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慶功會結束。

柏拉圖學院深處,傳奇魔法器火山熔爐的轟鳴聲漸漸平息,火山口不再流淌色彩各異的液態金屬河流。

著名的柏拉圖矮人工坊變得格外寧靜。

火山熔爐之下,矮人們剛剛喝下幾杯大麥酒,還冇有儘興,聚集在一起,望著站在酒桶上的蘇業。

和矮人站在一起的,除了人類工匠,還有柏拉圖學院的一些魔法師,以土係居多。

尼德恩和柏拉圖商會副會長奈德爾也位於其中,好奇地看著蘇業。

蘇業輕輕跺了跺酒桶,舉著冒著氣泡的大麥酒,大聲道:“我說過,我一定要改變世界的餐桌,而我,在柏拉圖學院的幫助下,尤其在各位魔法師和工匠朋友的幫助下,解決了所有問題,讓我們巨龍的美物如同野火一樣在全世界燃燒!照亮全世界的餐桌!我,蘇業,做到了!”

矮人們大聲歡呼,目光熱切。

不過,他們盯著的不是蘇業,而是蘇業身邊的王大錘。

哪怕在場有聖域矮人,看向王大錘的目光也帶著一抹羨慕和尊敬。

擁有金屬主宰的矮人,那就是矮人神靈的血脈!

王大錘則懶洋洋靠在黑魔羊身上,目光不斷在酒桶上瞄來瞄去,蘇業已經承諾,隻要事成,今天無限量喝大麥酒。

“但是,我不滿足於刀叉,我還要徹底砸碎那些落後的、醜陋的和不實用的陶器!我的目標是製作一種叫做‘瓷器’的偉大餐具,讓這種餐具更全麵地占領全世界的餐桌!而且,我可以保證,瓷器的收入將遠遠超過刀叉,在場的每一位,都有無限的大麥酒!”

“瓷器!”

“瓷器!”

“我愛瓷器!”

眾矮人大聲歡呼。

“不過,製作瓷器,需要特彆的瓷土,還需要調配更好的釉漿,這是我在獅子港從東方的水手那裡聽說的。唯一可惜的是,他隻是簡單描繪了神奇的瓷器,甚至介紹了簡單的製作工藝,並冇有告訴我詳細的東西。所以,我需要懂土質、岩石和陶器的工匠和魔法師。隻有得到你們的幫助,我們才能研究出更好的瓷土,製作更好的瓷器。”

“偉業者,瓷器到底是什麼樣子?”黑鬚晃著大鬍子喊叫。

“最優秀的瓷器,如牛奶般雪白,如同寶石般閃亮,比女人的肌膚還光滑,簡直能當鏡子用,每一件瓷器,都是藝術品。”蘇業大聲道。

“女矮人的皮膚能磨刀!”黑鬚的一句話惹得鬨堂大笑,而女矮人們興奮地伸出雙臂,展示自己健壯的身軀。

很驕傲。

“當然,我說的是人類女子的肌膚。”蘇業微笑道。

“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我也想用一用,我已經習慣了刀叉,我一定會習慣……對,瓷器!”黑鬚道。

眾多矮人用力點頭,他們和那些矮人部落完全不同,在柏拉圖學院待久了,越來越喜歡新興的事物。

“什麼樣的土能當瓷土?”一個魔法師問。

蘇業很遺憾地一攤手,道:“說實話,彆說我,哪怕那個水手自己都不知道。但我相信,廣袤的希臘大地上,一定有這種土。我們隻要不斷嘗試,一定能夠發現。今夜,大家儘情喝酒,明天開始,我們詳細研究嘗試製作瓷器。我知道,這個過程會很漫長,但是,越大的豬越肥美!”

“說得好!”

“對!”

矮人們紛紛支援,但是人類工匠和魔法師卻抱著懷疑的態度。

這哪裡是準備新商品,簡直就是瞎貓找死耗子。

“不過,在尋找製作瓷器方法的同時,我將發明一整套的馬具,而不是隻有韁繩,而不是隻在馬背上放一些破布和甲冑!我要製作的,是能讓人坐得舒服的馬鞍,是讓人雙腳能踩著的馬鐙,是能讓馬匹跑得更久更快的馬蹄鐵!我知道,許多人並不相信,但是,我會用事實證明,我既然能改變全世界的餐桌,我也能改變全世界的戰場!而且,我已經改變過一次!”

“敬馬拉鬆之王!”

“敬馬拉鬆之王!”

矮人們紛紛高舉空空的木酒杯。

“最後,讓我來敬眼前的人,你們,將成為改變世界的偉大工匠!今天,敞開喝酒,無限暢飲!”

蘇業當眾一口喝完一大杯酒,跳下酒桶。

矮人們如同猛虎一樣衝到蘇業身邊,一人抱

-->>

起一個酒桶,也不用木杯,對著酒桶直接開喝。

王大錘和黑魔羊同樣各抱著一個酒桶,大口暢飲。

蘇業笑著走到奈德爾麵前。

“好久不見了,雙王蘇業!”奈德爾無比熱情地給了蘇業一個擁抱,最後還拍拍蘇業的肩膀。

這待遇比第一次見麵的時候至少提升一百個級彆。

“我們去一旁的小屋說。”尼德恩給兩人使了一個眼色。

進入小屋,尼德恩使用封鎖咒隔絕內外。

蘇業打開魔法書,麵朝奈德爾,展示所有馬具的設計圖,甚至還有成形後的騎士圖。

奈德爾仔仔細細看了許久,才麵帶激動之色道:“天才!天才!你簡直是一個天才!我可以確定,你的這套馬具,絕對可以改變戰場。我甚至懷疑,從此以後,除了不適合馬戰的山地,任何平原都隻有騎兵戰。在平原上,步兵隻是騎兵麵前的陶人,一擊而碎。如果能創建出強大的魔馬騎士,不用多,隻需要一萬騎,就足以橫掃全世界的平地戰。騎兵一旦配備了您的馬具,什麼斯泰基騎弓手、什麼波斯重裝騎兵、什麼馬其頓戰友騎士,統統都是屍體!”

蘇業和尼德恩詫異地相視一眼,這個奈德爾對馬具的熱情太過誇張,要麼是他太過瞭解騎兵並且有遠見,要麼就是純粹胡說八道。

奈德爾看到兩人麵色不對,尷尬一笑,道:“我當年研究過坐騎,尤其瞭解魔獸騎兵,最清楚現在的騎兵裝備這種馬具後,會發揮多大的實力。尤其裝備在魔馬騎士上,甚至勝過魔獸騎士。”

“不錯,看來你的確很懂。魔獸騎士雖然強大,但魔獸極難掌控,戰鬥一旦開打,魔獸大都會脫離騎士,開始胡亂戰鬥,有的甚至會攻擊友軍。這也是魔獸騎士一直無法壯大的原因。魔馬不同,各方麵遠強於普通戰馬,非常便於操控,一旦形成千人以上的騎兵團,非常可怕。”

“千人不行,至少是五千人的騎兵團,才能形成強大的攻擊力。不過,我更喜歡弓騎兵!”奈德爾道。

三個人同時輕輕點頭微笑。

馬鐙對弓騎兵來說堪稱神器,有了馬鐙,弓騎兵在馬上的戰鬥力成倍提升。

奈德爾興奮地推演道:“哪怕重裝騎兵配備這樣的馬具,也拿波斯的巨象軍團和巨人軍團毫無辦法。但是,如果弓騎兵裝備這種馬具,可以輕鬆圍殺巨象軍團。配合魔法箭,也能殺死普通巨人。至於飛蛇軍團,在弓騎兵麵前不堪一擊,甚至可能永久退出戰場。有了這種馬具,我們希臘終於有辦法對抗波斯大軍的王牌軍團。”

“你很有眼光。不過你應該清楚,這些馬具一旦曝光,最多一個月就會被仿製,最多半年波斯人就能熟練使用。所以,在下一場大戰之前,我們不能暴露這些馬具,必須要聯合各神殿,秘密製作,秘密訓練。然後,給予波斯人迎頭痛擊。”蘇業道。

“的確應該如此……”奈德爾的語氣中有些遺憾。

蘇業微笑道:“這種東西可以被輕鬆仿造,而且製造簡單,根本賺不了多少錢。但是,一旦馬具出現,戰馬的價格會暴漲,至少翻一倍!而戰馬不可能大批量製造,所以,馬場的價格會漲到難以置信的程度!”

“對!”奈德爾雙目瞪得如同魔法燈,“我差點忘了這一點。”

“所以,我的想法很簡單,在漲價前,暗中收購各地馬場,不僅收購希臘的,還包括北歐的和波斯的。當然,不能用我的名義,畢竟現在全世界都盯著我。”蘇業道。

奈德爾與尼德恩同時點頭,現在蘇業已經成為世界級的名人。

蘇業繼續道:“我相信,以柏拉圖商會的能力,一定可以完美完成收購。接下來,我們就需要等待那一場震驚世界的騎兵大戰,至於是和哪一方打,我們不確定,但我們能確定,勝利屬於我們!那一戰之後,不僅希臘,其餘三國都會警醒,然後瘋狂收購戰馬和馬場。那個時候,我們再慢慢出售!”

“至少是一倍的淨利潤!你真是個天才!”奈德爾感慨道。

蘇業麵帶微笑,實際上,馬具的出現和騎兵的興盛,影響不僅僅是戰爭,還極有可能形成新的社會階層。

社會每一步的變化,都會影響貴族甚至神殿。

尼德恩望向奈德爾,道:“這件事情,非常重要,奈德爾副會長如果不能勝任,我可以請修昔底德老師加派人手輔助你。”

奈德爾目光一閃,擠出自豪的笑容道:“放心吧!這件事交給我,我用我的人頭擔保,一定要讓各位滿意!再者說,蘇業認識著名的西格魯德王子和伊欣娜公主,有這兩位在,我們在北歐和波斯的收購將非常順利。至於埃及,那是魔法師們的老家,柏拉圖商會在那裡的勢力非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