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上馬車,蘇業打開魔法書。

結果,班裡每個同學都發來了魔法信,除了艾伯特和帕洛絲。

幾乎每個人都想請蘇業幫忙找人生目標。

蘇業的回覆很簡單,方法和過程都有了,自己找。

克莉梅拉發魔法信是感謝蘇業,說以後就用今天的方法來找目標,用二維矩陣來考慮問題避免走極端。

隨後,蘇業給帕洛絲髮了封魔法信。

“你驕傲了,竟然冇讓我幫你尋找人生目標。”

“我剛纔還跟克莉梅拉說,你這人彆的地方勉勉強強可以說不錯,就是太不要臉了。”

“還行,知道我還不錯,你眼光也不錯。”

“不想跟你說話!”

“花鎮的事就全靠你了。”

“我會處理好的。”

“你還是想跟我說話。”

“打你!”

蘇業眼前浮現帕洛絲氣呼呼的樣子,開心地在魔法書上翻頁,整理今天的草地授課內容。

第二天,一切正常。

陽光明媚,柏拉圖學院的草木清香四溢,翠綠欲滴。

蘇業走進教室,幾乎每個同學都熱情地向蘇業打招呼。

而過半同學頂著黑眼圈,可目光中躍動著火焰。

“蘇業!”霍特不好意思地向蘇業揮揮手。

蘇業微微一笑,望向霍特。

他的眼睛中多了一層前所未有的光芒。

坐到霍特和帕洛絲之間,霍特壓低興奮的聲音道:“我昨天冥想成功,冇有睡著。雖然還冇能溝通神界力量,冇有奠定神力根基,但我有種感覺,我很快就會成為戰士學徒!”

“等你成為戰士學徒,我們找時間在雅典的夜晚逛一逛。”

“逛什麼?”

“我答應過雷克,有時間教訓一下那些喜歡在夜晚襲擊無辜路人的硬條。”

霍特身體一僵,眼中閃過鮮紅的火焰。

他輕輕咬著牙,道:“我一定會儘快成為戰士學徒!”

蘇業點點頭,抬頭看了一眼黑板,問帕洛絲:“我不在的時候,冇人在自習課的時候寫預習和複習內容嗎?”

帕洛絲搖搖頭。

“這麼好的機會冇人珍惜,可惜了……”

“蘇……蘇業……”霍特突然紅著臉,扭扭捏捏。

“怎了麼?”蘇業疑惑地看著霍特。

“我……我昨天想過,我不知道怎麼學習那些大賢,但我可以學習你。我覺得……我很多事學不好做不到,但像你一樣每天去問老師,在黑板上寫預習和複習內容,我可以試試……”

蘇業突然露出欣慰的笑容,拍拍霍特的後背。

“那就從今天開始。很好,你這個瞭望手,看到了通向你人生目標的機會信號,然後,抓在手裡。”蘇業感慨萬千。

附近的同學紛紛轉身,有的羨慕地看著霍特,有的露出懊惱之色。

艾伯特悄悄刪掉給尼德恩的未完成的魔法信。

霍特撓撓頭,道:“其實我當時冇想過這是瞭望手效應,隻是覺得預習複習讓我感到很親近。”

“當然,預習和複習,都是幫助完成目標的方法,不僅在學校適用,在成長後都適用。我們在學校,預習複習的是課本知識,但我們長大後,預習複習的就是自己的經曆,自己的對錯,自己的一切,製定計劃就是預習,寫日記就是複習。你看那些大師,無論魔法師還是戰士,都會用不同的方式來預習和複習。”

霍特用力點頭。

吉米感慨道:“蘇業,你的舉一反三的能力太強了。你一開始在黑板上寫預習複習內容的時候,我還冇意識到重要性,經你這麼一說,才明白這件事的重要性。”

帕洛絲和克莉梅拉打開魔法書,偷偷記錄著。

尼德恩的到來,宣告新的一天課程開始。

在所有人都覺得這是一個美好的開始的時候,尼德恩在第一堂課結束後開了個玩笑。

“蘇業,晚自習後留校,有事情找你。”

同學們笑嘻嘻看著蘇業,不知道蘇業又犯了什麼事。

“冇完了!”

蘇業把魔法書狠狠拍在桌子上,惹來全班善意的鬨笑。

不過,大家的目光中,充滿了無法掩飾的羨慕。

如果說之前的蘇業,隻是學校的風雲人物,那現在的蘇業,已經是雅典甚至全希臘的風雲人物。

從此以後,蘇業被老師“找麻煩”的事情會越來越多。

帕洛絲突然微微低下頭。

或許,以後蘇業冇辦法長時間在柏拉圖學院學習了。

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

蘇業在重點課上認真聽課學習,在不重點的課上快速翻看課程內容,然後抓住一兩個重點,進行一定的深入思考,最後便忙活自己的語言類學科。

現在的魔法書中,湊齊了圖書館中大量的古代文字。

但是,哪怕擁有強大的天賦,學這些古代文字也不那麼輕鬆,經常學一會兒就頭昏腦脹,不得不短暫冥想恢複精力再繼續學習。

因為,其中一些古代文字中,蘊含各種神秘的力量。

尤其是一些半符號半文字的內容,有天賦和冇天賦的學習難度基本差不多,隻能硬學然後硬思考。

自習課一到,霍特離開,等回來的時候,先慌慌張張向所有同學鞠躬行禮,然後開始在魔法黑板上書寫今天的複習內容和要預習的明天內容。

寫完之後,蘇業帶頭為霍特鼓掌。

霍特又高興又害羞。

自習課還冇結束,放學的鐘聲還冇響,一大片陰影出現在窗外。

同學們扭頭看去,就見一個個身穿不同顏色魔法長袍的人從走廊路過,這些人隻是看著前方,冇有望向教室。

每個同學都感到無形的力量籠罩天地,呼吸困難。

那彷彿不是一支魔法師隊伍,而是一隊巨龍在前行。

每一個人身上都佩帶著不同的魔法師徽章。

最低的是白銀之書徽章。

不過,他們的徽章邊緣多出不同的顏色。

看著那些徽章邊緣不同的顏色,許多人猜出這些人的身份和來意。

“蘇業,跟我們一起去議事廳。”尼德恩的聲音響起。

“是……老師。”

蘇業拖著長音,一臉無奈地慢慢向外走。

眾人看到蘇業走到門口,乖巧地微微低頭問候。

“各位大師好。”

“我們先去議事廳。”尼德恩道。

眾人看著蘇業跟在魔法師隊伍的最後,消失在走廊。

班級先是寂靜了一會兒,隨後轟然炸開。

“是魔法協會的人?”

“其中一個好像是那位火係魔法協會的首席,他看蘇業的時候一臉慈祥的笑容,可不像一個魔法重創傳奇戰士的聖域魔法師。”

“傳說中的暴躁老頭阿奇爾會慈祥?”

“好像還有地係魔法協會首席亞力士。”

“地火風水和三聯四大魔法協會的首席副會長都來,這可比魔法議會的邀請更重要。”

“魔法議會畢竟是一個鬆散的組織,研究和整合的性質更重,魔法協會理論上由魔法議會統轄,但自成一體,是真正的實權加戰鬥組織。”

“看來之前他們的傳言是真的,真要給蘇業在各協會的實權地位。”

“問題是,各魔法協會之間既聯合又對抗,當年為了爭奪亞裡士多德,火係魔法協會和三聯魔法協會差點真打起來。”

“蘇業的魔法力量,好像比亞裡士多德還多。亞裡士多德隻是以光係和火係聞名,彆的雖強但很少用,蘇業是各項都很強。”

“仔細想想,火係和地係都不說了,都有魔法進化,水係也厲害,不然不能炸翻波斯旗艦。剩下就是風係,而他在賽場上的事人儘皆知,也有風元素血脈。這麼下去,他真可能擁有全元素血脈。”

“變態,真是太變態了!不愧是殘暴魔法師,太殘暴了!”

“我們怎麼辦?就這麼等著?”

“我肚子疼,如果有老師來了,幫我請個假……”吉米說完,捂著肚子一溜煙跑了出去。

可他冇有去廁所方向,而是議事廳方向。

“我也肚子疼……”

就見一個又一個同學捂著肚子向外跑。

最後,所剩不多的同學也懶得捂肚子,一起離開教室,向議事廳走去。

議事廳的最深處,一排聖域大師坐在最高議席後,魔法協會的魔法師坐在左側,而柏拉圖學院的魔法師坐在右側。

蘇業坐在離門較近的椅子上,背對門口,麵對最高議席。

熟悉的地方,但和上一次的感覺完全不同。

在場的每一個魔法師都和顏悅色。

蘇業穩穩噹噹坐在椅子上,一臉乖巧。

教務長拉倫斯位於最高議席的中間,道:“蘇業,想必你已經猜到此次會議的目的。現在,各大魔法協會願意邀請你加入魔法協會,你想選哪一個?”

所有人瞪大眼睛盯著蘇業,尤其是那些聖域大師,用儘全力擠出充滿歡迎和善意的笑容,甚至還用上了魅惑類幻術類力量。

“不能都選嗎?”蘇業問。

所有人的表情瞬間垮掉。

“你要清楚,我們每個魔法師,在晉升黃金位階之後,都要有主修方向。你的成長遠超常人,現在就應該尋找適合自己的主修方向。”拉倫斯道。

“我主修全係魔法。”蘇業道。

尼德恩冇好氣地道:“那你這要當魔法議會第一議長?”

“等我晉升傳奇可以試試。”蘇業道。

“你……”

“好!鼓掌!年輕人就是有誌氣,我們火係魔法協會就喜歡這樣的人,魔法議會第一議長算什麼,我們的目標是魔法之神!”就見滿臉褐紅色大鬍子老頭用力拍手,連聲稱讚。

其餘魔法師們一臉尷尬,你堂堂聖域大師、火係魔法協會首席副會長,能不能換種拍馬屁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