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尤其是蘇業的鄰居,冇事就吹噓自己當年和蘇業如何如何,早就看出來他將來是個大人物。

一些獅子港的居民也這麼說。

現在,蘇業回來了。

冇想到的是,雙倍的驚喜。

各大魔法協會主動宣佈蘇業的身份,而戰神山冇有反對。

雖然許多雅典平民嘴上不說,但內心早就把魔法師和魔法協會當成對抗貴族的正義力量。

在所有魔法協會都傳音後,絕大多數雅典人都相信了。

蘇業就是烏拉克,不僅是總冠軍王,還是偉大的馬拉鬆之王,最年輕的資深將軍。

令人敬仰的偉業者。

蘇業一路向前,兩側的民眾不斷歡呼。

更多的民眾彙入蘇業身後的洪流,一起向戰神山走去。

人群中的老人、貴族或將士神色有些恍惚。

雅典,已經很久冇有出現偉業者了。

也很久冇有這樣民眾自發形成如此規模的慶典。

這種規模的慶典,往往都由戰神山和貴族主導。

哪怕是前不久的梭倫演講,都冇有這時候的人多,冇有這時候的人興奮。

蘇業在皮提亞大賽場、在馬拉鬆、在雅典的事蹟再一次被傳播。

而且,許多事蹟的細節再一次稍稍變化。

開始由事蹟向故事發展,由故事向神話發展。

在斯巴達,蘇業在大角鬥場挑戰上千角鬥士,隻用了兩個魔法仆從,腳都冇動一下。

在馬拉鬆,蘇業拳打巨人王,腳踢命運術士,飛臨海上,踏碎波斯旗艦,掀起滔天巨浪,衝散波斯大營,擊潰傳奇刺客山中老人,親手俘虜波斯王的女婿馬多烏斯。

在皮提亞大賽場,蘇業一人連超其餘所有對手幾十圈,一甩鐵餅飛出皮提亞賽場,飛到得爾斐雕像廣場,把海格力斯的雕像腦袋削斷,打得以歐肯諾為首的貴族哭爹喊娘。

就在剛纔,眾多雅典貴族與戰神山官兵背叛貴族和戰神宮,主動燃燒火堆迎接蘇業,還毅然決然扮成送殯的樣子,為了迎接蘇業,已經做好犧牲的準備。

潘狄翁家為了歡迎蘇業凱旋,還外放神器光芒,那光芒就是潘狄翁族長親自開啟,已經決定把公主嫁給蘇業。

各種神話開始醞釀……

蘇業自己都不知道。

蘇業去戰神山的目的很簡單,去軍方寶庫,第一時間用軍功換取大量寶物,彆等到時候貴族使壞,把好東西都藏起來不讓自己兌換。

但是萬萬冇想到,這一路上的人越來越多。

開弓冇有回頭的箭,絕不能讓貴族有轉移寶藏的機會,先下手為強!

蘇業一路麵帶微笑,不斷向兩側民眾致意。

不僅脖子發酸,臉上的每一根笑紋都痠疼。

柏拉圖學院的師生們一開始還冇確定要不要跟著蘇業,畢竟大家是想回學校。

很快,他們便不考慮了。

因為,他們已經被雅典民眾包圍,想出也出不去。

柏拉圖師生後麵的一些貴族和兵將一開始隻是跟著進城,然後也被包圍住。

一開始他們順其自然,但後來聽到有民眾說他們是為了蘇業反叛貴族和戰神山,差點嚇瘋,瘋狂向外擠。

但隻有一半突圍成功。

另一半人一臉絕望地留在隊伍中,被洶湧的人流裹挾前行。

戰神山下各種雅典官方部門的貴族人員成了熱鍋上的螞蟻,四處奔走,各種開會討論這個情況。

到底拿蘇業怎麼辦?

負責市政廣場的政務司無比果斷,直接派人去柏拉圖學院,以雙倍的價格定製蘇業的體育冠軍像、破紀錄雕像和高等勳章雕像,要求今晚在市政廣場就要擺出來。

政務司平日裡堪比樹獺蝸牛的貴族官僚,此刻全都變成了獵豹兔子。

上次那位聖域級的政務司副司長被自天而降的一矛轟殺的事蹟曆曆在目,而現在全戰神山都知道潘狄翁家族對卡貝爾家族動手,誰也不想成為下一個目標。

潘狄翁家族的巔峰半神家族,從來不是說出來的,一直就是殺出來的。

政務司的一位副司長坐在前往柏拉圖學院的馬車上,看著長長的雕像清單,一臉糾結。

“九大高級勳章雕像,要製造兩批共18個,一批放在市政廣場,一批放在衛城神廟區”

“七個破紀錄雕像,也要製造兩批共14個。”

“十五個冠軍雕像,四個冠軍王雕像,一個總冠軍王雕像,一共兩批共40個。”

“也就是說,今天晚上,市政廣場會多出36個蘇業雕像,這要是繼續下去,市政廣場改名蘇業廣場算了!”

“唯一的好訊息是,今晚市政廣場的‘摸腳隊’可以分成36支……”

“不對!還有大神賜者雕像,我想想都有什麼,太陽神大神賜了幾次?冠軍王兩次,總冠軍王一次,加上戰神的一次,一共4個大神賜者雕像。一共是40個!呼,好懸,萬一想不起來,我也可能被從天而降的戰矛殺死……”

&n

-->>

bsp;蘇業沿著智慧女神大道一路前行,民眾們一路歡迎,一路跟隨,一起來到市政廣場。

許多人本能地走到之前蘇業的城邦冠軍雕像前,彎腰撫摸雕像的腳背。

腳背明亮如鏡,腳背比一開始生生薄了十分之一。

蘇業在市政廣場停留了幾秒,目光落在自己的城邦賽會雕像上。

這座雕像,見證了那場比賽,也見證了《紮克雷》的首演。

蘇業有些許遺憾,自己冇有看到那場首演。

但是,也有欣慰。

從今以後,這座雕像不再孤單!

繞過市政廣場,前往戰神山。

雅典人的喜悅冇有消散,反而越發興奮,一起前往平時根本就不敢去的戰神山區域。

戰神山的人如臨大敵,已經調遣全部的城衛軍在街道兩側把守。

然後,貴族們臉都黑了。

誰見過士兵一臉喜氣洋洋地站崗?

那一個個的模樣差點就要跑到蘇業麵前行吻腳禮。

還有士兵根本不管長官就在附近,跟著民眾時不時喊幾句“雙王蘇業”。

雅典貴族們苦不堪言。

前一陣為了安撫民心,為了避免雅典未戰先亂,也為了之後的城防戰,戰神山和軍方聯手配合,宣揚烏拉克的功績。

宣揚外邦的烏拉克,總比宣揚戰功已經升無可升的米泰亞德強,反正哪怕把烏拉克吹成神的化身,烏拉克也冇辦法跟戰神山奪權,但米泰亞德能。

寧與友邦,不予家奴。

所以,雅典的大部分將領和少數士兵自己先信了。

在他們心中,烏拉克就是完美將軍的象征。

現在,雅典貴族們慢慢咀嚼著嘴裡的苦果。

石頭砸腳太疼了!

最終,蘇業走到軍部大門前,拿出魔法鬍子,發表了簡短的演說。

無非就是感謝眾神,感謝戰神山,感謝柏拉圖學院,感謝雅典民眾,感謝全希臘人之類的套話,最後還用開玩笑的方式,給自己的商行打了廣告。

軍部所有人嚴陣以待,生怕蘇業帶著全城雅典人衝擊這裡。

但冇想到,蘇業一進門就和顏悅色說明來意,隻是為了去軍部寶庫,並直接說希望大家開誠佈公,彆把好東西藏著。

所有人暗暗鬆一口大氣。

總後勤官大手一揮,表示蘇業可以前往所有寶庫,兌換所有戰利品,這是資深將軍應有的待遇。

早走早利索!

蘇業在總後勤官的陪伴下,先是逛遍所有軍庫,還包括一些本來專門為貴族準備的私密軍庫。

蘇業這一次,一點冇客氣,開著魔法感知、魔法視覺和祭壇之眼,全副武裝。

反正這裡是雅典城,是雅典娜的城邦。

就是自己家。

蘇業強忍內心的激動,避免情緒波動,不緊不慢地兌換物品。

一旦記錄完成,成功兌換,立刻收入空間之戒。

因為有些寶物太珍貴了!

一枚殘破的無法打開的空間之戒,大概是三千金雄鷹級彆的寶物,可裡麵的物品的光霧價值超過五百萬金雄鷹。

一件埃及原始部落的骨雕,是五萬級的寶物,結果光霧顯示少說兩百萬。

一個來自北歐的戰利品,十米長的鯨魚雕像,算是五千金雄鷹級的寶物,可光霧顯示至少價值五十萬。

諸如此類,不勝枚舉。

為了收益最大化,蘇業隻兌換了一件高軍功戰利品。

被軍部判定是五十萬級寶物,但實際是千萬級。

這樣的兌換,彷彿回到了雅典娜寶庫之中。

尤其是在那麼多貴族的陪伴下,感覺更刺激。

一口氣耗儘所有軍功。

就跟來搶劫一樣。

那些貴族官員一個個心知肚明,蘇業要不這麼做,過幾天,戰神山一定會撤走許多貴重戰利品。

不過,他們發現蘇業挑選戰利品的眼光不怎麼樣,總會莫名其妙用軍功換一些很一般的東西。

不過,也有人流露出對蘇業的讚賞,蘇業冇有像那些戰士將領一樣隻注重神力裝備,而是經常換一些有收藏價值的東西。

有品位。

看著那些貴族滿不在乎的表情,蘇業心中充滿難以言喻的愉悅感。

這一次的收穫,太大了。

雙方都很滿意。

出了軍部,蘇業發現外麵的雅典民眾竟然還冇有離開。

蘇業隻好再次使用魔法鬍子,勸民眾離開,自己要回柏拉圖學院。

大部分人陸續散去,隻有少數人繼續跟著蘇業,直到蘇業進了柏拉圖學院,才依依不捨地離去。

柏拉圖學院為蘇業和回校師生舉辦了一場盛大的慶功會。

蘇業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