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三聯魔法協會就這麼被遺忘了嗎?”

一位木係黃金法師的話惹來善意的笑聲。

“蘇業既然已經說先學地火風水四係,你們三聯魔法協會就先等等吧。”阿奇爾不客氣地道。

蘇業圍向望向三聯魔法協會的首席副會長,微笑道:“對於冰係、木係、金屬係、光係和暗係,我都有興趣,但又太過深奧,而且很多至少在黃金位階才能發揮威力,等我晉升黃金之後再學習不遲。”

三聯協會的魔法師輕輕點頭,流露出遺憾之色。

“蘇業,一口氣加19門課太多了,畢竟三年級還加更多的課程。我看啊,就主修帶有魔法進化的吧。”阿奇爾看了一眼亞力士。

“不錯,主修擁有魔法進化的元素係,收益最大!”亞力士立刻附和。

“蘇業,你不能像某些人一樣鼠目寸光。就是因為你擁有魔法進化,所以相關元素係不需要認真學習就很強。你既然走全係魔法,就不能有短板啊。”

蘇業心裡默默想,其實水元素將軍加巨鯨大公血脈已經形成水係魔法進化,現在就缺巨龍血脈了。

“對,先主修風係水係,等基礎牢固了,再修其他。”

“胡說八道!誤人子弟!”

“光說冇有,切磋一下試試吧……”

“我看可以……”

咳!

拉倫斯沉著臉重重一咳,壓下爭執。

“蘇業,你再次確認,你需要學四係嗎?一旦你要同時學習四係魔材強化,那麼你每天要花費海量的時間。你再考慮一下。”拉倫斯道。

蘇業不斷思考,語言類學科的時間可以節省下來,魔法類、數學類、博物類、哲學類和實戰類不能不學,其他的課程,都可以根據具體需要調整。

“我可以嘗試一下。”蘇業認真道。

眾多魔法師露出欣慰之色,麵對困難的反應,很大程度上決定一個人的成就。

阿奇爾道:“這個學期即將結束,給蘇業最後一個快樂的暑假。從三年級開始,我們四大魔法協會就會派遣專職魔法創設老師進駐柏拉圖學院,同時,請柏拉圖學院做好準備。”

柏拉圖學院的老師們輕輕點頭。

學生們從門外窗外看著蘇業,臉上浮現豔羨之色。

這是連歐幾裡德和阿基米德也冇有的待遇。

隻有亞裡士多德曾經得到過協會魔法老師進駐教學的待遇。

亞力士道:“那就按照當年培養亞裡士多德一樣,對整個年級的課程進行調整,重點課程全部改在上午教學,下午進行非重點課程的教學,而蘇業可以放棄非重點課程,直接去協會小班學習魔法創設。”

雙方的魔法師輕輕點頭,冇有異議,當年也是這麼對亞裡士多德的。

但是,議事廳外一片嘩然。

許多學生難以想象。

哪怕同班的同學都皺著眉。

突然,一個高年級生大聲道:“犧牲全年級為了一個蘇業,理智上可以接受,但是不是太不把我們當人了?”

“是啊,你們加緊培養蘇業,我們可以理解,但不能犧牲我們啊。”

“我們是不如蘇業,可我們以後也會為學院做貢獻啊。”

“柏拉圖學院不是一直倡導平等和自由嗎?這不成了天才更平等、天才更自由嗎?”

學生們議論紛紛。

幾個少數貴族學生大聲嚷嚷,充滿委屈。

但是,無論是學院還是協會的魔法師,都用冷漠的目光望向那些大聲喊叫的學生。

魔法師們看向蘇業,發現蘇業竟然神色平靜,不禁暗暗稱讚。

一個貴族學生突然道:“蘇業,老師們為了你犧牲我們,你不說兩句嗎?”

“是啊,難道你真覺得自己比我們高等,比我們優越?”

大量學生注視著蘇業。

蘇業緩緩道:“我在想,我冒著被波斯大量高階戰士魔法師偷襲的風險,冒著被巨人大軍圍攻的風險,冒著被波斯艦隊圍殲的風險,冒著被傳奇刺客山中老人襲殺的風險,冒著被命運術士抓捕的風險,與波斯作戰,是為了什麼?是為了向你們這些隻能看到自己表層利益看不到深層收益的人解釋?是為了照顧這些被我直接間接救了命的大嗓門的情緒?或是因為你們的抱怨、反感和攻擊就質疑我自己?很顯然,不是,我是為了保護希臘人。所以,我有不說的自由,你們也有質疑的自由。我不會堵住你們的嘴,但我希望你們在質疑之前,先問一下協會和學院全體魔法師為什麼願意這樣做,然後再追問一下為什麼的為什麼。”

全場鴉雀無聲,蘇業雖然冇有直說,但許多人隱隱發現一種可能。

隨後,蘇業道:“作為草地授課的臨時代課老師,我現在給所用二年三班的同學留一個作業,現在拿出你們的魔法書,畫出表格,第一橫行的最左側空著,然後依次寫上短期收益、短期付出、長期收益和長期付出。第二橫行最左側寫上蘇業,第三橫行的最左側的寫上其他同學。這樣,你們就可以填寫我和其他同學的長短期的收益與付出。形成一個3x5的表格。”

蘇業同班的同學立刻低頭開始畫表格寫文字,少數高年級的同學也開始跟著畫。

柏拉圖學院的老師們稍稍愣了一下,竟然齊齊拿出魔法書,像學生一樣開始畫。

魔法協會的魔法師們詫異地看著柏拉圖學院的老師,大部分人也試著畫表格並填寫。

不一會兒,吉米就大喊寫完了。

“吉米,你簡單說說結果。”

吉米麪帶愧色道:“蘇業,我向你道歉。在聽到老師們的決定後,我的第一感覺和反應是不服氣,但畢竟你太重要,我不服氣也可以接受。但填寫了這個表格後,我才發現,我們的短期付出是被改動課程表,但課程內容不變,可以說成本極小。但是,我們的長期收益太大了,因為你成長越快,越能創造更多的魔法和魔法知識,越能幫助我們成長。你越強大,我們其他學生就越安全。隻要和你在同一個戰場,我們的危險將被減小到最低。可以說,我們的長期收益是不斷增加的。”

吉米停頓刹那,掃視之前喊得最大聲的貴族學生,繼續道:“是,你短期的收益是挺大的,可以學習魔法創設,但你的長期收益是逐漸減少的,但是,你的長期付出卻是在不斷增加,甚至可能會危及生命。蘇業,對不起,也謝謝你。”

“謝謝你……”所有畫了表格的同學或大聲,或輕聲說。

艾伯特的聲音很低很低。

霍特的聲音很大,還憤怒地瞪著那幾個貴族學生,以前的同班同學。

蘇業道:“這個表格,就是對二維矩陣圖的補充,當變量過多不適合用二維矩陣圖的時候,就使用這種表格。”

說完,蘇業站起來,望向前方最高議席上的所有大師。

“尊敬的各位大師,還有其他事情嗎?”

蘇業的語氣平淡,麵無表情。

拉倫斯看了其他大師一眼,魔法協會的所有大師的目光都有些特彆,好像全都走神。

拉倫斯點點頭,道:“事情基本確定下來,從下學期開始,你接受協會的指導,學習魔法創設。”

“感謝柏拉圖學院與魔法協會各位老師的付出,我還有作業要作,告辭。”

蘇業一如既往的平靜,一如既往地邁著穩健的步伐,走出議事廳大門。

兩側的同學迅速分開。

蘇業沿著碎石道路前行。

夕陽灑落,蘇業長長的影子一直延伸到樹林之中。

同學們望著蘇業的背影,久久不語。

突然,阿奇爾怒道:“二維矩陣圖是什麼?你們柏拉圖學院現在連一點魔法的分享精神都冇有了嗎?這個表格是怎麼回事?哪個老師教的,為什麼不上交魔法議會?”

“要不是蘇業提醒,我們真不知道你們柏拉圖學院藏著這麼好的東西。還有,草地授課是怎麼回事?我昨天好像聽到有柏拉圖學院的魔法師提起過。”

“當年我在柏拉圖學院學習的時候,可冇有蠢貨會胡亂攻擊偉業者、總冠軍王或魔法新星層次的成就者。”

“是啊,柏拉圖學院現在可大不如以前了。”

現場氣氛無比尷尬。

老師有老師的尷尬,學生有學生的尷尬。

拉倫斯道:“各位協會魔法師,草地授課是昨天的事情,蘇業創造的二維矩陣思考法也是昨天才展示出來,我們還冇來得及評估,甚至還冇吃透,他今天直接放出表格分析法,這不能怪我們。你們放心,我們會督促蘇業整理草地授課的內容,以文章的形式上交魔法議會,分享正確優秀的方法。”

霍特忍不住道:“就這一個表格分析法,就足以抵得上我們改課程時間的付出,更不用說那些長期收益。唉,有些同學白讀了那麼多年的書。”

霍特搖搖頭,轉身離去。

全校師生瞬間石化。

如同雕像一樣呆呆看著霍特的背影消失在樹林掩映的小路中。

被霍特鄙視了,被霍特鄙視了,被霍特鄙視了……

之前嚷嚷最大聲的學生恨不得一頭撞死!

是自己出現幻覺了,還是時代變了?

其他班級的學生麵麵相覷。

帕洛絲低頭掩嘴一笑,捏著拉克莉梅拉的袖子輕輕一扯,一起離開。

二年級三班的同學挺胸抬頭走回教室。

尼德恩麵帶微笑道:“我們班級的同學,有個好老師啊。”

一大片白眼飛來飛去。-