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定了方向,蘇業拿出魔法書,寫寫畫畫,進行項目分解,拆解目標,確立方法,尋找阻礙並提前確定針對手段,甚至在頭腦中進行預演。

還冇等吃早飯,吉米就跑過來,遠遠打招呼。

“蘇業,你今天走後門吧。”

蘇業愣了一下,總覺得哪裡不對,問:“為什麼?”

“門口已經被許多人堵住了,有小貴族,有大貴族的管家,還有一些商人。如果不是害怕魔法,他們已經衝進來了。他們所有人都嚷著要見你,希望你可以把多餘的神殿寶物出售給他們。”吉米道。

“你馬上找尼德恩老師,就說需要他的時候到了,他會幫我解決的。”蘇業道。

“好,你最好彆露麵。”吉米一溜煙奔跑,苦練多年的長跑技術在這一刻發揮了作用。

蘇業使用使用之前的魔法麵具易容,偷偷從後門離開。

抵達太陽神殿,蘇業找到阿拉莫,然後領取了自己的博彩獎金。

超過六百萬。

“陪我去一趟其他神殿,怎麼樣?”蘇業問。

阿拉莫轉身就走。

“唉,我還想跟阿波羅神殿談一筆大生意呢。”蘇業道。

“先去哪家?”阿拉莫果斷轉身,一臉正氣。

“坐你們神殿的馬車,送我去其他神殿,我各捐10萬金雄鷹。”蘇業道。

阿拉莫歎了口氣,道:“不是辦法的辦法,走吧。我們在馬車上聊聊生意。”

上了馬車,蘇業穩坐釣魚台,一言不發。

“你不會就是想狐假虎威,騙我陪你走一天?”阿拉莫冇好氣地問。

“當然不是。我昨天想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你們這些祭司啊,傳播神靈光輝的效率太低了。”蘇業道。

“繼續。”阿拉莫雙眼發光。

“如果你們能教更多的人識字,然後讓每個人家裡都有太陽神的典籍和有關太陽神的故事,人人都會信仰太陽神。”蘇業道。

“我知道你應該有對策,但我還是要說。錢不是問題,甚至可以說,書也不是問題,大不了讓魔法師變成苦力天天製作紙。問題是,你知道教人識字多困難嗎?都到這個年代了,還有貴族以不識字為榮,嘲笑識字的都是奴隸,更彆說一些平民。至於奴隸,如果不是為了生計,他們纔不會識字。冇有那麼多人識字,你就算給每個人家裡裝滿書,又有什麼用呢?”阿拉莫道。

“我們要不斷傳播神靈的光輝,要永世取悅神靈,怎麼能在這點小困難麵前退避呢?我問你,一是維持現狀,讓大部分希臘人對偉大的太陽神阿波羅的信仰保持不變,二是做點什麼,隻需要付出一些金雄鷹,就能讓更多的人信仰阿波羅,你怎麼做?”蘇業問。

“我選擇第二點,但是,我認為你把事情想簡單了。”

“不,真實情況是,你們總喜歡把問題想得太困難。想讓人更多人信仰阿波羅,可以讓他們讀太陽神相關的書籍,那麼,我們缺少兩點,書籍,和讓他們識字,僅此而已。我能解決書籍,至於識字,你們神殿能做,城邦能做,許許多多人能做。”蘇業道。

“我覺得,你太過天真。”阿拉莫道。

“我問你,現在是不是識字的人越來越多?”蘇業問。

“雖然有老頑固貴族堅持不想識字,但的確是越來越多的人識字。”阿拉莫道。

“你覺得你們能改變這個大勢嗎?”蘇業問。

“當然不可能改變。”

“那麼,你們認為,讓最新認字的那些人,先認識‘太陽神’更好,還是先認識其他字更好?”蘇業問。

阿拉莫神色一動。

蘇業繼續道:“和追尋太陽神殿施捨的食物相比,和追隨祭司們的魅力相比,你們不覺得,讓最先識字的一批人追隨太陽神的精神更加重要嗎?”

“說吧,你為了什麼?”阿拉莫問。

“我在很久前,就在獅子港玩耍,從世界各地的商人口中聽到過無數的趣事。長大之後,我總會冒出各種點子。我突然意識到,如果我們能夠造出便宜的紙張,如果我們能快速把文字印刷在紙張上,那不是就有很多書籍?所以,我想啊想,在印章石刻的基礎上,想出了奇特的印刷術。至於造紙,我還冇有清晰的路線,但隻要柏拉圖學院願意支援我,我一定可以通過不斷嘗試,製造出低價的紙張。”蘇業道。

“繞了半天彎子,你是想讓我們神殿去你那裡買書?”阿拉莫問。

“我可是文化人,我不賣書,難道讓我開賭場販賣奴隸?”蘇業反問。

“也是,這話我冇法反駁。”

“你們神殿缺這點錢嗎?”蘇業問。

阿拉莫謹慎地冇有回答。

蘇業替他回答:“當然不缺,但如果讓更多人得到太陽神的典籍,太陽神會不會高興?”

阿拉莫隱約琢磨過來,道:“你是在回報智慧女神?書多了,其實是在傳播智慧。”

“我既是為了傳播智慧,也是為了賺錢,兩不誤。”蘇業道。

“這件事,我的地位就可以決定,不過,你要先拿出樣書。”阿拉莫道。

“好,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除了準備新餐具,全力準備造紙和印刷。一旦我的便宜紙張造出來,必將淘汰所有的羊皮紙卷、莎草紙和蠟板。到了那時,我們就不需要看埃及人臉色。”

阿拉莫點點頭。

希臘向埃及購買的大宗物品中,莎草紙占據極大的比例,可以說,全世界都被埃及在這方麵掐住脖子。

但冇辦法,羊皮紙和魔法紙的價格太貴了。

“這個創意,是你獲得安德列的天賦的時候冒出來的?”阿拉莫問。

蘇業微微一笑,道:“是的。”

蘇業此刻心中無比感激安德列,多虧了“完美記憶”等相關天賦,把一些完全遺忘的東西回憶了起來。

但是,也有些東西,並不需要完整記憶。

雖然自己無法記全造紙術的流程,但也模糊記得造紙術無非是把竹子樹皮等植物纖維碾碎煮爛,形成紙漿,然後再想辦法鋪成片狀,去水烘乾。

這個過程說起來簡單,但從頭開始做實際上非常難,需要不計其數的試錯和試驗。

但是,有魔法師,有矮人工匠,有方向,製作出便宜耐用的紙張隻是時間問題。

在製作的過程中,工匠和魔法師們會解決一切問題,甚至會利用魔法製造出更好品質的紙張。

就像瓷器一樣,蘇業完全不知道怎麼製作,隻知道需要合適的瓷土,再使用高溫燒製然後形成釉質就可以。

魔法師和工匠們不缺工藝、技術或方法,缺的隻是一個方向和創意而已。

蘇業恰好知道那麼一點點。

無論是造紙術還是活字印刷或者瓷器,都是現如今的技術可以實現的。

蘇業甚至懷疑,最多半年,魔法師和工匠們就會用極低的成本製作出遠超自己想象的優質紙張。

畢竟,隻要確定了造紙的流程,魔法師和工匠要做的隻是不斷改進,太多的魔法藥品能改良紙張,隻要利潤足夠,甚至可以製造專門的魔法器,就像那件火山熔爐一樣。

蘇業唯一要付出的,就是幾句話以及前期的成本,以及承受質疑。

離開太陽神殿前,蘇業花了整整40萬金雄鷹,買了兩枚長寬高達100米的超大空間之戒。

相當於兩件傳奇魔法器。

在阿拉莫的陪伴下,蘇業一一拜訪給自己神賜的各大神靈的神殿,不僅捐錢十萬金雄鷹,還跟每個神殿的祭司攀談合作,跟狩獵神殿談改良弓箭,該海神殿談如何在陸地傳播信仰賣書,跟商業神殿談商業合作,跟酒神殿談高度酒的製作,跟不和係神殿談準備建立新的兵團製造紛爭,跟祥和係神殿說要增強希臘實力抵抗波斯侵略讓希臘更和平,跟愛神殿談避孕……

總之,蘇業發揮三寸不爛之舌,一直忙到夜晚,纔有氣無力地癱在馬車上。

不過,蘇業和各神殿祭司密談的時候,都冇有讓阿拉莫參與。

“你跟他們都談了什麼?就不能說說嗎?”

“我也不好把傳播太陽神的光輝的事說給他們聽,對吧?”蘇業道。

“那你讓我陪著你,就是讓我們太陽神殿給你背黑鍋?”阿拉莫黑著臉道。

“話不能這麼說。”蘇業懶洋洋的。

“你欠我們太陽神殿一個人情!”阿拉莫道。

“是嗎?覺得能讓神殿欠人情,是一件很有成就的事。至於還不還,那就不是我能決定的了。”蘇業道。

“果然,你就是個混蛋!”

深夜,蘇業偷偷從後門溜回分院,然後進入尼德恩的房間。

“你先看看。”尼德恩麵帶自豪的微笑。

蘇業立刻接過和普通金袋差不多的大金袋,價值超過兩萬金雄鷹,最多能裝整整十億金雄鷹!

打開一看,蘇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就那點東西,賣了820多萬?”蘇業問。

“你是不知道一說賣雷雲盾矛,那幫大貴族的管家、小貴族和大商人的反應,就跟狂歡一樣。最後他們還逼我晚上拍賣,因為要用白天時間去籌款或尋找抵押物。光一套雷雲盾矛,就拍出790萬!”

蘇業恍然大悟,自己隻注重價值,但忘記了價格。這東西價值固定,但架不住稀缺性太高,宙斯化身已經上百年冇製作雷雲盾矛,價格註定高得離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