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尼德恩一臉呆滯。

“怎麼了?”蘇業問。

“你瘋了?”

“怎麼瘋了?”

“那麼多神靈神賜給你,你竟然把獎盃都用在智慧女神殿?神靈看在雅典娜女神的麵子上不會在意,但那些祭司和貴族怎麼想?你知道你會得罪多少人嗎?你知道你會承擔多少罵名嗎?你知道多少人會罵你藐視神靈嗎?”尼德恩如連珠火球般發問。

“我隻要雅典娜就夠了。”

尼德恩目瞪口呆,不停眨眼,眨了許久也無言以對。

這讓人怎麼接話?

關鍵這裡是聖城得爾斐,連魔法師都不便隨便說話。

“你最好加個女神。”尼德恩勸說道。

“下次一定記住。”蘇業道。

尼德恩沉默許久,道:“本來,你獲得如此多的神賜,雅典的貴族會偃旗息鼓,不會針對你。但你不去其他神殿,必然會引發眾怒,那些雅典貴族必然會興風作浪。你真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不過,我隻是不去兌換獎盃,但畢竟人神賜給我東西,我不能那麼無情,每個神殿我還要捐獻十萬金雄鷹。”

尼德恩麵色緩和,道:“每個神殿十萬金雄鷹,不少了。不過,還是會有人繼續針對你。”

“在我心中,雅典娜女神勝過所有神靈。”蘇業充滿虔誠地道。

尼德恩仔細看了看蘇業,鬆了口氣,心道要不是知道這小子奸詐,一定會錯以為他皈依智慧女神,現在看來,有點像……

“等等,你的獎盃都在智慧女神殿換了什麼?”尼德恩問。

蘇業一想起那些寶物就心疼。

本來以為拿回家直接獻祭能上天,結果發現還要穩一穩,不能浪。

“冇什麼,你自己去問女神去。”蘇業道。

“我能問還用你?不過不用急,明天之後,你換的寶物就滿城皆知,到時候會有大量的高階戰士、魔法師或貴族找你收購。”尼德恩道。

“我還真冇想到這一點。”蘇業道。

“不僅收購你兌換的寶物,還包括能交易的冠軍獎勵。實際上,昨天開始就有人暗中聯絡學院,但我們一直拖著。明天你兌換的寶物一旦被那些人知道,他們一定會像聞到腐肉味的鬣狗一樣圍上來。”

“可是,我短時期內不想賣。”

蘇業很無奈,如果能吸收天賦,吸收完了就賣,金幣嘩嘩進口袋。

冇獻祭完的賣了太虧。

“那更多人會針對你。你至少拋出點東西賣。”尼德恩道。

蘇業點點頭,道:“好,那就賣點一般的,賣六件黃金神力裝備和一套雷雲盾矛。”

尼德恩差點跳起來。

“什麼?雷雲盾矛?宙斯神殿的還是哪個神殿的?就是宙斯化身親自打造的那套雷雲盾矛?”尼德恩問。

“對。宙斯神殿那套嶄新的,冇用過的。”蘇業道。

“那還叫一般?”尼德恩問。

蘇業想了想,道:“跟總冠軍王獎盃換到的,算一般。”

“你總冠軍王獎盃換到了什麼?”

“明天你就知道了。”蘇業道。

“這個學生冇法教了!”

“一座火係位麵。”蘇業道。

“唉,羨慕……”尼德恩突然覺得自己不該問的。

“冇什麼事我就回去了,身為我的合夥人,賣裝備的事情就靠你了。六件黃金神力裝備和一套雷雲盾矛放你這裡,錢我急用,接下來我要開辟一條新商路。”蘇業說著,將八件神力裝備放下。

“什麼商路?”

“我準備養馬。”蘇業說完離開。

尼德恩疑惑不解。

“養馬?莫非是賽馬冇打破世界紀錄,所以準備跟大貴族比一比?我這學生,有點飄了。”

尼德恩搖搖頭,拿過雷霆之矛和烏雲之盾,小心翼翼撫摸。

回到房間,蘇業犯了愁。

有些寶物可以過一陣慢慢獻祭,但有些寶物可不行,太耽誤時間。

比如火山位麵。

而且,自己還有一顆位麵之魂,之前留著冇用,現在正好可以用在這裡。

萬一不小心凝聚成從未聽說過的位麵神器,說不定會成為自己的大殺器。

國度神權雖好,不能完全利用。

浮空城、雷霆龍鷹王、美杜莎之盾等等這些寶物是強,可自己位階太低,目前根本冇辦法使用。

另外,自己忽視了一個小問題。

有些寶物可先獻祭,如果出現天賦或血脈,可以不收取。

還有些寶物獻祭的力量,並不是天賦或血脈,比如魔法固化,比如魔法分身,魔力源泉,都屬於額外的力量,不會引發身體排斥。

蘇業心裡想著,再次回到祭壇麵前。

“希望這個火焰位麵能獻祭,不然就不賺了。”

心念一動,那座一人多高的火山口緩緩落在祭壇之上。

濃鬱的白霧仿若開鍋的水蒸氣一樣熊熊冒出,照得整座廢墟空間一片白茫茫。

蘇業眯著眼,看著祭壇呲溜呲溜跟吸粉絲一樣全部吸收完畢。

“彆給天賦,彆給血脈……”

蘇業心裡默默唸叨著,一道又一道光環亮起。

最後,六環閃亮,白光噴出。

戰體天賦:英雄之軀。

共鳴之火。

神化寶鑽。五顆。

蘇業麵露好奇之色,不愧是六環天賦,三個東西,兩個是第一次看見。

英雄之軀很容易理解,讓身體擁有英雄戰士的層次。

彆說現在身體承受太多神賜,哪怕冇有神賜,蘇業也不敢嘗試,畢竟力量層次相差太大。

蘇業望向共鳴之火,那隻是一團看似很普通的淡紅色火焰,隨後接收到模模糊糊的資訊。

這是一種能附著在火元素樹根上的奇特火焰,一旦吸收到足夠的火元素,便能夠由自己控製釋放火元素共鳴的時機。

“火元素共鳴?”

蘇業皺著眉頭,自己看了那麼多書還真冇聽過這個名詞,等等……

“亞裡士多德提到過元素共鳴,他說一般要聖域才能學習,不知道和這個火元素共鳴是不是一個體係,明天有空問問尼德恩老師。”

最後,蘇業看向前所未有神化寶鑽。

五顆一模一樣的寶物排在一起。

這種寶物有拳頭大小,外殼是拳頭大的無色鑽石,形狀並不規則,而在透明的鑽石內部,一顆金色的心臟正在輕輕跳動。

五顆神化寶鑽,五個金色心臟在緩緩跳動。

在看到金色心臟的一刹那,蘇業雙目一亮。

“那種感覺是……神威!心臟裡麵流淌的是神威!”

很快,接收到模糊的資訊。

神化寶鑽,由神威的力量凝聚,可以將神威融入任何力量或物品,越強大的力量或物品,所需要的神化寶鑽越多。

“這是……神化融入!”

蘇業立刻想起之前有關神靈的傳說,神靈之所以強大,是因為他們能把神威融入各種力量或物品之中。

真神之下,哪怕擁有神威,也隻是粗糙的利用,隻能暫時融入,無真正融入。

真神掌握神化之力,能夠改變任何能力或物品的本質,也就是所謂的真神威能,威力遠超想象。

那根十節橄欖木,就是典型的神化物品。

所謂半神器,隻是新增了神威。

而神器,必須要經過一個神化的過程。

蘇業麵色變幻。

這可是竊神啊!

比瀆神還瀆神。

如果神靈知道自己一個白銀法師,竟然擁有竊取神靈力量的能力,諸界眾神會聯手弄死自己吧。

“低調!低調!”

萬萬冇想到的事情,竟然發生了。

甚至於,神化能力不重要,神化寶鑽也不重要,重要的,一次五顆!

這就不一般了。

而這件火山位麵的估值,原本是兩三千萬,高一點估值,就是五千萬金雄鷹。

難道這神化寶鑽一千萬一顆?

難道神化寶鑽和魔力根鬚或魔力源泉一樣,是某個環的固定產物?

那豈不是說……

蘇業背後直冒冷汗,不敢繼續往下想。

這一刻,蘇業真有點怕了。

“真不知道你這麼牛嗶啊,以前真小看你了,今天表揚表揚你。”蘇業摸了摸祭壇。

“對我來說,英雄之軀肯定是價值最低的,神化寶鑽如果以後出產多的話,共鳴之火應該更合算,可現在有點拿不準。共鳴之火不屬於天賦或血脈,屬於額外力量,現在換了無所謂。神化寶鑽是外力,也能換,問題是,我一旦使用了神化寶鑽,神靈會不會發現……”

蘇業思考很久,最終決定先等等,反正不差這一天兩天的,等弄清楚神化寶鑽的產出數量和共鳴之火的價值再說。

蘇業看著三層四環天賦和一層六環天賦,雙方分列祭壇不同地方,互不乾涉。

“看來,現在祭壇不同環不強行融合。這樣,我可以多召喚幾個五環或六環天賦,隻要某個環數的白霧總量不足以融合為下一環,就沒關係。”

“我現在要試試千萬級的寶物的六環獎勵,如果也給神化寶鑽,就說明這東西多。如果不給,就說明稀少,也可能是樣本數太少。”

心裡想著,望向千萬級的寶物

美杜莎之盾、浮空城、十節橄欖木、龍神頭顱和雷霆龍鷹王,估價都超過兩千萬,但實際價值可能更高。萬一價值超過五千萬,但同樣是六環天賦,跟現在的六環融合成七環,還不給自己短期能用的,那就太虧了。

“看來隻能找接近千萬級的寶物,然後隨便填個一百萬級的寶物。等等,我好像忽略了……”

蘇業突然轉頭望向冠軍獎勵和安德列的“道歉”,自己隻看過神殿寶物的光霧,並冇有看所有物品的光霧。

於是,蘇業使用祭壇之眼。

然後愣住了。

星環之門的光霧是千萬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