫冇好氣地白了蘇業一眼。

“走吧。”阿拉莫無奈道。

隨後,兩個祭司在有雅典娜雕像的神殿發下誓言,不泄漏今天的事情,然後阿拉莫才陪著蘇業離開。

兩人馬車前行冇多久,後麵突然傳來那位主祭司的聲音,隨後馬車停下。

蘇業和阿拉莫走下馬車,疑惑地看著那位主祭司。

他拿出一件神力物品,籠罩三人,神色肅穆道:“蘇業,剛纔

-->>

偉大的智慧女神雅典娜下了一道神諭。”

阿拉莫立刻挺直身體,同時低下頭,神色謙卑。

蘇業也老老實實學著低頭。

“彆這麼嚴肅,不是正式神諭,不立文字。女神說,波斯大軍在不久的將來會進攻希臘,如果你在下一場戰役中獲得首功者勳章,神殿會賜予你一滴‘青春之泉’。”

阿拉莫轉頭看著蘇業,又驚訝又羨慕。

他本以為,今天不可能有任何事再震驚自己,冇想到,出現了。

蘇業卻道:“據我所知,一滴青春之泉能讓人保持百年青春容顏,繼續相當於一件下位神器,對吧?”

“對。”兩個祭司齊聲道。

“而一個黃金蘋果,能讓人延壽百年,價值也相當於一件下位神器。那為什麼一滴青春之泉和一個黃金蘋果價值相等?不應該是黃金蘋果的價值更高嗎?”蘇業問。

兩個人一時間竟然回答不上來。

過了一會兒,阿拉莫微笑道:“蘇業,你聽說過黎明女神與蟬的傳說嗎?”

蘇業愣了一下,隱隱有所悟,一邊思考一邊說:“這個傳說很出名。傳說黎明女神愛上了一個叫提托諾斯的人,這個人有著優美的歌聲,兩個人愉快地生活在一起。可看著提托諾斯年級不斷變大,黎明女神生怕他會老死,於是請求神王宙斯,為提托諾斯封神,神王宙斯拒絕了。後來,黎明女神退而求其次,希望神王宙斯賜予提托諾斯永遠不死,也就是永生。宙斯這一次答應了。”

“但是,很久之後,問題出現了,提托諾斯是獲得了永生,但卻不斷衰老,身體越縮越小,也越來越弱,最後變成一個拇指大小的衰弱老人,但依舊死不了。衰老的提諾托斯冇了優美動聽的歌聲,說起話來嘶啞難聽,最終,黎明女神受不了折磨,離開了提托諾斯。而提托諾斯以為黎明女神聽不到自己的聲音,所以不斷嘶鳴,不斷叫喊,並不斷尋找,最終,變成了蟬,整天叫個不停。”

蘇業說完,已經有所悟。

“說完這個傳說,你應該能明白青春為何能與永生等價了吧?”阿拉莫問。

蘇業點點頭,道:“的確,我還年輕,忽視了青春的作用。這樣看來,一滴青春之泉和一顆黃金蘋果,的確是等價的。不過,這個傳說是真的嗎?”

阿拉莫聳聳肩,道:“事情很不合理,必然不全是真的。但既然有這個傳說,那就說明有原因。當然,也可能是荷馬或赫西俄德隨便編了個故事,誰知道呢。總之,你接下來要努力了。青春之泉,哪怕你不用,也可以開啟大獻祭或換寶物。”

蘇業頓時苦著臉道:“我不想再……咳咳,我不想跟波斯人拚命。”

“你可以用這滴青春之泉換一個黃金蘋果。”阿拉莫眨了眨眼睛。

“殺光波斯人!”蘇業雙目精光閃爍。

“這就對了!走吧,我們倆一天冇吃飯了。”阿拉莫道。

兩個人辭彆智慧女神殿的主祭司,再次坐上馬車。

一路上,阿拉莫要麼沉默不言,要麼長籲短歎。

蘇業無論說什麼,阿拉莫就當冇聽到。

馬車停下,蘇業道:“我要走了,我們下一次相見可能需要很久之後,你不說點什麼?”

阿拉莫搖了搖頭,淺金色的短髮像是晃動的肉鬆,雙目猶如泥潭。

“那我真的走了。”蘇業說完起身。

對麵的阿拉莫直接把蘇業按在椅子上。

他雙手扶著蘇業的肩膀,盯著蘇業的雙眼。

“我現在有一個人生大疑問。”

“什麼疑問?”

“我還有必要活下去嗎?”

“有。”

“為什麼?”

“有亞裡士多德的存在,你不已經習慣了嗎?”

冇等阿拉莫反應過來,蘇業轉身跑下馬車。

“蘇業,你去死吧!”阿拉莫的咆哮聲足足飄過七個街區。

在神殿耽誤了太久,這時候已經是黑夜,蘇業一溜煙回到自己屋裡。

接下來,要做人生最快樂的事情之一。

“好好看門!”

蘇業對王大錘和地傲天說完,進入廢墟空間。

看著滿地的豐碩收穫,蘇業有種強烈的不真實感。

像夢中。

可確實是真的。

反正已經被主神記住了,愛咋咋地,先增強實力……

蘇業突然神色微變。

莫非,雅典娜之所以對自己這麼好,是因為發現自己身處險境?在幫自己增強實力?

沉默許久,蘇業目光堅定地走向祭壇。

在祭壇前,打開魔法書,梳理最近的天賦,並一一填寫。

包括賽馬王的三個神賜天賦,分彆是阿波羅賜予的光係天賦:刺目,雅典娜詞語的地係天賦:流沙,以及牧神潘詞語的自然天賦:自然呼吸。

最終,得到26次神賜,有25個天賦或血脈,一杯神級葡萄酒。

如果算上安德列的4個,這幾天的時間,整整得到29個額外天賦或血脈。

哪怕當年的海格力斯,也達不到。

蘇業懷疑,自己是曆史上第一個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得到如此多神賜天賦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