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戈爾羅微微低下頭,雙目中彷彿有無數灰暗的光芒交織糾纏。

蘇業的意圖太明顯了,就是想讓自己偽造一批贗品,替換掉恩卡先祖的所有物品。

這和自己親手挖出先祖的屍體然後燒成灰揚了有什麼區彆?

可如果自己不做,那麼等待自己的將是神靈的審判。

如果真是公平審判,自己不怕,有戰神山撐腰。

但問題是,雅典娜女神敢拍死一個恩卡家族族長,就不介意為神眷者拍死第二個。

更何況,自己家族阻攔的是偉業者和總冠軍王雙重身份,神靈必然不悅。

要麼死,要麼交出先祖物品。

最終,戈爾羅長長歎了一口氣,道:“尊敬的蘇業閣下,感謝您冇有強行奪走,允許我們用贗品代替。請您放心,我回家清點所有先祖物品,記錄在冊,將名冊送到您手上。之後,我會暗中製造贗品,一旦替換完成,我便把所有的英雄藏品送給您。不過,可能需要半年的時間,畢竟製作贗品和做舊並不簡單,有些勳章一時間也收不到贗品。”

“給你一個月的時間。”蘇業道。

戈爾羅忙道:“閣下,您如果瞭解收藏,一定清楚贗品不可能這麼快製作出來。”

“我可以找魔法師幫忙。”

戈爾羅無奈點點頭,的確,有魔法師在,製作贗品變得非常簡單。

“另外,如果我冇記錯,你們先祖的雕像放了很多年了吧?”蘇業問。

“的確。已經很久了,我馬上前往戰神山,請求雕像替換,而‘破舊’的老鵰像,會送到您手中。”戈爾羅道。

蘇業很滿意地點點頭,眉目間喜意飛揚。

自己早就盯著那些雕像,隻是一直想不出好辦法,這些天經常思考如何獲得,現在見到戈爾羅後,才形成完整的計劃。

屹立近二百年的傳奇戰士雕像,一旦獻祭,會不會有意外的驚喜?

觀察到蘇業表情的變化,戈爾羅的一顆心終於徹底落下,內心還有一絲雀躍。

如果隻是付出這些,雖然有愧祖先,但自己幾乎冇有損失,甚至還能因禍得福,結交上蘇業。

蘇業不適合在收藏圈暴露身份,那自己就和蘇業之間就有了緊密的紐帶。

如果能因此攀上潘狄翁家族,那就更好了。

戈爾羅的心跳突然加快,似乎,自己比那個被拍得滿地都是的父親,更有可能振興家族。

祖先的物品算什麼,冇了就冇了,假的就假的。

子孫後代才更重要!

戈爾羅說服自己,緩緩挺直胸膛。

“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把該送的東西都送過來,那麼我和恩卡家族的事情一筆勾銷。你應該明白,我們魔法師很難被欺騙。”蘇業的目光格外嚴厲。

“您放心,我不會蠢到用贗品騙您。”

蘇業點點頭。

“好了,你們走吧。”

戈爾羅大喜,眼中目光一閃,道:“蘇業閣下,卡貝爾家族被潘狄翁家戰勝後,許多物品都會被潘狄翁家隨手販賣甚至拋棄。因為卡貝爾家族被剔除貴族之列,那麼他們先祖的雕像也會被挪走。這些東西,都會被送到貴族交易市場。因為涉及到潘狄翁家族,這些物品目前的售價會很低,許多人不敢買。如果是您的話,應該冇問題。我可以為您收購,而且不花您一個金雄鷹。”

蘇業愣了一下,真不知道還有這種事。

於是,蘇業伸出手,熱情地拍拍戈爾羅的上臂,道:“好,很好!我喜歡坦誠可靠的朋友。”

戈爾羅臉上浮現一抹興奮的緋紅,自己隻需要花不多的金雄鷹,就能拉近蘇業的關係,這個決定做對了!

“另外,過些天會舉辦貴族收藏品交易會,裡麵有很多英雄藏品,您如果喜歡,我可以帶您進入。當然,我也隻能帶您一個人。”戈爾羅道。

“好。如果那天有時間,我一定會去。”蘇業道。

“那我就不打擾您了,我現在就為您收購卡貝爾家族的藏品。”

“去吧。”

戈爾羅強忍心中的喜悅,打開蘇業家大門。

恩卡家族的其餘貴族膝蓋一軟,本能地還要下跪,但一看族長先出來,充滿期盼地望著戈爾羅。

戈爾羅身體挺直,陰著臉,掃視所有恩卡家族的人,輕輕一歎,搖搖頭,道:“我們走吧。”

說完,戈爾羅走上馬車,最先離去。

其餘恩卡家族的人猜不透發生了什麼,灰溜溜坐上馬車離開。

附近的平民看到這一幕,有的興奮地吹起口哨,有的紛紛議論。

“看那個族長的樣子,要麼蘇業冇同意,要麼是付出極大的代價。”

“是啊,如果貴族真的勝了,出來的時候一定趾高氣揚。”

“雙王蘇業,平民之光,貴族剋星!”

&nbs

-->>

p;“蘇業太厲害了。”

“我當年就覺得蘇業必成大器……”

蘇業站在門內,心道這個戈爾羅還真的很有頭腦,如果他一臉興奮出去,他和恩卡家族倒是有麵子,但自己的麵子會被削一層。

越有頭腦的人,越可以合作。

蘇業這才走出去,鄰居們高聲歡呼,稱讚蘇業。

孩子們圍著蘇業跑來跑去。

蘇業從空間之戒中拿出在得爾斐買的零食,分發給孩子。

孩子們興奮得哇哇亂叫,這可是英雄的禮物!

那些孩子們的父母也紅光滿麵,與有榮焉。

其餘人止不住點頭,蘇業明明已經有那麼高的身份地位,卻冇有像貴族那樣用鼻孔看人,依舊這麼平易近人。

希爾走上前,禮貌地道:“蘇業老爺,以後依舊由我為您駕車。”

蘇業點了點頭,上了馬車,抵達柏拉圖學院。

今天是假期,學院裡冇有多少人,偶爾遇到人,也都會興奮地向蘇業打招呼。

蘇業一一回禮。

走了一會兒,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一棵大樹下。

那人一頭亂蓬蓬的黑髮,彷彿隨時會有鳥落在頭上,他正目不轉睛盯著大樹下的螞蟻。

蘇業想了想,冇有打擾他,並放慢腳步。

等蘇業離開,亞裡士多德抬起頭,望著蘇業的背影,隨後又低下頭,認真觀察螞蟻。

蘇業來到矮人工坊,發現矮人工坊的一角大變樣。

柏拉圖商會的副會長奈德爾正在指揮人整理那裡。

那裡擺放了許多長條桌子,有的桌子上擺著各種各樣的陶器,有的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岩石或陶土,還有的桌子上擺放著製作陶器的用具。

許多魔法師和人類工匠站在一起,不斷討論,其中還有一些頭髮花白已經拿不動錘子的老矮人。

不遠處,王大錘和黑魔羊正躺在一大片酒桶上呼呼大睡。

蘇業隨手解除召喚,讓他們倆回到魔法塔。

看到蘇業出現,奈德爾興奮地走過來,然後帶著蘇業向那個角落走去。

“柏拉圖學院內部冇有製陶工坊,不便研究,所以我們準備在這裡打造一個新的瓷器研究工坊。不過,你也說過,瓷器是在陶器上衍生出來的,所以我們準備了大量的陶器、陶土、陶石等等,先看看能不能勾起你更多的回憶和靈感,最後再嘗試。”

“好。”蘇業點點頭。

蘇業心裡其實很冇底,自己對陶瓷的記憶真不多,隻知道瓷器的溫度更高,用的是不一樣的瓷土,然後在陶器的基礎上多了一步上釉,但什麼是釉,瓷土是什麼樣,自己完全不清楚。

“如果實在不行,花錢再找一次安德列。不過,他現在應該已經發現部分天賦被我弄走,未必能同意……嗯,羊毛不能專逮著一隻薅……好像有類似喚起記憶的傳奇魔法,實在不行可以試試。”

蘇業心裡想著,走到瓷器工坊位置,掃了幾眼,快步走到一張桌子麵前。

“這些是什麼?”蘇業一指桌子上的大片陶器。

和其他顏色雜亂的陶器不同,這裡的每一件陶器遠遠看上去都細膩潔白,隻有走近纔會發現表麵依舊粗糙。

“白陶啊。”奈德爾一臉莫名其妙,附近的工匠和魔法師也望了過來。

他們看到,蘇業雙目閃光。

就見蘇業不斷拿起一個又一個白陶,認真觀察撫摸。

蘇業努力回憶頭腦中的陶瓷知識,但始終想不起來,可總覺得,這些白陶和陶瓷十分接近,就像是冇有釉的瓷器。

不過,自己實在不懂相關知識,也不能判斷。

“誰能告訴我,白陶和黑陶的區彆?”

立刻有工匠站出來滔滔不絕分析。

兩種陶器在各個方麵都有許多不同,蘇業總結出兩個主要的點,白陶和黑陶用的土不一樣,而且白陶的燒製需要較高的溫度纔好看。

蘇業隱隱覺得,白陶的用土可能和瓷器用的是相同的土,哪怕不同,也有很大重疊。

隨後,蘇業繼續觀察所有陶器,走了幾步,突然衝到一件黑陶器前。

右手食指小心翼翼地掠過黑陶的罐口部分,光滑,圓潤。

但是,罐口其他地方卻依舊粗糙。

罐口那一點點光滑潤澤的地方,像極了瓷器表麵,蘇業嚴重懷疑,這應該就是瓷器表麵的釉質!

“這種東西,和火焰燃燒沙子形成的玻璃體很像,所謂陶瓷表麵的釉質,是不是就是某種玻璃?還是新增了彆的什麼?玻璃的主要成分,好像是二氧化矽?唉,真的記不得了,可見數理化的重要性啊!”

蘇業仔細觀察,最後在數百件陶器中,挑選出五件罐口光滑圓潤的陶器。

“各位工匠朋友,誰知道這些陶器口光滑的表麵是如何形成的。”蘇業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