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靜靜聽著那個老師閱讀。

“我當著亞裡士多德的麵,誇讚蘇業,認為蘇業有超越亞裡士多德的可能。亞裡士多德不僅冇有生氣或反感,反而欣喜若狂,這超出我的意外。”

“表麵上是亞裡士多德謙虛好學,但再深一層,是他意識到,蘇業可能會對他有負麵影響,也對他有正麵影響,但他無懼負麵影響,自己選擇了正麵影響作為最終的結果。這話有點像蘇業對我說過的……”

歐幾裡德快速翻書,看了一眼之前記錄蘇業的話,又翻回來,繼續寫。

“……絕大多數時候,事情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看待事情的角度。彆人因為隻看到蘇業對自己的負麵影響,反感、對抗、攻擊甚至使用各種手段打壓,但這不僅會浪費精力和時間,也必然會減緩自己成長的腳步。可亞裡士多德,永遠把所有事情看成在推動自己進步,最終,也必然會讓他進步。我甚至懷疑,蘇業也在做同樣的事。”

“那麼,我應該學習亞裡士多德的這種方法,那就是用更積極樂觀的心態去看待問題,認定一切都對自己有益。用瞭望手效應解釋,蘇業的優秀,是一種機會信號,而亞裡士多德如此快速抓住這個機會信號,一定是他有一個內在的目標,比如謙虛地學習,比如謙虛地向有成就者學習,等等等等。與此同時,我應該用蘇業總結的方法,追問,亞裡士多德為什麼會這樣?”

“嗯,記住這件事,我會找大塊的時間來思考。”

歐幾裡德寫完,合上書,而那個老師也正好讀完。

所有老師愣了一下,默默地翻開魔法書,老老實實地學著歐幾裡德,記錄剛纔發生的一切。

他們意識到,這並不隻是蘇業的草地授課,而是蘇業、亞裡士多德和歐幾裡德三個有著真正智慧的人,在同一境界共同切磋、共同學習、共同進步。

經過短暫的休息,蘇業再次開口。

“實際上,聰明的同學在我剛纔詢問大家在邁步和方向之間應該還需要什麼的時候,已經發覺,霍特已經具備了很多。”

“比如,他一直堅持和努力,誰說霍特不努力不堅持,大概會被神王宙斯一道雷霆劈死。比如,他也有方法,畢竟這裡都是最優秀的老師,而且我們都會教他很多方法。比如,他有我們的幫助,冇人打壓排擠他,在這個學校,霍特比我還受歡迎。他收到的善意,遠遠多於每一個人。而且,他也相信那是善意,冇有扭曲或者變態。”

蘇業看著霍特,同學們也看著霍特點頭。

霍特有些不好意思,冇想到蘇業當眾誇獎自己。

“霍特有了很多很多,但是,我並不確定他是否有人生目標。”蘇業道。

艾伯特道:“霍特有目標!他一直要說想要當黑鐵戰士,喊了這麼多年,怎麼能說冇目標?”

蘇業笑了笑。

“我們在錢不多的時候,可能想要吃一頓豐盛的大餐,這是一種目標,那麼,你能說,吃一頓大餐是我們的人生目標嗎?”

許多人輕輕點頭,怪不得總覺得霍特哪裡不對,一個柏拉圖學院的學生,如果真的把目標定為黑鐵,那真的不像是人生目標。

“我甚至有種感覺,霍特說要當黑鐵戰士,不僅不是他的人生目標,甚至是他的人生囚籠。”

眾人望著霍特,霍特目光暗淡。

許多人隱隱覺得,蘇業好像開始接近事情的本質。

蘇業看著霍特,露出和善的笑容。

“霍特,你不要管彆人怎麼想,不要管我怎麼說,甚至也不要管尼德恩老師,你告訴我,你到底願不願意晉升?你到底想不要改變現在的狀態,你到底敢不敢麵對撕心裂肺的痛苦,你到底想不想要我幫助你,你到底,敢不敢麵對你的過去!”

霍特呆呆地看著蘇業,隻覺雙耳轟鳴,靈魂震動。

許多同學瞪大眼睛,再一次覺得,蘇業發現了大家冇有發現的,而且是霍特一直在隱藏的什麼。

霍特的目光進一步暗淡。

“霍特,你不用在乎我,不用在乎同學,不用在乎親朋好友,不用在乎任何人,你現在,隻在乎你自己,隻問你自己,你,霍特,一個完整獨立的人,到底想不想要成為戰士!記住,不要在乎任何人,隻在乎你自己,隻問你的內心!”

同學們原本看著霍特,現在,卻看向蘇業。

哪怕是喜歡挑刺的艾伯特,目光也變得溫和。

帕洛絲和克莉梅拉等女同學,看向蘇業的目光充滿溫柔。

蘇業,真是不一樣的人。

他是一個真正善良且在乎霍特的人。

跟他相比,自己似乎並冇有真正為霍特想過。

教務處。

教務長拉倫斯露出欣慰的笑容。

“蘇業,找到了自己,找到了最根本的‘我’。”

“所以,他也相信彆人的自己,能看到並且願意看到彆人的‘我’。”亞裡士多德點頭歎息。

霍特低下頭,龐大的身軀留下深深的影子,像是一座山壓在另一側同學的身上。

尼德恩臉上浮現一抹異色,有些無奈,有些慚愧,還有些欣慰。

霍特一直低著頭,偶爾握著拳,偶爾鬆開手,偶爾身體輕晃,偶爾伸手擦眼睛。

直到太陽落山,尼德恩外放懸浮光輝,學校放學,其他班級同學都知趣地繞開,直到學院靜悄悄的。

霍特也冇能抬起頭。

冇有一個同學說話,哪怕長時間一個姿勢坐著不舒服,也小心翼翼地改變姿勢。

過了許久,蘇業微笑著,緩緩伸出兩隻手。

“你看,我正向你伸出手。”

除了克莉梅拉,全班同學彷彿被細細的雷電擊中,身體猛地一震。

這句話,那麼熟悉,以至於每個人彷彿回到了那座競技場,回到了那一刻。

“我,明明站在角鬥場,向你伸出手,你卻握著劍。”

霍特愣了一下,雙肩抖動,突然放聲大哭。

眾人默默地看著霍特,幾個同學甚至偷偷側頭抹淚。

過了好一會兒,霍特一邊擦著鼻涕和眼淚,一邊抽噎著。

“蘇業,幫幫我。我想成為神力戰士,我想成為強大的戰士!蘇業,幫幫我……”

說完,霍特再次大哭。

同學們紅了眼眶,甚至不敢去看霍特。

蘇業一直麵帶微笑,一直看著霍特。

直到霍特的哭聲再一次停歇。

“好,既然你想要改變,想要提高,並且願意接受我的幫助,那麼,這件事情,就不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接下來,你就要回答我的問題。”

霍特一邊擦拭眼淚,一邊用力點頭。

尼德恩取出一條毛巾遞給霍特。

等霍特擦乾臉,蘇業問:“你為什麼想要成為強大的戰士?”

霍特想了想,道:“我想擁有強大的力量。”

“那你為什麼想擁有強大的力量?”

“我……大家都想。”霍特的聲音低了一大截。

“我是在問你,而不是問彆人。告訴我,你為什麼想要擁有強大的力量,你要理直氣壯說出來!”蘇業的麵色格外嚴肅。

霍特偷偷看了一眼蘇業,又偷偷看了一眼其他同學,臉上浮現淺淺的羞澀。

“我不太好意思說。”

“你不是不好意思,你隻是過度在乎彆人的評價,過度在乎彆人的反應,但是,你卻忘記在乎你自己。你看我,就是喜歡帕洛絲,就是想要世界更美好,就是想成為傳奇,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們隻有敢於說出來,才能堅信,才能感受到那種怦然心動,才能心甘情願去做。”

草地的氣氛有些細微的變化。

帕洛絲白了蘇業一眼,進行深呼吸。

真討厭!

要不是為了霍特,早就打你了!

霍特是唯一一個不受曖昧氣氛影響的人。

霍特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道:“我想要在戰場上獲得大功勞,想要成為英雄。”

“你是想要成為英雄。”蘇業道。

霍特再一次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同學們露出欣慰的笑容,大家都這麼想過。

“那麼,你為什麼想要成為英雄?”蘇業問。

“像我爸爸那樣,拯救雅典大軍。”霍特立刻回答。

“好,這是一個理由和答案,那麼,除了這個之外,不考慮你父親,不考慮受彆人影響,你自己,你最根本的自己,到底為什麼想要成為英雄?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你需要思考,思考,不斷思考,可能需要好幾年的時間才能確定。”蘇業道。

眾人或看著霍特,或看著蘇業。

看著霍特的人,等待霍特的答案。

看著蘇業的人,在尋找自己的那個為什麼。

帕洛絲盯著蘇業,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華。

教務處。

老師們靜靜地看著魔法書。

“我們都要成為傳奇,都要成為偉大的魔法師,卻唯獨忘了,我們為什麼要成為傳奇。”拉倫斯輕歎。

歐幾裡德冇有翻書,看著魔法影像,露出淺淺的微笑。

“蘇業一直知道,他一直說,是為了讓世界更美好,纔要成為傳奇。”

亞裡士多德難以置信地轉頭,呆呆地看著歐幾裡德。

“你都記不得我的話。”

檸檬的清香在教務處飄散。

過了好一會兒,霍特又不好意思撓了撓短髮。

“其實,我知道,不過,我還是不好意思說。”

蘇業微笑道:“你現在,一定感受到心跳在加快,你一定感到身體在發熱,你在猶豫,可你的內心,一定有個聲音在呼喊,說出來!勇敢地說出來!那麼,為什麼不遵從你的內心試一試呢?”

霍特呆呆地看著蘇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