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爾蒙立刻回憶起剛纔蘇業的話,他嚇得腿一軟,道:“凱爾頓大人,我就是隨便說說,我哪裡捨得給他200金雄鷹。”

“說實話!”凱爾頓低喝一聲。

哈爾蒙隻好道:“那您彆生氣。”

“我不生氣。”

哈爾蒙老老實實回答:“我一開始的確想教訓教訓他,但後來發現他遠比同齡人更成熟,就想拉近關係。一是為了幫助赫頓,二是提前結識柏拉圖學院的魔法師,兩百金雄鷹真不多。可惜,我這兒子太蠢,他不可能同意和蘇業平等結交,所以我隻能讓蘇業委屈一點。結果,您也看到了。像蘇業這種優秀的魔法師大人,是不會在我這種粗坯子麵前低頭的。”

“也就是說,你欠蘇業兩百金雄鷹?”凱爾頓問。

哈爾蒙目瞪口呆,這是什麼神演算法?

但是下一刹那,他反而麵露喜色,道:“不不不,不是我欠他兩百金雄鷹,是大人您要追加兩百金雄鷹投資,我明天就跟他送過去。”

凱爾頓譏笑道:“我缺你那點錢?”

哈爾蒙頓時蔫了,道:“是我誤會了。”

凱爾頓的右手輕輕撫摸蛇首戒指,過了一會兒,道:“我不能讓蘇業覺得我不如你,這樣吧,我追投一百金雄鷹。你明天一起送去吧。”

哈爾蒙愣了一下,心裡暗罵,凱爾頓真不是東西,怪不得他是白銀戰士有權有勢,而自己隻能被貴族欺負。

“您放心,明天我就把三百金雄鷹一起送到蘇業家中。”

一旁的塞尼特突然有點心疼老朋友,一頓飯,把一棟工坊區的房子吃冇了。

“你呢?”哈克突然看向塞尼特。

塞尼特愣了一下,愁眉苦臉道:“我隻是青銅戰士,為了修煉,花銷很大,又冇有凱爾頓先生的智慧和哈克先生的實力,實在無力投資蘇業那種未來偉大的魔法師啊。”

“把你的匕首送過去吧。”哈克說完,也不知道為什麼,覺得神清氣爽。

“可……”

“嗯?”哈克輕哼一聲,打斷塞尼特的話。

“您放心,我明天一定把魔法匕首親自交到蘇業先生手上!”塞尼特咬著牙道。

凱爾頓心裡有些納悶,蘇業就這麼有魅力?自己兩個得力手下,怎麼都這麼偏向他?是不是應該讓自己的手下離他遠點?

下了馬車,蘇業回到家裡。

走了幾步,蘇業突然感到有些不舒服。

過了好一會兒才發現,這個家,隻有自己一個人。

而以前,家裡起碼還有奴隸仆從。

“我冇有時間做家務,有時間的話,雇傭一個仆從。”

蘇業心裡想著,先去洗漱一番,然後在家裡找了葡萄酒,對起居室的宙斯、雅典娜和伏爾甘三神進行簡單的常祭。

隨後,蘇業離開起居室,進入自己的臥室,進行魔法冥想。

吸收到足夠的神界光芒後,蘇業精力充沛,列出晚間待辦清單,先寫日記,簡單記錄了今天的事情。

完成日記,蘇業劃掉這個項目,新增了新的待辦事項,看著未完成的清單,不厭其煩地再次詢問自己拉金問題,從宏觀和全景層麵上審視自己下一步的行動。

最終,蘇業發現有一件事比預習、學習和做作業更重要。

覆盤跟三頭獵豹的戰鬥,也就是利用正確的方法回顧詳細的戰鬥過程,總結現象,提煉規律,尋找原理。

在思維導圖上,蘇業先是把整個過程進行簡單的分成三大類,分彆是:自我戰鬥、獵豹戰鬥和其他注意事項。

把自我戰鬥又進行細分,形成二級目錄,包括心理狀態、戰鬥方式、學習方式、咒語使用、魔法形成等等。

再把獵豹戰鬥方式細分為聯合進攻方式、正麵攻擊方式、背後攻擊方式、躲避方式等等幾類。

注意事項是其他應該注意的點,包括尼德恩老師提出的建議。

根據二級目錄,蘇業又進行了再細分,三級目錄下就變得更加具體,到了四級目錄,就已經具體到實際的動作。

通過仔細分級,蘇業幾乎重現了上午的全部戰鬥過程。

之後,蘇業針對每個具體的動作和行為,使用不同的框架進行解釋、研究,對自己的不足製定具體的改變方法,放入待刻意練習計劃頁麵內。然後針對獵豹的攻擊和躲避,製定出新的判斷方案,同樣列入待刻意練習頁麵內。

蘇業按照自己習慣的框架,經曆了記錄、分類、分析、反思、計劃行動和待練習六個步驟後,纔算完成戰鬥總結。

之後蘇業記錄下時間,接下來要在明天、七天後、一個月後和半年後,分彆複習四次,對抗遺忘曲線,轉化為長期記憶。

蘇業還有更完善的覆盤方式,但最終考慮時間和效率問題,選擇了完成,而不是完美。

寫完後,蘇業重新檢查一遍,開始思考。

思考許久,在頁麵最後寫上一行字,並加粗。

“跟高速獸形態敵人戰鬥的時候,我應該用什麼思維模式來指導具體的戰鬥方法?”

哪怕之前分析的一切都忘記,蘇業都不在意,隻在意最後的一行話。

蘇業看著這個問題,想了很久冇有答案,意識到這這問題超出自己現有知識範疇,決定先留著,半個月後用自己掌握的方法進行文字分析。如果一個月後還想不出來,再請教尼德恩老師。

之後,蘇業纔開始做作業。

期間吉米又發來魔法信問選動物怎麼解讀,蘇業依舊回覆“你猜”。

每當疲憊,蘇業就進行魔法冥想,恢複精力後繼續學習。

直到晚間十二點,蘇業才合上書,準備睡覺。

蘇業不知道以後的魔法冥想能不能代替睡覺,但至少目前,蘇業覺得應該至少保證六小時的睡眠,這關係著大腦在晚間的運行,處理記憶,也是學習的核心。

臨睡前,蘇業再次把打開的魔法書放到門口,外放柏拉圖影像。

之後,蘇業不斷在心裡默唸:六點起床,六點起床,六點起床,我不能再遲到了,我要花錢買個魔法鬧鐘……

深夜,庭院中一處陰影突然蠕動,但是,僅僅幾秒後,陰影便突然消散,一切恢複平靜。

清晨時分,蘇業緩緩睜開眼,隨後向門外一看,天色似乎比前幾天起床時更暗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