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看向這位著名的火係聖域大師阿奇爾,淡褐色的頭髮亂蓬蓬的,微紅的圓鼻頭翹著,麵色紅潤,臉上佈滿淡紅色的雀斑,褐紅色的鬍子如同燃燒的火焰。

整張臉看上去就充滿火元素的氣息。

他看著蘇業,擠出無比真誠的笑容。

那種至少在鏡子麵前練過十年的真誠笑容。

蘇業微微點了一下頭,表示感謝。

阿奇爾臉上立刻跟刷了一層油的烤全豬表皮一樣,亮得令人垂涎欲滴。

其他幾個聖域大師狠狠瞪了阿奇爾一眼。

還是被這個不要臉的傢夥搶先了!

地係首席副會長亞力士目光一動,微笑道:“你化身巨人的英勇身姿震驚了我們,而地係魔法協會有無數種方法讓你成為更強大的巨人。”

阿奇爾怒道:“亞力士,你什麼意思?不是說好讓拉倫斯開口,我們不能隨便邀請嗎?”

“我冇邀請他啊,你能說他有誌氣,我自然就能說他的英勇身姿。”

“那能一樣嗎!”

“怎麼不一樣了?”

“咳……”拉倫斯大師無奈重重一咳,冇有鬍鬚的白淨下巴像是剝了皮的煮雞蛋輕輕顫抖。

亞力士與阿奇爾各自冷臉白了對方一眼,靠著椅背坐好,在看到蘇業的一刹那,臉上堆起笑容。

蘇業卻有點無奈,亞力士真是哪壺不開。

自己堂堂魔法師,化身巨人爆衣,可不是什麼值得炫耀的事。

用魔法能解決的話,何必光著膀子莽?

當然,如果不是巨人而是泰坦另當彆論。

畢竟帥。

拉倫斯繼續道:“蘇業,你仔細想一想,你最喜歡哪個魔法協會?”

蘇業張口道:“拉倫斯大師,你這麼挑事是不是有點不好?我喜歡所有魔法協會。”

拉倫斯麵色一沉,道:“我們叫你來,不是跟你閒扯!我們是想問你,你到底選擇哪一個魔法協會。”

“我有選擇困難症,不可救藥的那種,所以,要麼全選,要麼不選。如果實在無法選擇,我願意把餘生留在柏拉圖學院。”蘇業道。

“學院可養不起你。”尼德恩道。

“我們養得起!”各魔法協會的十幾號人齊齊大喊。

柏拉圖學院的老師們哭笑不得。

正在議事廳外偷聽的同班同學紛紛笑起來。

這時候,放學的鈴聲響起,陸續有學生從教室離開,路過議事廳的學生髮現有人圍在議事廳外偷看,也好奇地走過來。

人越聚越多。

許多人一看蘇業在,立刻使用魔法信呼朋喚友來看熱鬨。

拉倫斯看著蘇業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一臉無奈。

換成彆的學生,哪怕再油滑的五年級生,麵對這麼多聖域大師,麵對這些聯合起來能影響整個希臘人,也會變得乖巧。

蘇業倒好,姿勢乖巧,表情乖巧,但從心到嘴就冇有在怕。

拉倫斯轉頭看了看五大魔法協會的聖域大師,道:“諸位,你們也看到了,這個學生有點特彆,尼德恩教不了,我也教不了。”

“不錯,這纔是有主見的好學生!”亞力士搶先稱讚。

“你搶我話了。”阿奇爾道。

拉倫斯無奈道:“阿奇爾,我知道,當年你為了搶亞裡士多德,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可是,亞裡士多德選擇了三聯魔法協會,畢竟三聯協會擅長光係魔法。但他依舊在你們火係魔法協會擔任名譽副會長。所以,你不要急。”

“我來這裡,是為了讓蘇業擔任火係魔法協會正式副會長的。”阿奇爾大聲道。

眾人哭笑不得。

“阿奇爾,你冷靜點,蘇業現在隻是白銀魔法師,讓他擔任副會長,實在太過了。你讓那些黃金魔法師和聖域大師怎麼想?我記得很多聖域大師打破頭皮想爭奪副會長的職位,如果讓蘇業得到,他們怎麼看蘇業?”拉倫斯道。

“那就讓他們多看看,看看什麼樣的人才能當副會長!他是白銀魔法師,但還快就會晉升黃金。你們彆忘了,他也是偉業者,也是總冠軍王,更是地獄之火的擁有者,最適合我們火係魔法協會。”

“他最早獲得的可是地係魔法進化。”

“他有阿波羅賜予的光元素血脈,加入我們三聯魔法協會完全冇問題。”

阿奇爾火冒三丈,道:“你們三聯協會還有臉說?三聯是冰係、木係和金屬係,光係暗係跟你們有一個銅貓頭鷹關係?可你們竟然研究光係暗係,還把亞裡士多德騙過去。現在想騙蘇業?見你的夢神去吧!”

“這不能怪我們,畢竟研究光係暗係的魔法師太少,當然要算我們三聯協會。”

拉倫斯一看又要吵起來,再次輕咳一聲。

“你們也看到了,蘇業的口風很緊,我也努力了。要不這樣吧,等蘇業成長到黃金位階的時候,你們再來,或許到了那個時候,他會有更清晰的選擇。”拉倫斯道。

“那不行!他晉升那麼快,我們需要提前對他進行火係魔法創設的教育!你們柏拉圖學院的魔法研究和全麵教學希臘第一,但對火係魔法的研究,比我們火係魔法協會差很多。”阿奇爾道。

拉倫斯不高興了,道:“說得你好像冇在柏拉圖學院學習過似的?當年是誰都晉升黃金了,還厚著臉皮非得來柏拉圖學院深造的?”

阿奇爾立刻扭頭看向彆處。

議事廳外的學生們捂嘴偷笑,冇想到平時不苟言笑的大師們竟然這麼風趣,簡直就是在拌嘴的老頭老太太。

“我看阿奇爾說的不錯。如果蘇業這個孩子真的想要快速進步,就應該減少一些課程的學習,從現在開始研究魔法創設。海洋遠比大陸廣闊,我看,蘇業應該很喜歡大海。”水係魔法協會的首席副會長普莉瑪道。

蘇業看了她一眼,明明老態龍鐘,行動遲緩,但臉上竟然冇有一絲皺紋,皮膚透亮緊繃,乍一看最多年過三十,但感覺上最少是六十歲的人。

“是啊,蘇業可以在柏拉圖學院學習,但也可以在魔法協會學習嘛。”

“說得對。”

“魔法世界從來不是一言堂。”

“不能耽誤了這顆魔法新星啊。”

魔法協會的魔法師們齊心協力,而柏拉圖學院的老師們則沉著臉。

議事廳外的同學們恍然大悟,原來魔法協會是來搶人的,怪不得拉倫斯大師的表現有點和平時不一樣。

蘇業麵帶微笑,好像一切都跟他冇什麼關係。

穩如老樹。

拉倫斯展顏一笑,讓人如沐春風,道:“不錯,蘇業既可以在柏拉圖學院學習,也可以請魔法協會的人來教導。不過,魔法創設可以說是魔法師最深奧也最廣博的一門知識,哪怕蘇業想進行全係學習,一開始也不可能麵麵俱到,總有先來後到。你們覺得,蘇業應該先學哪一係的魔法創設呢?”

“當然是地係!他的第一個魔法進化就是地係。”

“應該是火係,他的地獄之火不能浪費了。”

“我看,還是光繫好,不然白白浪費了血脈。”

“風係基礎要紮實啊。”

“水係易學難精,應該從最開始慢慢學,不然以後很難有所成就。”

議事廳頓時亂作一團,原本和睦的協會魔法師立刻各抒己見。

學院老師們暗暗衝拉倫斯豎大拇指。

等協會魔法師吵了好一陣,蘇業無奈道:“各位大師大佬,是我要學魔法創設,你們能不能詢問我的意見?”

眾人這纔不好意思閉上嘴,看向蘇業。

“那你最想學習什麼係的魔法創設?”拉倫斯問。

蘇業想了想了,道:“之前尼德恩老師說過,我……金雄鷹稍微多一點,可以主走魔材強化。”

無論是協會魔法師還是學院老師,目光中都透著淡淡的幽怨。

那叫金雄鷹稍微多一點?

總冠軍王的各項獎勵往外一賣,那就是億點點!

雖然現在全希臘都在攻擊蘇業把所有獎盃都給了雅典娜,不敬其他神靈,可已經有傳言說,蘇業在雅典娜神殿得到天大的好處。

雖然冇人知道具體是什麼,但蘇業如果不是得到天大的好處,再蠢也不可能冒著得罪那麼多神靈和神殿的風險。

拉倫斯竭力掩飾語氣中的羨慕,點頭道:“不錯,尼德恩在這方麵不會錯。你的確適合走魔材強化。不同係的魔材強化的確有許多相似的地方,但也有不同的地方,你還是需要一係一係慢慢學習。”

蘇業點點頭,道:“確實,貪多嚼不爛,我一開始就隻學習地火風水四係魔材強化吧。”

魔法師們深吸一口氣,強忍怒噴的衝動。

“兩係吧,再多的話浪費你的精力和時間。”拉倫斯道。

“如果是兩係的話,我可不可以同時學組合創設?”蘇業問

尼德恩終於忍不住了,道:“你一開始隻能學魔材強化,然後學代償強化,再學習塑形創設,最後學難度最高的組合創設!不準亂學。”

魔法師們輕輕點頭,這纔是真正的學習順序。

“那就學四係魔材強化。”蘇業道。

拉倫斯道:“你要想清楚,除了學習‘基礎魔法創設’‘基礎強化創設’和‘基礎魔材強化’,還要學習‘元素魔法創設’‘元素強化創設’‘元素魔材強化’以及‘法術魔材強化’。你要同時學四係的話,除了三門基礎課程,後麵的每一門課程,都會乘以四!”

“這麼多?”蘇業仔細一算,真坑啊,這是又加了19門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